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讀書心得:迷霧之子番外篇:執法鎔金(Mistborn: The Alloy of Low)

迷霧之子番外篇:執法鎔金(Mistborn: The Alloy of Low)
作者:布蘭登.山德森
原文作者:Brandon Sanderson
譯者:段宗忱
出版社:奇幻基地
出版日期:2011年11月18日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789866275593
裝訂:平裝
叢書系列:Best嚴選
規格:平裝 / 384頁 / 14.8*21cm / 普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出版地:台灣



迷霧之子系列,被我譽為2010年最佳小說,實際上要我排前十大,他也排得進去,而且看心情,絕對排在前幾名沒問題,因為這系列超級好看啊!

好看的理由很簡單,作者山德森當真下比如神,至今他每本中譯本,都獲得我五顆星評價,不但無一例外,而且分數越來越高,高到很想再多偷加一顆星上去。

終於,最新的中譯本「執法熔金」入手了(感謝尖端出版社引用我之前的評語,讓我直接拿一本),當然是立刻把它飆完囉!

這本番外篇,真的又再一次給了耳目一新的感覺,因為故事來到「永世英雄」後三百年,世界出現了蒸汽、電力、槍枝。

是的,同樣的設定,卻有了蒸汽叛客似的背景,這可是非常少見的進步,畢竟像魔戒這種,都過幾千年了,文明卻一點都沒進步(甚至退步),是奇幻小說的常態(不妨去看看D & D的,更嚴重),時光之輪的更是一點都不長進。

我自己在寫「歸途」的時候,就把縱貫歷史的文明演進全編好,從蠻荒到太空時代,設計了好幾個故事,當然全都斷頭就是了,不過,真高興終於有人注意到奇幻小說裡的世界從來不會進步啊!

總之,這些金屬人在進入鋼鐵普及的時代,會產生哪種變化呢?這一點成了閱讀這本小說的老讀者第一個趣味點。

再來,永世英雄開啟了新的時代,當年的偉人在「和諧」(神)的指導之下,產生了哪種形象?尤其當年沙賽德留存了大量的宗教信仰,哇賽!這簡直跟法印城有著一樣的世界觀,超精采的,這是第二個趣味點。

而且,這是番外篇,目的是承接下一個「未來」的三部曲,哇賽!紋跟伊蘭德的影響還會繼續,而且本書最後出現一個熟悉的人物勒!看這些老朋友,則是第三個樂趣,尤其是和諧的最新碎碎念,似乎三百年的時間讓他有了多一點的幽默感啊!

故事背景在依蘭戴這個大城(顯然是為了紀念某人),一位執法者瓦希黎恩,在不情願的狀況下,從蠻歡地區回到大城,繼承他家族長得地位--簡單說就是被綁死在貴族地位上,這簡直跟當年的紋一樣啊!不過程裡也剛好發生一些離奇的搶案,更不巧的是居然搶了他那個依契約運作的未婚妻,逼得他再度拔槍。

這一拔就是死傷慘重,他可是雙生師,同時擁有熔金術與藏金術的人,外加一個嘴賤的搭檔,剛好湊一堆,聯合辦案去囉!

跟福爾摩斯不同的是,這回多了一個同樣擁有熔金術的女性助手,一個年紀不到他一半的崇拜者。

本書裡的人物,雖然沒有紋那種迷霧之子全面又壓倒性的力量,但因為對手也一樣,打鬥起來反而有可看性,畢竟紋當年什麼離譜的招數都能用,什麼對手碰到他都死路一條,這次可不同,因為金屬屬性的不同,對付起來千變萬化,增加了更多刺激性。

簡單說,當年幾位英雄人物的後代,雖然血統有被稀世,但卻因此變得更多變,絕世強者不復存在,但卻更加對等。

對等,所以開始出現法治,社會制度有了變化,天啊!接下來的未來世界會是怎樣的,超級期待啊!

