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住在隔壁的珠雞

幾個月前我報告過家裡來了十隻珠雞,就賴在我家隔壁的荒廢芭樂園,遊走在鄰近幾戶人家的事情。
珠雞
後來才注意到我從沒好好報告過這件事情阿!



這些珠雞是去年夏天來到我家附近的,一開始只是雛鳥,小小隻,叫聲就跟一般的小雞很像,只是體型明顯大上一號,而且毛色看起來髒髒的,不過這也是野性的證明,保護色啊!

一開始還覺得滿可愛的,雖然把我媽種的一些菜全吃光了,不吃的也被他們踩壞,不過那些菜本來種著玩的成份就比較大,所以也不很在意。

後來就漸漸不好玩了,首先,他們的叫聲越來越恐怖,真的是吵死人,其次,他們叫得大聲之外,還越來越往住家靠近。

像我家有棵平地少見,樹高四樓的樟樹,在衛星圖上這棵樹可顯眼得很,總之非常大棵,而這棵樹也成他們最愛休息的地方。

這棵樹給不少鳥類築巢過,基本上我們很歡迎。

但如果是那種會吵的傢伙,可就一點也不好玩。

珠雞的巢雖然不在樹上,但他們休息的時候喜歡賴在這樹上,用看的是很壯觀啦!一次十隻大鳥(成鳥之後體型比鵝還大一點點)在書上,看了很滿足。

但叫起來就很恐怖了。

其實附近幾戶人家被他們吵到抓狂好多次,所以幾個月前,十隻鳥有三隻被我們鄰居幹掉了,真的是幹掉,就拿竹竿打死。

我雖然沒想過要打死他們,但也拿竹竿跟石塊趕過好多次,但怎趕都沒用。

這些珠雞在這裡還有個很糟的副作用,就是野狗。

附近的野狗大概都集中到這裡來了,所以珠雞更常叫,示警叫、逃命叫、示威也叫,真的吵死。

不過野狗更不受歡迎,所以我的鄰居又出手教訓了 這些狗,反正他們在田裡工作,對付這些傢伙還滿有一套的,雖然野狗沒殺掉半隻(請別在意我的說法,他們對在田裡工作的人來說,就是單純的「害蟲」,而且是對人有危險性的害蟲,數量多的話危險性還會指數增加,而環保局不會來這種鄉下地方執勤,因為根本抓不到,農民得自己想辦法),但總算把他們趕走,不然珠雞聲加吹狗螺,誰受得了。

珠雞雖然少了三隻,叫聲依然,因為有隻帶頭的,第一個上樹的是他,最後一個離開的也是他,第一個開口叫的是他,東西第一個吃的也是他。

這隻顯然是首領,而只要他繼續囂張,其他珠雞就會跟隨。

這隻甚至在我用竹竿敲打恐嚇時(我從沒真打下去),怒目以對,就躲在竹竿範圍之外絕不遠離,真氣死我也,逼我非拿石頭出來丟才肯離開。

但這隻首領也因為他的身先士卒,過年前被抓了。

珠雞很好吃,這我可以打包票(小時候吃過山裡人打獵來的野味),而且還很補。總之過年前有受不了的鄰居,動用魚網把這隻老是第一個飛進他家庭院的給抓了下來(聽說抓了三天才抓到),然後就成了年夜飯的菜餚了。

從此剩下來的六隻變得很乖,叫聲收斂不少(最近又開始變大聲,不知是否與發情有關),而且盡量離住家有段距離。

我家的大樹依然是他們的最愛,因為這是附近最高的樹,但只要我打開陽台的門,自動得很,立刻飛走,哪怕我根本沒想要趕他們。

這樣也好,完全不怕人的野生動物,是不可能活太久的。

雖然覺得有點難過啦!

最近在家常聽到猛禽類的叫聲,雖然很高興,但這幾年越聽越多,與其說環境變好,不如說有越來越多農地休耕,農民日子不好過啊!

像我家隔壁的芭樂園休耕六七年了,現在是十足的荒野,但這是因為老地主堅持不賣的結果,他兒子不想種田,只想著要快點賣掉,其實也真有不少人在問這塊地。

希望老地主長命百歲。

這幾隻不知為何跑來的珠雞,大概也不容易找到交配對象吧!雖然真的吵死人,但能看見這種野生大鳥就在我家隔壁,很不賴啊!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小寶貝床邊故事集:小白兔的故事

有一隻愛散步的小白兔,在路上看見一棵紅蘿蔔。那是一棵好大的紅蘿蔔,大到小白兔拔不動。於是小白兔四處看看,想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

這時,他看見一隻毛毛蟲,於是跑去問毛毛蟲,可以不可以幫他拔紅蘿蔔。毛毛蟲很爽快的答應了,但是他們兩個不管多用力,都還是拔不動。

毛毛蟲說:「對不起,我力氣不夠,我去幫你找找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好了。」說完就離開,剩下小白兔一個人在那邊焦急。

鼓勵生育?對不起,生育從來不是用鼓勵的

台灣生育率超低不是新聞,政府每每想出一些天兵策略,一看就知道是消化預算用的,我不相信那些主事者不了解他們提出來的東西有多可笑,他們只是不願意認真處裡真正問題。

當然,我承認真要處裡,不是開玩笑的,被殺頭都有可能,簡單說,如果民眾沒有把生育率當成國安問題嚴肅看待,對於胡亂政策明確反對,同時在好政策上給予『強烈』支持,恐怕沒有人改認真去開刀,因為反動力量將會非常強大。

