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重典造亂世,偏偏狂人愛

酒駕一直是個問題,這不是一天兩天,而是長久以來存在的社會問題,而且世界各國都有。
要根除酒駕,一是根本不准賣酒,二是根本不准買車,但這可能嗎?

現在政府祭出世上最嚴酒駕罰則,號稱亂世用重典,可惜實際上是重典造亂世。「重典」在歷史上一直是問題製造者,只會讓問題惡化。想想接下來有多少人會因為怕被警察抓,帶著血管裡的酒精跟警方玩飛車追逐。又或者被抓之後,找議員、大官去關說,最後抽單。

法律要有效果,一是法律的存在,二是執法的落實程度。

今天酒駕如果沒任何罰則,只是要你把車停路邊,停到酒測通過為止,差別只在於,每個路口都有警察攔車檢查,你根本跑不了幾公尺。

或者酒駕只要抓到就是死刑,當然,前提是你會被抓到,或者抓到之後,沒辦法找人關說。

你覺得哪個有效?



當法律嚴格到一個讓大家覺得太過離譜,或者已經造成司法系統負擔的程度時,你覺得執法者會認真去執行嗎?而只要「不大容易被抓」,就會有人盤算機率問題,甚至根本懶得算,因為只有運氣不好,或者沒錢沒權的才會被抓。

這一點很重要,很多人都覺得犯罪行為者盤算的是「划不划得來」,這是一種誤解,其實犯罪者盤算的東西是「會不會被抓」。

死刑支持者就常發生這種謬誤,所以瘋狂的想要用更凶殘手段來解決犯罪問題,實際上只是助長更多問題,因為「必須更不容易被抓」,所以一堆一不坐二不休的案件就這樣發生了。

嚴厲的酒駕罰則其實沒太多實際用處,重點在於如何防治酒駕,以及如何看待酒駕。

上面提到,很多人面對酒駕的態度是「只有運氣不好才會被抓」,如果你能把狀況變成「你要運氣很好才不會被抓」,那就差很多了。當然,這需要大量警力,所以實務上並不可行,至少不可能長期執行。

喝酒並沒有犯罪,開車也沒有,但喝酒又開車就是問題了。當然,自制是一個方式,偏偏喝酒之後人的自制力會變差。他人協助也是個方式,偏偏自制力差的人不見得管得動,何況很多時候只有一個人。

難道說,以後酒吧裡只要是自己一個人的就不能喝酒,因為怕你等一下出門就開車上路?

所謂的罰則,往往只有在喝酒前有點些微警告作用,但會喝的人往往置之不理。而喝了之後,誰管你喝酒要罰多少錢啊?

看吧!這下知道這些酒駕罰則有多嚴,其實都只是笑話了吧!

那要如何避免有人喝酒之後又開車呢?老實說沒多少辦法可行,又或者可行方案往往帶有很強副作用,比方說么壽貴的停車位以及方便的大眾工具同時存在,可以在「事前」降低開車人口,當然,這會被其他善良人民罵死。

說穿了,回到文化及教育才是長久之道,當然,很多嗜血魔人聽見這個就開始張牙舞爪,比方說豪宅兄。但實際上這個才是真正有效方式,要知道,酒是全世界都在喝的,但各國喝酒的習慣與文化,才真的影響了酒駕的發生率,而不是罰則,不然,世界上最嚴的酒駕規定,早就在其他國家展開了,還輪得到台灣這個行政效率一極爛的馬政府嗎?

細節就不多談,這很多專家在呼籲,只是提醒大家亂世用重點基本上只是個笑話,甚至反而造成惡化就是了。

另一個則是如何看待酒駕了。

喝酒開車很危險,而且是不管對自己還是對別人都很危險。這大家都知道,所以,如果你明知故犯,這真的很惡劣了。

咦?我不是才說重典很可笑嗎?怎麼現在又說這些人很可惡?

