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6日

走踏牛稠溪

說起來,若要論直線距離,其實我家離牛稠溪還不到一公里,中間大概只有兩戶人家,但實際上,住這邊三十年了,直到最近十多年才有機會靠近,那還是因為二高開通,上下交流道會經過。

也只是經過。



所以,荒野保護協會辦的牛稠溪行踏活動,就變得很值得參加了,對我尤其如此。

牛稠溪,源自嘉義縣竹崎鄉的四天王山和獨立山兩個區域,有趣的是,兩座山我都去爬過,也都曾經過野溪,但我完全不知道原來這是牛稠溪,而牛稠溪到了下游改叫朴子溪,最後出海去了。因為嘉南平原地勢平緩,以往漲潮的時候,鹽水是能夠一路進到嘉義市這邊的,所以還有寄居蟹的存在。

但這都是三十多年前的事情了,聽我媽說,剛搬到嘉義的時候,其實我家後面這邊的河段是還能下去抓魚的,但上游台灣涼椅工廠一蓋下去,就一路毀滅至今了。雖然工廠早關廠歇業十數年,但也大概最近五年才稍微能讓人靠近。

總之我壓根沒想過這條溪是可以下去走走的,跟這裡唯一的淵源,就是牛稠溪嘉義市段有個全國社造有名的圓林仔社區發展協會在這邊,然後有顆有名的百年荔枝樹長在這邊,以前在市府上班時,每年都會有人拿給我們吃吃看。

再來就是競選期間,有安排候選人來這邊探勘盧山橋,因為居民陳情要改善這邊交通(這路段真的很危險,不改善不行)。

所以這次荒野提到要去看看這條溪,全家都很期待。

先解釋一下,這次的行程,會長說算是中級的行程,也就是有一點難度,不過這次活動一半以上是小孩,最小的還在念幼稚園,我家那兩隻也沒多大,所以其實沒想像中恐怖,而且會長跟社區總幹事前一天還先來探過路線,加上還是冬季枯水期,所以相對安全,但也不建議大家自己跑下去就是了。

畢竟偶而還是聽得到有人在那邊出事的消息,牛稠溪是台灣重要的化石採集區,總會有人冒險下去......

這次我們走的河段是盧山橋到與獅子頭溪匯流的地方,其實路程很短,才六百公尺左右,不過光這樣我們來回就走了兩個多小時,很夠瞧的(尤其回程一半是上堤防走平路,不然更花時間)。

行前有提大家注意事項,首先是雨鞋(不光是涉水,那莽原可一點也稱不上友善地形),然後穿長袖(很多人被草割傷),另外當然是要帶飲用水(那裏的水光想到要接觸都不大舒服,更別說要喝了)。

但這樣還不夠,還好會長有帶一堆竹子給大家當手杖,這玩意很重要啊!

不過很多人沒備妥裝備,所以是用垃圾袋套在腳上湊合著用......其實到後來,大家腳一樣全濕啦!只能說大家的雨鞋都還不夠高,涉水時還是全進水了......

一開始走就是第一個關卡-下堤防,因為這段並沒有階梯可以走,所以是拉著繩索下去的,小孩子都很快樂的溜滑梯下去,不過我身上背著單眼相機,還是乖一點比較好。

之後進就到雜草區了,所謂雜草,全都長半個人高以上,芒草就更高了,而共通點就是全都會割人,太太走沒三分鐘手就被割傷,還流不少血。手就算了,若是小腿被劃傷,等泡在髒水裡就知道要擔心了。

所以手杖很重要,可以用來把草撥旁邊一點,因為也有不少鬼針草之類會讓你回家清衣服清到抓狂的東西。此外,因為草太密,老實說往往不能確定自己下一步要踩的地方地形是怎樣的,有根手杖會安心許多。當然,若在暖活的季節來,還有些長長的東西要預防。總之準備一支手杖是必要的,這一點比爾博可是再三警告過。

度過這一堆雜草,就來到水邊。

淺淺的,長一堆不健康的水域才會有的密集苔蘚,雖說這幾年上游工廠關了,所以有比較乾淨的水沖刷,但因為還是有養豬場、紙廠之類東西在上游,所以這邊的水還沒讓人放心到會想去碰的地步。

但那是針對大人而言,小鬼們哪管這個,對他們來講,冰冰涼涼的河水比什麼都好玩,如果旁邊有沙地的話更是致命組合,總之走沒幾十公尺,一堆小鬼的雨鞋進水之後,根本就不管了。

其實溪底風景意外的漂亮,也難怪,這地方爹不親娘不愛,上游汙染減少之後,自然接手復原工程,這地方的景致當然也很「自然」,不過,隨處可見的建材廢土、垃圾袋包裝,依然很刺目,淺水區也看得到苔蘚類的類型與分佈方式並非健康水域該有的,明明是活水區,看起來卻像優氧化的死水,而味道當然也沒有太好,頂多是淡到足以忽略而已。

但至少有在復原,畢竟泥灘一堆高蹺鴴的足跡就是最好證明,實際上我們也看到上百隻,此外夜鷺、白鷺、綠頭鴨、翠鳥、紅冠水雞等等各式水鳥都有見到。而一大堆台灣野兔的巢穴也證明了這一區果然是沒人管的地帶,然後肉食性昆蟲還真是不少,也表示底層昆蟲數量足以支撐。

這也讓我理解在家常能聽見猛禽的叫聲,他們食物來源在哪裡。

當然,這一區最大禍害除了人類,很自然的就是流浪狗接手了。流浪狗是很麻煩的問題,尤其是鄉下地方。這不是單純宣導愛護動物就解決的,畢竟他們已經是食物鏈頂層的生物,同時也是數量失控的外來物種,不想辦法有效減少的話,對野地生態真的是大浩劫。

當然,撲殺不是好辦法,但總之要想辦法減少這些流浪狗的數量,因為牠們的危害已經不下於福壽螺了。

踏查過程中也看見有野鳥殘骸,只有一些鳥毛,散佈在一圈生過火的木炭周圍......看來有人在這邊抓野鳥現宰現烤現吃......禽流感流行期間耶......

總之這地方真的充滿矛盾,是個受到人類迫害之後的文明殘跡,卻也是一個被遺忘之後努力變回狂野的自然棲地,在這邊可以看見許多的殘酷與美好,不是只有大人感慨,孩子們其實也頗受衝擊,尤其當這條溪就在我家後方不遠的狀況下,對它的無知真的是很叫人慚愧的一件事情。

不過這地方也不是說要靠近就靠近的,畢竟依舊有安全性的疑慮,而且太多人靠近只會讓它再度被摧毀。只能說,一個平衡的開發模式,是須要好好研究的,以牛稠溪圓林仔河段來說,光讓它好好休息就很不容易(尤其當部份河岸以往是當垃圾場使用,目前清理過後依然還有很多垃圾存留),過度介入恐怕會讓當地生態立刻崩潰(八掌溪嘉義市親水公園就是個生態摧毀的好例子,雖說是個不錯的公園)。但若完全置之不理,恐怕很難獲得民眾認同,而且也錯失教育的功能。

總之需要好好研究就是了。但不管怎麼說,這個下午的走踏,真的獲益良多,而且心中滿滿的感動。

自然,真的就是要自然才自然啊!

活動相簿在此:https://flic.kr/s/aHsk7xuUAL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