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歸途-納席華-第一章(7)

  「終於來了。」船首方向傳來一陣強烈的綠色閃光,席華看見利南傳來的信號,精神大振,立刻開始頌唸準備多時的能量隔離咒文。席華面前的紫色光球強烈的閃動著,像是在反抗席華的命令一般。

  「你給我安靜一點。」席華憤怒的威脅著。

  在席華強大的意志之下,光球的閃動漸漸變慢,顏色也轉變為銀色。這股能量已經臣服,而被席華掌握在手中了。很快的,船上出現了一個以席華為中心的半透明銀色球體,並且慢慢的擴大、膨脹。

  隨著球體的擴張,球體內部的風風雨雨也跟著停止。漸漸地,銀色球體已經將整艘船包起來。現在整艘船以席華為中心,被一片能量真空的區域所隔離,成為一個與周圍的狂風暴雨不相干的球體。船上的人們感覺到捏住心臟的那隻無形利爪已經放開,而鬆了一口氣。現在裡面已經安全了,至少在席華法力耗盡以前是安全的。
##CONTINUE##
  利南知道時間寶貴,立刻由船首跑向船尾,手上還捧著一顆發出紫色光芒的球體。那是經過濃縮,禁錮於新施法者意志之下的強大能量。利南跑過去時,地上灑下了點點的血跡,他的十個手指甲已經承受不住過強的能量而開始出血了。

  「快一點!」席華痛苦的喊叫著,鼻血從他的鼻孔流了出來,滴在他藍色的袍子上。

  聽見席華的叫聲,利南將聚集在他身邊,那些他花不少時間所聚集的能量全部集中在雙掌之間。他的雙手因為強大的能量而顫抖著,而過度壓縮的能量也開始發出強烈的紫色光芒,與隔離球外的紫色雷電互相呼應。

  「同步!」席華和利南同時高喊著,庫妮聽見訊號,立刻取下胸前的飛鏢奮力射向繫著前帆的繩索。原來庫妮和札爾在看帆的人落水之後,就已經先用較細的繩子來固定帆繩。隨著固定繩被切斷,微風號剩下的主帆跟前帆在瞬間張了開來。

  「射得好!」席華讚道,札爾則大聲的笑著,幾位船員立刻起身固定帆索。

  緊接著,利南將手上經過壓縮的暴風能量拋上空中。由於已經跟席華的波動同步,所以利南的法術並沒有被隔離層阻斷,而順利的被拋到銀色的隔離層球體之外,並且跟外界的暴風起了相當巨大的衝突。

  對於這隻恐怖的魔法怪獸而言,利南弄出來的這顆光球簡直是個大逆不道的背叛者。

  紫色的閃電四射著,雖然有阻擋層,但強烈的光線仍然讓船上的人難以忍受,席華感到他的眼球就像要燒起來一般的刺痛。

  「來了!」利南大聲的吼叫,並將張開的雙掌緊緊的握起來。

  壓縮的能量在瞬間完全釋放開,爆炸的震波讓附近的海面整個被炸開來,連附近的黑雲也被擠壓,逼離微風號數十加爾之遠。受到擠壓的暴風不情願的發出劇烈聲響,炸出大量閃光。

  法術強大的威力將微風號抬離海面。現在微風號成為一個漂浮在凹陷海面上的巨大銀色球體。船上的眾人看見船浮在空中,都驚訝的叫不出聲來。

  「臥倒,抓緊了!」席華大叫著,成敗就在此一舉了。

  被利南釋放的,是已經和席華同步過的,被利南收伏的暴風能量流。這股能量形成一個小型但卻強烈的新暴風。暴風在被定位之後,開始朝微風號猛烈的吹去。由於能量已經同步,強烈的風穿透席華張開的阻擋層,直接灌注在微風號僅存的船帆上。於是微風號被強風托著,在瞬間以射箭般的速度暴衝出去。船上的人受到激烈的震動,紛紛咬緊牙關,每個人都使盡了吃奶的力氣,用力抓著身邊的東西不放,以免被震出船外。

