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觀影心得:很久沒有敬我了妳 Kara-Orchestra

很久沒有敬我了妳
Kara-Orchestra
導演:吳米森
主演:戴立忍、加藤侑紀、安歆澐、馬念先
製片商:牽猴子整合行銷
產地:臺灣


話說在前頭,這部電影我只看後面2/3,是無意間看到的,所以印象或許不準確。

是這樣的,老婆突然安排了一趟搭火車的小旅行,要去斗南他里霧文化園區逛逛,順便探勘她主辦小蟻畢旅的備案場地。

這是趟有趣的小旅行,正好跟電影內容有點呼應。斗南是個小鎮,人口不多,說穿了就是不發達。搭區間車晃半個小時,從嘉義市這個沒多熱鬧的小城市,來到這個沒多少人的小鎮,然後在日式建築的漂亮火車站旁邊,就是由鐵道倉庫改建的他里霧文化園區。

這是個很棒的規劃案,有文化商品館、環境教育館(非常好玩,可以玩很久)、電影館、漫畫館、繪本館(總量跟嘉義圖書館差不多,不過熱門書籍大多有好幾套,而且閱讀空間更舒服),內容很豐富,而且,說是重點也是,好不好再說,就是人很少……

真的,雖然很羨慕斗南有這樣的資源,超棒的,尤其漫畫館,天啊!真的很豐富,而且選的漫畫還頗有水準,連兒童不宜的都有(這算好事……有些手塚的作品超經典)。不過如果擺在嘉義,可想而知,會塞爆,還是擺鄉下好了,搭火車過去也沒多少前,還划得來勒!

不過今天講的是電影,這電影館太棒了,幾乎天天上映,而且是放整天的,連上班日也一樣,未免太幸福了。雖說放映的片子不會是什麼商業大片,卻因此更有精挑細選的價值,可不是什麼B級片喔!

我們逛到電影館的時候,正好在上映的就是這片「很久沒有敬我了妳」,不過已經上映一段時間了,中途才插進去看的。

先承認,我對這部片一點印象也沒有,大概嘉義根本沒上映吧!嘉義能看到的電影數量其實不多就是了,然後我現在也很少去電影院看電影。總之,是我沒印象的片子。

本來是站後面好奇的觀望而已,但發現背景是台東,還有原住民,這我喜歡,太太也有興趣,就全家留下來看了。看見熟悉的知本火車站,連孩子都很高興。

然後音樂很好聽。

因為只看到後半段,不大清楚一開始發生什麼事情,總之主軸還算單純,就努力把原鄉音樂推到國家音樂去的勵志故事。

這類故事不免會碰去城鄉差距、刻板印象之類的東西,不過導演倒是把這類元素沖淡不少,原住民都很樂觀,或者懂得自嘲,但主角的努力是否變得孤單呢?其實這是滿有趣的觀點,就像佛羅多的付出,要說哈比人沒幫忙,還是還好哈比人被拯救了?

不過導演似乎把每一個元素都沖淡,所以也不會讓人想太多,反正聽好聽音樂就是了,倒是有些搞笑的部份,連孩子都很樂,不過這樣玩口音,分寸要拿捏啊!

倒是女主角那神秘的樂譜,引起不少想像,是否有某些因為先人交流產生的羈絆呢?不知道耶!但光用想的就覺得有趣就是了,不過按民風與偏見,以前「超」有錢人(家裡有西式壁爐那種)會找原住民當保母嗎?很懷疑就是了。

多少有點漏洞讓人覺得怪怪的,不過音樂好聽是很確定的啊!尤其最後那段音樂,非常讓人感動,雖說我也認不出哪些角色是哪些,畢竟沒從頭開始看,總之很感動就是了啦!