是的,我說的是酒駕的重典很可笑,但我可沒說其他法律可笑。

明知可能殺人還上路,基本上這就是一種「意圖隨機傷人」的行為,甚至,可以算是「預謀殺人」。

要知道,未遂犯、傷害、重傷害、殺人,這些都是法律上直接存在的罪名,問題只在於,酒駕一直不適用而已。

很多國家可不是這樣,他們沒特地為酒駕弄個什麼重典,相反的,是在上述犯罪行為裡面,把酒駕放進去。

是的,我必須說,就算酒駕要死刑,依然還是會有一堆酒駕,處罰很重根本沒多大效果。

重點是文化上的。

當你酒駕殺人獲得一個酒駕防治條例的「保護」,讓你免於「謀殺罪」的「污名」,這在文化與社會教育上就透露出一個訊息,你喝醉酒拿刀砍人,跟喝醉酒開車撞人,兩個罪是不一樣的,前一種是殺人罪,後一種只是酒駕肇事。

這差很多耶!

在台灣,喝酒開車,人家只會說「這很危險」、「小心被抓」,基本上,還是站在「酒駕者」這邊在看待事情,警方反而變不解風情的壞人。

但如果酒駕變成「你這樣很惡劣」、「當心我檢舉」,這可就完全不同了,而要塑造這種文化,你在法律上本來就要先處理,給酒駕一個恰如其分的「污名」,這樣才可能讓同儕團體形成壓力,事前防治。別忘記,台灣的酒駕,不但沒同儕協助制止,甚至往往是同儕起鬨鼓勵出來的勒!

至於其他部分,比方說一堆酒類廣告不去管制,或者軍警公教自己就是飲酒文化代言人,這很多人提,就不多談了,只是再一次強調,酒駕絕對是社會問題,所以要從社會化的角度來看待,你要如何形成一個大家會對酒駕有所警覺,甚至把酒駕視為汙點的社會,這不容易,但至少,我們不要再讓挑戰酒駕變成英雄行為,重典,正是讓英雄氣概加分的方式,你再繼續重下去啊!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有關調班彈性--為何三班制工作八小時輪班彈性需求是很重要的

話說在前頭,「常常」用八小時輪班間隔來輪班對身體健康是有害的,但不表示這種彈性空間是不必要的,正好相反,實際上就是非常需要,常被「勞方」使用,是很生活化的正常行為,你該擔心的反而是會不會被「勞方自己濫用」,不是資方,如果你想不透這一點,我畫圖表給你看。
上面是一位三班制勞工的某一週正常班表,基本上,這一整個禮拜他上班時間都很正常,這也是通常每個月排班表的時候會出現的正常狀況,因為「這樣最好排」,那種覺得老闆會故意亂排班表的人,只能說被害妄想非常嚴重,最好有人那樣無聊會把時間花在設計整人班表上面。

有關勞保跟勞退

我都忘記應該談談這一點,這篇字數不會太多,只是實務上太常碰到所以紀錄一下。

首先承認一點,就是這件事情很多時候不能怪老闆或怪員工,這件事情其實政府自己宣傳不利的責任會大一點,實務上碰到這種事情,大多數老闆在理解狀況之後也大多會乖乖如實給付,極少碰到有老闆賴帳的,因為金額通常都不大,但還是該澄清一下。

小寶貝床邊故事集:小白兔的故事

有一隻愛散步的小白兔,在路上看見一棵紅蘿蔔。那是一棵好大的紅蘿蔔,大到小白兔拔不動。於是小白兔四處看看,想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

這時,他看見一隻毛毛蟲,於是跑去問毛毛蟲,可以不可以幫他拔紅蘿蔔。毛毛蟲很爽快的答應了,但是他們兩個不管多用力,都還是拔不動。

毛毛蟲說:「對不起,我力氣不夠,我去幫你找找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好了。」說完就離開,剩下小白兔一個人在那邊焦急。

為何會捐款流向不明?使用不當?

老實說爆發這種新聞一點也不意外,應該說這種台灣捐款界『常態』還會被當新聞報導本身才是個新聞勒!

