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無月之夜的安息

有隻獅子,在成功伏擊完粗心的長頸鹿後,開心的享用了一頓。
肯亞-06-22
身為一隻獨居的年輕公獅,能夠撂倒巨大的長頸鹿是很不容易的,這當然需要一點運氣,公獅並不否認這一點,運氣本身也是實力的一種,他一直是這樣想的。



這頭母長頸鹿他可吃不完,而且要不了多久,鬣狗就會成群過來。一隻鬣狗沒什麼了不起,但一群可就麻煩了,這些骯髒的傢伙他可沒興趣接觸,總之把柔軟的腹肉享用完之後,剩下的就看誰好命撿到吧!

就在快吃飽的時候,公獅注意到一股奇異的視線,沒有威脅性,但卻非常的銳利與寒冷,而且有著相當的針對性。

針對他來的。

身為草原的王者,被怨恨早是習以為常的事情,但這樣強烈的恨意,他到是第一次接觸,而且是那種毫無威脅性的恨意。

單純的恨意,對著他來,卻又不像是在恨他。

在恨自己。

這有趣了,公獅好奇的瞄了一眼,卻沒見到任何東西。再定睛一看,才發現樹叢裡有對漆黑的眼睛。

太過年輕的眼睛。

仔細的瞧了一下,原來是隻小長頸鹿,也許剛斷奶,窩在樹叢裡。

瞪著他。

公獅突然想到,也許他現在正在吃的,就是她媽媽。

這就是荒野,本來就是這樣,他早吃過不知多少其他動物的父母兄姐,也早習慣被怨恨,畢竟這種怨恨持續不了一個晝夜就沒了。

在情緒當中沈溺,是在荒野中存活的大障礙,不是吃就是被吃,這一點連他自己都一樣。

但也因此,小長頸鹿的恨意勾起了他的好奇心,畢竟,如此小的動物,在這種狀況下往往只有恐懼與悲傷,最後看是被誰吃了,總之活不下去。

小長頸鹿肉也許不多,但也特別軟嫩。

不過他剛吃飽,也沒興趣從事無益的殺戮,那是幼獅為了訓練才會做的事情,成年獅子是不會這樣做的。

「走開啦!」公獅出聲警告一下,畢竟被一直盯著很不是滋味,也許小長頸鹿不是個威脅,卻比氓蠅更讓人不舒服。

「你要負責。」小長頸鹿居然靠了過來,絲毫沒有任何畏懼,這對公獅而言可是第一次碰到的新奇經驗。當然,也是個無理的冒犯,這讓他心裡很不是滋味。

「你要負責,快點殺了我。」

「啥?」聽見這種說法,公獅也被嚇傻。狒狒群裡的老弱成員,的確會有在群體受到攻擊時自願當誘餌的行為,但還是會試圖逃跑與抵抗,但小長頸鹿這可不一樣。

而且毫無懼億,已經像是一種挑戰了。

(所以她真的不是恨我,而是恨自己。)公獅心裡想著,也許這頭母長頸鹿為了養孩子太過勞累,所以疏忽了安全,他才能獨自撂倒她。

所以自己運氣真的很好。公獅如是想著,然後靜靜看著小長頸鹿。

沒有飢餓的感覺,就不會有殺戮的欲望。看著多汁可口的小長頸鹿,公獅並沒有其他非分之想,但也實在沒理由被要求負責,這實在沒道理。

「媽媽死了,我也活不成,你要負責,殺了我吧!」

「別來找我,樂意幫你的可多著,隨便往哪個方向走都有一堆,日落之前就能讓你滿意的。」說完公獅舔了舔嘴唇,起身準備離開,但小長頸鹿檔在他前面,眼中的怒火讓公獅感到一陣惡寒。

「喂喂,別逼我。」說完這話,原本想威脅小長頸鹿的公獅楞了一下,這種狠話如果用來對付一群鬣狗或者另一隻公獅才說得過去,小長頸鹿?

