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聊一下歧視

不用太嚴肅,只是想聊一下自己的經歷,畢竟歧視還真的很常見,要徹底消失說實在的也不大可能,就在法律上能保障相關權益而已,實務上其實就不要太去苛求了,因為那跟人的本能有關係,老實說還是滿重要的本能,只是你把他用在哪裡,還有怎麼表現的問題而已。

先說一下,人一定有自己的好惡,這絕對正常,而因為好惡而有差別待遇,這其實也是在正常不過的,因為我們的注意力本來就有篩選機制。還記得超人能聽見全世界聲音的時候有多痛苦嗎?是的,他必須建立篩選機制,就跟我們專心聽的時候一樣,不然你就會變成注意力缺損ADD,如果還會被拉著走,甚至變成過動ADHD。

是的,如果你大腦的分別機制(你可以說是一種「大小眼機制」)出問題,才真有問題。

當然,只有這樣不叫歧視,但已經開始構成疏忽的狀況了。

但我們還會進一步有「反感」的感覺,比方說對香菜。

這種反感有可能是先天的(例如過敏),也可能是後天的學習所構成。

這個後天的學習,就是構成歧視的來源--雖然有時候這種學習是有意義的。

怎說有意義?我常說,福壽螺跟流浪狗一樣是該被撲殺的外來入侵生物,但實際上,我殺過不少福壽螺,也砸爛過不少福壽螺的卵,但我可沒殺過流浪狗,家裡甚至養了兩隻流浪貓。

你說我對貓狗偏心,這我認了,你說我歧視福壽螺……對,我也認了。

如果今天有人歧視貓狗,偏心福壽螺,會發生什麼事情?其實我是覺得沒關係,但法律上有關係,這時候這個人反倒會被社會歧視,雖然說他在心態上根本沒什麼問題。

但如果「反感」變「惡意」,那就完全是不同的一回事了。

說說我自己的經歷,小時候在台北長大,雖然家裡講台語,基本上北京話我說起來事沒什麼障礙的,從小就雙語啊!

後來搬到嘉義,突然出現問題,我的北京話居然變成一種標記,因為我沒有「台灣國語」,然後就被同學差異看待了。

或許不到歧視,但那種被當外人的感覺一直非常強烈,雖然沒人對我怎樣啦!但有意無意會被人家拿口音來開玩笑,自己也很難不注意到自己跟人家不一樣的地方。

後來大學北上,換南部口音被人家注意到,又變成有趣的事情了,畢竟那時候我的台灣主體意識已經變很強了,也以自己台語流利為榮,誰管你北京話啊!

再一件是眼鏡,想當初我跟第弟去配眼睛,居然變成全校唯二戴眼鏡的學生,搞到下課會有一堆人在教室外面圍觀,還一堆人搶著要屆眼鏡去試試看……

再來就是嘲笑你眼睛很爛了,畢竟大多數同學都是2.0(不是1.2)。

不過畢竟那個年代眼鏡多少被拿來跟成績劃上等號,又或者正好我成績非常好,學校大大小小學科比賽基本上被我掃光,重複領獎領到乾脆請同學輪流幫我上台(既然知道都是我為何不能一次頒完),反正還不至於構成被欺負的狀況。

有趣的是,後來搬去台中市中心,念全市學生最多競爭最激烈的學校,結果一開始竟然很露骨的被視為「鄉下來的」,然後問一堆跟「高雄騎山豬」類似的問題來……但我住過台北市啦!而且第一次月考完就沒這類問題了。

這種城鄉的想像,我因為從小就體驗過,所以很能體會那種因為背景差異所造成的誤會,又或者無惡意的玩笑卻反而帶來的不舒服感覺。

當然,「不舒服的感覺」在某種程度上對方很難掌握,不小心就會冒犯到人家(例如對於體型在意到哪種程度?又或者很滿意)。

說起來,歧視胖子或矮子,相較於歧視同志,恐怕是更加常見,而且更加肆無忌憚。

又或者是宗教上的歧視,像我剛搬來嘉義,鄰居知道我們家是基督徒,直接說一句「死沒人哭的」……其實這也是台灣基督徒早期最常被歧視的理由,畢竟台灣俗民宗教基本上都是祖先崇拜,需要人家餵食那種(對,我這樣的用詞就涉及歧視了)。