本格有多次因為相關議題引來一堆路人甲乙丙抓狂式的自殺攻擊,回應到都煩了,我看我就在這邊整合說明,以後看這篇就好了。

台灣人一個很大問 題在於「不成熟的自私」,也就是說,連自私這種人之常情都可以搞得很幼稚,尤其在捐款這件事情上面。

捐款一點都不崇高,這一點一定要先強 調,很多人以為捐了錢就是好人,我聽了都超想笑的。捐款的理由不外是「『別人』出了一些讓你不舒服的事情,或者『別人』提出一件讓你有興趣『沾光』的事 情」,所以你掏錢出來,換得『我有幫忙』的滿足感,或者降低『我居然沒事』的罪惡感。又或者你想「節稅」,所以找個名目捐錢出去,能換個獎狀,甚至提昇組 織內階級(像慈濟)又更好了。第三種,則是「拿錢換福報」,就是意圖收買神明的意思,跟買票是同樣水準,很多人甚至是為了「花錢消災」,就壞事作多了所以 要捐錢收買的意思。

這都是正當理由,絕對沒問題,不要因此就自以為有道德高點就好(這種人不是普通的多),因為上面這些行為都不會讓你擁有道德高度。

勞資關係,以及各種關係

最近勞基法修法吵好大,我反而比較沒在部落格上寫文章。

一來大多數重點其實去年都已經講過,二來反對方的反對理由太可笑,讓我覺得在部落格上面寫沒太大意義。

我當職能治療師的日子

偶而就是會想起一些以前的事情,到不是說有什麼情緒上的起伏或生命的感慨,只是單純的、隨機的,就像生命的籤桶偶而掉出一支職能治療的籤來,上面只寫個『中』,不吉不凶的,但卻讓我想起許多事情來。


  因為有個自閉症的弟弟,我很早就接觸到了職能治療,這在十幾年前可還是個罕見的職業,就算是現在也沒多少人聽過。

  但我接觸到了,而且也有好感。

  那是個學生只知道猛唸書的時代,天知道什麼志願不志願的,志願是由分數決定而不是意願決定的年代。還好,我的成績多少還能讓我有些選擇的餘裕,我能自由的選我想唸的學校與科系,而我依著興趣,把職能治療填進志願卡裡(但也不是第一個)。

  命運之輪編織因緣,我進到職能治療學系,一個堪稱我這輩子最佳選擇之一的決定。
##CONTINUE##

  學生時代就不多提了,反正這篇的標題是我當治療師的日子,要懷念學生時代以後有機會再談。總之,我有幸在畢業以後在職能治療的三大領域──精神疾病職能治療、生理疾病職能治療與兒童疾病職能治療──通通都待過,所以對整個職業精神有很深的感觸。


  一個助人的專業若只有單純的熱誠或善心是絕對不夠的,專業才是最大重點,尤其在這個越來越疏離的社會裡。

  剛畢業的菜鳥,雖然有滿腔抱負,但很容易在碰上臨床千變萬化的突發狀況時被K.O.出局。我第一份工作是在精神科,當時是去當職代的(有人請產假),是個短期工作,這沒關係,重點在於,該院只有一位OT啊!換句話說我是去代那個only one的位置的。

  想來我還真是憨膽,反正就接了下來(所謂重賞之下必有勇夫,薪水不錯啦),想不到這此的工作經驗卻給了我不少的自信。反正就是熬過來了啦!而且也因此知道一件事情──只要下決心去作,不管成功與否,學到東西的都是我。

  可惜沒能在這裡工作久些,我又換了個環境﹔這次是到復健科,同時接觸成人與兒童患者,然後漸漸變成專職從事兒童職能治療,而且又當了主管及臨床指導老師。


  在三大領域全打滾過之後,我開始懷疑前學到的東西,那是一種來自於臨床經驗的自信,一種從按表操課到自我思索其他路徑的過程。於是我開始歸納各種相關理論學說,尋找不同理論的矛盾與協調,然後發展屬於我自己的職能治療哲學(只是種哲學,臨床還是以實証過的理論為主)。

  因為有帶實習生,所以這種理性的衝擊更加的強烈,畢竟我要教學生的話,我自己總要能有一套邏輯完整的論述才行,而教科書裡的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