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龜兔競賽(作廢稿件)

先說明一下,這篇是我現在正在進行的繪本的舊版本構想,但因為越寫越像在寫抗爭文學,所以整個砍掉重練,至於這篇舊文,就拿來跟大家分享了。
--------------------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場龜兔賽跑。
P1220514
我們都知道,由於兔子的驕傲與輕忽,讓烏龜僥倖獲勝,一夕之間,兔子成了笑柄,而努力不懈的烏龜,則獲得眾人稱讚,直到今日。



「嘿!今年的龜兔盃路跑賽何時舉辦?」每每接近夏天,就有人問這問題。
「反正烏龜穩贏的,兔子只會睡覺。」總是有人這樣回答,而且每年都有贊助商贊助烏龜,只見烏龜殼上貼滿廠商標語,至於是真覺得烏龜會贏,還是因為烏龜在鏡頭上比較久呢?

總之,每到龜兔盃的季節,「努力就能獲勝」、「勤能補拙」,這幾句話就常出現在家長、老師的口中,每位學生免不了要寫一篇相關作文,讚揚一下努力不屑的烏龜,各公司行號更是鼓勵員工加班,以烏龜精神來追求爆肝人生。

於是兔子背負著失敗的恥辱,不管如何努力,總被認為最後一定會輸掉。

而烏龜只因一次僥倖獲勝,往往在賽跑這個項目上被寄予厚望,所有的烏龜都被視為賽跑選手,只能在賽道上辛苦的移動自己的四條短腿。

實際上,綜觀歷史,烏龜並非只贏一次,兔子因為睡著、跌倒、被獵人抓走、過勞死、被馬踢到……等等原因落敗過。但不管怎麼說,烏龜的獲勝,與其說是自己的努力,不如說是運氣好,僥倖因為兔子出了意外才獲勝。

統計一下兩方勝率,其實兔子比烏龜,是99比1,兔子幾乎是壓倒性的勝利,但不知為何,大家永遠只記得烏龜贏過兔子,而且烏龜贏都是因為烏龜很努力,兔子輸都是因為兔子太懶。

於是烏龜跟兔子兩邊都很鬱卒,甚至開始互相仇視起來。

大多數兔子都覺得烏龜是沒用的東西,只能靠運氣獲勝,根本沒資格跟兔子比賽,甚至開始懷疑兔子失敗的那幾場,是不是有烏龜作弊。

而大多數烏龜,則覺得兔子是驕傲的東西,腿長又怎樣,烏龜只要努力一點,還不是跑贏兔子,甚至開始怪跑輸的烏龜不夠努力,畢竟努力就能解決一切問題。

其他動物甚至也開始搧風點火,反正烏龜跟兔子就是只能比賽跑,這是自古以來的傳統,不可違背,而兔子跑贏,並不會在歷史上留下任何記載,因為這是理所當然。而烏龜跑贏,則要立碑作傳,至於為了行銷而作的修飾,同樣被視為理所當然。

小圖圖是一隻在這樣的環境中長大的小烏龜,從小到大,他都被要求必須加倍努力跑步,因為他的腿比一般烏龜更短,所以被要求人家跑一步,他必須跑兩步,不然他會輸在起跑點上。

每天晚上,小圖圖看著自己長蹼的腳,總會落下眼淚來,因為那傷痕累累的腳,不斷在哀鳴著,畢竟他是同年烏龜裡跑最慢的,卻被要求一樣要能跑贏兔子。

他很努力,幾乎醒著的時間都在練跑,父母親甚至花錢幫他買了昂貴的訓練器材,請了曾經跑贏兔子的烏龜來當教練,徹底執行「只要努力一定會成功」的信條。

問題是,冠軍只有一位,怎麼可能讓每個人都能在努力之後獲得勝利。

---------------------
故事原始構想,是來自於我一篇舊文章「那些榜首怎麼念書的?」,裡面我提到:
『烏龜贏得了兔子嗎?不管烏龜多努力,只要兔子「稍微注意一下」,隨便都能贏烏龜,烏龜「再努力也贏不了」,你若整天期待兔子打混,也未免太不長進了。
烏龜該做的事情是改跟兔子比潛水啦!』
其實這是我很愛舉的例子,就這樣,這段話一直在我腦海裡,逐漸形成故事。

