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公園裡的遊戲

每個年代都有每個年代的流行遊戲跟玩具,這一點在有了孩子之後更會觀察到。

不過,基本的遊戲元素並沒有多大變化,身為職能治療師,很清楚小孩子自然會去尋求一些感官刺激,這是因為感覺需求所至,而些感覺需求也是職能治療師在感覺統合課程裡用來判斷的指標。

小時候喜歡的東西,不外是遊戲場裡有的,像滑梯、鞦韆、攀爬架(格架或單槓等)、翹翹板這類,其實這些東西現在也大多還有,只是比較注重安全性,擔某方面來說,減少了很多刺激強度,比方說現在你很難找到可以站著盪的鞦韆,這幾乎只會出現在一些老舊設施裡面了。

其實現在的遊樂場已經剝奪了很多類型的感官刺激,減少最多的就是關節的壓力以及觸覺這兩項,前一項是因為軟墊大量舖設,小孩那種從高處向下跳的感覺被明顯的減少。後一項則來自於幾乎沒有爬樹的機會,遊樂器材則表面不是塑膠就是烤漆,觸覺刺激明顯減少。

更別提現在小孩受的保護好太多,以前我們是赤腳爬樹,鞦韆老愛玩那種盪到最高跳下來的遊戲,滑梯則會採用趴著或站著的方式來玩,但現在,樹大多不能爬(現在公園裡是明文禁止爬樹的),鞦韆變成軟座椅,根本不能站。滑梯的話,小孩子要用「奇怪」姿勢滑,常會被家長糾正。



雖然我不禁止我的小孩「亂玩」,甚至鼓勵他們冒險,不過如果人多的時候,他們的亂玩會讓他們被其他家長「好心勸告」,免得「帶壞他的小孩」,說起來還真是無奈,我也只好跟孩子說,人多的時候「照大家的方式玩」,要不然就是我自己也下去跟著玩,親自負責「帶壞小朋友」。

最後一點頗為無奈,有些家長會因為這樣把他的孩子帶走,所以我也不大喜歡這樣做,不過就是有些家長會很喜歡順便管別人的孩子,當然,我們鼓勵大家要雞婆一點,像這些家長這樣積極想要「管教他人小孩」,出發點我其實是滿肯定的,問題出在,如果雙方家長觀點完全相反呢?

我一點也不覺得趴著溜滑梯有什麼不可以的,只要注意安全就好,但為何就是有家長覺得樣是不對的?

若是說不要逆著爬上滑梯,這一點在人多的時候我同意,因為會造成塞車,但趴著溜甚至站著溜,有何不可?尤其在對方的孩子年紀明顯比我的孩子大的時候,如果你還規定你的孩子不可以玩一些比較「危險刺激」的招數,那真的很無聊啊!

小時候我也喜歡把鞦韆扭阿扭的,然後放開旋轉,那很暈很爽的,現在也很少見到孩子這樣玩,倒是我們家兩個小鬼超愛這樣玩,然後就會聽到有些家長告誡她的孩子不可以學這種玩法。

最好你永遠都能陪他玩,不然我不相信他不會找機會試試看,到時候如果他不知道要謹守「再暈都不能放手」的重點,可有得摔了,我們家那兩個在我控制的環境之下早安全摔過幾次,現在精得很。

前一陣子在公園裡碰到一群國中女生,我才發覺事態嚴重,因為她們居然「不敢」,請注意,是「不敢」逆著爬上滑梯,只見她們一邊趴著慢慢爬上去,不敢用走的(穿著布鞋,連我們家小鬼都能直接走上去),還一邊尖叫,最後還一起滑下來摔成一團。

我聽到她們的說法是「我沒有這樣爬過」,聽了快暈倒。後來她們擠著小孩子用的小梯子上去滑梯頂層,為了在上面留言簽名……

說些題外話,公園裡的遊戲器材上面,常會有些爆笑題字,很多國高中生喜歡這樣到此一遊……

「我沒有這樣爬過。」怎麼我聽了覺得有點悲哀,雖然沒像這幾個一樣嚴重,但我在公園裡已經聽過不少這種國高中女生尖叫,只因為想要逆著爬上這組滑梯。

如果她自己都覺得這樣很恐怖,以後她也會這樣告訴她的孩子吧?那我小時候還拿滑板從滑梯上面加速衝下來怎麼辦?

