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讀書心得:達文西密碼


達文西密碼The Da Vinci Code
作者:丹‧布朗/著
譯者:尤傳莉/譯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04 年 08 月 13 日
語言別:繁體中文
叢書系列:藍小說
規格:平裝 / 516頁/普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ISBN:9571341649
出版地:台灣

作為丹.布朗在台第一本小說,這本的表現還真是稱職到翻過去,人家哈利波特都還撐到第二集才開始翻紅哩!

故事就不談太多了,連電影都出了嘛!不過關於小說內容,倒是有不少東西可以討論。

大家都承認這是本好萊塢式的冒險小說,反正主角威能夠強,女主角夠辣,劇情緊湊啪啦啪啦的一直過去,然後好人壞人分不清楚,到最後才掀底牌(這一招艾希莫夫也有夠愛用的)……還有一堆007或MI系列的高科技產品,再加上一些國際常見的衝突因素(在這本是用宗教)。

哼,如果不是女主角身分太受爭議,大概最後還非到床上去不可(其他幾本就是這樣……)
唔……大家可以看出我的描述其實是滿負面的。不過,就像台灣連續劇一樣的,狗血歸狗血,不小心看了就會看到完……不看總覺得哪裡怪怪的。

所以,公式化的東西,某方面來說也是契合人性的。

小說裡提及的東西,對基督教文化有稍多了解的人都知道其實是老梗。不過舊瓶總是有新酒可以裝,作者的拼湊功力的確高竿,加上很敢掰,把一堆很遷強的東西硬是湊在一塊(簡單講就是靠魄力,看他的小說制式化的引言),倒是很像一回事。

秘密結社在全世界都是種「明知道很常見,但又覺得很神秘」的東西,有些形象還不太差,但大部分給人觀感都不好(因為其實就是黑道,像洪門或天地會這種,有著民族或宗教的包裝,要不然就是像新納粹這類的)。

而且這類科層威權組織跟現代民主潮流有著根本的違背,與一般的社團或政黨屬性上完全不同,也難怪大多數人會敬而遠之。

不過如果在眾多秘密結社中,有個是已有千年歷史,而且身負守護史上最大秘密的責任時,在這種開放社會會變怎樣?

當然,這不是本書討論的狀況。這本書講的是權力的爭奪,對於真理詮釋權的爭奪。

其實書中的兩方(最後變三方),都只是相信自己所相信的事實而已,這也是作者利害的地方,他並沒有討好那一邊(好吧!也許對主角有些偏愛),而只是丟出一堆資料,並做出自以為是的陳述(雖然他接受訪問時義正辭嚴的,但我總覺得這是炒作)。

耶穌有沒有子嗣?這一點對基督宗教當然是很大的挑戰。其實這種爭論也已經延續千年了,只是台灣因為基督徒少,不大明白而已。

我感興趣的另一點是,佛陀有沒有子嗣?應該有啊!他還是王子時早娶妻生子了,那後代跑哪去了?

更不要提什麼炎黃子孫之類的東西了。

對於「神」的子嗣的態度,也決定了文明的進展方式。

日本天皇是神的子嗣、埃及法老是神的子嗣、中國人認為自己全是神的子嗣(而且只要被他管過都算……orz)。

歐美則做了切割,不,應該說這種思維從希臘時代就開始了。神跟人是不一樣的,所以,重點來了:

「神不可以被挑戰,人卻可以。」

因此西方的王者可以被挑戰,東方卻不行。東方文明的極權程度跟西方比起來真是差多了,文化中所隱含的奴性以比較高,民主思想當然落後人家百年。

不過以上跟這本書也沒什麼關聯,只是單純有感而發而已……

總之,基督有沒有後代對基督宗教的挑戰是很大的,那這個做文章當然有話題。只能說,作者有市場敏感度,蒐集資料很用心,安排劇情跟有一套,文筆也不算差。

值得學習,不過若真想看有營養一點的東西的話,我推薦安伯托.艾可的「玫瑰的名字」,不過這本門檻高上不少,要有心理準備。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我們可以怎麼做:面對威權

