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讀書心得:諸神之城伊嵐翠

諸神之城伊嵐翠

試閱版本
作者:布蘭登‧山德森
出版社:奇幻基地

  首先感謝奇幻基地提供試閱機會。

  因為很喜歡奇幻小說,看過的的奇幻小說數量自然也不少。但若硬要我排名的話,老實說不大可能﹔因為對我而言,把不同風格、適合不同時空閱讀的小說做出排名,感覺上有點難過。

  但這不表示我心中沒有什麼偏好。

  「諸神之城伊嵐翠」,將在我心目中一流奇幻小說書單裏佔有一席之地。
##CONTINUE##
  一如往常的,我們把這部作品的故事跟設定分開來看看,這可是奇科幻小說才有的特殊樂趣喔!

  伊嵐翠(或伊蘭翠,試閱本裡出現兩種翻譯,不知道哪個才對)的設定有個特點,就是伊嵐翠人的存在。這個城裡的人來源很特殊,是隨機被「選上的」,原因不明,反正附近地區的人就是有可能「中標」。

  中標後的人會「變身」,變得美好(銀色髮膚、擁有法力),但因為不明原因,中標這件事變成了詛咒,中了標的人「要死不活」的,變成活死人。

  這是序章裡有交代的東西,而故事就是從這種悲劇裡開始展開。

  拿「死一半」的設定當賣點的小說不多,國內有部奇幻傑作「仇鬼豪戰錄」便是其一,但「仇鬼」故事裡的不死族大致上就是不死族,前因後果很單純。伊嵐翠的故事野心則大多了,這個「變身」的「詛咒」或「祝福」的源頭才是重點。

  再講下去就雷到了,點到為止。

  關於這個源頭,我再提一點,就是屬地主義的法術。

  這一點在目前的奇幻潮流裡比較不流行,通常奇幻小說都會把法術設定成一種「通則」,反正就是種「定理」。這種科學化思維大概就是從鍊金術士已降的各種創作者的一慣思維。但這本書返回了初民思想,創造了一種地域性的法術,一種只在伊嵐翠附近有效的型態,越遠法術越弱,因為符文是根植於對於土地的依賴。

  也因此,書末有人的符文是根植於「體內」的這件事,讓人覺得這個作者真是太老奸了,這不是續集用的伏筆嗎?

  不過若是著眼於「根植」這個關鍵辭(這個辭是我自己掰來用的,我當然不知道作者想什麼囉!),我想法術強弱以及引申意函當然也不同。源自大地的力量當然象徵的是包容與關懷,是種防衛性的母性力量﹔源自體內的則顯示了競爭與衝突,是種攻擊性的力量。但想想,大地當然比個體強大囉!不過這些都是我自己猜想的啦!如果有續集的話,再來看我猜得對不對。

  另一個特別的設定是侍靈的存在,不過我覺得這也是為了第二集設計的,因為侍靈的存在感在本書裡並不強大,反而有種不清不楚的感覺,希望續集能解答。

  以上是設定部份,這本書的設定真的很新奇,值得研究。

  故事部分也同樣的精采。

  書裡有三位主角,一位是半夜被變成怪胎的王子拉歐汀。他就是小說裡典型的倒楣主角,反正結婚前出事被丟進鬼地方,簡直是從雲端摔下海溝,但憑著「根性」、「熱血」、「智力」以及究極大絕「愛」,他又站起來了,最後全身金光閃閃瑞氣千條。老實說,王子這條線非常棒,但卻是棒在對於設定上的撥雲見日,反而比較像是用來解釋設定特殊之處用的,骨架上反而比較傳統。

  另一位主角是打算要嫁給王子的公主,未亡人莎琳。

  這又是另一種典型,算是近年來比較流行的人物--個性堅強的女性。

  可憐的公主連王子是圓是扁都不知道就嫁過來,然後變成未亡人。不過宮廷教育讓她「自暴自棄的」玩起宮廷陰謀來。不過這條線也是非常精采,各種宮廷鬥爭紛紛出籠,言詞上的針鋒相對也充滿刻薄的樂趣,讓人讀起來津津有味的。反正政治這玩意,在旁邊看總是很有趣,自己不要被玩就好了。


  第三個主角則比較反傳統一點,理性主義的赫拉森。

  這種人非常恐怖,他的行為是奠基在理性之上的,但卻沒有人文素養的支撐,而在狂信當中扭曲。於是他沒有罪惡感,或者只有那種「事情做不夠好」罪惡感,而缺乏「某些事情不該做」的罪惡感。堅單說就是他有同情心,但同理心很貧乏。

