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讀書心得:最後的獨角獸 (The last unicorn)

最後的獨角獸 (The last unicorn)

作者:彼得畢格/著
原文作者:Peter S. Beagle
譯者:李慧娜
出版社:遊目族
出版日期:2002年04月01日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577455077
裝訂:平裝
叢書系列:彼得畢格作品
規格:平裝 / 320頁 / 21*15cm / 普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出版地:台灣
第一次與這部作品接觸,是國小的時候,當初我是如何的迷戀安瑪西雅的啊!也因此我最愛的奇幻生物一直都是獨角獸,有一段時間我用的簽名檔就是 Unicorn,還買原文小說回家啃,也買過不少獨角獸的月曆、圖卡、書籍,還曾經用一張牛皮畫上獨角獸(就照卡通裡的造型)掛在牆上。

更不用提歸途裡最早登場的角色就是獨角獸了。

這是部怎樣的作品呢?

這是個很悲傷的故事,顧名思義,只剩一隻獨角獸。

成為一個族類裡的最後一個成員是何等悲傷的事情?尤其是一個永生不死的族類,而永生不死的族類又為何會消失到只剩一個?

生物有種本能,會去記住不好的事情,因為不好等於危險,而本能會讓我們牢記所有會造成危險的事情,而年紀越大就會「學到越多」,當你永生不死的時候……或者說,一個永生不死的族類不需要這種能力,一來反正不會死,二來如果學會悲傷,那永恆將成為枷鎖。

但若沒有情感,生命有任何意義嗎?或者說,時間有意意嗎?

故事開頭,獨角獸已經很老了,但到底有多老?不知道,因為她沒有時間觀念,也不需要時間觀念,而她所在的森林永保翠青。

她不需要時間,但她卻被獵人的話語撩起了好奇心:她是最後的獨角獸嗎?

這都是情感,不管好奇還是疑惑都是,情感對一個永生不死的族類來說是一種負擔,而種負擔,讓獨角獸成為安瑪西雅--而且越來越安瑪西雅,一位由獨角獸幻化 而成的女性。雖然理所當然的是個清純美少女,但請不要忘記,「她已經非常老了,只是她自己也不知道而已」,而成為人類的她,在身體變化的同時,心靈也受到 影響,而時間的影響也開始出現,於是她悲傷,從她清澈的瞳仁可以看出那份悲傷宛如大海般深沈。

但書中角色也幾乎沒人是快樂的,每個人都有他的苦惱、欲望,不論是嫉妒的佔有、對外表的自卑、對力量的渴望、對愛情的索求,這一切,在面對獨角獸,在面對安 瑪西雅時全被爆開來了。她是獨角獸,是永恆、是力量、是地位:她是安瑪西雅,是美麗、是純潔、是含苞的蓓蕾。她是人人憧憬的女神,但卻在悲傷中漸漸成為凡 人。

面對永恆的逝去,該如何是好?書中角色給了不同的答案。有人嘲笑著他的貶抑,並以此為戰勝永恆的印記。有人嘗試著面對短暫的未來,即 便一切美好不再,但不完美的美正是人類最閃耀的光輝。有人相信著愛情,並全心全意,但又自以為是的做出凡人可悲的努力。也有人悔恨著自己的錯誤,毫無希望 的想要彌補。

但獨角獸畢竟是獨角獸,她不是人類,雖然她曾經成為人類。

最後,雖然良善戰勝了,但悲傷留了下來。

正如佛羅多拯救了夏爾,但卻沒有拯救自己。

最後的獨角獸不再是安瑪西雅,但也不在是最後的,而是唯一的。

是獨角獸變成安瑪西雅還是安瑪西雅變成獨角獸?

書末,獨角獸來到夢中,與她的友人再見。友人……「友人」這兩個字對獨角獸來說是何等沈重,當他的友人對於獨角獸的高貴與美麗讚嘆的時候,獨角獸要面對的是永恆的失落,因為人類終將凋零。

有趣的是,安瑪西雅畢竟不是人類,傳統故事中最難以割捨的里爾國王,在獨角獸眼中卻只有無言的憐憫,反倒身為魔術師的西門瑞克,這個與她羈絆最久也最親密的人類,還有茉莉,這位付出不求回報的良善女子,才是她親口道別的對象。

但里爾國王並非一無所獲,正如魔術師說的:「偉大的英雄需要深沈的哀傷和沈重的負擔,否則他們一半的偉大都會被忽略掉……愛上一隻獨角獸不可能會是惡運,那一定是所有好運氣當中最甜美的一種,雖然最難爭取到。

當然,英雄不見得是自願要變偉大的,里爾多想拋下國土去尋找獨角獸,但,找到又如何?英雄不該有吟遊詩人的命運,國王的悲哀與幸福是同一件事情,他們都知道這一點。

所以最後只剩兩人,故事總歸是要這樣的,世界要交還給人類,奇幻將成為奇幻,只存在於童話之中。

是的,有段話這樣寫:「茉莉.葛露只是笑著搖頭,搖到她的頭髮都垂散下來,她看起來比安瑪西雅小姐還美。

魔術師終於看見世界的美,就讓追尋獨角獸成為一種憧憬,這種追尋不該成功,而是讓她成為生命的清泉。

每個人心中都該尋找自己的獨角獸,就像千年女優裡的藤原千代子一樣,那種尋找才能散發出生命的光和熱,不像書裡的海格一樣,禁錮著世界的美好,讓醜陋的心長出毛來。

在這邊附上最後獨角獸主題曲的歌詞,原唱是America合唱團,但網路上可以找到非常多團體翻唱的曲子喔!
When the last eagle flies over the last crumbling mountain
And the last lion roars at the last dusty fountain
In the shadow of the forest though she may be old and worn
They will stare unbelieving at the last unicorn
When the first breath of winter through the flowers is icing
And you look to the north and a pale moon is rising
And it seems like all is dying and would leave the world to mourn
In the distance hear the laughter of the last unicorn
I'm alive, I'm alive
When the last moon is cast over the last star of morning
And the future has passed without even a last desperate warning
Then look into the sky where through the clouds a path is formed
Look and see her how she sparkles, it's the last unicorn.
I'm alive, I'm alive


