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兩件事情

昨天發生兩件事情,帶給我不小衝擊,想跟大家分享一下。
創意文化園區-舊酒場
昨天一大早,我接到一位過去患者母親的電話。這位患者對我而言還滿有意義的,因為他是我的第一位小兒患者,剛接的時候才十個月大,是個重度的腦性麻痺患童,但算一算,現在他也17歲了。


事情是這樣的,這個孩子平常都是媽媽在照顧,但因為媽媽臨時有是,所以託付給某單位臨託兩個小時,哪知道媽媽前腳剛離開機構,孩子就開始抽筋,癲癇發作了。

發作原因待查,但很可能是抽痰的管子太過刺激誘發的,因為在家都是必要時才放管子,機構裡則是嫌麻煩乾脆讓管子裝在裡面。這不是誰對誰錯的問題,因為安裝管子的過程本身對粘膜就是一種傷害,若短期待還要抽痰,一直拔插反而容易受傷。但孩子無法忍受管子插在那裡也是事實(那可不是普通不舒服),所以到底痰的量有多少變成必須衡量的問題。

總之就是抽筋了,糟糕的是,居然讓他抽筋一個多小時,這就太離譜了,我可沒聽說過有誰發作這樣久了。

總之,母親臨託兩個小時,最後卻是被通知要去醫院急診室,然後託血汗醫院氾濫之賜,到處加護病房都缺床(其實是有床但缺人),找了好一陣子才住進某醫院加護病房。

接著問題開始,拜全世界唯一用商業法規規範醫療行為的台灣司法之賜,醫院不敢進行積極治療,反而花大量時間在跟家屬解釋「不是我們的問題」……總之,家屬連一點想要責怪醫院的念頭都還沒有(才剛送進去要怪什麼?),醫院居然就開始先推責任,簡直跟馬英九的就職演說一樣奇怪。

後來動用關係找該院副院長,情況立刻逆轉。

還好,我家因為某些緣故,跟醫界不少重要人物交好。說真的,在台灣目前這種鳥健保以及北七司法制度之下,還真慶幸我有這些關係可以動用,因為這種特權利用已經不是一次兩次,別說我搞特權,若不是人命關天,誰也不想欠人情,因為在台灣若生了重病,想要有一個「正常」醫療品質並不容易,因為台灣,沒醫放著死產生得法律問題,遠比努力醫旦難免有些後遺症還要低得多。

把人命換算成金錢,就跟有人整天在算養死刑犯要花多少錢,乾脆弊掉一樣可怕,但台灣就是這個樣子。

在醫院上班那段日子給我最深的感觸,就是當我努力協助患者回歸正常生活、幫助家屬一起撐過那段日子,到最後總會碰到一道高牆,一道名為社會的高牆。

就學的歧視、無障礙環境差到不行(想想總統府一直到吳淑珍女士要進去,才舖設無障礙斜坡)、升學銜接有跟沒有一樣、毫無就業計畫、就養服務只有過時的機構、家庭輔導以及支持根本是笑話,更不用提終老安置。

最嚴重的是社會性的忽視以及敵視。

以難怪我會一路幹政府幹到現在了(更不用提這四年相關福利經費醫反過去幾十年不斷提高的狀況,反而大幅縮水--但撥給特定族群的福利經費卻反而升高)。

另一件事情發在下午,我帶明澄去參觀一間美語教室,但我進去跟主任說不到三句話,一 個小男生從裡面跑出來,結果沒好好看路,居然從打開的玻璃門直接撞上去。

這很慘,眼角直直從玻璃門邊狠狠撞上去,瞬間孩子就摀著臉在地上痛苦大叫。我正好站在旁邊,趕進湊過去查看,才發現地上一灘血,男孩的指縫還一直有血「噴出來」。

真的是用噴的,我這輩子還沒看過血噴成這樣,有夠恐怖。

因為很明顯是傷到動脈,我第一句話是大喊趕快送醫院,這時辦公室裡也有工作人員跑出來,拿了一大包衛生紙要幫忙止血,但孩子一直尖叫「我不要縫!」

老實說喊這句還滿奇怪的,是以前縫過或者常被恐嚇不乖要縫。

總之我看工作人員有點慌了手腳的樣子,好歹我也在醫院上過班,支援過急診工作,所以一邊跟老師幫孩子止血,一邊要人去開車過來(我忘了一件事情,應該還要聯絡家長才對),不過孩子掙扎的很厲害,臉都發紫了還不停尖叫(很明顯的換氣過度),我看已經一堆老師在幫他固定了,我轉身看明澄,只見明澄一臉驚恐(他前一陣子才摔倒縫五針,也是流一大堆血),所以決定先安撫明澄,反正這個男孩子血都用噴的了,先讓老師帶去醫院就對了(這又是我的疏忽,真的離開醫院太久,我後來才想到有止血點可以應急一下)。

於是我想先帶明澄離開,以免干擾,也讓明澄不要再看這些血腥的畫面。

這時那個完全沒靠過去關心孩子,只會要其他人動作快的班主任作了讓我非常傻眼的事情。

她居然還想留我下來填資料?

