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你可以霸凌壞人嗎?

原本想針對死刑議題寫個長篇大論的,但因為最近發生藝人毆打計程車司機的案件,引起一連串的社會紛擾,而我發現這跟我原本要談的死刑議題其實是同一個問題,於是我也沒特別發表文章。不過原先規劃的長篇大論也因此變成更加長篇大論,本來只討論死刑的問題,變成團體動力與犯罪社會學的討論,這真的太囉嗦了,所以些來個短篇說明吧!

(話說最近老在打短篇說明,能忙成這樣也算好是就是了。)



先這樣說好了,我們討論一下哪些行為是錯的。

  • 打人
  • 打人之後落跑
  • 被抓之後說謊

上面這幾種行為,沒問題,絕對都是錯的,基本上每天都有這種事情,學校裏面就一堆,問題只在於你打的多嚴重,會不會上新聞,但基本上犯罪類型是一樣的。

再看下一種行為對不對。

  • 發現一個你不喜歡的人
  • 不斷公開宣稱這個人非常可惡,「大家」要讓他好看
  • 一堆人跟著起鬨,演變成要他去死、要他沒工作、要打他、搞他之類的,不斷使用負面訊息攻擊他。
  • 然後說「我沒說得那樣過分」,意思是起鬨的人說要幹人家的,不是我,我沒責任
  • 接著繼續鼓勵大家繼續加碼公幹對方

各位先不要對號入座,因為不管上面那個「他」是誰,上述行為就叫霸凌,學校裏面也一堆,每天都有,更不幸的是,往往有人說完當真動手,演變成上面那種犯罪模式。

大家請注意,犯罪之後,針對犯行的論斷以及罪行的懲罰,是屬於「司法體系」,一種國家公權力,其他人是沒有的,當然,兩者還是有程度區別,論「斷」的權力屬於國家,但單就「論」而言,誰都可以。可是懲罰的部份,就是國家專屬權力,任何人不得採用私刑,否則就是「犯罪」。

所以啦!今天你要討論藝人打人這件事情,那是你的權力,你可以討論他「這樣做對不對」,好吧!這種討論沒票房,換個議題好了,「名人犯罪有沒有受到特權維護?」這就有意思,因為例子還不少,比方說馬英九貪瀆被法官包庇之類的,這很可惡,但可惡的是馬英九個人而已嗎?還是台灣司法制度與體系本身有問題?

覺得太深奧?好吧!我們談論輕鬆一點的好了,比方說有多少藝人出過這種包?如何處理?這些人還在演藝圈混嗎?「你們這些喜歡蘋果like的人」是不是還在瘋這些藝人?

好吧!要你們自己反省似乎不大容易,畢竟說謊參賽的人可以出唱片還擔任公益代言人,白副跟更生人廝混、總統跟組頭交往當然也是剛好而已。

既然這樣,你們跟人家談著什麼鬼?用比你們平常正義滿點,很愛罵的台灣新聞媒體標準在炒作這個事件,把「犯罪過程」鉅細靡遺,連幻想中的情節都搬上,然後抓著這個故事說對方有多可惡多該死多欠幹,接著演變成人家整形靠化妝性生活糜爛之類的。

對不起,針對罪行罵人就算了,你們瘋韓劇,裡面不是一堆整形的?台北街頭的上班女性有一大半不是畫著濃妝?而有更多人硬碟裡面的東西不是更糜爛,只是你沒那個本事讓他成真而已?

這是不折不扣純粹的人身攻擊,這就是霸凌,這就是犯罪。

何況實際威脅人家人生安全、灌爆人家網路空間,甚至連行動、居住、工作權都要受到暴力威脅,還正義勒!不會去吃大便啊?

整個案件在司法程序中進行,你有發現司法不公的情勢嗎?比方說扁案裡發生違法更換換法官、檢方威脅證人做為證、刻意篩選不利證據並扭曲解釋、隨意公開偵查內容之類的。

說到偵查內容,這次還真有影片流出,要知道,這才真是應該譴責的東西,該譴責的是那個把影片放到網路上的傢伙,因為這傢伙才真是違法卻還沒被起訴。

好吧!這些女藝人的確亂打人,而且還想脫罪。但對不起,這個傷害案件(重傷害)原本就有相關罰則,包括民事及刑事都有,但就是不包括要受到民粹霸凌,別忘記,霸凌本身就是一種犯罪行為,何時罪行是用另一個罪行來當懲罰的,又何時罪行可以用另一種罪行來當掩護進行了?

這種盲目的民粹正義還真是有夠廉價,只是一個可笑的快閃行動,目的是用來炒作自己的道德身價,順便發洩一下自己的暴力慾望罷了。

網路上有人帶個頭,接著一堆人開始比比看誰的留言比較兇狠變態,免得在一大票留言中沒人看見,你還真是吃飽沒事幹。

犯罪者是要受公權力制裁,可不是私刑啊!要知道,這種自以為了不起,自以為可以凌駕社會規範的心態,正是絕大多數最凶惡不知悔改的罪犯的心態。話說911正是這種人發起的,當年的蓋世太保也是滿腔正義啊!

