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蘚苔天堂石山行

太太同事們自己組了一個登山團,所以從前一次的竹山天梯,到這次的石山,打算一個月一次,慢慢鍛鍊。
第一關就長這樣

然後突然就挑戰等級很高的石山……

其實也不是很高啦!海拔稍微高是沒錯,不過路線不長,卻有一定難度,用來練習很不錯。

石山靠近塔塔加,就在鹿林山旁邊而已,不過兩座山的入口不一樣,雖說有林道相通,但走林道彎彎曲曲的長度很長,沒有比較快就是了。

從登山口往裡面走……我是說,往看起來不大對勁的左邊走,第一關就讓大家大叫。石山的入口其實有兩個,直走主要是進到林道,通往石山引水道,這是另一個景點(聽說也非常棒,其實比石山熱門,下次有機會再去)。要去石山走這邊也不是不行,只是林道算是繞遠路,而綁了一堆登山布條的左方路線是捷徑……說是捷徑,其實還滿變態的,那那叫路,第一關就需要用手上爬了,雖說只有三米左右,但因為是入口,總覺得有點變態。

不過上攀之後,就是進到林道(是的,如果直走近林道,要繞好大一圈才會到達這個位置),然後我們就一直在林道、捷徑、林道、捷徑這樣的循環中前進。看見好走得路不用高興太久,馬上又要超捷徑,而大多數捷徑都非常陡,最麻煩的一段大概要搭配繩子爬一百米左右。
1/3是這種路

但也因為道路有一定難度,所以景觀美到不行啊!尤其像厚地毯一樣的蘚苔類植物,讓視野充滿了超高濃度的新綠。我們來的這一天天氣棒極,正好適合來觀賞蘚苔植物,因為前一天有下雨,我們來的時候沒下雨,卻一整天是陰天,通常在潮濕的森林裡走不太舒服,但因為是冬天,氣溫八度左右,所以很舒服。

總之超完美,就差在光線比較暗,相機不大夠力,有點可惜。

於是我們沿路觀賞高山蘚苔,還有滿樹松蘿,一邊看著地上有如穿山甲鱗片的松果,非常愜意啊!這種路線其實強度還滿高的,但因為路程很短,基本上一般人體力都能負荷才對(不過全程海拔都在2500以上,頂峰在2680,要注意高山症狀) 。

不過我們走太慢了……團長說他探勘時一個人來回兩個多小時,不過他是超人不算數,網路上建議行程是來回3個半小時左右,結果我們單程就走3個小時……真的是在玩……不過我也一直在拍照,走不快啦!
高山野炊很快樂啊!

在接近頂峰的箭竹林裡,我們找個地方開始野炊(附近還有幾個高山湖泊,滿漂亮的,不過那水「非常髒」,超黑的),人多有差,因為太熱鬧,吃飯吃超久的……又花很多時間,不過無痕山林很重要,所以我們很小心不要留下痕跡(垃圾當然全要帶下山,但我們希望最好是連痕跡都沒有),所以拖到滿晚的才去攻頂。

不過攻頂還好,離我們用餐處很近,十多分鐘就到達了,然後快點下山,因為真的玩太久,,而且幾處超陡的下坡,其實走起來速度甚至比上坡還要慢(因為會引起小坍方,只能一次一個慢慢下去),等我們走到馬路上,都五點多了,再慢一點天就黑了,那可不好玩,這些路段不是摸黑可以走的,雖然有帶燈具,依然太危險。
頂峰的展望

總之就是平安下山,但最累的居然在後頭,因為山上起濃霧,超濃的那種,基本上是完全看不道路,只能勉強辨識駕駛座旁邊的標線,所以下山速度非常慢,而且壓力很大(連假的關係,很多人要上山,所以對向一直被強光照射,路更看不清楚),所以一回家就睡死……
有難度,但因為距離不遠,小孩體力也能負擔,適合訓練。

但很棒啊!

