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18日

歧視還不是最大問題,無感才是。

因為麥當勞中途之家,天龍人的離譜行徑又再一次攻佔媒體版面。

弱勢者受到歧視並非新聞,在台灣,不管你是身障機構、庇護工廠、中途之家,甚至只是弱勢者相關協會的辦公室,常都會受到當地居民抵制,就這部份,其實不見得只有台北才會發生,全國各地都有類似案例。

只能說,這類歧視無所不在,至於更容易引發爭議的愛滋之家、精障服務中心、觀護人協會、遊民服務處,那就更不用說了。


但為何這次台北市的案例會鬧到舉國憤怒,關鍵並非在於歧視,而在於「這些人竟然覺得他們的歧視理所當然」。

這也是他們被稱作天龍人的緣故。

正如在嚴冬中對遊民噴水驅離稱作洗澡、三鶯部落「有礙豪宅景觀」應該拆除、穿Hang Ten逛東區會降低東區格調之類的說法一樣。這些天龍人輕易的把歧視的言論當成正常與不正常的分野,然後就否定了「不正常」者的生存權力,但他們對於正常與不正常的區別,卻又是如此的缺乏反省能力,隨意把其他人定義為「THEY」,對於自己歧視的渾然不覺,這才是天龍人恐怖之處。

這次錦安里部分人士的離譜行徑正在於此,其實新聞爆發之後,有不少被畫進近天龍人範圍的人表示,這種事情全國都有,為何台北人要被稱作天龍人。

沒錯,這種事情的確到處都有,但重點在於,大家都有羞恥之心,就算是心理有疙瘩,但理性判斷還是讓大家知道這種歧視是不對的行為。天龍人則否,他們對於這種可恥的行徑不但無感,還敢連署發表公開聲明,甚至接受電視訪問,把「這裡都是有錢人」、「這裡住很多高級公務員」、「會影響房價」、「行政院長住這裡」、「小孩子會害怕」這種理由搬出來,甚至連癌症會傳染這種說詞也出現了。

當大家覺得可恥的時候,他們毫不知恥,沒辦法,天龍人高高在上,自然不受庶民律法管束,正如貪腐可以用宋朝概念硬坳一樣。

我到想問問,既然行政院長陳沖官邸在那裡,他要不要出來表示一下意見?身為有錢的高級公務員代表,他應該算正常到不行了吧?以天龍人階級分明的種性觀念,他說的話應該很夠分量才是,如果他同意的話,其他「不比他正常」的錦安里民,也應該會欣然同意才是吧!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