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公園裡的觀察

話說我辭職之後,一件固定的任務就是,接小孩放學後要先帶他們去公園玩。
台南市中華公園
因為這樣,所以我這半年來常常去去嘉義公園的遊樂區,時間就在下午四五點那邊,也因此注意到一些有趣的現象。


四五點的時候,大概就快要下班或剛下班,這個時候公園裡有不少家長帶小孩出現,四點多的話,通常是阿公阿嬤帶年紀比較小的孩子來玩,五點多的話,就不少是父母(大多是媽媽)帶孩子來,也開始有年紀比較大的孩子(暑假期間則有些年紀更大,放假自己出來玩的小孩)。

嘉義公園最下方的遊樂區,有一組很大的溜滑梯,這組水泥製品年紀可大著,打從我有記憶以來就有這組,三十年前住台北的時候,青年公園也有一組一模一樣的,不知道現在還有沒有,總之這組因為離馬路最近,所以我最常帶孩子來這裡。

還有一個理由就是,這組水泥製品,「大人也可以上去玩」,因為很多這類遊樂場,都會有年齡、體重限制的告示牌,這組太粗勇了,沒這問題。

沒錯,選這組最大理由,就是我也可以跟著玩。

這也是我觀察到有趣現象的起點,首先,這半年下來,見過的家長幾百個絕對跑不掉,但跟我一樣會爬上去的家長不超過二十個人,而且幾乎都是爸爸。

爬上去做什麼呢?我是因為跟孩子玩才上去的,其他家長上去的理由,就兩種,一是護送小孩上去,二是為了護送小孩下來,還有一個是為了拍照。除了我以外,沒家長是上去陪小孩玩的。

我對這個結果還滿訝異的,一開始還沒意識到,一兩個月後我開始特別注意,結果半年下來,居然真是如此。

打從小鬼會爬開始,我跟太太就帶他們來這邊玩不知幾回,每次我們兩個都會跟著一起玩,但現在我發現會這樣的家長簡直是稀有動物。

如果是年紀大的阿公阿嬤我還能理解,但我這種已經40的中年人都在玩了,那些一看就是二十幾歲的家長……

而這些家長,大概可以分兩類,一是一直盯著看,深怕漏看,不知道小孩會出什麼事那種。二是在一邊聊天,甚至打電動的,跟帶長輩外出的外勞一樣。

後一種就算了,但前一種,就是我上面提到,小孩會怕的時候可能會上去幫忙那種。

「這樣會危險喔!」、「趕快下來。」是我最常聽到的兩句話。

每每我跟孩子玩到滿身大汗,兩個小鬼興奮的大吼大叫,轉頭就可以看見其他小孩安靜的在玩,除非有兄弟姊妹一起,不然絕少出聲。

嬰兒的話,可能在溜下來的時候聽見媽媽出聲說好棒,大一點的孩子,就真的是無聲的遊玩了。

所以我注意到第二件事情,「小孩是如何玩在一起的?」

這一點就讓我更驚訝了,明澄跟織卉因為有固定玩伴(兩個人一起玩,或者跟我一起),所以比較沒有找同伴的問題,但公園裡大多數小孩都是自己玩自己的,我只碰到兩次有小孩主動說要一起玩,「都是白人混血小孩」。

這我真要說是文化問題,因為公園裡玩得最瘋的常常就是我們父子三人,我也的確看見很多小孩「一臉羨慕」,但會開口說可不可以一起玩的,就這麼兩次,兩次都是一對混血姊弟,由姐姐開口向我說「可不可以一起玩」。

這兩次讓明澄他們印象深刻(跟外國人玩),所以後來他們也開始會找人一起玩(如果我跟他們說我很累要休息),有趣的是,都是找年紀比較大的(就像前兩次都是小孩找我)。

台灣的小孩,好像不大懂得開口找伴,不過有時候是自然而然就玩在一起,倒也沒有開口詢問的必要就是了。只是這半年觀察下來,還是自己一個人玩的情況比較常見,但我相信絕對不是因為他們喜歡這樣,因為只要有一兩組合在一起,其他人很快的也會自動加入,根本不用開口詢問,只是通常這要玩上好一段時間才有可能發生了。

第三個觀察,則是小霸王的問題。這其實很常見,偶而會有小孩在遊樂器材上面,擺出「你們不可以玩」的獨佔姿態,說這是小流氓在罷凌的話就太嚴重了,因為我發現這是這類小孩找伴的方式。比起那些比例最高、習慣一個人玩的小孩,這種孩子則是已經很害怕孤單的那種,最明顯的就在於我出現之後態度的轉變。

