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走踏牛稠溪

說起來,若要論直線距離,其實我家離牛稠溪還不到一公里,中間大概只有兩戶人家,但實際上,住這邊三十年了,直到最近十多年才有機會靠近,那還是因為二高開通,上下交流道會經過。

也只是經過。



所以,荒野保護協會辦的牛稠溪行踏活動,就變得很值得參加了,對我尤其如此。

牛稠溪,源自嘉義縣竹崎鄉的四天王山和獨立山兩個區域,有趣的是,兩座山我都去爬過,也都曾經過野溪,但我完全不知道原來這是牛稠溪,而牛稠溪到了下游改叫朴子溪,最後出海去了。因為嘉南平原地勢平緩,以往漲潮的時候,鹽水是能夠一路進到嘉義市這邊的,所以還有寄居蟹的存在。

但這都是三十多年前的事情了,聽我媽說,剛搬到嘉義的時候,其實我家後面這邊的河段是還能下去抓魚的,但上游台灣涼椅工廠一蓋下去,就一路毀滅至今了。雖然工廠早關廠歇業十數年,但也大概最近五年才稍微能讓人靠近。

總之我壓根沒想過這條溪是可以下去走走的,跟這裡唯一的淵源,就是牛稠溪嘉義市段有個全國社造有名的圓林仔社區發展協會在這邊,然後有顆有名的百年荔枝樹長在這邊,以前在市府上班時,每年都會有人拿給我們吃吃看。

再來就是競選期間,有安排候選人來這邊探勘盧山橋,因為居民陳情要改善這邊交通(這路段真的很危險,不改善不行)。

所以這次荒野提到要去看看這條溪,全家都很期待。

先解釋一下,這次的行程,會長說算是中級的行程,也就是有一點難度,不過這次活動一半以上是小孩,最小的還在念幼稚園,我家那兩隻也沒多大,所以其實沒想像中恐怖,而且會長跟社區總幹事前一天還先來探過路線,加上還是冬季枯水期,所以相對安全,但也不建議大家自己跑下去就是了。

畢竟偶而還是聽得到有人在那邊出事的消息,牛稠溪是台灣重要的化石採集區,總會有人冒險下去......

這次我們走的河段是盧山橋到與獅子頭溪匯流的地方,其實路程很短,才六百公尺左右,不過光這樣我們來回就走了兩個多小時,很夠瞧的(尤其回程一半是上堤防走平路,不然更花時間)。

行前有提大家注意事項,首先是雨鞋(不光是涉水,那莽原可一點也稱不上友善地形),然後穿長袖(很多人被草割傷),另外當然是要帶飲用水(那裏的水光想到要接觸都不大舒服,更別說要喝了)。

但這樣還不夠,還好會長有帶一堆竹子給大家當手杖,這玩意很重要啊!

不過很多人沒備妥裝備,所以是用垃圾袋套在腳上湊合著用......其實到後來,大家腳一樣全濕啦!只能說大家的雨鞋都還不夠高,涉水時還是全進水了......

一開始走就是第一個關卡-下堤防,因為這段並沒有階梯可以走,所以是拉著繩索下去的,小孩子都很快樂的溜滑梯下去,不過我身上背著單眼相機,還是乖一點比較好。

之後進就到雜草區了,所謂雜草,全都長半個人高以上,芒草就更高了,而共通點就是全都會割人,太太走沒三分鐘手就被割傷,還流不少血。手就算了,若是小腿被劃傷,等泡在髒水裡就知道要擔心了。

所以手杖很重要,可以用來把草撥旁邊一點,因為也有不少鬼針草之類會讓你回家清衣服清到抓狂的東西。此外,因為草太密,老實說往往不能確定自己下一步要踩的地方地形是怎樣的,有根手杖會安心許多。當然,若在暖活的季節來,還有些長長的東西要預防。總之準備一支手杖是必要的,這一點比爾博可是再三警告過。

度過這一堆雜草,就來到水邊。

淺淺的,長一堆不健康的水域才會有的密集苔蘚,雖說這幾年上游工廠關了,所以有比較乾淨的水沖刷,但因為還是有養豬場、紙廠之類東西在上游,所以這邊的水還沒讓人放心到會想去碰的地步。

但那是針對大人而言,小鬼們哪管這個,對他們來講,冰冰涼涼的河水比什麼都好玩,如果旁邊有沙地的話更是致命組合,總之走沒幾十公尺,一堆小鬼的雨鞋進水之後,根本就不管了。

其實溪底風景意外的漂亮,也難怪,這地方爹不親娘不愛,上游汙染減少之後,自然接手復原工程,這地方的景致當然也很「自然」,不過,隨處可見的建材廢土、垃圾袋包裝,依然很刺目,淺水區也看得到苔蘚類的類型與分佈方式並非健康水域該有的,明明是活水區,看起來卻像優氧化的死水,而味道當然也沒有太好,頂多是淡到足以忽略而已。

但至少有在復原,畢竟泥灘一堆高蹺鴴的足跡就是最好證明,實際上我們也看到上百隻,此外夜鷺、白鷺、綠頭鴨、翠鳥、紅冠水雞等等各式水鳥都有見到。而一大堆台灣野兔的巢穴也證明了這一區果然是沒人管的地帶,然後肉食性昆蟲還真是不少,也表示底層昆蟲數量足以支撐。

這也讓我理解在家常能聽見猛禽的叫聲,他們食物來源在哪裡。

當然,這一區最大禍害除了人類,很自然的就是流浪狗接手了。流浪狗是很麻煩的問題,尤其是鄉下地方。這不是單純宣導愛護動物就解決的,畢竟他們已經是食物鏈頂層的生物,同時也是數量失控的外來物種,不想辦法有效減少的話,對野地生態真的是大浩劫。

當然,撲殺不是好辦法,但總之要想辦法減少這些流浪狗的數量,因為牠們的危害已經不下於福壽螺了。

踏查過程中也看見有野鳥殘骸,只有一些鳥毛,散佈在一圈生過火的木炭周圍......看來有人在這邊抓野鳥現宰現烤現吃......禽流感流行期間耶......