所以當有些人拿這種可笑的理由來反對同志的時候,身為基督徒怎麼能不感同身受,因為那種基於男女性別歧視,還有基於宗教偏見、傳統偏見產生的歧視,本身就是一種「惡意」。

當然,這種事情多少有時代背景,在古時候人口要增加不容易,生產對國家社會而言是非常嚴肅的事情,公民最重要責任當然就是想辦法給我生多一點。

也因此古代社會就算沒有明白禁止同性戀,至少也會要求「就算你同性戀,反正也要給我結婚生子,你要跟同性外遇就去吧!」這樣的,換句話說,「傳統觀念上」,婚姻的確是用來生產的。

問題在於傳統如果不能適應社會變遷,就會變壓迫來源,也會造成歧視。

耶穌為何要對律法做出那麼多破壞動作?而我們也很知道耶穌強調律法很重要不能改變,那到底哪些是不能改變的,那些是要被破除的?又,兩千年前破除後新訂的律法,現在有那些又需要破除?

所以你學的是耶穌的精神還是耶穌兩千年前訂給當年代的人的東西?

我信的是活的上帝,可不是死的律法,這是兩回事,律法如果不能彰顯活著的上帝,那就是死的。

當然,台灣還有各種歧視,像某些同志群體就很露骨的歧視台灣人、歧視民進黨,搞到讓人很想刻意去歧視他們,不過他們裝可憐有票房就是了,這又是另外一種歧視的「運用」(就像一些被濫用的Me Too)。

族群歧視當然也是另一種問題,不過這玩意太普遍,就先不提了。

但有一點要強調,歧視是一種外加的惡意,非當事人所想要的,可是如果有人刻意把受害者的頭銜刺在自己臉上,然後拿這一點來要求別人,甚至反過來歧視、霸凌別人……我說的不只是在火車上強迫讓位這種事情,而是一種奴才人格的展現。

直接舉例的話,我上面提到的那種同志組織就是一個例子,還有像苦勞網這種的。

這叫奴才團體,沒人歧視你們,而是你們該被消滅。

因為你們有害,你們對這個世界帶有惡意。

但我們不須拿那們裝可憐受歧視的弱勢標籤攻擊他們,因為標籤對同族群的其他人的確是一種歧視。

我們只針對他們當奴才這一點來譴責,因為奴才代表著自己放棄自己身為人所該有的榮譽與責任,而且還想慫恿別人跟你們一樣墮落。

奴才該被消滅。

但我開頭有提到期是在某種層面是人類天性對吧?但我又說歧視帶有惡意,難道人性本惡?

這就要提到另一種狀況,「被認為有惡意」,一種出於觀念、文化與價值觀認知差異的結果。

最簡單的例子就是男士下車要不要幫女士開車門這件事情了。請問這種行為算騎士精神還是大男人主義,是體貼還是瞧不起女性?

更別提約會要不要AA了。

這種時候任何人都很容易陷入父子騎驢的困境,但畢竟我們做事情一定有自己的「理由」(雖說可能不自覺),而且必然會有差別待遇。

換句話說,就算你沒惡意(帶有惡意的歧視當然該被嚴正譴責),你依然可能得罪別人。甚至帶有善意都會得罪別人,或許你會覺得很冤枉,但這就是世界運作的模式,最好自己先體認到這一點,不是叫你看開一點,而是希望大家學會如何應對這類狀況。

至於心理上的調適,大家可以去看艾茵蘭德的「自私的美德」(她的理論我不完全認同,但參考價值是有的),不然看她寫的小說「阿特拉斯聳聳肩」也可以。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為何會換人立刻崩潰

最多人貼高雄與台中在市長換人之後市容歸組歹了了的景況,充分證明亂投一時爽,全市火葬場的真理。

但也有很多人質疑,在大多數市府公務員都是同一批人的狀況下,加上經費都是去年就編列完畢,怎麼可能瞬間就整個走鐘?

