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無月之夜的安息

有隻獅子,在成功伏擊完粗心的長頸鹿後,開心的享用了一頓。
肯亞-06-22
身為一隻獨居的年輕公獅,能夠撂倒巨大的長頸鹿是很不容易的,這當然需要一點運氣,公獅並不否認這一點,運氣本身也是實力的一種,他一直是這樣想的。



這頭母長頸鹿他可吃不完,而且要不了多久,鬣狗就會成群過來。一隻鬣狗沒什麼了不起,但一群可就麻煩了,這些骯髒的傢伙他可沒興趣接觸,總之把柔軟的腹肉享用完之後,剩下的就看誰好命撿到吧!

就在快吃飽的時候,公獅注意到一股奇異的視線,沒有威脅性,但卻非常的銳利與寒冷,而且有著相當的針對性。

針對他來的。

身為草原的王者,被怨恨早是習以為常的事情,但這樣強烈的恨意,他到是第一次接觸,而且是那種毫無威脅性的恨意。

單純的恨意,對著他來,卻又不像是在恨他。

在恨自己。

這有趣了,公獅好奇的瞄了一眼,卻沒見到任何東西。再定睛一看,才發現樹叢裡有對漆黑的眼睛。

太過年輕的眼睛。

仔細的瞧了一下,原來是隻小長頸鹿,也許剛斷奶,窩在樹叢裡。

瞪著他。

公獅突然想到,也許他現在正在吃的,就是她媽媽。

這就是荒野,本來就是這樣,他早吃過不知多少其他動物的父母兄姐,也早習慣被怨恨,畢竟這種怨恨持續不了一個晝夜就沒了。

在情緒當中沈溺,是在荒野中存活的大障礙,不是吃就是被吃,這一點連他自己都一樣。

但也因此,小長頸鹿的恨意勾起了他的好奇心,畢竟,如此小的動物,在這種狀況下往往只有恐懼與悲傷,最後看是被誰吃了,總之活不下去。

小長頸鹿肉也許不多,但也特別軟嫩。

不過他剛吃飽,也沒興趣從事無益的殺戮,那是幼獅為了訓練才會做的事情,成年獅子是不會這樣做的。

「走開啦!」公獅出聲警告一下,畢竟被一直盯著很不是滋味,也許小長頸鹿不是個威脅,卻比氓蠅更讓人不舒服。

「你要負責。」小長頸鹿居然靠了過來,絲毫沒有任何畏懼,這對公獅而言可是第一次碰到的新奇經驗。當然,也是個無理的冒犯,這讓他心裡很不是滋味。

「你要負責,快點殺了我。」

「啥?」聽見這種說法,公獅也被嚇傻。狒狒群裡的老弱成員,的確會有在群體受到攻擊時自願當誘餌的行為,但還是會試圖逃跑與抵抗,但小長頸鹿這可不一樣。

而且毫無懼億,已經像是一種挑戰了。

(所以她真的不是恨我,而是恨自己。)公獅心裡想著,也許這頭母長頸鹿為了養孩子太過勞累,所以疏忽了安全,他才能獨自撂倒她。

所以自己運氣真的很好。公獅如是想著,然後靜靜看著小長頸鹿。

沒有飢餓的感覺,就不會有殺戮的欲望。看著多汁可口的小長頸鹿,公獅並沒有其他非分之想,但也實在沒理由被要求負責,這實在沒道理。

「媽媽死了,我也活不成,你要負責,殺了我吧!」

「別來找我,樂意幫你的可多著,隨便往哪個方向走都有一堆,日落之前就能讓你滿意的。」說完公獅舔了舔嘴唇,起身準備離開,但小長頸鹿檔在他前面,眼中的怒火讓公獅感到一陣惡寒。

「喂喂,別逼我。」說完這話,原本想威脅小長頸鹿的公獅楞了一下,這種狠話如果用來對付一群鬣狗或者另一隻公獅才說得過去,小長頸鹿?