總之這地方真的充滿矛盾,是個受到人類迫害之後的文明殘跡,卻也是一個被遺忘之後努力變回狂野的自然棲地,在這邊可以看見許多的殘酷與美好,不是只有大人感慨,孩子們其實也頗受衝擊,尤其當這條溪就在我家後方不遠的狀況下,對它的無知真的是很叫人慚愧的一件事情。

不過這地方也不是說要靠近就靠近的,畢竟依舊有安全性的疑慮,而且太多人靠近只會讓它再度被摧毀。只能說,一個平衡的開發模式,是須要好好研究的,以牛稠溪圓林仔河段來說,光讓它好好休息就很不容易(尤其當部份河岸以往是當垃圾場使用,目前清理過後依然還有很多垃圾存留),過度介入恐怕會讓當地生態立刻崩潰(八掌溪嘉義市親水公園就是個生態摧毀的好例子,雖說是個不錯的公園)。但若完全置之不理,恐怕很難獲得民眾認同,而且也錯失教育的功能。

總之需要好好研究就是了。但不管怎麼說,這個下午的走踏,真的獲益良多,而且心中滿滿的感動。

自然,真的就是要自然才自然啊!

活動相簿在此:https://flic.kr/s/aHsk7xuUAL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小寶貝床邊故事集:小白兔的故事

有一隻愛散步的小白兔,在路上看見一棵紅蘿蔔。那是一棵好大的紅蘿蔔,大到小白兔拔不動。於是小白兔四處看看,想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

這時,他看見一隻毛毛蟲,於是跑去問毛毛蟲,可以不可以幫他拔紅蘿蔔。毛毛蟲很爽快的答應了,但是他們兩個不管多用力,都還是拔不動。

毛毛蟲說:「對不起,我力氣不夠,我去幫你找找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好了。」說完就離開,剩下小白兔一個人在那邊焦急。

肉粽節快樂

上帝的禮物,全家一起期待。

對於身心障礙「兒童」的想像

前一陣子因為太太接了一位居家患者要評估,我剛好有空就跟去,反正順便看一下,畢竟離開醫院十多年,還是會懷念當初每天跟孩子一起玩的日子啊!

因為是太太的案子,我基本上就是在旁邊滑手機啦!但不是沒在觀察,畢竟多年養成的職業習性總是全自動運作的,不管我在哪個職務都一樣,所以也看到不少問題,好歹我也是個職能治療師,看到的東西跟我太太這個物理治療師不會完全一樣,所以各專業互補會有更大效果。

於是在結束前,因為太太要我給意見,我一時手癢,還幫忙做了一個副木(他們家居然有這些材料),還好當年的功夫沒忘記,而且那種依狀況個別化設計副木本來就是我擅長的事情,所以還滿高興的,這一身功夫沒荒廢啊!

給想考高考的朋友一點建議

我不知道寫這個會不會太臭屁,因為最近市面上不少在告訴大家如何考公職的書,我稍微翻了一下,覺得不大滿意,所以……

先說一下我的狀況,我都三十幾了才想到要考公職,會去考也不是因為我有興趣,是我太太有興趣,而她說她一個人唸書會不專心,所以要我陪她,所以我陪她補習一年,結果我考上了……

在非本科系(我念的是職能治療,跑來考社會行政)的狀況下,只補幾個專業科目(我可是從嘉義跑去台南補習,不可能每科都補),而且老實說我根本只是想去陪考的狀況下,居然能考上,這表示我的準備方式應該有點道理吧?

因為看見有本書在廣告上說考高考比考台大醫科還難,讓我很不服氣,別說台大醫科,台大隨便一科都沒那樣好考上的好不好?(雖然我台大也真的是不知道怎麼考得就考上了……也許我真的考運比人家好吧!)

要考試,書當然要念,這部份我就不強調了,而且每個人適合的唸書方式不一樣,每個人擁有的唸書環境也不一樣,這部份實在很難給太過教條式的建議,只能給一點原則性的東西當作參考。

不專業者的防洪亂講

話說在前頭,我完全不是相關專業人員,也沒關注太多相關專業知識,以下只是胡亂猜想,對不對我不知道,要指教歡迎,反正如果你的指教太專業我也可能同樣看不懂就是了。

這次大雨,有些地方有淹水狀況,但老實說看過太多更嚴重的情形,其實這次狀況算還好而已。然後嘉義市雖然雨不算大,但瞬間降雨依然驚人,卻連積水都沒有,所以還被不少人稱讚,市府也趁機做了些宣傳,然後一如往常的被一些酸民酸。

這些就先不管,先討論一下防洪到底要怎麼做。

2017嘉一親子團年度交接典禮--從黑熊森林走出來

時序來到六月,又是親子團交接的日子,也代表著一個年度的結束,新年度即將開始。這也表示,我們加入荒野滿三年了,好快啊!一瞬間,參加了基訓、擔任基訓工作人員、擔任育成會導引員,黃山雀甚至當了團長,領了99團臂章。

孩子也都升了級,蟻的變蜂、蜂的變鹿,一路往上,然後現在黃山雀肚子裡還有個更小的。

這次交接儀典的總召是黃山雀,當然讓她緊張得要命,畢竟是每年最重要的兩大儀典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