作家自殺的案件,因為黨國勢力的介入,反而越滾越大。當然,這也是因為有「其他案件」可以吵,不然就原始起點而言,老實說可以吵的東西不多,是可以討論的東西很多,這完全是兩回事。

先說清楚,關於性侵害案件這種類型,可以先參考「性侵案件受害者的保護處遇--一些比較沒人提到的部份」這篇文章,總之,對於這類案件,大肆且憤怒的討論跟伸張正義一點關係也沒有,而是不折不扣的在製造傷害,拜託鄉民不要傻傻的幹這種蠢事,我沒說不可以討論,只是請你換個方式討論。

小寶貝床邊故事集:小白兔的故事

有一隻愛散步的小白兔,在路上看見一棵紅蘿蔔。那是一棵好大的紅蘿蔔,大到小白兔拔不動。於是小白兔四處看看,想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

這時,他看見一隻毛毛蟲,於是跑去問毛毛蟲,可以不可以幫他拔紅蘿蔔。毛毛蟲很爽快的答應了,但是他們兩個不管多用力,都還是拔不動。

毛毛蟲說:「對不起,我力氣不夠,我去幫你找找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好了。」說完就離開,剩下小白兔一個人在那邊焦急。

台灣需要一堆捷運嗎?

最近因為小英總統宣佈要增加四個捷運系統,引發正反意見的大亂鬥,這時候當然會想來插一腳,發表一點意見。

先不要管捷運,我們先討論一下「大眾運輸工具」。

(先說清楚,本文裡的捷運,不單只地鐵或高架軌道系統,而是泛指所有固定路線大眾運輸工具,所以捷運、通勤電車、BRT、公車、輕軌都算在內。)

十年的羈絆:嘉一親子團十週年慶與雲一親子團五週年慶

4月23日的團集會,很難得的,是跟雲一團合辦。


話說當年只有嘉一團的年代,也就是十年前,當年幾位發起的前輩,很有趣的大多是雲林人,簡單說,雲林發起,但當時荒野保護協會只有嘉義有分會,於是變成成立在嘉義,直到雲林分會成立,才另外籌組雲一團。

從谷阿莫看藝文評論

話說在前頭,古阿莫的作品我一部也沒看過,一來除非給我很好的理由,不然我不會去看中國人(舔中當然也算中國人,而且是更糟的那種)做的短片,二來因為他在網路上名聲一直不好,給他負評的人相對上是我比較信得過得人,所以我也懶得花時間去看他的影片了。

(對,他給人家電影負評讓人家不想看電影,但別人給他的負評對我而言也有同樣影響)

不過還是可以談就對了,但不是法律層面的東西,這個讓專業人士去處裡,我想討論的是關於藝文評論這件事情。

性侵案件受害者的保護處遇--一些比較沒人提到的部份

詳細處預細節,有很多學者專家提出,我就不班門弄斧了,但有些東西,卻是很少被提及的,我就在這邊稍微提一下。

最近(這幾年)有不少讓人搖頭的性侵、性騷擾之類案件,不管是殘忍的手法還是莫名其妙的判決,再再引發社會熱烈討論,偏偏很多討論的焦點都很讓人搖頭。

恐龍法官的部份佔先不談,因為台灣法官能力不佳與法官有權依法自為裁量是兩回事,台灣人常在後者上面打轉,根本就是搞錯對象。

加害人的處置又是另一個問題,同樣失焦,一邊說性侵犯要死刑,一邊說要化學去勢、公佈姓名之類的,你到底要槍斃、處罰還是保護犯人阿?而且還把性侵與廢死連在一起,說這些人腦殘還真是不冤枉耶!

這些鬧笑話的傢伙就先掠過不談,專心討論性侵受害者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