從武漢肺炎的防疫層級看民眾恐慌

武漢肺炎把全世界搞得一團亂,雖然事情還沒結束(大概不會結束,但至少可以告一段落),有些事情還是可以先來討論。

先不管這病毒怎麼出現的,或許是從野生動物來,或者人造,總之是從中國來傳開來的沒錯,那我們怎麼處裡?



先注意幾個點:
  • 武漢肺炎是傳染病,這代表病毒會透過某些途徑(不論直接間接)從患者身上跑去其他人身上,造成他人染病。
  • 武漢肺炎不是台灣原本存在的疾病,所以一定是有人從國外帶回來的。
因此,要阻斷這個疾病的傳染,最直觀的方式就是
  1. 不要被傳染到
  2. 被傳染的人不讓他進台灣
  3. 如果患者進台灣以後不讓他傳染給別人。
當然,說起來簡單做起來就很複雜了,比方說上面的第一點,在中國說謊,或者其他國家公衛習觀跟台灣天差地遠的時候,幾乎辦不到。而且那是他國事務,我們也鞭長莫及,所以只能專注在後面兩點。
由於台灣很早就出現第一例患者,所以先討論上面的第三點,也就是不讓這病在台灣傳染給其他人,這同樣要分成幾個層面來看。
  • 已知患者的治療與隔離
  • 疑似患者的篩檢與隔離
  • 未知狀況的防疫措施
已知患者當然全在負壓隔離病房,只要醫護人員有足夠資源與人力,反倒是最沒問題的。

疑似患者反倒問題最大,一來不可能有足夠資源全部「關起來」,只能針對「有症狀或有接觸」的人做比較高強度的檢疫措施(直接住院),其他疑似患者甚至只是懷疑但不是患者的(例如搭同一般飛機但無症狀),我們只能要求居家隔離或住檢疫旅館--這代表他們可能會亂跑。

未知狀況的防疫,就是像我們一般民眾的防疫,簡單說就是減少暴露在群眾當中……這其實就是賭博,因為這種機率問題很弔詭,會中的,接觸一個就中。不會中的,就是不會中。也因為這樣,政府的管制必須在對經濟的傷害與對民眾權利侵害等等方面拉扯,畢竟我們不知道疫情會拖多久,過度管制造成的長遠傷害甚至會大過疫情,那可一點都不好玩。

在這就不得不來看一下各國作法與各種程度的限制是怎樣的。

中國的作法無疑是最爛的,就從頭騙到尾,然後草菅人命。至於相信中國說法的,你可以把豆腐拿去冷凍,然後撞豆腐自殺--很可惜的,除了台灣有不少這種人以外,歐美更多……

對於管制,從不管制到最高強度管制(發布戒嚴令),我們可以看一下對社會有什麼影響:
  1. 不管制:對疫情沒幫助,但短期內經濟不會受影響,直到爆炸。
  2. 只管制患者:幫助微乎其微,因為無症狀傳染的緣故,基本上是無用策略。
  3. 管制有接觸史的人:重要的起點,是阻斷境內傳染最關鍵的步驟,也是我國一開始就啟動的步驟。老實說只要這個步驟徹底落實,甚至只要這招就解決所有問題--問題在於總是有人隱瞞旅遊史、隔離期間亂跑之類欠揍的垃圾理由。要知道,這招對於社會經濟的影響微乎其微,對當事人只要給予適當補償就能解決問題了。
  4. 邊境管制:因為上一點有人不聽話,只好被迫啟動「更大懷疑」的作法,比方說懷疑所有中國回來的人--這當然會涉及非常多「無辜」的人,問題在於因為「你們不值得信任」,幹所以活該,但也因此拖非常多人下水。從這裡開始,就是資源消耗戰了,因為邊境管制層級很多,從禁止國人以外的人從中國入境,一直到禁止國人以外的人來台灣,連轉機都不行。封鎖層面越大,對社會經濟影響也越大。
  5. 國內管制:這是更糟的情況,代表連國人都不值得信任,所以會直接下令禁止各種集會,或者大型場域禁止聚眾或營業。目前台灣尚未採取強制措施,只有公部門場館先行管制,但很多民間單位也開始自主管理了。對了,目前台灣其實還不算進入這種狀況,只是警戒而已。用到這招,各種經濟活動都會停滯,對國家的傷害就會變非常大,可不是開玩笑的。雖然很多人說什麼先要命再說,沒錯,但在還能保命的時候就在希望用照招,你是了無生趣想找刺激嗎?
  6. 緊急命令:這是最後絕招,再往上叫戒嚴,但做的事情其實一樣,差別在於出來管你的不是警察,而是持槍的軍隊。基本上這招一用,就代表疫情完全失控,很多國家都已經進入這種情況,但台灣還差很遠。最好不要,那會很慘的,閒著沒事就在拜託政府搞緊急命令,我只能說你被恐慌搞到腦袋出問題了,或者根本包藏禍心想搞爛台灣。
    台灣目前還能維持基本限度的經濟活動(但很多產業已經大受影響)絕對是政府超前因應,然後民眾配合的成果。