光這一點,公獅突然有了一種落敗的感覺,他確實被這個小鬼嚇到了,這很可恥的。

否認這件事的話就更可恥,他的自尊心不允許他這樣墮落。

「你贏了,你到底想怎樣。」

「負責,殺了我。」

「你沒別句話可以說嗎?」

「難道你要養我?你去哪找奶給我喝?」

「還沒斷奶啊?」想到自己的回答,公獅意識到自己的窘境,光這個回答本身就是自己困惑的證明。而且,他也的確沒辦法養小長頸鹿,這是不可能的事情,哪怕小長頸鹿自己吃草就能過活,他也不可能帶著她在荒野裡面晃來晃去的。

這時,一張醜惡的面孔出現,鬣狗,接著兩隻、三隻,一共六隻。

該走了,六隻成年鬣狗,打起來可是硬仗,在他肚子飽飽的時候跟他們幹架是很沒意義的事情,何況長頸鹿剩下的部份,這六隻鬣狗也吃不完,還有其他動物會來搶,比方說兀鷹已經在上空盤旋了。

但這些鬣狗盯著小長頸鹿。

小長頸鹿一直發抖,一邊後退。

這樣近的距離,失去保護的小長頸鹿根本沒有任何機會,出非他插手。

才剛這樣想,他就發現,小長頸鹿居然退到他身後,讓他檔在前面。

「喂!你這是幹甚麼?」

鬣狗看見成年公獅,似乎沒有害怕,只是多了謹慎,判斷了一會兒,轉往長頸鹿的屍體去,接著就是一陣撕咬。

看見小長頸鹿眼神裡的恐懼與痛苦,公獅突然感到憐憫,於是開口:「走吧!別留在這裡。」

其實如果小長頸鹿想死,留在這邊就是了,鬣狗可不會放過她,畢他們也吃腐肉,可不關心殺戮的時候飽了沒有,殺起來放著就是了。但,公獅為何要帶她走呢?對於這一點,公獅自己也不清楚,總之就這樣莫名其妙帶著小長頸鹿走了。

但帶走是一回事,接下來又能如何,走沒多遠,小長頸鹿再度開口:「殺了我吧!別把我留下來。」

這下公獅就生氣了,那個看見鬣狗就發抖的又誰?想死又何必一定要由他來下手?

但小長頸鹿的眼神中再度燃起那個堅定又憤怒的火焰,說實在的,公獅覺得自己對這一點感到著迷,那是很有氣勢的啊!有這種魄力到哪去都很威風的,但眼前的卻是隻悲傷的小長頸鹿。

這時,小長頸鹿的肚子傳來咕嚕聲,肚子餓了。

「你能吃葉子了嗎?」獅子開口問,小長頸鹿點點頭:「但還是要喝奶。」

「那個先別管,那邊的灌木叢比較矮,你應該吃得到。」從沒想過自己尋找獵物時的判斷方式,會在這種時候用上。

小長頸鹿順從的跟著走,跟著來到一叢慣木區,然後開始啃起嫩葉,但眼睛依然哀怨的看著公獅。

「別這樣看我啦!肚子餓了就是要找東西吃,這裡所當然的。」

「那等你肚子餓了,你要負責,把我殺了。」

「殺了跟吃了是不一樣的事情,你懂不懂?你會為了好玩把樹枝全都折斷嗎?」

「那等你餓了,就要把我吃掉。」

聽到這邊,公獅大笑了起來。「真是個怪傢伙,等我餓了,不用你求我就會把你吃了,狩獵來的肉跟自己送上來的肉一樣是一餐。」

小長頸鹿沒多說話,繼續肯食著嫩葉。公獅眼角瞄到遠處有幾隻黑屁股的絹羚,呵,看來這裡是他們用餐的地方,現在有他在,小長頸鹿就獨享了。

結果變成他在照顧這小鬼啊!公獅感到有趣,就算是親生幼獅,公獅也鮮少理會的,養孩子母獅的事情,公獅則要負責保護獅群,還有守住王座。發情期還沒來,不然,他也將要面臨這輩子第一次的權力戰爭,他還沒決定要去挑戰哪個獅王,但對於打架,他可是很有把握,小時後的競爭裡,他擁有全勝紀錄,連族裡的其他成年公獅都被他擊敗過,到最後連父親都怕他,但這小鬼居然對他毫無懼意。