光這一點,公獅突然有了一種落敗的感覺,他確實被這個小鬼嚇到了,這很可恥的。

否認這件事的話就更可恥,他的自尊心不允許他這樣墮落。

「你贏了,你到底想怎樣。」

「負責,殺了我。」

「你沒別句話可以說嗎?」

「難道你要養我?你去哪找奶給我喝?」

「還沒斷奶啊?」想到自己的回答,公獅意識到自己的窘境,光這個回答本身就是自己困惑的證明。而且,他也的確沒辦法養小長頸鹿,這是不可能的事情,哪怕小長頸鹿自己吃草就能過活,他也不可能帶著她在荒野裡面晃來晃去的。

這時,一張醜惡的面孔出現,鬣狗,接著兩隻、三隻,一共六隻。

該走了,六隻成年鬣狗,打起來可是硬仗,在他肚子飽飽的時候跟他們幹架是很沒意義的事情,何況長頸鹿剩下的部份,這六隻鬣狗也吃不完,還有其他動物會來搶,比方說兀鷹已經在上空盤旋了。

但這些鬣狗盯著小長頸鹿。

小長頸鹿一直發抖,一邊後退。

這樣近的距離,失去保護的小長頸鹿根本沒有任何機會,出非他插手。

才剛這樣想,他就發現,小長頸鹿居然退到他身後,讓他檔在前面。

「喂!你這是幹甚麼?」

鬣狗看見成年公獅,似乎沒有害怕,只是多了謹慎,判斷了一會兒,轉往長頸鹿的屍體去,接著就是一陣撕咬。

看見小長頸鹿眼神裡的恐懼與痛苦,公獅突然感到憐憫,於是開口:「走吧!別留在這裡。」

其實如果小長頸鹿想死,留在這邊就是了,鬣狗可不會放過她,畢他們也吃腐肉,可不關心殺戮的時候飽了沒有,殺起來放著就是了。但,公獅為何要帶她走呢?對於這一點,公獅自己也不清楚,總之就這樣莫名其妙帶著小長頸鹿走了。

但帶走是一回事,接下來又能如何,走沒多遠,小長頸鹿再度開口:「殺了我吧!別把我留下來。」

這下公獅就生氣了,那個看見鬣狗就發抖的又誰?想死又何必一定要由他來下手?

但小長頸鹿的眼神中再度燃起那個堅定又憤怒的火焰,說實在的,公獅覺得自己對這一點感到著迷,那是很有氣勢的啊!有這種魄力到哪去都很威風的,但眼前的卻是隻悲傷的小長頸鹿。

這時,小長頸鹿的肚子傳來咕嚕聲,肚子餓了。

「你能吃葉子了嗎?」獅子開口問,小長頸鹿點點頭:「但還是要喝奶。」

「那個先別管,那邊的灌木叢比較矮,你應該吃得到。」從沒想過自己尋找獵物時的判斷方式,會在這種時候用上。

小長頸鹿順從的跟著走,跟著來到一叢慣木區,然後開始啃起嫩葉,但眼睛依然哀怨的看著公獅。

「別這樣看我啦!肚子餓了就是要找東西吃,這裡所當然的。」

「那等你肚子餓了,你要負責,把我殺了。」

「殺了跟吃了是不一樣的事情,你懂不懂?你會為了好玩把樹枝全都折斷嗎?」

「那等你餓了,就要把我吃掉。」

聽到這邊,公獅大笑了起來。「真是個怪傢伙,等我餓了,不用你求我就會把你吃了,狩獵來的肉跟自己送上來的肉一樣是一餐。」

小長頸鹿沒多說話,繼續肯食著嫩葉。公獅眼角瞄到遠處有幾隻黑屁股的絹羚,呵,看來這裡是他們用餐的地方,現在有他在,小長頸鹿就獨享了。

結果變成他在照顧這小鬼啊!公獅感到有趣,就算是親生幼獅,公獅也鮮少理會的,養孩子母獅的事情,公獅則要負責保護獅群,還有守住王座。發情期還沒來,不然,他也將要面臨這輩子第一次的權力戰爭,他還沒決定要去挑戰哪個獅王,但對於打架,他可是很有把握,小時後的競爭裡,他擁有全勝紀錄,連族裡的其他成年公獅都被他擊敗過,到最後連父親都怕他,但這小鬼居然對他毫無懼意。

在樹蔭下,吃得飽飽的公獅打了個呵欠,漸漸睡著。這一餐可以撐上兩三天,他大可悠閒地睡覺。

醒來的時候,大大地眼睛湊在他面前。公獅嚇了一跳,反射性的一掌揮出去,正好打在小長頸鹿的脖子上,抓出五道血痕。

「想死啊!」獅子很生氣,因為他真的嚇一大跳。

「我是想死沒錯啊!」雖然表情痛苦,小長頸鹿還是把這些話說完,然後跪在地上。

傷口其實不深,公獅受到驚嚇後第一個反應是後退,推開的動作比攻擊的意圖還多,爪子沒全伸出來,但力氣是夠大了。

「對不起。」看見小長頸鹿痛苦的樣子,公獅道歉,但隨即搖搖頭,他在搞什麼啊?居然道歉?