山德森絕對是當代最偉大的奇幻小說家,更好的是他比我年輕,所以我還可以好好享受他的創作幾十年吧!

多寫幾本吧!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我們可以怎麼做:面對威權

作家自殺的案件,因為黨國勢力的介入,反而越滾越大。當然,這也是因為有「其他案件」可以吵,不然就原始起點而言,老實說可以吵的東西不多,是可以討論的東西很多,這完全是兩回事。

先說清楚,關於性侵害案件這種類型,可以先參考「性侵案件受害者的保護處遇--一些比較沒人提到的部份」這篇文章,總之,對於這類案件,大肆且憤怒的討論跟伸張正義一點關係也沒有,而是不折不扣的在製造傷害,拜託鄉民不要傻傻的幹這種蠢事,我沒說不可以討論,只是請你換個方式討論。

小寶貝床邊故事集:小白兔的故事

有一隻愛散步的小白兔,在路上看見一棵紅蘿蔔。那是一棵好大的紅蘿蔔,大到小白兔拔不動。於是小白兔四處看看,想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

這時,他看見一隻毛毛蟲,於是跑去問毛毛蟲,可以不可以幫他拔紅蘿蔔。毛毛蟲很爽快的答應了,但是他們兩個不管多用力,都還是拔不動。

毛毛蟲說:「對不起,我力氣不夠,我去幫你找找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好了。」說完就離開,剩下小白兔一個人在那邊焦急。

台灣需要一堆捷運嗎?

最近因為小英總統宣佈要增加四個捷運系統,引發正反意見的大亂鬥,這時候當然會想來插一腳,發表一點意見。

先不要管捷運,我們先討論一下「大眾運輸工具」。

(先說清楚,本文裡的捷運,不單只地鐵或高架軌道系統,而是泛指所有固定路線大眾運輸工具,所以捷運、通勤電車、BRT、公車、輕軌都算在內。)

十年的羈絆:嘉一親子團十週年慶與雲一親子團五週年慶

4月23日的團集會,很難得的,是跟雲一團合辦。


話說當年只有嘉一團的年代,也就是十年前,當年幾位發起的前輩,很有趣的大多是雲林人,簡單說,雲林發起,但當時荒野保護協會只有嘉義有分會,於是變成成立在嘉義,直到雲林分會成立,才另外籌組雲一團。

從谷阿莫看藝文評論

話說在前頭,古阿莫的作品我一部也沒看過,一來除非給我很好的理由,不然我不會去看中國人(舔中當然也算中國人,而且是更糟的那種)做的短片,二來因為他在網路上名聲一直不好,給他負評的人相對上是我比較信得過得人,所以我也懶得花時間去看他的影片了。

(對,他給人家電影負評讓人家不想看電影,但別人給他的負評對我而言也有同樣影響)

不過還是可以談就對了,但不是法律層面的東西,這個讓專業人士去處裡,我想討論的是關於藝文評論這件事情。

性侵案件受害者的保護處遇--一些比較沒人提到的部份

詳細處預細節,有很多學者專家提出,我就不班門弄斧了,但有些東西,卻是很少被提及的,我就在這邊稍微提一下。

最近(這幾年)有不少讓人搖頭的性侵、性騷擾之類案件,不管是殘忍的手法還是莫名其妙的判決,再再引發社會熱烈討論,偏偏很多討論的焦點都很讓人搖頭。

恐龍法官的部份佔先不談,因為台灣法官能力不佳與法官有權依法自為裁量是兩回事,台灣人常在後者上面打轉,根本就是搞錯對象。

加害人的處置又是另一個問題,同樣失焦,一邊說性侵犯要死刑,一邊說要化學去勢、公佈姓名之類的,你到底要槍斃、處罰還是保護犯人阿?而且還把性侵與廢死連在一起,說這些人腦殘還真是不冤枉耶!

這些鬧笑話的傢伙就先掠過不談,專心討論性侵受害者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