不過因為畫的是繪本,故事還是可愛一點比較好,目前已經動筆了,希望幾個月內能畫完,至於這篇,就分享給大家看。

老實說,我還真想過要寫一個小說版的故事,就真是抗爭文學,不過,再說吧!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關於一例一休

吵了好一陣子,中央終於拍板定案了,所以就來談談一例一休這回事。

我們先分清楚什麼叫「例假」,什麼叫「休假」。

「例假」代表了「勞雇雙方約定好要休息的法定假日」,請注意兩個重點,他是法定假日,而且是勞資雙方議定的。

現行規定,七天內一定要有一天休息,做為例假。



通常,我們都會說是禮拜天,其實這是誤解,他可以是任何一天,總之就是週休一日,「嚴禁出勤」,這一天是完全不能侵犯的日子,雇主不能要求勞工這一天上班(命令?吃屎去吧!勞雇關係裡面,沒有命令這種東西,勞資對等,懂不懂?)。

在這邊說明一下什麼叫「七天內」,我們不管什麼星期一開始算的東西,而是「任何一天都可以起算」,換句話說,這句話最直觀的解釋就是,「法律嚴禁勞工連續上班七天,最多就是六天」 。

(所以有一點要注意,依現行法規,如果你是上一天八小時正常班的人,那你一個月會有8-10天的休假才對,有些公司會直接匡定每月休假天數,其實都是違法的,因為光例假就至少會有4-5天,只有月休四天絕對違法)

好啦!再來就是很多勞工誤會的部份,就是週休二日這件事情。

最常見得誤解,就是覺得公務員「法定週休二日」,為何勞工沒有。

其實都搞錯了,首先,今年1月1號就已經公佈,單週最高工時是40小時,這是天條,就算你是用兩週、八週變形工時,總之「平均」起來就是不能超過單周40小時,如果以一般最常見的每日工時8小時計算(這也是勞基法每日基礎工時的上限),一個禮拜上五天班就達標了,當然就是週休二日,至於第六天的出勤,必須給付加班費。

其實這就是一例一休,早就是這樣了,這次修法只是確定「休」這個名詞,而且增加休假日的定義,讓他加班費變更高。

簡單說,現在勞工本來就是週休二日了,「本來就是」,只是如果第六天要出勤,必須給加班費。

換句話說,真正問題根本不是兩例的問題,而是:
1.你他馬的不敢跟老闆要加班費,又不願去檢舉、申請調解,要怪誰啊?
2.你他馬的不敢拒絕加班,明明加班勞方有拒絕權的,你不敢爭取勞資協商權利,又不願去檢舉,怪誰啊?

說公務員一週兩例?對不起,公務員是「二休」,公務員沒有例假,搞清楚,公務員沒有加班限制、加班費也沒有加成,所以像週末辦活動,公務員都是乖乖出勤,加班費一比一。(還有天兵說公務員週末沒在工作的,到底跟社會隔離多久了,政府一大堆有的沒的活動都辦在週末或假日,尤其過年過節或天然災害期間,更是無限期加班。而且公務員也不…

自己不把手伸出來,沒人能拉你一把--台灣勞工的真實困境

最近勞基法修法議題吵得很熱,上一篇文章因為媒體轉載而瞬間破我文章瀏覽紀錄,但也凸顯很多人在這方面觀念的不足,不再寫一篇實在不行。

讀書心得:活著的理由 Reasons to Stay Alive

活著的理由
Reasons to Stay Alive
作者: 麥特.海格
原文作者:Matt Haig
譯者:洪瓊芬
出版社:天下雜誌
出版日期:2017/02/03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789863982005
叢書系列:心靈成長
規格:平裝 / 256頁 / 25k正 / 14.8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出版地:台灣
閱讀版本:試閱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