在樹蔭下,吃得飽飽的公獅打了個呵欠,漸漸睡著。這一餐可以撐上兩三天,他大可悠閒地睡覺。

醒來的時候,大大地眼睛湊在他面前。公獅嚇了一跳,反射性的一掌揮出去,正好打在小長頸鹿的脖子上,抓出五道血痕。

「想死啊!」獅子很生氣,因為他真的嚇一大跳。

「我是想死沒錯啊!」雖然表情痛苦,小長頸鹿還是把這些話說完,然後跪在地上。

傷口其實不深,公獅受到驚嚇後第一個反應是後退,推開的動作比攻擊的意圖還多,爪子沒全伸出來,但力氣是夠大了。

「對不起。」看見小長頸鹿痛苦的樣子,公獅道歉,但隨即搖搖頭,他在搞什麼啊?居然道歉?

靠了過去,公獅舔了舔小長頸鹿脖子上的傷口,那是非常美味的鮮血,公獅感到陶醉,但卻一點也不想多咬一口,反而感到疼惜。

「睡吧!我在這邊守著。」太陽即將西沉,他們這些大貓晚上其實比較有精神,就讓他來守護小長頸鹿。

「為什麼?」小長頸鹿問道,雖然發問,卻也安心的閉起眼睛,準備休息。

「我也不知道。」公獅承認了自己的困惑:「我真的不知道,小朋友。」

小長頸鹿露出微笑,睡去。公獅靜靜的看著小長頸鹿長長的睫毛,然後起身在周圍遊走。遠方有鬣狗群的叫聲,很遠,沒什麼威脅性。一隻花豹在不遠處警戒的看著他,然後轉身離開,沒多惹麻煩。地面上的振動告訴他有一群大象在他後方,不過不是往這個方向靠近。

這個矮樹叢會是很多動物夜晚休息的地方,但今晚他佔據了這裡,為了小長頸鹿。

「睡吧!小朋友。」公獅在樹叢之外,回頭看著小長頸鹿:「我想我是喜歡你的,雖然這樣很蠢,但你真的很棒。」

承認了自己的情感,公獅回到樹叢裡,臥在小長頸鹿旁邊繼續警戒,直到半夜才睡著。

天亮之後,小長頸鹿繼續吃著樹叢裡的嫩葉,公獅則開始苦惱接下來要怎樣。

如果他跑掉,也不是不可以,但醒過來的時候,一窩狐獴居然在他面前,把他昨晚的傻話複誦一遍,這下不用半天,整個草原都會知道這件事情。

倒不是不好意思,他不覺得尊重自己的感覺有什麼可恥的,問題在於,有些討厭的傢伙會為了這一點來找麻煩。

鬣狗。

這些低級的傢伙專門搶人家的獵物,小長頸鹿將是他們會刻意跑來殺的對象,畢竟還能順便趕跑他。

地盤的糾紛,在獅子與鬣狗之間可是沒停過,而他不久前為了保護自己的獵物才殺了兩隻鬣狗,雖說跟昨天那群是不同部族的,但鬣狗在集體意識上,倒是比獅子強上不少。

公獅現在有理由保護長頸鹿了,但最遲到明天,他也要開始準備狩獵,根本不可能同時照顧小長頸鹿。

或者他真要吃了小長頸鹿?公獅搖搖頭,這選項不是不可以,只是讓他不舒服。總之就是看著辦,公獅這樣決定,其實就是什麼也沒決定,只是呼喚小長頸鹿,準備移動地盤。

這段路距離比較長,公獅照著記憶裡的路線前進。在靠近山丘的地帶,有段河谷,那邊樹木密度高很多,鬣狗比較不喜歡。雖說反過來就是花豹數量比較多,但相較於集體行動的鬣狗,獨居的花豹絕對不敢對他放肆。