  他會用各種軟的硬的明的暗的方式來灌輸他的價值觀,而且不容質疑或挑戰。

  還好他踢到鐵板,他被人家挑戰,這個人偏偏又是個女性,有些赫爾蒙在干擾……於是她的話語動搖他的價值,而這種動搖讓他更進一步變成「警戒」、「關注」、「在意」、「吸引」,最後他愛上了不該愛的人……

  雖然他活該,但這也是種救贖,至少他終於發現自己的心意,而不是封印在教條的殼裡中老一生。

  這也是作者厲害的地方,三位主角交錯描寫,讓故事變得一點也不無聊。畢竟一直看設定很無聊、一直看陰謀會厭煩、一直看狂信者的教條更讓人抓狂,但混在一起,我們可以跟角色一同成長,隨著故事牽動情緒。

  整個就是感動。

  非常強烈推薦大家要去弄來看看,這是本不落俗套的奇幻小說喔!何況這還是作者處女作,同為創作者,總覺得這傢伙太過分了……

  應該會有續集吧?非常想要看續集,非常……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我們可以怎麼做:面對威權

作家自殺的案件,因為黨國勢力的介入,反而越滾越大。當然,這也是因為有「其他案件」可以吵,不然就原始起點而言,老實說可以吵的東西不多,是可以討論的東西很多,這完全是兩回事。

先說清楚,關於性侵害案件這種類型,可以先參考「性侵案件受害者的保護處遇--一些比較沒人提到的部份」這篇文章,總之,對於這類案件,大肆且憤怒的討論跟伸張正義一點關係也沒有,而是不折不扣的在製造傷害,拜託鄉民不要傻傻的幹這種蠢事,我沒說不可以討論,只是請你換個方式討論。

小寶貝床邊故事集:小白兔的故事

有一隻愛散步的小白兔,在路上看見一棵紅蘿蔔。那是一棵好大的紅蘿蔔,大到小白兔拔不動。於是小白兔四處看看,想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

這時,他看見一隻毛毛蟲,於是跑去問毛毛蟲,可以不可以幫他拔紅蘿蔔。毛毛蟲很爽快的答應了,但是他們兩個不管多用力,都還是拔不動。

毛毛蟲說:「對不起,我力氣不夠,我去幫你找找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好了。」說完就離開,剩下小白兔一個人在那邊焦急。

台灣需要一堆捷運嗎?

最近因為小英總統宣佈要增加四個捷運系統,引發正反意見的大亂鬥,這時候當然會想來插一腳,發表一點意見。

先不要管捷運,我們先討論一下「大眾運輸工具」。

(先說清楚,本文裡的捷運,不單只地鐵或高架軌道系統,而是泛指所有固定路線大眾運輸工具,所以捷運、通勤電車、BRT、公車、輕軌都算在內。)

十年的羈絆:嘉一親子團十週年慶與雲一親子團五週年慶

4月23日的團集會,很難得的,是跟雲一團合辦。


話說當年只有嘉一團的年代,也就是十年前,當年幾位發起的前輩,很有趣的大多是雲林人,簡單說,雲林發起,但當時荒野保護協會只有嘉義有分會,於是變成成立在嘉義,直到雲林分會成立,才另外籌組雲一團。

從谷阿莫看藝文評論

話說在前頭,古阿莫的作品我一部也沒看過,一來除非給我很好的理由,不然我不會去看中國人(舔中當然也算中國人,而且是更糟的那種)做的短片,二來因為他在網路上名聲一直不好,給他負評的人相對上是我比較信得過得人,所以我也懶得花時間去看他的影片了。

(對,他給人家電影負評讓人家不想看電影,但別人給他的負評對我而言也有同樣影響)

不過還是可以談就對了,但不是法律層面的東西,這個讓專業人士去處裡,我想討論的是關於藝文評論這件事情。

性侵案件受害者的保護處遇--一些比較沒人提到的部份

詳細處預細節,有很多學者專家提出,我就不班門弄斧了,但有些東西,卻是很少被提及的,我就在這邊稍微提一下。

最近(這幾年)有不少讓人搖頭的性侵、性騷擾之類案件,不管是殘忍的手法還是莫名其妙的判決,再再引發社會熱烈討論,偏偏很多討論的焦點都很讓人搖頭。

恐龍法官的部份佔先不談,因為台灣法官能力不佳與法官有權依法自為裁量是兩回事,台灣人常在後者上面打轉,根本就是搞錯對象。

加害人的處置又是另一個問題,同樣失焦,一邊說性侵犯要死刑,一邊說要化學去勢、公佈姓名之類的,你到底要槍斃、處罰還是保護犯人阿?而且還把性侵與廢死連在一起,說這些人腦殘還真是不冤枉耶!

這些鬧笑話的傢伙就先掠過不談,專心討論性侵受害者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