靠了過去,公獅舔了舔小長頸鹿脖子上的傷口,那是非常美味的鮮血,公獅感到陶醉,但卻一點也不想多咬一口,反而感到疼惜。

「睡吧!我在這邊守著。」太陽即將西沉,他們這些大貓晚上其實比較有精神,就讓他來守護小長頸鹿。

「為什麼?」小長頸鹿問道,雖然發問,卻也安心的閉起眼睛,準備休息。

「我也不知道。」公獅承認了自己的困惑:「我真的不知道,小朋友。」

小長頸鹿露出微笑,睡去。公獅靜靜的看著小長頸鹿長長的睫毛,然後起身在周圍遊走。遠方有鬣狗群的叫聲,很遠,沒什麼威脅性。一隻花豹在不遠處警戒的看著他,然後轉身離開,沒多惹麻煩。地面上的振動告訴他有一群大象在他後方,不過不是往這個方向靠近。

這個矮樹叢會是很多動物夜晚休息的地方,但今晚他佔據了這裡,為了小長頸鹿。

「睡吧!小朋友。」公獅在樹叢之外,回頭看著小長頸鹿:「我想我是喜歡你的,雖然這樣很蠢,但你真的很棒。」

承認了自己的情感,公獅回到樹叢裡,臥在小長頸鹿旁邊繼續警戒,直到半夜才睡著。

天亮之後,小長頸鹿繼續吃著樹叢裡的嫩葉,公獅則開始苦惱接下來要怎樣。

如果他跑掉,也不是不可以,但醒過來的時候,一窩狐獴居然在他面前,把他昨晚的傻話複誦一遍,這下不用半天,整個草原都會知道這件事情。

倒不是不好意思,他不覺得尊重自己的感覺有什麼可恥的,問題在於,有些討厭的傢伙會為了這一點來找麻煩。

鬣狗。

這些低級的傢伙專門搶人家的獵物,小長頸鹿將是他們會刻意跑來殺的對象,畢竟還能順便趕跑他。

地盤的糾紛,在獅子與鬣狗之間可是沒停過,而他不久前為了保護自己的獵物才殺了兩隻鬣狗,雖說跟昨天那群是不同部族的,但鬣狗在集體意識上,倒是比獅子強上不少。

公獅現在有理由保護長頸鹿了,但最遲到明天,他也要開始準備狩獵,根本不可能同時照顧小長頸鹿。

或者他真要吃了小長頸鹿?公獅搖搖頭,這選項不是不可以,只是讓他不舒服。總之就是看著辦,公獅這樣決定,其實就是什麼也沒決定,只是呼喚小長頸鹿,準備移動地盤。

這段路距離比較長,公獅照著記憶裡的路線前進。在靠近山丘的地帶,有段河谷,那邊樹木密度高很多,鬣狗比較不喜歡。雖說反過來就是花豹數量比較多,但相較於集體行動的鬣狗,獨居的花豹絕對不敢對他放肆。