    要知道,如果最初幾例以及所有國外回來的人全都乖乖接受隔離檢疫,完全配合防疫的話,我們現在甚至根本不需要買口罩,因為根本用不到。

    因為問題就出在你們不聽話,所以造成恐慌。真正造成問題的是恐慌而不是病毒。

    當然,因為國外失控,最終我們還是必須採取邊境管制,但在國內卻是安全的。

    這裡也可以看到,歐美就是有太多人不願意配合防疫……雖然多很人認為這是個人主義造成的影響,但我看來不是,因為真正的個人主義同時代表著自己要負責任--也因此不該影響別人,不然就不叫自己負責任了。這些只是單純巨嬰蠢蛋而已,別牽拖個人主義,幹我超個人主義的,也抄瞧不起華儒奴式、本質自私的集體主義啦!

    要知道,台灣人配合防疫可不是什麼健全心態導致,那只是陰錯陽差而已。因為台灣人就是怕死,所以會用集體暴力對付異議者,是因為這種社會制約所以看來有效而已,這裡面沒多少良心可言(不然也不會整天鬼叫要囤貨、緊急命令、斷航、乾脆槍斃,說穿了其實只是自私,沒有共好,跟仗著年輕隔離跑去海邊玩一樣自私)。

    不過反正正好有效果出來,也算我們運氣好。

    如果能繼續守著,台灣就能維持在邊境管制的程度,國內經濟傷害可以控制在最低,而這一點對於事後的復甦有關鍵重要性,政府不可能不顧一切直接採取最高強度的措施,因為那其實是另一種自殺。

    政府必須依法行政,至於覺得在緊急狀況下可以不要的……要知道,大多數犯罪者都是用這個當違法理由的喔!你真覺得這種說詞有任何意義嗎?

    更別提緊急命令本來就是憲法明定的可行作為,根本沒有違反憲法的問題,而是依照憲法採取行動而已。

    很多人要求政府做更多管制,這就跟當初勞基法問題一樣,因為狀況太多,根本不可能管得完,是說你們這些巨嬰真的就自己沒有任何判斷力,也一點責任都不想負嗎?

    像最近很多團體要開會員大會,有的人選擇延期,也有人選擇照辦,有人問我們為何不明令禁止?但我要禁止什麼?一個五百人大會要不要禁止?那20人大會呢?

    說說最近碰到的狀況,有那種人數超過兩百的大型會議,人家召開,全程戴口罩,也不吃飯純開會發紀念品餐卷(所以照常在餐廳開會,但不吃飯)。

    有人數不到三十人的小型會議,因為餐廳沒生意所以包場,五人一桌打散,全都吃套餐,照常開會。

    也有人改去戶外露天開會,發便當。

    如果人家有採取防疫措施,我們何必禁止?你要要讓正常生活整個崩潰到哪種程度,讓你有活在災難片場景裡才會爽嗎?老實說這種人似乎不少,成天接到陳情,要求政府禁止這個禁止那個,幹你是沒看到大家拼命維持社會功能正常運作喔?你以為社會功能崩潰很好玩喔?

    一堆人只要政府沒禁止就不知道要怎做事情,真的很可笑。不會自己判斷喔?像二月底三月初出國旅行的,你說政府沒禁令,或者怕虧錢,這都沒問題,你的想法我全都尊重(我完全不覺在政府為規定禁止前得硬要出國有什麼十惡不赦的,雖然很白目),只是自己下決定,自己要負責而已。

    這一點也是值得研究的心理狀態,很多人陷入恐慌…然後對於別人沒有恐慌感到憤怒,甚至期待社會變得「如他恐慌的那樣亂」……這種無聊的自尊心倒是很旺盛。

    但防疫政策是科學也是政治,是病理學也是社會學,你們的偏執與恐慌雖然也是社會必須面對的「問題」(對,你是「問題」,可不是什麼先知),但不是唯一問題,不要大頭症太嚴重。

    那種一開始就要求直接跳到最高層級的,你只是在找國家麻煩而已,一點幫助也沒有。

    留言

    1. 有一種質疑為什麼不跳到最高層級的,心態就只是想嘲諷而已,根本不是想討論。例如對中國管制卻不對歐美管制,或者鎮瀾宮繞境不行憑什麼路跑就可以,在那邊笑得很歡樂好像他們不可能會有事一樣。

      回覆刪除
      回覆
      1. 能這麼歡樂全是靠政府帶頭防疫啊!

        刪除

    張貼留言

    本格歡迎朋友留言,原則上也不刪留言,但不歡迎廣告、重複剪貼或無意義的言詞,同時也請大家避免匿名留言,匿名留言在本格將無法獲得任何保障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