簡單說,那三個小女生如果只有一個,量她也不敢動手打人,但有三個,再加個男的,就敢。這跟這些搞霸凌的小混混其實是一樣的,只有一個的時候很孬,一群的時候,囂張跋扈啊!簡單說,這三個藝人和那些號召網路霸凌的根本是同一種人。請問,為了維護台灣主權而抗議陳雲林的群眾被警察打的時候,你們在幹嘛?

很多人以為他們人數多了,他們就突然是絕對的正義,可以恣意踐踏他人,這種將自己的暴行合理化的思考算哪門子公平正義?要知道,這種合理化作法,正在鼓動更多未來的自以為是的正義魔人,話說希特勒就是一例啊!

要知道,組織犯罪可是罪加一等,但人家組織好歹還有個規矩,這種網路霸凌可是鬆散組織,也讓暴行更加極端與不受節制,影響也更加廣泛,再配合炒作出來當做掩護的的廉價正義,對社會造成的傷害遠比一般組織犯罪還要高出許多啊!

你可以霸凌壞人嗎?對不起,當你從事霸凌,你自己就是壞人,還正義勒!好廉價的正義,好隨性的正義,乾脆弄個正義主題樂園好了,會賺的。


---------------------------
延伸閱讀:
中立論
世界政府的正義--不存在的海賊王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小寶貝床邊故事集:小白兔的故事

有一隻愛散步的小白兔,在路上看見一棵紅蘿蔔。那是一棵好大的紅蘿蔔,大到小白兔拔不動。於是小白兔四處看看,想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

這時,他看見一隻毛毛蟲,於是跑去問毛毛蟲,可以不可以幫他拔紅蘿蔔。毛毛蟲很爽快的答應了,但是他們兩個不管多用力,都還是拔不動。

毛毛蟲說:「對不起,我力氣不夠,我去幫你找找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好了。」說完就離開,剩下小白兔一個人在那邊焦急。

肉粽節快樂

上帝的禮物,全家一起期待。

對於身心障礙「兒童」的想像

前一陣子因為太太接了一位居家患者要評估,我剛好有空就跟去,反正順便看一下,畢竟離開醫院十多年,還是會懷念當初每天跟孩子一起玩的日子啊!

因為是太太的案子,我基本上就是在旁邊滑手機啦!但不是沒在觀察,畢竟多年養成的職業習性總是全自動運作的,不管我在哪個職務都一樣,所以也看到不少問題,好歹我也是個職能治療師,看到的東西跟我太太這個物理治療師不會完全一樣,所以各專業互補會有更大效果。

於是在結束前,因為太太要我給意見,我一時手癢,還幫忙做了一個副木(他們家居然有這些材料),還好當年的功夫沒忘記,而且那種依狀況個別化設計副木本來就是我擅長的事情,所以還滿高興的,這一身功夫沒荒廢啊!

給想考高考的朋友一點建議

我不知道寫這個會不會太臭屁,因為最近市面上不少在告訴大家如何考公職的書,我稍微翻了一下,覺得不大滿意,所以……

先說一下我的狀況,我都三十幾了才想到要考公職,會去考也不是因為我有興趣,是我太太有興趣,而她說她一個人唸書會不專心,所以要我陪她,所以我陪她補習一年,結果我考上了……

在非本科系(我念的是職能治療,跑來考社會行政)的狀況下,只補幾個專業科目(我可是從嘉義跑去台南補習,不可能每科都補),而且老實說我根本只是想去陪考的狀況下,居然能考上,這表示我的準備方式應該有點道理吧?

因為看見有本書在廣告上說考高考比考台大醫科還難,讓我很不服氣,別說台大醫科,台大隨便一科都沒那樣好考上的好不好?(雖然我台大也真的是不知道怎麼考得就考上了……也許我真的考運比人家好吧!)

要考試,書當然要念,這部份我就不強調了,而且每個人適合的唸書方式不一樣,每個人擁有的唸書環境也不一樣,這部份實在很難給太過教條式的建議,只能給一點原則性的東西當作參考。

不專業者的防洪亂講

話說在前頭,我完全不是相關專業人員,也沒關注太多相關專業知識,以下只是胡亂猜想,對不對我不知道,要指教歡迎,反正如果你的指教太專業我也可能同樣看不懂就是了。

這次大雨,有些地方有淹水狀況,但老實說看過太多更嚴重的情形,其實這次狀況算還好而已。然後嘉義市雖然雨不算大,但瞬間降雨依然驚人,卻連積水都沒有,所以還被不少人稱讚,市府也趁機做了些宣傳,然後一如往常的被一些酸民酸。

這些就先不管,先討論一下防洪到底要怎麼做。

2017嘉一親子團年度交接典禮--從黑熊森林走出來

時序來到六月,又是親子團交接的日子,也代表著一個年度的結束,新年度即將開始。這也表示,我們加入荒野滿三年了,好快啊!一瞬間,參加了基訓、擔任基訓工作人員、擔任育成會導引員,黃山雀甚至當了團長,領了99團臂章。

孩子也都升了級,蟻的變蜂、蜂的變鹿,一路往上,然後現在黃山雀肚子裡還有個更小的。

這次交接儀典的總召是黃山雀,當然讓她緊張得要命,畢竟是每年最重要的兩大儀典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