而且搞不好可以見到其他長頸鹿,看有沒有哪一群可以收留她。

走了半天,公獅就知道這一天剩下來的時間不會太好過了。空氣中有了鬣狗的氣味,數量還不少,恐怕有二十隻,而且針對性極強。

「快一點。」公獅催促,小長頸鹿也聞到味道了,畢竟這些鬣狗一點也沒想過要掩飾氣味,大辣辣的從上風處靠近。

「你為何不乾脆殺了……」小長頸鹿開口,但立刻被公獅打斷:「閉嘴!我不會殺你,也不會看你被殺。」

小長頸鹿看著公獅,眼神裡沒有恨意,而是單純的清澈透明。

(也許我就是渴望見到這種透明吧!)公獅露出笑容,那是很美、了然一切的透明,讓一切都值得。

「快走,順著水氣的味道走。」說完,公獅轉頭往鬣狗的方向。

「你會死的。」

「哪你就報仇了。」

「我從來都不想報仇。」

「那就預祝我的勝利吧!公獅總要保衛自己的獅群的。」

把小長頸鹿納入自己的獅群,是一頭公獅能做出最大的承諾了,做了這樣的告白,公獅一箭衝出,拋下小長頸鹿。知道事不宜遲的小長頸鹿也加速往森林前進,開始奔跑。

這是一座滿大的森林,小長頸鹿運氣很好,沒碰上任何阻礙就來到森林邊緣,而且還遇上一群長頸鹿。

天黑了,受到鹿群接納的小長頸鹿獨自來到森林邊緣,這很危險,但狐獴群的出現意味著目前尚稱安全,所以她靜靜看著遠方。

「有消息嗎?」小長頸鹿問道。狐獴們嘰嘰喳喳了一陣:「死傷慘重,二十多隻鬣狗,兄弟們最後偵查時看到的是至少有十隻鬣狗被他咬死。」

「這太強了。」

「創紀錄。」

「會不會太唬爛。」

草原瞬間不安分起來,幾隻鄧羚也靠過來討論,接著是幾隻埃及雁,然後一夥討論著這場大戰。

有隻秘書鳥帶來最後的訊息,在日落之前,戰鬥還沒結束,雖說公獅還活著,但已經傷痕累累。鬣狗群死傷大半,但二十多隻鬣狗,其實是有能力跟五六隻公獅打架的,只有一隻的話……

突然,一隻狐獴從遠處跑過來,一邊大叫著。

「他活著,他來了。」

不用說「他」是誰,總之大家全都開始迴避,王者降臨了。

小長頸鹿衝了上去,這才不是什麼王者,跟二十多隻鬣狗廝殺,就算能活下來,也絕對當不了什麼王者。

只見有個搖搖晃晃的身影在遠方,小長頸鹿靠了過去,心疼的發現破碎的公獅。

他失去了一邊耳朵,眼睛受了嚴重的傷,鼻口被咬爛,身上傷疤無數,血流不止。

小長頸鹿也聞到後面有兀鷹的臭味,表示他們正在不遠處等待著。

「你贏了。」

聽見小長頸鹿的聲音,公獅吃力的微笑,他的鼻子只聞得到自己的血味,眼睛也看不清楚,但他感覺得到小長頸鹿,他就是知道她的方向。

「你安全了嗎?」

「嗯!有家族家族願意收留我。」邊說,小長頸鹿邊舔著公獅的傷口,但她知道,公獅撐不下去了。

「二十三隻,兩群,真不敢相信,我讓他們每隻脖子都折斷了。」

「值得嗎?」小長頸鹿哭了出來,她原本只是一心求死,現在去恨不得能代公獅被殺。

「嘿!公獅本當為家族而戰,我沒有任何慚愧,這就是最好的。」

「我會慚愧。」

「你該驕傲,我的榮譽是因為你才能擁有的。」說完,公獅攤在地上,不遠處傳來兀鷹掀翅膀的聲音。

「我愛你。」小長頸鹿額頭抵著公獅的額頭,淚水流到公獅臉上。

「我知道。」公獅吃力的舔了這些淚水,露出最後的笑容,然後闔上眼睛。

小長頸鹿吻了公獅的眼睛,然後轉身,回到鹿群。

這一夜,滿天星斗,無月。

------------------------------
這是之前說給孩子的「荒野的故事」的第二部,不過這個故事就不適合說給孩子聽了,而是我在打第一部時跳出來的構想。