  札爾則仍然費力的抓住舵。

  席華以心靈溝通警告札爾,如果船在落水的瞬間舵不是直的,舵可能會被撞毀。

  只見札爾強壯的手臂整個鼓了起來,血管清楚的浮現在他強壯的肌肉上,手臂漲的通紅。他必須死命的抓住,以免被由背後襲來的強風吹倒。

  席華感覺幾乎要虛脫了,如果不是他把微風號與外界隔離,在這種速度之下強風將會把船上的一切撕成碎片,但是他的能力已快要到達極限了。

  就在席華已經快要撐不住時,微風號以高速衝出了暴風。

  瞬間船上的人便能感覺到陽光透過半透明的隔離層灑在船上,微風號已經離開魔法風暴的陰暗與邪惡的紫色光芒了。一道紫色的電光有如不甘心的觸手般的由暴風內部伸出來,像是要把微風號抓回它那永不滿足的嗜血漩渦當中似的,但是它失敗了,微風號已經成功的脫出。銀色的球體以非常壯觀的方式高速低飛掠過海面,強烈的能量在下方的海面上捲起數十加爾高的浪花,在微風號之後形成兩道白色的水沫之牆。

  微風號飛行了一陣子,庫妮看見了在遠遠的前方,有著陸地的影子,於是便高興的大叫著,大家莫不鬆了一口氣。

  但是危機尚未解除,庫妮隨即發現了眼前的危險,船開始往下移動了。

  「要落水了!要落水了!」

  大家聽見了警告聲紛紛抓緊身邊的固定物,庫妮擔心的回頭看著札爾。札爾雖然很吃力的握緊著船舵,但仍然擠出笑容給庫妮看。庫妮看見自己丈夫的笑容,稍微鬆了一口氣。

  「拜託一定要撐住呀!」席華和利南開始擔心這艘船的強度,如果在落水時撞壞了,麻煩就大了。現在離岸邊至少還有二十立卡,只要再撐一下就好了。

  船落水的瞬間,激起相當大的水花,強大的衝擊力讓席華做的隔離層在一瞬間便被壓的支離破碎。受到衝擊的瞬間,席華吐出血來。由於衝力太強,微風號整個又彈跳起來,奮力穩住舵深的札爾,虎口被震得裂開來。又有幾個人被彈出船外去。

  席華已經沒辦法再張隔離層保護大家了。

  利南則是將他緊握到指甲陷進肉裡的右拳放開。暴風術已經結束了,整個暴衝的過程利南只用左手跟兩腳勾住甲板上綁繩索用的鐵環。

  他的手腕和腳踝全部是血,但是利南心裡感到相當的滿足,以他一位學徒的身分居然有機會控制如此大的能量,施展他這輩子看過最大規模的法術,雖然能量的衝擊讓他痛苦萬分,但是看見如此壯觀的效果讓他的痛苦減去一大半。

  在幾次彈跳之後,前帆的桅終於支撐不住折斷了,但是微風號撐下來了。僅存的主帆在暴風術剩餘的強風中,仍然鼓的滿滿的,將船上僅存的十多人載向陸地的方向,雖然風浪很大,但總算是逃離海上的惡夢了。

  現在距離岸邊不到十立卡,船行進的狀況也漸漸變穩定,看樣子是逃過一劫了。船上的人們莫不大聲歡呼,慶幸自己的好運,畢竟在這種魔法災難中存活下來是一件相當難得的事情。

  「活下來了哪!」席華握住胸前的蓮花墜飾,喃喃自語著。

  大副在船長殉難之後負起微風號的航行責任,他立刻組織剩下的船員,並命令他們檢查船身有無破損。由於魔法構成的暴風雨仍然在他們後面閃耀著不祥的紫色閃電追趕著。如果魔法風暴有意識的話,那它現在一定是氣瘋了吧!這些傢伙不但逃出去了,而且還偷了它不少的能量。

  現在席華們必須盡快靠岸才行,但在這片陌生海岸不是說靠岸就靠岸的,也許會有暗礁之類的危險存在,還是必須小心謹慎的。

  就在這時候,負責檢查船底的人員發現船底龍骨旁有不少裂縫,大概是承受不了巨大的衝擊而裂開來。已經開始滲水進來了。

  雖然下令趕緊修補,但裂縫多到油布不夠用,顯然是沒救了。

  「真是他媽的該死。」副船長不禁咒罵道,剛才的風雨將他頭上罩著的布帽吹跑了,露出有著許多傷疤的光頭。現在離岸邊還有五立卡左右,但船最多只能再前進一兩立卡。兩艘小艇已經在暴風中被吹走了,現在海上風浪還很大,想游泳上岸去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難道就這樣結束了嗎?)