實際上,就是會這樣,請聽我娓娓道來。

先說預算,沒錯,其實下年度的預算,在前一年的年中之前就都會提出來,下半年就會通過,年底都在進行發包作業,準備開始執行了。但選舉年不是,選舉年通常都一樣會先編出預算書沒錯,但議會通常會等到新任議員就職才開始審預算,如果市長是同一個人或同黨,大概不會有太大改變,但也要看議會生態有沒有變化。至於首長換人的話,大概就會全部重來了。這表示11月底選完到12月就職之間,市府公務員會找新任縣市長或者內定新任局處首長溝通,把預算編好,市長就職立刻簽出預算案,然後議會開始審查,拼年底審完……對,只有幾天時間。

然後你看看高雄跟台中到現在局處首長都還缺人,所以除了例行性預算跟中央政府計畫補助預算,以及延續性計畫經費以外,大概很多都只是先隨便編一下……

不過,清水溝、割草這類例行性經費應該都還是有編才是,畢竟這也不是什麼能A大錢的項目,而且非常貼近生活,很難不被注意到,通常不大會去砍他。

那為何還是出問題?而且是馬上出問題。

問題出在跨年。政府標案除了大型工程可能一次好幾年,但不管怎樣經費都是照年度編列與撥付,至於像公園清潔、花木修剪維護、水溝清掃、下水道清淤、運河清淤、行道樹修剪、空地割草等等有的沒的,這種都是「一年一約」,換句話說,通常年底就要發包了。

問題來了,選舉年,經費可能要隔年才會確定,確定了才能招標,招標公告依法有一定公告期,公告完才會開標,還要確定決標沒問題才能簽約發包,可能一個月就過去了。

當然,如果覺得沒問題,必要時可能會「流程先跑」,反正就先標了,經費等下來再給錢,如果互相信任,這樣流程先跑市容就能獲得維持,沒有中斷問題。

畢竟雜草這種東西一個禮拜不管就亂七八糟了,公園水池之類更是人工環境,沒有持續維持根本不可能乾淨,魚馬上會翻肚。

何況還有愛河這種超麻煩的東西,要知道,它不是「自然」變漂亮的,是花大錢去維護的,別以為你只是不亂丟垃圾愛河就變漂亮,差得遠,那是上游(含水溝「上游」)努力清潔才能有的成果。

但國民黨值得信任嗎?哈。

要先區分清楚,縣市政府裡面的公務員,責任是「負責進行發包作業」,然後「稽核廠商執行成效」,他們本…

小寶貝床邊故事集:小白兔的故事

有一隻愛散步的小白兔,在路上看見一棵紅蘿蔔。那是一棵好大的紅蘿蔔,大到小白兔拔不動。於是小白兔四處看看,想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

這時,他看見一隻毛毛蟲,於是跑去問毛毛蟲,可以不可以幫他拔紅蘿蔔。毛毛蟲很爽快的答應了,但是他們兩個不管多用力,都還是拔不動。

毛毛蟲說:「對不起,我力氣不夠,我去幫你找找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好了。」說完就離開,剩下小白兔一個人在那邊焦急。

我當職能治療師的日子

偶而就是會想起一些以前的事情,到不是說有什麼情緒上的起伏或生命的感慨,只是單純的、隨機的,就像生命的籤桶偶而掉出一支職能治療的籤來,上面只寫個『中』,不吉不凶的,但卻讓我想起許多事情來。


  因為有個自閉症的弟弟,我很早就接觸到了職能治療,這在十幾年前可還是個罕見的職業,就算是現在也沒多少人聽過。

  但我接觸到了,而且也有好感。

  那是個學生只知道猛唸書的時代,天知道什麼志願不志願的,志願是由分數決定而不是意願決定的年代。還好,我的成績多少還能讓我有些選擇的餘裕,我能自由的選我想唸的學校與科系,而我依著興趣,把職能治療填進志願卡裡(但也不是第一個)。

  命運之輪編織因緣,我進到職能治療學系,一個堪稱我這輩子最佳選擇之一的決定。
##CONTINUE##

  學生時代就不多提了,反正這篇的標題是我當治療師的日子,要懷念學生時代以後有機會再談。總之,我有幸在畢業以後在職能治療的三大領域──精神疾病職能治療、生理疾病職能治療與兒童疾病職能治療──通通都待過,所以對整個職業精神有很深的感觸。


  一個助人的專業若只有單純的熱誠或善心是絕對不夠的,專業才是最大重點,尤其在這個越來越疏離的社會裡。

  剛畢業的菜鳥,雖然有滿腔抱負,但很容易在碰上臨床千變萬化的突發狀況時被K.O.出局。我第一份工作是在精神科,當時是去當職代的(有人請產假),是個短期工作,這沒關係,重點在於,該院只有一位OT啊!換句話說我是去代那個only one的位置的。