其實這也是老梗了,因為我超喜歡「終極追殺令」的,所以對這樣的故事結構特別喜愛啊!希望大家喜歡。

然後那句「我知道」,知道的就知道,某痞子船長的名言。

本來想分幾天慢慢貼的,但覺得這個故事一口氣看完比較過癮,請笑納。


-----------------------
荒野的故事12345
無月之夜的安息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小寶貝床邊故事集:小白兔的故事

有一隻愛散步的小白兔,在路上看見一棵紅蘿蔔。那是一棵好大的紅蘿蔔,大到小白兔拔不動。於是小白兔四處看看,想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

這時,他看見一隻毛毛蟲,於是跑去問毛毛蟲,可以不可以幫他拔紅蘿蔔。毛毛蟲很爽快的答應了,但是他們兩個不管多用力,都還是拔不動。

毛毛蟲說:「對不起,我力氣不夠,我去幫你找找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好了。」說完就離開,剩下小白兔一個人在那邊焦急。

肉粽節快樂

上帝的禮物,全家一起期待。

對於身心障礙「兒童」的想像

前一陣子因為太太接了一位居家患者要評估,我剛好有空就跟去,反正順便看一下,畢竟離開醫院十多年,還是會懷念當初每天跟孩子一起玩的日子啊!

因為是太太的案子,我基本上就是在旁邊滑手機啦!但不是沒在觀察,畢竟多年養成的職業習性總是全自動運作的,不管我在哪個職務都一樣,所以也看到不少問題,好歹我也是個職能治療師,看到的東西跟我太太這個物理治療師不會完全一樣,所以各專業互補會有更大效果。

於是在結束前,因為太太要我給意見,我一時手癢,還幫忙做了一個副木(他們家居然有這些材料),還好當年的功夫沒忘記,而且那種依狀況個別化設計副木本來就是我擅長的事情,所以還滿高興的,這一身功夫沒荒廢啊!

給想考高考的朋友一點建議

我不知道寫這個會不會太臭屁,因為最近市面上不少在告訴大家如何考公職的書,我稍微翻了一下,覺得不大滿意,所以……

先說一下我的狀況,我都三十幾了才想到要考公職,會去考也不是因為我有興趣,是我太太有興趣,而她說她一個人唸書會不專心,所以要我陪她,所以我陪她補習一年,結果我考上了……

在非本科系(我念的是職能治療,跑來考社會行政)的狀況下,只補幾個專業科目(我可是從嘉義跑去台南補習,不可能每科都補),而且老實說我根本只是想去陪考的狀況下,居然能考上,這表示我的準備方式應該有點道理吧?

因為看見有本書在廣告上說考高考比考台大醫科還難,讓我很不服氣,別說台大醫科,台大隨便一科都沒那樣好考上的好不好?(雖然我台大也真的是不知道怎麼考得就考上了……也許我真的考運比人家好吧!)

要考試,書當然要念,這部份我就不強調了,而且每個人適合的唸書方式不一樣,每個人擁有的唸書環境也不一樣,這部份實在很難給太過教條式的建議,只能給一點原則性的東西當作參考。

不專業者的防洪亂講

話說在前頭,我完全不是相關專業人員,也沒關注太多相關專業知識,以下只是胡亂猜想,對不對我不知道,要指教歡迎,反正如果你的指教太專業我也可能同樣看不懂就是了。

這次大雨,有些地方有淹水狀況,但老實說看過太多更嚴重的情形,其實這次狀況算還好而已。然後嘉義市雖然雨不算大,但瞬間降雨依然驚人,卻連積水都沒有,所以還被不少人稱讚,市府也趁機做了些宣傳,然後一如往常的被一些酸民酸。

這些就先不管,先討論一下防洪到底要怎麼做。

2017嘉一親子團年度交接典禮--從黑熊森林走出來

時序來到六月,又是親子團交接的日子,也代表著一個年度的結束,新年度即將開始。這也表示,我們加入荒野滿三年了,好快啊!一瞬間,參加了基訓、擔任基訓工作人員、擔任育成會導引員,黃山雀甚至當了團長,領了99團臂章。

孩子也都升了級,蟻的變蜂、蜂的變鹿,一路往上,然後現在黃山雀肚子裡還有個更小的。

這次交接儀典的總召是黃山雀,當然讓她緊張得要命,畢竟是每年最重要的兩大儀典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