偶而兩個小鬼一到遊樂場就衝上去,但可能很快就回來像我抱怨:「那個人不讓我們玩。」這時我就知道有人佔用遊樂器材了。

一開始我的解決方式很簡單,反正只要我跟著明澄與織卉玩,他們兩個就會立刻被豁免,沒人敢威脅他們,反正整組滑梯上面最大的就是我,而且大很多,是國小小孩絕對惹不起的對象。

有趣的來了,這種小孩也會是最快想加入明澄與織卉的人,他們不會開口問,而是直接說「換你來抓我阿!」或者「我排你後面」之類的,總之一副好像本來就是在一起玩的樣子。

這種孩子通常也是那種沒家長陪,自己一個人玩的孩子,老實說這種孩子我很擔心,他們的孤單很容被讓他們被「比他們大」的人吸收,就像原本當小霸王的他們,在我出現之後立刻表現出「降服與歸順」,若碰上心術不正的人,可不是普通麻煩啊!

大多數家長,當自己小孩碰到種孩子,一是直接離開,讓小霸王享受權力果實,二是一直盯著看,讓小霸王感受到明顯敵意,最後就只有我,還有明澄、織卉會跟他們玩了。

如果上面說的,只要有人加入團體,其他小孩就會陸續加入,最後還不是一起玩--除了那些家長用敵意對付小霸王的,他們的孩子到底是因為怕跟壞小孩在一起,還是在意父母親對他人的敵意呢?我很好奇。

如果大家在公園裡碰到這種孩子,不妨大方一點,直接問他們要不要一起玩,這是我現在的方式,其實他們對其他小孩的威嚇,並非是想獨佔玩具,而是尋求玩伴啊!

但我也真碰過想獨佔玩具的孩子,通常是兩個以上,可能是家人或者同學,而且至少有一個年紀明顯比較大(可能中年級以上),總之,這是組織化的團體,然後開始畫地盤。這種孩子有時候真的會很兇,甚至對我這個大人也一樣。

這種孩子,我跟他們互動就比較少了,反正只要我硬要玩,這種小朋友團體很快就會離開。我是還沒試過跟這些孩子溝通看看啦!其實我不反對小孩在一定年紀嘗試這種權力展演,不過僅限於「沒別人」的時候,如果不能理解公共場所若出現其他人要一起使用,你就應該終止自己的角色扮演遊戲,那遲早會出問題的。

當我開始有意識的觀察公園裡小孩的互動之後,真的發現很多有趣的事情,當然,因為我有跟著玩,所以注意到的東西跟一般狀況不見得一樣;比方說我一直想看看吵架會如何發生,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有我在場,所以沒見過激烈衝突。總之,這是很有趣的觀察,因為可以很明顯的看見小孩在遊樂場裡受到的社會化教育是怎樣的,但我也真的對某些現象感到憂心,比方說小孩不大會主動找人一起玩、不知如何面對孤單,這是成對的問題,很多小孩雖然有家長帶著,但我看他們安靜成這樣,覺得應該也是很孤單的,其實只要家長跟著一起玩、幫他們仲介玩伴,情況會很不一樣,像明澄他們現在已經會主動找玩伴了,根本不用我擔心。

何況,既然家長都跟在旁邊了,何必擔心小孩被欺負、被帶壞,如我上面提到的,「壞」小孩其實跟我玩的時候也都很乖的,至少不會傷害你的孩子吧!既然你們孩子安全無虞,還能有玩伴同樂,更好的是,你可能幫助一個孤單的孩子,我實在看不出有什麼壞處啊!

更不用提大人可以順便運動了,坐了一天辦公桌,難道在公園裡還繼續玩手機?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小寶貝床邊故事集:小白兔的故事

有一隻愛散步的小白兔,在路上看見一棵紅蘿蔔。那是一棵好大的紅蘿蔔,大到小白兔拔不動。於是小白兔四處看看,想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

這時,他看見一隻毛毛蟲,於是跑去問毛毛蟲,可以不可以幫他拔紅蘿蔔。毛毛蟲很爽快的答應了,但是他們兩個不管多用力,都還是拔不動。

毛毛蟲說:「對不起,我力氣不夠,我去幫你找找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好了。」說完就離開,剩下小白兔一個人在那邊焦急。

