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20日

抗壓性與反抗,談奴才養成教育

昨天有個「不算新聞的新聞」,因為其實在台灣這種事情很多,就是有學校換季,學生因為穿錯衣服,結果被處罰穿反串裝的事情。

學生在學校要守規矩,這話「基本上」是沒有錯的,畢竟這是一個社會化的場域,我們就是希望孩子能在學校學到未來初社會能用到的各種技能,包括「奉公守法」。

問題在於,成人社會的規定,尤其是法律,通常目的都是「傷害防止」,防止害到自己或者害到別人(不管是生命財產還是權益的傷害),也因此都還訂有罰則,作為違反規矩時的處罰依據。

偏偏給小孩的規定很多很奇怪,比方說換季。

我不反對學校可以有校服,雖說我覺得沒什麼必要性,但校服有其他用處,不管是在管理上還是學生的認同上,所以我不會說學校規定穿校服完全是一件錯事,但換季就是了。



我女兒年幼稚園,沒錯,她偶而因為愛漂亮,會不選「適當」的衣服,哪怕寒流來了,她也要穿短裙。

幼稚園的小孩,的確可能「不知道穿什麼比較好」,比方說她想穿新買的雷絲洋裝去上直排輪,所以我們會「規定」她要穿競速服,不然就不要去上課。因為錯誤的服裝,可能害她感冒、受傷,或者把衣服弄壞,這就是「傷害防止」。

但都念國中了,拜託,請問這種規定是為了進行何種「傷害防止」?何況這幾天天氣狀況變來變去的,每個人體質也不一樣,學校可以說要換季,但也只要宣導即可,難道國中生還沒辦法判斷自己穿哪種衣服「比較舒服」嗎?要知道,「穿不舒服」可是會很實際的影響到上課心情的不是嗎?所以這種規定到底是為了「傷害防止」還是「找麻煩」?

沒錯,學校有提早說要換季,然後還是有學生穿錯,學生的確有理虧之處,但,穿錯的理由呢?忘記?怕冷?還沒乾(這幾天可是一直下雨)?太小件了還沒買新的(我兒子之前換大件校服,等了兩個禮拜才到貨)?愛漂亮?被狗咬壞(我國中時真有同學發生這種事情,上學出門時發生的)?

請問上面哪個理由算是一種罪惡,足以造成「傷害」,所以必須給予處罰,而且還是羞辱式的處罰?

如果你跑進加護病房,但卻沒換隔離衣,請問會發生什麼事情?最多就被「請出去」而已,如果被「轟」出去,醫護人員可能還會被告。

不然逼你換穿壽衣好不好?

那為何忘記換短褲,要被這樣處罰?

仔細想想,你就會發現,我們給小孩非常多不合理,而且沒有價值,甚至有害的限制。

大家可以先看看一些經典童話故事,基本上,童話裡的小孩,總是犯了一些「其實也沒多嚴重」的錯誤,卻要受到極大的處罰,比方說說謊(尤其是說謊),會被毀容、被抓去關、被賣掉、甚至被殺。

難怪這幾年歐美開始反對給孩子看這個,因為這是一種恐嚇式教育,目的不過是在壓迫小孩乖乖聽話。

這就要說到上頭連結裡,很多人的留言了。

很多人覺得學校沒錯,這種處罰「又沒怎樣」,是在練習「抗壓性」,不然以後出社會還得了之類的,還覺得沒穿就是該被罰。

看了想吐,難怪台灣社會不長進啊!

處罰「沒怎樣」?是的,對某些人來說,換裝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要我也不覺得有什麼關係,畢竟我高中時聖誕話劇裡是演瑪利亞,穿女裝算啥。

問題不在處罰方式,而在於處罰的正當性。正如我上面提到的,這個處罰完全缺乏正當性,唯一訴求只在於「學校叫你幹嘛,你乖乖做就是了」,如此而已,換句話說,不是為了維護大眾「權益」,而是單純的想要展示自己的「權威」。

這種霸權統治,不正是民主社會裡任何正常公民最唾棄的鬼玩意?你這樣還好意思說自己是民主國家裡的國民教育老師?你在教什麼鬼東西?如果覺得這樣盲從是絕對的,你還真是個奴才耶?因為奴才就是「不懂、不敢、不願質疑」啊!

何況老師的處罰是「羞辱性」的,這同時侵犯了好幾點基本人權,先是侵犯性別認同,而且又同時等於傳遞了「歧視性別多元認同」。再者穿舊褲子,尤其還是「異性的」,要知道,要男生穿女生褲子,在台灣社會化脈絡下,這種羞辱會大於要女生穿男生褲子。但另一方面,要女生穿「男生穿過」的舊褲子,相信在很多人心理,已經算是性騷擾了(對男生也是,但相信數量會比較少)。

你去路上,拿件女用長褲跟一件男用長褲,分別叫男生跟女生穿穿看,你看會怎樣。

而穿了之後若告知這是二手褲,你看會怎樣?

只能說這老師根本是變態。

你還說這處罰「沒什麼」嗎?

至於說這是在練抗壓性的,我到想知道你對於抗壓性的定義到底是什麼?台灣人抗壓性其實很高的,不然也不會賤到這樣自甘墮落去討好中國。但要知道,這根本不叫抗壓性,而是奴性。

抗壓性不是逆來順受,而是「反抗壓力」,重點在「抗」,請問台灣教育有教孩子反抗嗎?有嗎?根本就沒有,而是叫人民要「服從」,越不合理的越要服從,然後說這樣叫抗壓性。

好個奴才教育。

還記得幾年前有個英國男孩,因為反抗學校制服政策,所以穿裙子上學的事情嗎?這才叫教育,這孩子有抗壓性,所以知道要反抗,也因此能獲得認同。

向威權屈膝不叫抗壓,只是單純的奴才。

至於出社會會怎樣?這就好笑了,奴才長大了,就變689啊!因為「不懂、不敢、不願質疑」,所以對於不合理的事物,只要一句「我討厭政治」、「政治很髒」、「政治是大人的事」,然後就沒事了。

丟臉啊!

要反抗、要對抗壓力、要思考是非、要進行價值判斷、要捍衛人權,這樣的孩子長大才真的有抗壓性。惡法沒必要遵守、執行惡法的統治者應該被推翻、不會為人民著想的統治者應該下台、限制言論自由的應該被譴責、獨裁的附庸應該被唾棄,這樣的人才不會自甘墮落當奴才,不會覺得有飯吃就好。

我們到底有沒有在教孩子如何思考,如何反抗?還是聽話就好了。

大家不妨看看這篇:「超巧克力棒 !美國孩子和台灣孩子的差別」,文中作者提到兩國孩子的不同,卻無法回答為何會不同。其實,最大不同就在這裡,台灣的孩子面對問題,不管是自己還是別人的,不管大還是小,基本上就是「聽大人的就好」,因為台灣「根本沒教抗壓性」,只拼命培養「奴才性」,所以我才會說奴才性是台灣一切問題的根源,只要你會覺得只因為衣服沒依規定換季就要被羞辱是「沒什麼大不了」、「是在培養抗壓性」,對不起,你是在培養奴性,而且這種人一點抗壓性也沒有,因為他缺乏面對壓力的應變能力,當真遇到必須對抗的狀況時,就只剩抱怨、推卸責任跟隨便應付一下。

是的,那個自認是好心沒好報的水母就是最佳例子了。

再問一次,你想當奴才嗎?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