給想考高考的朋友一點建議

我不知道寫這個會不會太臭屁,因為最近市面上不少在告訴大家如何考公職的書,我稍微翻了一下,覺得不大滿意,所以……

先說一下我的狀況,我都三十幾了才想到要考公職,會去考也不是因為我有興趣,是我太太有興趣,而她說她一個人唸書會不專心,所以要我陪她,所以我陪她補習一年,結果我考上了……

在非本科系(我念的是職能治療,跑來考社會行政)的狀況下,只補幾個專業科目(我可是從嘉義跑去台南補習,不可能每科都補),而且老實說我根本只是想去陪考的狀況下,居然能考上,這表示我的準備方式應該有點道理吧?

因為看見有本書在廣告上說考高考比考台大醫科還難,讓我很不服氣,別說台大醫科,台大隨便一科都沒那樣好考上的好不好?(雖然我台大也真的是不知道怎麼考得就考上了……也許我真的考運比人家好吧!)

要考試,書當然要念,這部份我就不強調了,而且每個人適合的唸書方式不一樣,每個人擁有的唸書環境也不一樣,這部份實在很難給太過教條式的建議,只能給一點原則性的東西當作參考。

十年的羈絆:嘉一親子團十週年慶與雲一親子團五週年慶

4月23日的團集會,很難得的,是跟雲一團合辦。


話說當年只有嘉一團的年代,也就是十年前,當年幾位發起的前輩,很有趣的大多是雲林人,簡單說,雲林發起,但當時荒野保護協會只有嘉義有分會,於是變成成立在嘉義,直到雲林分會成立,才另外籌組雲一團。

從谷阿莫看藝文評論

話說在前頭,古阿莫的作品我一部也沒看過,一來除非給我很好的理由,不然我不會去看中國人(舔中當然也算中國人,而且是更糟的那種)做的短片,二來因為他在網路上名聲一直不好,給他負評的人相對上是我比較信得過得人,所以我也懶得花時間去看他的影片了。

(對,他給人家電影負評讓人家不想看電影,但別人給他的負評對我而言也有同樣影響)

不過還是可以談就對了,但不是法律層面的東西,這個讓專業人士去處裡,我想討論的是關於藝文評論這件事情。

我當職能治療師的日子

偶而就是會想起一些以前的事情,到不是說有什麼情緒上的起伏或生命的感慨,只是單純的、隨機的,就像生命的籤桶偶而掉出一支職能治療的籤來,上面只寫個『中』,不吉不凶的,但卻讓我想起許多事情來。


  因為有個自閉症的弟弟,我很早就接觸到了職能治療,這在十幾年前可還是個罕見的職業,就算是現在也沒多少人聽過。

  但我接觸到了,而且也有好感。

  那是個學生只知道猛唸書的時代,天知道什麼志願不志願的,志願是由分數決定而不是意願決定的年代。還好,我的成績多少還能讓我有些選擇的餘裕,我能自由的選我想唸的學校與科系,而我依著興趣,把職能治療填進志願卡裡(但也不是第一個)。

  命運之輪編織因緣,我進到職能治療學系,一個堪稱我這輩子最佳選擇之一的決定。
##CONTINUE##

  學生時代就不多提了,反正這篇的標題是我當治療師的日子,要懷念學生時代以後有機會再談。總之,我有幸在畢業以後在職能治療的三大領域──精神疾病職能治療、生理疾病職能治療與兒童疾病職能治療──通通都待過,所以對整個職業精神有很深的感觸。


  一個助人的專業若只有單純的熱誠或善心是絕對不夠的,專業才是最大重點,尤其在這個越來越疏離的社會裡。

  剛畢業的菜鳥,雖然有滿腔抱負,但很容易在碰上臨床千變萬化的突發狀況時被K.O.出局。我第一份工作是在精神科,當時是去當職代的(有人請產假),是個短期工作,這沒關係,重點在於,該院只有一位OT啊!換句話說我是去代那個only one的位置的。

  想來我還真是憨膽,反正就接了下來(所謂重賞之下必有勇夫,薪水不錯啦),想不到這此的工作經驗卻給了我不少的自信。反正就是熬過來了啦!而且也因此知道一件事情──只要下決心去作,不管成功與否,學到東西的都是我。

  可惜沒能在這裡工作久些,我又換了個環境﹔這次是到復健科,同時接觸成人與兒童患者,然後漸漸變成專職從事兒童職能治療,而且又當了主管及臨床指導老師。


  在三大領域全打滾過之後,我開始懷疑前學到的東西,那是一種來自於臨床經驗的自信,一種從按表操課到自我思索其他路徑的過程。於是我開始歸納各種相關理論學說,尋找不同理論的矛盾與協調,然後發展屬於我自己的職能治療哲學(只是種哲學,臨床還是以實証過的理論為主)。

  因為有帶實習生,所以這種理性的衝擊更加的強烈,畢竟我要教學生的話,我自己總要能有一套邏輯完整的論述才行,而教科書裡的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