而且搞不好可以見到其他長頸鹿,看有沒有哪一群可以收留她。

走了半天,公獅就知道這一天剩下來的時間不會太好過了。空氣中有了鬣狗的氣味,數量還不少,恐怕有二十隻,而且針對性極強。

「快一點。」公獅催促,小長頸鹿也聞到味道了,畢竟這些鬣狗一點也沒想過要掩飾氣味,大辣辣的從上風處靠近。

「你為何不乾脆殺了……」小長頸鹿開口,但立刻被公獅打斷:「閉嘴!我不會殺你,也不會看你被殺。」

小長頸鹿看著公獅,眼神裡沒有恨意,而是單純的清澈透明。

(也許我就是渴望見到這種透明吧!)公獅露出笑容,那是很美、了然一切的透明,讓一切都值得。

「快走,順著水氣的味道走。」說完,公獅轉頭往鬣狗的方向。

「你會死的。」

「哪你就報仇了。」

「我從來都不想報仇。」

「那就預祝我的勝利吧!公獅總要保衛自己的獅群的。」

把小長頸鹿納入自己的獅群,是一頭公獅能做出最大的承諾了,做了這樣的告白,公獅一箭衝出,拋下小長頸鹿。知道事不宜遲的小長頸鹿也加速往森林前進,開始奔跑。

這是一座滿大的森林,小長頸鹿運氣很好,沒碰上任何阻礙就來到森林邊緣,而且還遇上一群長頸鹿。

天黑了,受到鹿群接納的小長頸鹿獨自來到森林邊緣,這很危險,但狐獴群的出現意味著目前尚稱安全,所以她靜靜看著遠方。

「有消息嗎?」小長頸鹿問道。狐獴們嘰嘰喳喳了一陣:「死傷慘重,二十多隻鬣狗,兄弟們最後偵查時看到的是至少有十隻鬣狗被他咬死。」

「這太強了。」

「創紀錄。」

「會不會太唬爛。」

草原瞬間不安分起來,幾隻鄧羚也靠過來討論,接著是幾隻埃及雁,然後一夥討論著這場大戰。

有隻秘書鳥帶來最後的訊息,在日落之前,戰鬥還沒結束,雖說公獅還活著,但已經傷痕累累。鬣狗群死傷大半,但二十多隻鬣狗,其實是有能力跟五六隻公獅打架的,只有一隻的話……

突然,一隻狐獴從遠處跑過來,一邊大叫著。

「他活著,他來了。」

不用說「他」是誰,總之大家全都開始迴避,王者降臨了。

小長頸鹿衝了上去,這才不是什麼王者,跟二十多隻鬣狗廝殺,就算能活下來,也絕對當不了什麼王者。

只見有個搖搖晃晃的身影在遠方,小長頸鹿靠了過去,心疼的發現破碎的公獅。

他失去了一邊耳朵,眼睛受了嚴重的傷,鼻口被咬爛,身上傷疤無數,血流不止。

小長頸鹿也聞到後面有兀鷹的臭味,表示他們正在不遠處等待著。

「你贏了。」

聽見小長頸鹿的聲音,公獅吃力的微笑,他的鼻子只聞得到自己的血味,眼睛也看不清楚,但他感覺得到小長頸鹿,他就是知道她的方向。

「你安全了嗎?」

「嗯!有家族家族願意收留我。」邊說,小長頸鹿邊舔著公獅的傷口,但她知道,公獅撐不下去了。

「二十三隻,兩群,真不敢相信,我讓他們每隻脖子都折斷了。」

「值得嗎?」小長頸鹿哭了出來,她原本只是一心求死,現在去恨不得能代公獅被殺。

「嘿!公獅本當為家族而戰,我沒有任何慚愧,這就是最好的。」

「我會慚愧。」

「你該驕傲,我的榮譽是因為你才能擁有的。」說完,公獅攤在地上,不遠處傳來兀鷹掀翅膀的聲音。

「我愛你。」小長頸鹿額頭抵著公獅的額頭,淚水流到公獅臉上。

「我知道。」公獅吃力的舔了這些淚水,露出最後的笑容,然後闔上眼睛。

小長頸鹿吻了公獅的眼睛,然後轉身,回到鹿群。

這一夜,滿天星斗,無月。

------------------------------
這是之前說給孩子的「荒野的故事」的第二部,不過這個故事就不適合說給孩子聽了,而是我在打第一部時跳出來的構想。

其實這也是老梗了,因為我超喜歡「終極追殺令」的,所以對這樣的故事結構特別喜愛啊!希望大家喜歡。

然後那句「我知道」,知道的就知道,某痞子船長的名言。

本來想分幾天慢慢貼的,但覺得這個故事一口氣看完比較過癮,請笑納。


-----------------------
荒野的故事12345
無月之夜的安息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勞資關係,以及各種關係