  大家對情況不禁開始感到悲觀,如果席華他們體力尚可的話還能處理,不過現在席華他們都累到完全沒辦法施法了。

  「只剩最後的辦法了。」臨危受命代理船長的大副緩緩的說道:「這他媽的有點冒險,不過也沒其他辦法了。」

  說著說著,大家轉頭看向席華跟利南兩位,但是席華只是頂著一頭亂髮,坐在甲板上喘息著,嘴角還有著血泡。利南則是靠在船緣,用很痛苦的表情抓著胸口,他們已經沒有力氣再施展法術了。

  「輪到咱們做點事情了。」副船長用他僅剩的一隻眼睛下令。

  「大家將船上的木材砍下來,咱們做他媽個幾條木筏,如果夠快的話,咱們可以在被他媽的暴風趕上以前划上岸去。」

  「是!」

  剩下的船員立刻開始動作,其他人也急忙的找自己可以幫忙的地方協助。

  席華則是在休息一下之後強打起精神,開始幫札爾和利南施行醫療咒文。

  「不要太逞強了,俺……並沒有受什麼傷。」札爾看席華似乎比他還慘的樣子,反而替席華擔心起來。

  「不要緊的。」

  席華打開手掌,上面是一顆雞蛋大小的水晶球。

  「我用的是事先準備的治療法術水晶,用的是這些水晶中的醫療能量,所以不會太耗費精力,不用擔心啦!」

  席華苦笑著,他不禁慶幸起自己有個懂得製作魔法物品的父親起來,因為製作魔法物品並不簡單。雖然說他這方面學的不好,至少也比一般沒練習過的法師做的要好。

  有了事先準備的這些東西,他只需要簡單的啟動咒語就可以進行醫療,只要他的肉體承受得起勞累就可以了,不過他的肉體狀況從來沒那麼慘過,席華也不知道自己還能撐多久。

  這就是席華之前所說要「靜一下」準備的東西,雖然說在能量的轉換過程中會損失一些能量,但儲存一些可能會用到的東西總是好的。現在席華只希望在水晶能量用盡以前能脫離險境。

  「你手上也有些傷口。」

  伸出手來,席華把手掌按在札爾手臂上,紅髮的大漢手縮了一下。

  「嘿嘿!不用啦!」

  札爾似乎有點不知所措,笑聲有點勉強。席華笑了笑,開始釋放水晶中的能量。

  說是不會太累,在幫札爾醫療之後,席華連站起來都有困難了。席華覺得有些奇怪,為何連他自己都會受影響,他因為虛弱而鎖不住自己的能量了嗎?

  看見席華為札爾治療,原本在一旁忙著的庫妮很快的過來,用著斥責的眼神把札爾拉起來。

  「別坐在那裡,快去幫忙。」

  邊說邊用著恐懼的眼神看著席華,然後拉著札爾快速的離開,留下席華一個人,搞不清楚狀況。

  (奇怪的波動。)

  雖然有著奇怪的感覺,但現在也沒時間細想了。

  「棄船!」副船長命令道。

  有些船員在聽到棄船命令時頭低了下來。畢竟這是艘堅固的好船。有些人在這裡渡過了大半輩子的時光,感覺就像家一樣。但棄船是件不得已的事情,在把剩下的十五個人安置上兩艘木筏之後,大夥開始頭也不回的奮力的向岸上划去。