妳們班上有孩子出了嚴重意外,你不親自過去關心,還想跟我推銷課程?你也太離譜了吧?

我本來跟班主任說「今天不方便,改天再過來」,但看見她的態度,變成「不用了,謝謝。」

說謝謝已經算客氣了。

當我跟明澄在門口帶安全帽的時候,剛好有人把車開過來,裡面老師一團亂的想要帶孩子上車(孩子還在尖叫掙扎,老實說叫成那樣,很怕他會抽筋),這時我看見班主任又做一件讓我傻眼的事情。

人家拿衛生紙是為了幫孩子止血,但她伸手拿一大疊衛生紙,居然是去擦地上的血跡,而且還手伸遠遠的擦。

不管你教出來的小朋友英語能力有多好,這間教室我永遠不會再靠近了。

昨晚很巧,我跟太太一起吃晚餐,居然碰到上述患者的家人,剛從醫院離開也來用餐,所以又討論了好一陣子。大家很感慨,現在醫療品質變差,問題並不是技術或科技的問題(這兩樣台灣都算得上是前段班),而是心態問題,而心態問題其實是源自於勞動條件、司法環境、健保給付等制度,再看看那位美語教室的主任,腦子裡居然只關心我這位「也許會讓你賺錢的客人」,難道說,孩子的「錢已經讓你賺了」,所以在你眼中就沒價值了?

好奇怪耶!你們這些傢伙。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關於一例一休

吵了好一陣子,中央終於拍板定案了,所以就來談談一例一休這回事。

我們先分清楚什麼叫「例假」,什麼叫「休假」。

「例假」代表了「勞雇雙方約定好要休息的法定假日」,請注意兩個重點,他是法定假日,而且是勞資雙方議定的。

現行規定,七天內一定要有一天休息,做為例假。



通常,我們都會說是禮拜天,其實這是誤解,他可以是任何一天,總之就是週休一日,「嚴禁出勤」,這一天是完全不能侵犯的日子,雇主不能要求勞工這一天上班(命令?吃屎去吧!勞雇關係裡面,沒有命令這種東西,勞資對等,懂不懂?)。

在這邊說明一下什麼叫「七天內」,我們不管什麼星期一開始算的東西,而是「任何一天都可以起算」,換句話說,這句話最直觀的解釋就是,「法律嚴禁勞工連續上班七天,最多就是六天」 。

(所以有一點要注意,依現行法規,如果你是上一天八小時正常班的人,那你一個月會有8-10天的休假才對,有些公司會直接匡定每月休假天數,其實都是違法的,因為光例假就至少會有4-5天,只有月休四天絕對違法)

好啦!再來就是很多勞工誤會的部份,就是週休二日這件事情。

最常見得誤解,就是覺得公務員「法定週休二日」,為何勞工沒有。

其實都搞錯了,首先,今年1月1號就已經公佈,單週最高工時是40小時,這是天條,就算你是用兩週、八週變形工時,總之「平均」起來就是不能超過單周40小時,如果以一般最常見的每日工時8小時計算(這也是勞基法每日基礎工時的上限),一個禮拜上五天班就達標了,當然就是週休二日,至於第六天的出勤,必須給付加班費。

其實這就是一例一休,早就是這樣了,這次修法只是確定「休」這個名詞,而且增加休假日的定義,讓他加班費變更高。

簡單說,現在勞工本來就是週休二日了,「本來就是」,只是如果第六天要出勤,必須給加班費。

換句話說,真正問題根本不是兩例的問題,而是:
1.你他馬的不敢跟老闆要加班費,又不願去檢舉、申請調解,要怪誰啊?
2.你他馬的不敢拒絕加班,明明加班勞方有拒絕權的,你不敢爭取勞資協商權利,又不願去檢舉,怪誰啊?

說公務員一週兩例?對不起,公務員是「二休」,公務員沒有例假,搞清楚,公務員沒有加班限制、加班費也沒有加成,所以像週末辦活動,公務員都是乖乖出勤,加班費一比一。(還有天兵說公務員週末沒在工作的,到底跟社會隔離多久了,政府一大堆有的沒的活動都辦在週末或假日,尤其過年過節或天然災害期間,更是無限期加班。而且公務員也不…

自己不把手伸出來,沒人能拉你一把--台灣勞工的真實困境

最近勞基法修法議題吵得很熱,上一篇文章因為媒體轉載而瞬間破我文章瀏覽紀錄,但也凸顯很多人在這方面觀念的不足,不再寫一篇實在不行。

讀書心得:活著的理由 Reasons to Stay Alive

活著的理由
Reasons to Stay Alive
作者: 麥特.海格
原文作者:Matt Haig
譯者:洪瓊芬
出版社:天下雜誌
出版日期:2017/02/03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789863982005
叢書系列:心靈成長
規格:平裝 / 256頁 / 25k正 / 14.8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出版地:台灣
閱讀版本:試閱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