最近勞基法修法吵好大,我反而比較沒在部落格上寫文章。

一來大多數重點其實去年都已經講過,二來反對方的反對理由太可笑,讓我覺得在部落格上面寫沒太大意義。

關於責任制,只想告訴各位,別被騙了

責任制是台灣獨步全球的變態發明,基本上根本是胡說八道,早該廢掉,只是在媒體以訛傳訛之下,被搞到很像一回事,甚至被廣泛濫用。


從「惡劣勞工」來談談勞僱之間的權利義務

話說在前頭,處理勞資爭議案件,10件有9.5件是雇主違法,基本上絕對都是雇主有錯。

但並不表示勞工沒錯,這是兩回事。

讀書心得:活著的理由 Reasons to Stay Alive

活著的理由
Reasons to Stay Alive
作者: 麥特.海格
原文作者:Matt Haig
譯者:洪瓊芬
出版社:天下雜誌
出版日期:2017/02/03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789863982005
叢書系列:心靈成長
規格:平裝 / 256頁 / 25k正 / 14.8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出版地:台灣
閱讀版本:試閱本

小寶貝床邊故事集:小白兔的故事

有一隻愛散步的小白兔,在路上看見一棵紅蘿蔔。那是一棵好大的紅蘿蔔,大到小白兔拔不動。於是小白兔四處看看,想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

這時,他看見一隻毛毛蟲,於是跑去問毛毛蟲,可以不可以幫他拔紅蘿蔔。毛毛蟲很爽快的答應了,但是他們兩個不管多用力,都還是拔不動。

毛毛蟲說:「對不起,我力氣不夠,我去幫你找找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好了。」說完就離開,剩下小白兔一個人在那邊焦急。

我當職能治療師的日子

偶而就是會想起一些以前的事情,到不是說有什麼情緒上的起伏或生命的感慨,只是單純的、隨機的,就像生命的籤桶偶而掉出一支職能治療的籤來,上面只寫個『中』,不吉不凶的,但卻讓我想起許多事情來。


  因為有個自閉症的弟弟,我很早就接觸到了職能治療,這在十幾年前可還是個罕見的職業,就算是現在也沒多少人聽過。

  但我接觸到了,而且也有好感。

  那是個學生只知道猛唸書的時代,天知道什麼志願不志願的,志願是由分數決定而不是意願決定的年代。還好,我的成績多少還能讓我有些選擇的餘裕,我能自由的選我想唸的學校與科系,而我依著興趣,把職能治療填進志願卡裡(但也不是第一個)。

  命運之輪編織因緣,我進到職能治療學系,一個堪稱我這輩子最佳選擇之一的決定。
##CONTINUE##

  學生時代就不多提了,反正這篇的標題是我當治療師的日子,要懷念學生時代以後有機會再談。總之,我有幸在畢業以後在職能治療的三大領域──精神疾病職能治療、生理疾病職能治療與兒童疾病職能治療──通通都待過,所以對整個職業精神有很深的感觸。


  一個助人的專業若只有單純的熱誠或善心是絕對不夠的,專業才是最大重點,尤其在這個越來越疏離的社會裡。

  剛畢業的菜鳥,雖然有滿腔抱負,但很容易在碰上臨床千變萬化的突發狀況時被K.O.出局。我第一份工作是在精神科,當時是去當職代的(有人請產假),是個短期工作,這沒關係,重點在於,該院只有一位OT啊!換句話說我是去代那個only one的位置的。

  想來我還真是憨膽,反正就接了下來(所謂重賞之下必有勇夫,薪水不錯啦),想不到這此的工作經驗卻給了我不少的自信。反正就是熬過來了啦!而且也因此知道一件事情──只要下決心去作,不管成功與否,學到東西的都是我。

  可惜沒能在這裡工作久些,我又換了個環境﹔這次是到復健科,同時接觸成人與兒童患者,然後漸漸變成專職從事兒童職能治療,而且又當了主管及臨床指導老師。


  在三大領域全打滾過之後,我開始懷疑前學到的東西,那是一種來自於臨床經驗的自信,一種從按表操課到自我思索其他路徑的過程。於是我開始歸納各種相關理論學說,尋找不同理論的矛盾與協調,然後發展屬於我自己的職能治療哲學(只是種哲學,臨床還是以實証過的理論為主)。

  因為有帶實習生,所以這種理性的衝擊更加的強烈,畢竟我要教學生的話,我自己總要能有一套邏輯完整的論述才行,而教科書裡的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