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書殿(3)

當市集熱鬧起來之後,對面的旅店也開始有人員進出。剛把漁獲卸完的的漁夫,會來到這裡吃早餐,還有不少是投宿的流動商人,正準備外出做買賣。
遠眺青年活動中心
這些人大多對書沒興趣,但我喜歡這些人,他們的存在就像書一樣迷人,雖然日復一日都是相同的景象,卻每天帶給我不一樣的感覺。
我曾經想過,這種不同,到底改變的是世界,還是我。



突然,有個熟悉的身影從街角的一端緩緩晃過來。
他叫克雷基.康布蘭,是個唸書人。
唸書人是種有趣的職業,在這個識字人口不多的世界,他們的任務就是受僱唸書給人家聽,不只是單純說故事,而是真的拿著捲軸或書本來唸,據說這是源自於古代的習慣,當時的文字全跟施法有關,紙上的文字被視為擁有超能力量符文,所以必須恭敬的捧著朗誦。而唸書人便是負責在婚禮唸一些幸福愛情的故事、在葬禮唸一些過往英靈的事蹟、或者在嬰兒出生時唸一些關於甜蜜家庭的故事,好降福給參與其中的人們。
這種習俗真是不錯哪!
康布蘭他也是個愛書人,因為書帶給他生活所需要的財富,不過他買不起書,他只負責唸書。

「早啊!殿……長,嘔……」
他又喝醉了,這不算新聞,但也不是那樣常見的事情,大概這世界又發生了什麼讓他深惡痛絕的事情了。
「你……離早啊……」
「早啊!老康。」
「早……倒……早……嘔……」
聞到讓人皺眉的酸臭味,我突然注意到,原來月底到了。只要一到月底,康布蘭就只喝得起最劣等的麥糠酒,而不是高級的博馬杏桃酒。然後他就會想起,這個世界有著太多的不公不義等著他去導正,接著他又會發現,他處在一個「眾人皆醉我獨醒」的時代,所以只能借酒澆愁。
其實他是個很有意思的人,不論喝醉還是清醒。以我這個來自二十世紀地球的黑色人種來看,他還真是個先知。
他認為蓄奴不道德,也認為老闆壓榨工人不道德,還有貴族和商會把持國家不道德、窮人沒錢唸書不道德、神殿斂財不道德、垃圾丟到河裡不道德、拷打犯人不道德、歧視弱者不道德、打狗不道德……還有酒的價錢太高不道德。

大概在這城裡,能真心的和他的論點有共鳴的人只有我吧!不過老實說,我的態度多少有點保留,我知道太多關於先知者被迫害的故事了。一方面,我想和他好好談論關於社會正義的事情,但另一方面,我也不希望太去加強他這方面的想法。畢竟,這個社會還沒有準備好接受這些在我看來理所當然的價值觀。
這樣一來,他的嗜酒反而成了他的護身符。

一個酒鬼,說的話能做數嗎?

康布蘭已經不年輕了,四十七歲的年紀,在這個時空已算是個老人,有過一次失敗的婚姻,一個當兵陣亡的孩子,一個遠嫁到駱沙去,從不聯絡的女兒。

感覺上似乎是個悲慘的人生,但他看得倒滿開的,反過來說,在這個時空裡,這樣的遭遇並不算特別淒慘。至少,他是自由港最受歡迎的唸書人之一,因為他在唸書上的確有著十足的魅力。
如果在二十世紀的地球,他應該可以成為廣播界的名人吧!只要他是清醒的。

不管怎麼說,他是我的好顧客,雖然沒買過書,但會買一些抄寫卷軸,還會租書回去抄寫。最重要的是,他十分照顧書。

對於像我這樣一位愛書人來說,照顧書是相當理所當然的一件事情。在這個世界,書是相當貴重的物品,有錢人家甚至會為了私人藏書聘請專門的人來照顧書,至於超級有錢的人,甚至還會找法師來施放護書結界呢!