  想來我還真是憨膽,反正就接了下來(所謂重賞之下必有勇夫,薪水不錯啦),想不到這此的工作經驗卻給了我不少的自信。反正就是熬過來了啦!而且也因此知道一件事情──只要下決心去作,不管成功與否,學到東西的都是我。

  可惜沒能在這裡工作久些,我又換了個環境﹔這次是到復健科,同時接觸成人與兒童患者,然後漸漸變成專職從事兒童職能治療,而且又當了主管及臨床指導老師。


  在三大領域全打滾過之後,我開始懷疑前學到的東西,那是一種來自於臨床經驗的自信,一種從按表操課到自我思索其他路徑的過程。於是我開始歸納各種相關理論學說,尋找不同理論的矛盾與協調,然後發展屬於我自己的職能治療哲學(只是種哲學,臨床還是以實証過的理論為主)。

  因為有帶實習生,所以這種理性的衝擊更加的強烈,畢竟我要教學生的話,我自己總要能有一套邏輯完整的論述才行,而教科書裡的論…

中立論

常在網路上跟人家論及中立,但中立是什麼,我覺得有必要好好釐清。

字典裡的中立,解釋是:『處於對立的各方之間,不傾向任何一方。』

老實說這種解釋稍嫌單純,比方說最常見的一種說法,就是「我不支持藍也不支持綠,反正兩邊一樣爛。」

這樣代表你是中立立場?你是中間選民?錯了,不但完全錯誤,而且你離中立可遠著。

在正式進入中立議題之前,我們要先談一個關鍵性的詞彙,也就是「價值」。

上面提到字典的解釋,有「對立的各方」這段敘述,這個對立,指的就是價值的對立,而價值到底是什麼?其實這是一個多層次的東西,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價值判斷,而且不同價值觀會堆砌出另一個不同的價值,讓我們用來判斷不同的事情。

比方說死刑存廢與否是一個價值判斷,但在這個價值裡面,還包含了人權價值、生命價值、法治價值、教育價值,甚至更實際的,投資的金錢價值等等。而每一個價值都有他的理由與邏輯存在,也因為這樣,這類價值問題都很複雜。

但就算如此,還是有「價值中立」的存在,大家不妨參考下圖:
這個圖叫「『自以為的』客觀價值中立」,座標中間就是價值中立,而這個中立,是由自己省思自己而得來,「對自己而言,每個自我都處在座標中心」,但若由旁人來看,可能就不那樣中心了。要注意的是,你要先有價值選擇,如果沒有價值選擇,你就跟「這個價值」的價值中立一點關係也沒有。

公會與強迫入會

很多職業團體,例如自由 職業團體(醫師、律師等等)、工商職業團體(電腦商業同業公會、紙製品商業同業公會這類),都有成立 公會組織。不過,說句老實話,在我所知道的範圍裡,有相當一大部分的會員是不甘不願加入公會的。

公會不同於一般人民團體,而有著強迫入會的性質,簡單說,你沒有入會,你就不准從事這樣工作……大家有沒想過為何法令會做出這種限制?有沒有因為限制人民自由而違憲?還 有,這樣做對社會、對專業發展、對從業人員有什麼好處嗎?

我自己是自由職業團體主管單位,所以稍微提一下這幾年碰到的狀況,順便討論一下上面的問題。

很多人會跟我們抱怨「加入公會做什麼?」,其實加入不是真正問題,真正問題應該是這樣的--會費那麼貴,又沒什麼福 利,我加入要做什麼?
關鍵在這裡:
1.會費那麼貴
2.沒福利不過,因為「沒入公會就不能執業」,簡單說就是強迫入會,所以大多數人都乖乖入會、乖乖繳錢。

這產生以下問題:
1.沒入會不能工作,所以大家都會入會。
2.入會了,只好乖乖每年繳錢,但心裡很不爽。
3.有些人因為 不爽,所以乾脆不繳錢,然後就面臨公會的處罰--這問題大著。
如果是工商職業團體的話還更嚴重,很多人是跟本不想入會,店還是照開,但不入會的話「會被政府處以罰鍰」,這部份因為不是我熟悉的業務,我先不談了。

總之,入會的話大家沒多大意見,問題出在「我為何要一直繳錢?」原因在上面。

勞資關係,以及各種關係

最近勞基法修法吵好大,我反而比較沒在部落格上寫文章。

一來大多數重點其實去年都已經講過,二來反對方的反對理由太可笑,讓我覺得在部落格上面寫沒太大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