  木筏才划開一下子,微風號隨即沉沒。在大浪拍打之下,堅強撐過暴風的主帆也終於攔腰折斷,綠色的黃金鸚鵡螺船帆也在漩渦中盤旋一陣子後消失在浪花之下,只剩一堆泡沫。

  暴風已經離他們很近了。在強勁的海流中,小小的木筏顯得微不足道,大家都又濕又累的,不過為了保命,那怕是只有雙手也要划。大家死命的把水往身後撥去,想要快一點到岸上去。不過席華跟利南真的是划不動了,他們甚至連當槳用的木板都握不好。

  在激烈的潮流之中,兩艘木筏很快的就被沖散開來,大家也只能互相看著對方漸漸遠離,卻無能為力。

  在這種危急的時候,失去任何夥伴的心理衝擊都是非常大的。兩艘木筏上的人都用著恐懼的眼神在看著對方,連叫出聲來都沒辦法。

  突然,一陣大浪毫無預警的向席華所乘坐的木筏打了過來,大家臨時拼湊的木筏就這樣被打翻、解體,全部的人都落到水裡。就在席華和利南掙扎著要抓住漂浮的木片時,副船長游了過來,奮力的將兩人推上較大塊的木板上去。

  「給我他媽的活下去啊!」獨眼的大副用顫抖的聲音說著,他的嘴唇已經變成紫色的了。

  兩人死命的抓住木板,在穩住之後正想回頭幫忙,但是在大副游近來想要爬上木板來時,只見一陣大浪,隨著大批致命的凶器襲向他們。結果副船長被船隻破片擊中頭部,附近水域隨即出現大量血跡,那失去生命活力的身軀很快的便被海浪捲走,消失無蹤,只留下一條裝飾著貝殼的眼罩在海面,隨著白色的泡沫上上下下的漂浮著。

  席華將它撈起來,拿在手上,腦中一片空白。

  現在只剩席華和利南兩人,他們無助的抓住木板,隨著巨大的風浪漂浮著,沒有任何反抗的能力。

  席華看著正在旋轉的太陽,彷彿是一朵刺眼的蓮花,他現在已經沒力氣做任何事情了,心裡只剩下一個念頭……

  我要回家…………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勞資關係,以及各種關係

最近勞基法修法吵好大,我反而比較沒在部落格上寫文章。

一來大多數重點其實去年都已經講過,二來反對方的反對理由太可笑,讓我覺得在部落格上面寫沒太大意義。

關於責任制,只想告訴各位,別被騙了

責任制是台灣獨步全球的變態發明,基本上根本是胡說八道,早該廢掉,只是在媒體以訛傳訛之下,被搞到很像一回事,甚至被廣泛濫用。


從「惡劣勞工」來談談勞僱之間的權利義務

話說在前頭,處理勞資爭議案件,10件有9.5件是雇主違法,基本上絕對都是雇主有錯。

但並不表示勞工沒錯,這是兩回事。

讀書心得:活著的理由 Reasons to Stay Alive

活著的理由
Reasons to Stay Alive
作者: 麥特.海格
原文作者:Matt Haig
譯者:洪瓊芬
出版社:天下雜誌
出版日期:2017/02/03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789863982005
叢書系列:心靈成長
規格:平裝 / 256頁 / 25k正 / 14.8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出版地:台灣
閱讀版本:試閱本

小寶貝床邊故事集:小白兔的故事

有一隻愛散步的小白兔,在路上看見一棵紅蘿蔔。那是一棵好大的紅蘿蔔,大到小白兔拔不動。於是小白兔四處看看,想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

這時,他看見一隻毛毛蟲,於是跑去問毛毛蟲,可以不可以幫他拔紅蘿蔔。毛毛蟲很爽快的答應了,但是他們兩個不管多用力,都還是拔不動。

毛毛蟲說:「對不起,我力氣不夠,我去幫你找找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好了。」說完就離開,剩下小白兔一個人在那邊焦急。

讀書心得:一級玩家 Ready Player One

一級玩家
Ready Player One
作者: 恩斯特‧克萊恩
原文作者: Ernest Cline
譯者: 郭寶蓮
出版社:麥田
出版日期:2016/11/03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789863443919
叢書系列:hit暢小說
規格:平裝 / 448頁 / 25k正 / 14.8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出版地: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