說到法師,現在老康身後就站了一位。
--------------------
書殿(1)
書殿(2)

因為要全家出遊五天,所以貼些小說墊檔囉!下週再見了。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小寶貝床邊故事集:小白兔的故事

有一隻愛散步的小白兔,在路上看見一棵紅蘿蔔。那是一棵好大的紅蘿蔔,大到小白兔拔不動。於是小白兔四處看看,想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

這時,他看見一隻毛毛蟲,於是跑去問毛毛蟲,可以不可以幫他拔紅蘿蔔。毛毛蟲很爽快的答應了,但是他們兩個不管多用力,都還是拔不動。

毛毛蟲說:「對不起,我力氣不夠,我去幫你找找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好了。」說完就離開,剩下小白兔一個人在那邊焦急。

肉粽節快樂

上帝的禮物,全家一起期待。

對於身心障礙「兒童」的想像

前一陣子因為太太接了一位居家患者要評估,我剛好有空就跟去,反正順便看一下,畢竟離開醫院十多年,還是會懷念當初每天跟孩子一起玩的日子啊!

因為是太太的案子,我基本上就是在旁邊滑手機啦!但不是沒在觀察,畢竟多年養成的職業習性總是全自動運作的,不管我在哪個職務都一樣,所以也看到不少問題,好歹我也是個職能治療師,看到的東西跟我太太這個物理治療師不會完全一樣,所以各專業互補會有更大效果。

於是在結束前,因為太太要我給意見,我一時手癢,還幫忙做了一個副木(他們家居然有這些材料),還好當年的功夫沒忘記,而且那種依狀況個別化設計副木本來就是我擅長的事情,所以還滿高興的,這一身功夫沒荒廢啊!

給想考高考的朋友一點建議

我不知道寫這個會不會太臭屁,因為最近市面上不少在告訴大家如何考公職的書,我稍微翻了一下,覺得不大滿意,所以……

先說一下我的狀況,我都三十幾了才想到要考公職,會去考也不是因為我有興趣,是我太太有興趣,而她說她一個人唸書會不專心,所以要我陪她,所以我陪她補習一年,結果我考上了……

在非本科系(我念的是職能治療,跑來考社會行政)的狀況下,只補幾個專業科目(我可是從嘉義跑去台南補習,不可能每科都補),而且老實說我根本只是想去陪考的狀況下,居然能考上,這表示我的準備方式應該有點道理吧?

因為看見有本書在廣告上說考高考比考台大醫科還難,讓我很不服氣,別說台大醫科,台大隨便一科都沒那樣好考上的好不好?(雖然我台大也真的是不知道怎麼考得就考上了……也許我真的考運比人家好吧!)

要考試,書當然要念,這部份我就不強調了,而且每個人適合的唸書方式不一樣,每個人擁有的唸書環境也不一樣,這部份實在很難給太過教條式的建議,只能給一點原則性的東西當作參考。

不專業者的防洪亂講

話說在前頭,我完全不是相關專業人員,也沒關注太多相關專業知識,以下只是胡亂猜想,對不對我不知道,要指教歡迎,反正如果你的指教太專業我也可能同樣看不懂就是了。

這次大雨,有些地方有淹水狀況,但老實說看過太多更嚴重的情形,其實這次狀況算還好而已。然後嘉義市雖然雨不算大,但瞬間降雨依然驚人,卻連積水都沒有,所以還被不少人稱讚,市府也趁機做了些宣傳,然後一如往常的被一些酸民酸。

這些就先不管,先討論一下防洪到底要怎麼做。

2017嘉一親子團年度交接典禮--從黑熊森林走出來

時序來到六月,又是親子團交接的日子,也代表著一個年度的結束,新年度即將開始。這也表示,我們加入荒野滿三年了,好快啊!一瞬間,參加了基訓、擔任基訓工作人員、擔任育成會導引員,黃山雀甚至當了團長,領了99團臂章。

孩子也都升了級,蟻的變蜂、蜂的變鹿,一路往上,然後現在黃山雀肚子裡還有個更小的。

這次交接儀典的總召是黃山雀,當然讓她緊張得要命,畢竟是每年最重要的兩大儀典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