改天再去走石山引水道。

附帶一題,這個路段因為有太多看起來不像路的部份,不建議新手自己去走,更不要下午才來攀登,不然順利的話,這只是半天的行程,自帶午餐,也可以悠閒的欣賞美麗的植披看看走上一天,不過這個路線不像麟趾山,全程都在森林裡頭,沒多少山景可看,不過頂峰的展望還不錯就是了。
巨木

當然,好處是不會被寒風吹到,全程都很優雅啊!過因為苔蘚很多,不建議在乾燥的時候來這邊,景緻差很多的。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我們可以怎麼做:面對威權

作家自殺的案件,因為黨國勢力的介入,反而越滾越大。當然,這也是因為有「其他案件」可以吵,不然就原始起點而言,老實說可以吵的東西不多,是可以討論的東西很多,這完全是兩回事。

先說清楚,關於性侵害案件這種類型,可以先參考「性侵案件受害者的保護處遇--一些比較沒人提到的部份」這篇文章,總之,對於這類案件,大肆且憤怒的討論跟伸張正義一點關係也沒有,而是不折不扣的在製造傷害,拜託鄉民不要傻傻的幹這種蠢事,我沒說不可以討論,只是請你換個方式討論。

小寶貝床邊故事集:小白兔的故事

有一隻愛散步的小白兔,在路上看見一棵紅蘿蔔。那是一棵好大的紅蘿蔔,大到小白兔拔不動。於是小白兔四處看看,想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

這時,他看見一隻毛毛蟲,於是跑去問毛毛蟲,可以不可以幫他拔紅蘿蔔。毛毛蟲很爽快的答應了,但是他們兩個不管多用力,都還是拔不動。

毛毛蟲說:「對不起,我力氣不夠,我去幫你找找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好了。」說完就離開,剩下小白兔一個人在那邊焦急。

台灣需要一堆捷運嗎?

最近因為小英總統宣佈要增加四個捷運系統,引發正反意見的大亂鬥,這時候當然會想來插一腳,發表一點意見。

先不要管捷運,我們先討論一下「大眾運輸工具」。

(先說清楚,本文裡的捷運,不單只地鐵或高架軌道系統,而是泛指所有固定路線大眾運輸工具,所以捷運、通勤電車、BRT、公車、輕軌都算在內。)

十年的羈絆:嘉一親子團十週年慶與雲一親子團五週年慶

4月23日的團集會,很難得的,是跟雲一團合辦。


話說當年只有嘉一團的年代,也就是十年前,當年幾位發起的前輩,很有趣的大多是雲林人,簡單說,雲林發起,但當時荒野保護協會只有嘉義有分會,於是變成成立在嘉義,直到雲林分會成立,才另外籌組雲一團。

從谷阿莫看藝文評論

話說在前頭,古阿莫的作品我一部也沒看過,一來除非給我很好的理由,不然我不會去看中國人(舔中當然也算中國人,而且是更糟的那種)做的短片,二來因為他在網路上名聲一直不好,給他負評的人相對上是我比較信得過得人,所以我也懶得花時間去看他的影片了。

(對,他給人家電影負評讓人家不想看電影,但別人給他的負評對我而言也有同樣影響)

不過還是可以談就對了,但不是法律層面的東西,這個讓專業人士去處裡,我想討論的是關於藝文評論這件事情。

性侵案件受害者的保護處遇--一些比較沒人提到的部份

詳細處預細節,有很多學者專家提出,我就不班門弄斧了,但有些東西,卻是很少被提及的,我就在這邊稍微提一下。

最近(這幾年)有不少讓人搖頭的性侵、性騷擾之類案件,不管是殘忍的手法還是莫名其妙的判決,再再引發社會熱烈討論,偏偏很多討論的焦點都很讓人搖頭。

恐龍法官的部份佔先不談,因為台灣法官能力不佳與法官有權依法自為裁量是兩回事,台灣人常在後者上面打轉,根本就是搞錯對象。

加害人的處置又是另一個問題,同樣失焦,一邊說性侵犯要死刑,一邊說要化學去勢、公佈姓名之類的,你到底要槍斃、處罰還是保護犯人阿?而且還把性侵與廢死連在一起,說這些人腦殘還真是不冤枉耶!

這些鬧笑話的傢伙就先掠過不談,專心討論性侵受害者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