沒全部看完,其實沒太多立場寫影評,只能就看見的東西做點印象分享,會說跟斗南的印象連結,也是因為那種豐富的文化性,還有到底希不希望變熱鬧那種拉鋸,正如開頭說的,這些超棒、卻沒多少人用的設施如果擺在大城市,恐怕會變得不容易親近而且反而不舒服吧!但如果沒人用,又很可惜啊!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我們可以怎麼做:面對威權

作家自殺的案件,因為黨國勢力的介入,反而越滾越大。當然,這也是因為有「其他案件」可以吵,不然就原始起點而言,老實說可以吵的東西不多,是可以討論的東西很多,這完全是兩回事。

先說清楚,關於性侵害案件這種類型,可以先參考「性侵案件受害者的保護處遇--一些比較沒人提到的部份」這篇文章,總之,對於這類案件,大肆且憤怒的討論跟伸張正義一點關係也沒有,而是不折不扣的在製造傷害,拜託鄉民不要傻傻的幹這種蠢事,我沒說不可以討論,只是請你換個方式討論。

小寶貝床邊故事集:小白兔的故事

有一隻愛散步的小白兔,在路上看見一棵紅蘿蔔。那是一棵好大的紅蘿蔔,大到小白兔拔不動。於是小白兔四處看看,想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

這時,他看見一隻毛毛蟲,於是跑去問毛毛蟲,可以不可以幫他拔紅蘿蔔。毛毛蟲很爽快的答應了,但是他們兩個不管多用力,都還是拔不動。

毛毛蟲說:「對不起,我力氣不夠,我去幫你找找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好了。」說完就離開,剩下小白兔一個人在那邊焦急。

台灣需要一堆捷運嗎?

最近因為小英總統宣佈要增加四個捷運系統,引發正反意見的大亂鬥,這時候當然會想來插一腳,發表一點意見。

先不要管捷運,我們先討論一下「大眾運輸工具」。

(先說清楚,本文裡的捷運,不單只地鐵或高架軌道系統,而是泛指所有固定路線大眾運輸工具,所以捷運、通勤電車、BRT、公車、輕軌都算在內。)

十年的羈絆:嘉一親子團十週年慶與雲一親子團五週年慶

4月23日的團集會,很難得的,是跟雲一團合辦。


話說當年只有嘉一團的年代,也就是十年前,當年幾位發起的前輩,很有趣的大多是雲林人,簡單說,雲林發起,但當時荒野保護協會只有嘉義有分會,於是變成成立在嘉義,直到雲林分會成立,才另外籌組雲一團。

從谷阿莫看藝文評論

話說在前頭,古阿莫的作品我一部也沒看過,一來除非給我很好的理由,不然我不會去看中國人(舔中當然也算中國人,而且是更糟的那種)做的短片,二來因為他在網路上名聲一直不好,給他負評的人相對上是我比較信得過得人,所以我也懶得花時間去看他的影片了。

(對,他給人家電影負評讓人家不想看電影,但別人給他的負評對我而言也有同樣影響)

不過還是可以談就對了,但不是法律層面的東西,這個讓專業人士去處裡,我想討論的是關於藝文評論這件事情。

性侵案件受害者的保護處遇--一些比較沒人提到的部份

詳細處預細節,有很多學者專家提出,我就不班門弄斧了,但有些東西,卻是很少被提及的,我就在這邊稍微提一下。

最近(這幾年)有不少讓人搖頭的性侵、性騷擾之類案件,不管是殘忍的手法還是莫名其妙的判決,再再引發社會熱烈討論,偏偏很多討論的焦點都很讓人搖頭。

恐龍法官的部份佔先不談,因為台灣法官能力不佳與法官有權依法自為裁量是兩回事,台灣人常在後者上面打轉,根本就是搞錯對象。

加害人的處置又是另一個問題,同樣失焦,一邊說性侵犯要死刑,一邊說要化學去勢、公佈姓名之類的,你到底要槍斃、處罰還是保護犯人阿?而且還把性侵與廢死連在一起,說這些人腦殘還真是不冤枉耶!

這些鬧笑話的傢伙就先掠過不談,專心討論性侵受害者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