這本書的心得是我很早以前就想寫,但卻一直寫不出來,因為我太愛這本書了,加上書裡其實還有許多面相可以討論,實在不知從何下手,不過被玥璘推了一把,還是動手寫了,附帶一題,她寫得心得美極了。


我現在最怨恨的是DVD沒出三區的……

對了,幾件瑣事忘記提,首先是卡通版裡的海格國王,配音員是薩魯曼跟杜酷伯爵--克里斯多福.李喔!他還真是天生演壞蛋的命。

此外,魔戒裡,瑞文戴爾的守護魔法(就電影裡亞雯搞得那個),我一看到就立刻想起獨角獸群從海中衝出來的畫面,老實說卡通版的畫面比較壯觀說。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勞資關係,以及各種關係

最近勞基法修法吵好大,我反而比較沒在部落格上寫文章。

一來大多數重點其實去年都已經講過,二來反對方的反對理由太可笑,讓我覺得在部落格上面寫沒太大意義。

關於責任制,只想告訴各位,別被騙了

責任制是台灣獨步全球的變態發明,基本上根本是胡說八道,早該廢掉,只是在媒體以訛傳訛之下,被搞到很像一回事,甚至被廣泛濫用。


從「惡劣勞工」來談談勞僱之間的權利義務

話說在前頭,處理勞資爭議案件,10件有9.5件是雇主違法,基本上絕對都是雇主有錯。

但並不表示勞工沒錯,這是兩回事。

小寶貝床邊故事集:小白兔的故事

有一隻愛散步的小白兔,在路上看見一棵紅蘿蔔。那是一棵好大的紅蘿蔔,大到小白兔拔不動。於是小白兔四處看看,想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

這時,他看見一隻毛毛蟲,於是跑去問毛毛蟲,可以不可以幫他拔紅蘿蔔。毛毛蟲很爽快的答應了,但是他們兩個不管多用力,都還是拔不動。

毛毛蟲說:「對不起,我力氣不夠,我去幫你找找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好了。」說完就離開,剩下小白兔一個人在那邊焦急。

讀書心得:一級玩家 Ready Player One

一級玩家
Ready Player One
作者: 恩斯特‧克萊恩
原文作者: Ernest Cline
譯者: 郭寶蓮
出版社:麥田
出版日期:2016/11/03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789863443919
叢書系列:hit暢小說
規格:平裝 / 448頁 / 25k正 / 14.8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出版地:台灣

我當職能治療師的日子

偶而就是會想起一些以前的事情,到不是說有什麼情緒上的起伏或生命的感慨,只是單純的、隨機的,就像生命的籤桶偶而掉出一支職能治療的籤來,上面只寫個『中』,不吉不凶的,但卻讓我想起許多事情來。


  因為有個自閉症的弟弟,我很早就接觸到了職能治療,這在十幾年前可還是個罕見的職業,就算是現在也沒多少人聽過。

  但我接觸到了,而且也有好感。

  那是個學生只知道猛唸書的時代,天知道什麼志願不志願的,志願是由分數決定而不是意願決定的年代。還好,我的成績多少還能讓我有些選擇的餘裕,我能自由的選我想唸的學校與科系,而我依著興趣,把職能治療填進志願卡裡(但也不是第一個)。

  命運之輪編織因緣,我進到職能治療學系,一個堪稱我這輩子最佳選擇之一的決定。
##CONTINUE##

  學生時代就不多提了,反正這篇的標題是我當治療師的日子,要懷念學生時代以後有機會再談。總之,我有幸在畢業以後在職能治療的三大領域──精神疾病職能治療、生理疾病職能治療與兒童疾病職能治療──通通都待過,所以對整個職業精神有很深的感觸。


  一個助人的專業若只有單純的熱誠或善心是絕對不夠的,專業才是最大重點,尤其在這個越來越疏離的社會裡。

  剛畢業的菜鳥,雖然有滿腔抱負,但很容易在碰上臨床千變萬化的突發狀況時被K.O.出局。我第一份工作是在精神科,當時是去當職代的(有人請產假),是個短期工作,這沒關係,重點在於,該院只有一位OT啊!換句話說我是去代那個only one的位置的。

  想來我還真是憨膽,反正就接了下來(所謂重賞之下必有勇夫,薪水不錯啦),想不到這此的工作經驗卻給了我不少的自信。反正就是熬過來了啦!而且也因此知道一件事情──只要下決心去作,不管成功與否,學到東西的都是我。

  可惜沒能在這裡工作久些,我又換了個環境﹔這次是到復健科,同時接觸成人與兒童患者,然後漸漸變成專職從事兒童職能治療,而且又當了主管及臨床指導老師。


  在三大領域全打滾過之後,我開始懷疑前學到的東西,那是一種來自於臨床經驗的自信,一種從按表操課到自我思索其他路徑的過程。於是我開始歸納各種相關理論學說,尋找不同理論的矛盾與協調,然後發展屬於我自己的職能治療哲學(只是種哲學,臨床還是以實証過的理論為主)。

  因為有帶實習生,所以這種理性的衝擊更加的強烈,畢竟我要教學生的話,我自己總要能有一套邏輯完整的論述才行,而教科書裡的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