-----------------------
寒假後小鬼們去上直排輪,一開始很挫折,尤其是織卉,因為她體重才15公斤,但全套護具加上鞋子就超過三公斤,她光要站起來就顯得相當吃力(鞋子買最小的還是大了一點,只好穿超厚襪子填縫),不過上四堂課之後,現在她可以溜個幾公尺,轉彎還不大行,但已經學會煞車了。明澄倒是一下就學會,教練還因此感到驚奇,因為很少人只上兩堂課就能下場跟人家用直排輪玩鬼抓人的。
直排輪課
站著溜滑梯果然有些用處。

他們兩個都已經各弄壞一副護具了(明澄第二組也已經有破洞了),摔得可慘著,但有摔有經驗阿!趁年紀小再生能力強多摔一點,長大以後可經不起摔啊!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我們可以怎麼做:面對威權

作家自殺的案件,因為黨國勢力的介入,反而越滾越大。當然,這也是因為有「其他案件」可以吵,不然就原始起點而言,老實說可以吵的東西不多,是可以討論的東西很多,這完全是兩回事。

先說清楚,關於性侵害案件這種類型,可以先參考「性侵案件受害者的保護處遇--一些比較沒人提到的部份」這篇文章,總之,對於這類案件,大肆且憤怒的討論跟伸張正義一點關係也沒有,而是不折不扣的在製造傷害,拜託鄉民不要傻傻的幹這種蠢事,我沒說不可以討論,只是請你換個方式討論。

小寶貝床邊故事集:小白兔的故事

有一隻愛散步的小白兔,在路上看見一棵紅蘿蔔。那是一棵好大的紅蘿蔔,大到小白兔拔不動。於是小白兔四處看看,想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

這時,他看見一隻毛毛蟲,於是跑去問毛毛蟲,可以不可以幫他拔紅蘿蔔。毛毛蟲很爽快的答應了,但是他們兩個不管多用力,都還是拔不動。

毛毛蟲說:「對不起,我力氣不夠,我去幫你找找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好了。」說完就離開,剩下小白兔一個人在那邊焦急。

台灣需要一堆捷運嗎?

最近因為小英總統宣佈要增加四個捷運系統,引發正反意見的大亂鬥,這時候當然會想來插一腳,發表一點意見。

先不要管捷運,我們先討論一下「大眾運輸工具」。

(先說清楚,本文裡的捷運,不單只地鐵或高架軌道系統,而是泛指所有固定路線大眾運輸工具,所以捷運、通勤電車、BRT、公車、輕軌都算在內。)

公會與強迫入會

很多職業團體,例如自由 職業團體(醫師、律師等等)、工商職業團體(電腦商業同業公會、紙製品商業同業公會這類),都有成立 公會組織。不過,說句老實話,在我所知道的範圍裡,有相當一大部分的會員是不甘不願加入公會的。

公會不同於一般人民團體,而有著強迫入會的性質,簡單說,你沒有入會,你就不准從事這樣工作……大家有沒想過為何法令會做出這種限制?有沒有因為限制人民自由而違憲?還 有,這樣做對社會、對專業發展、對從業人員有什麼好處嗎?

我自己是自由職業團體主管單位,所以稍微提一下這幾年碰到的狀況,順便討論一下上面的問題。

很多人會跟我們抱怨「加入公會做什麼?」,其實加入不是真正問題,真正問題應該是這樣的--會費那麼貴,又沒什麼福 利,我加入要做什麼?
關鍵在這裡:
1.會費那麼貴
2.沒福利不過,因為「沒入公會就不能執業」,簡單說就是強迫入會,所以大多數人都乖乖入會、乖乖繳錢。

這產生以下問題:
1.沒入會不能工作,所以大家都會入會。
2.入會了,只好乖乖每年繳錢,但心裡很不爽。
3.有些人因為 不爽,所以乾脆不繳錢,然後就面臨公會的處罰--這問題大著。
如果是工商職業團體的話還更嚴重,很多人是跟本不想入會,店還是照開,但不入會的話「會被政府處以罰鍰」,這部份因為不是我熟悉的業務,我先不談了。

總之,入會的話大家沒多大意見,問題出在「我為何要一直繳錢?」原因在上面。

觀影心得:通靈少女 The Teenage Psychic

通靈少女
The Teenage Psychic
原作:《神算》
導演:陳和榆
主演:郭書瑤、蔡凡熙、陳慕義
製作國家/地區:台灣
語言:北京話、臺語
集數:6集
每集長度:約50分鐘
作曲:溫子捷、楊琬茜
片尾曲:木良真真《無題日常》

讀書心得:反轉 リバースReverse

反轉
リバースReverse
作者:湊佳苗
出版社:皇冠
出版日:2017/1
閱讀版本:試閱本

怎麼說呢?很少看見書名這樣直白的小說了,直接跟你說她要玩回馬槍,這很厲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