肉粽節快樂

上帝的禮物,全家一起期待。

公會與強迫入會

很多職業團體,例如自由 職業團體(醫師、律師等等)、工商職業團體(電腦商業同業公會、紙製品商業同業公會這類),都有成立 公會組織。不過,說句老實話,在我所知道的範圍裡,有相當一大部分的會員是不甘不願加入公會的。

公會不同於一般人民團體,而有著強迫入會的性質,簡單說,你沒有入會,你就不准從事這樣工作……大家有沒想過為何法令會做出這種限制?有沒有因為限制人民自由而違憲?還 有,這樣做對社會、對專業發展、對從業人員有什麼好處嗎?

我自己是自由職業團體主管單位,所以稍微提一下這幾年碰到的狀況,順便討論一下上面的問題。

很多人會跟我們抱怨「加入公會做什麼?」,其實加入不是真正問題,真正問題應該是這樣的--會費那麼貴,又沒什麼福 利,我加入要做什麼?
關鍵在這裡:
1.會費那麼貴
2.沒福利不過,因為「沒入公會就不能執業」,簡單說就是強迫入會,所以大多數人都乖乖入會、乖乖繳錢。

這產生以下問題:
1.沒入會不能工作,所以大家都會入會。
2.入會了,只好乖乖每年繳錢,但心裡很不爽。
3.有些人因為 不爽,所以乾脆不繳錢,然後就面臨公會的處罰--這問題大著。
如果是工商職業團體的話還更嚴重,很多人是跟本不想入會,店還是照開,但不入會的話「會被政府處以罰鍰」,這部份因為不是我熟悉的業務,我先不談了。

總之,入會的話大家沒多大意見,問題出在「我為何要一直繳錢?」原因在上面。

對於身心障礙「兒童」的想像

前一陣子因為太太接了一位居家患者要評估,我剛好有空就跟去,反正順便看一下,畢竟離開醫院十多年,還是會懷念當初每天跟孩子一起玩的日子啊!

因為是太太的案子,我基本上就是在旁邊滑手機啦!但不是沒在觀察,畢竟多年養成的職業習性總是全自動運作的,不管我在哪個職務都一樣,所以也看到不少問題,好歹我也是個職能治療師,看到的東西跟我太太這個物理治療師不會完全一樣,所以各專業互補會有更大效果。

於是在結束前,因為太太要我給意見,我一時手癢,還幫忙做了一個副木(他們家居然有這些材料),還好當年的功夫沒忘記,而且那種依狀況個別化設計副木本來就是我擅長的事情,所以還滿高興的,這一身功夫沒荒廢啊!

不專業者的防洪亂講

話說在前頭,我完全不是相關專業人員,也沒關注太多相關專業知識,以下只是胡亂猜想,對不對我不知道,要指教歡迎,反正如果你的指教太專業我也可能同樣看不懂就是了。

這次大雨,有些地方有淹水狀況,但老實說看過太多更嚴重的情形,其實這次狀況算還好而已。然後嘉義市雖然雨不算大,但瞬間降雨依然驚人,卻連積水都沒有,所以還被不少人稱讚,市府也趁機做了些宣傳,然後一如往常的被一些酸民酸。

這些就先不管,先討論一下防洪到底要怎麼做。

給想考高考的朋友一點建議

我不知道寫這個會不會太臭屁,因為最近市面上不少在告訴大家如何考公職的書,我稍微翻了一下,覺得不大滿意,所以……

先說一下我的狀況,我都三十幾了才想到要考公職,會去考也不是因為我有興趣,是我太太有興趣,而她說她一個人唸書會不專心,所以要我陪她,所以我陪她補習一年,結果我考上了……

在非本科系(我念的是職能治療,跑來考社會行政)的狀況下,只補幾個專業科目(我可是從嘉義跑去台南補習,不可能每科都補),而且老實說我根本只是想去陪考的狀況下,居然能考上,這表示我的準備方式應該有點道理吧?

因為看見有本書在廣告上說考高考比考台大醫科還難,讓我很不服氣,別說台大醫科,台大隨便一科都沒那樣好考上的好不好?(雖然我台大也真的是不知道怎麼考得就考上了……也許我真的考運比人家好吧!)

要考試,書當然要念,這部份我就不強調了,而且每個人適合的唸書方式不一樣,每個人擁有的唸書環境也不一樣,這部份實在很難給太過教條式的建議,只能給一點原則性的東西當作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