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兩件事情

昨天發生兩件事情,帶給我不小衝擊,想跟大家分享一下。
創意文化園區-舊酒場
昨天一大早,我接到一位過去患者母親的電話。這位患者對我而言還滿有意義的,因為他是我的第一位小兒患者,剛接的時候才十個月大,是個重度的腦性麻痺患童,但算一算,現在他也17歲了。


事情是這樣的,這個孩子平常都是媽媽在照顧,但因為媽媽臨時有是,所以託付給某單位臨託兩個小時,哪知道媽媽前腳剛離開機構,孩子就開始抽筋,癲癇發作了。

發作原因待查,但很可能是抽痰的管子太過刺激誘發的,因為在家都是必要時才放管子,機構裡則是嫌麻煩乾脆讓管子裝在裡面。這不是誰對誰錯的問題,因為安裝管子的過程本身對粘膜就是一種傷害,若短期待還要抽痰,一直拔插反而容易受傷。但孩子無法忍受管子插在那裡也是事實(那可不是普通不舒服),所以到底痰的量有多少變成必須衡量的問題。

總之就是抽筋了,糟糕的是,居然讓他抽筋一個多小時,這就太離譜了,我可沒聽說過有誰發作這樣久了。

總之,母親臨託兩個小時,最後卻是被通知要去醫院急診室,然後託血汗醫院氾濫之賜,到處加護病房都缺床(其實是有床但缺人),找了好一陣子才住進某醫院加護病房。

接著問題開始,拜全世界唯一用商業法規規範醫療行為的台灣司法之賜,醫院不敢進行積極治療,反而花大量時間在跟家屬解釋「不是我們的問題」……總之,家屬連一點想要責怪醫院的念頭都還沒有(才剛送進去要怪什麼?),醫院居然就開始先推責任,簡直跟馬英九的就職演說一樣奇怪。

後來動用關係找該院副院長,情況立刻逆轉。

還好,我家因為某些緣故,跟醫界不少重要人物交好。說真的,在台灣目前這種鳥健保以及北七司法制度之下,還真慶幸我有這些關係可以動用,因為這種特權利用已經不是一次兩次,別說我搞特權,若不是人命關天,誰也不想欠人情,因為在台灣若生了重病,想要有一個「正常」醫療品質並不容易,因為台灣,沒醫放著死產生得法律問題,遠比努力醫旦難免有些後遺症還要低得多。

把人命換算成金錢,就跟有人整天在算養死刑犯要花多少錢,乾脆弊掉一樣可怕,但台灣就是這個樣子。

在醫院上班那段日子給我最深的感觸,就是當我努力協助患者回歸正常生活、幫助家屬一起撐過那段日子,到最後總會碰到一道高牆,一道名為社會的高牆。

就學的歧視、無障礙環境差到不行(想想總統府一直到吳淑珍女士要進去,才舖設無障礙斜坡)、升學銜接有跟沒有一樣、毫無就業計畫、就養服務只有過時的機構、家庭輔導以及支持根本是笑話,更不用提終老安置。

最嚴重的是社會性的忽視以及敵視。

以難怪我會一路幹政府幹到現在了(更不用提這四年相關福利經費醫反過去幾十年不斷提高的狀況,反而大幅縮水--但撥給特定族群的福利經費卻反而升高)。

另一件事情發在下午,我帶明澄去參觀一間美語教室,但我進去跟主任說不到三句話,一 個小男生從裡面跑出來,結果沒好好看路,居然從打開的玻璃門直接撞上去。

這很慘,眼角直直從玻璃門邊狠狠撞上去,瞬間孩子就摀著臉在地上痛苦大叫。我正好站在旁邊,趕進湊過去查看,才發現地上一灘血,男孩的指縫還一直有血「噴出來」。

真的是用噴的,我這輩子還沒看過血噴成這樣,有夠恐怖。

因為很明顯是傷到動脈,我第一句話是大喊趕快送醫院,這時辦公室裡也有工作人員跑出來,拿了一大包衛生紙要幫忙止血,但孩子一直尖叫「我不要縫!」

老實說喊這句還滿奇怪的,是以前縫過或者常被恐嚇不乖要縫。

總之我看工作人員有點慌了手腳的樣子,好歹我也在醫院上過班,支援過急診工作,所以一邊跟老師幫孩子止血,一邊要人去開車過來(我忘了一件事情,應該還要聯絡家長才對),不過孩子掙扎的很厲害,臉都發紫了還不停尖叫(很明顯的換氣過度),我看已經一堆老師在幫他固定了,我轉身看明澄,只見明澄一臉驚恐(他前一陣子才摔倒縫五針,也是流一大堆血),所以決定先安撫明澄,反正這個男孩子血都用噴的了,先讓老師帶去醫院就對了(這又是我的疏忽,真的離開醫院太久,我後來才想到有止血點可以應急一下)。

於是我想先帶明澄離開,以免干擾,也讓明澄不要再看這些血腥的畫面。

這時那個完全沒靠過去關心孩子,只會要其他人動作快的班主任作了讓我非常傻眼的事情。

她居然還想留我下來填資料?

妳們班上有孩子出了嚴重意外,你不親自過去關心,還想跟我推銷課程?你也太離譜了吧?

我本來跟班主任說「今天不方便,改天再過來」,但看見她的態度,變成「不用了,謝謝。」

說謝謝已經算客氣了。

當我跟明澄在門口帶安全帽的時候,剛好有人把車開過來,裡面老師一團亂的想要帶孩子上車(孩子還在尖叫掙扎,老實說叫成那樣,很怕他會抽筋),這時我看見班主任又做一件讓我傻眼的事情。

人家拿衛生紙是為了幫孩子止血,但她伸手拿一大疊衛生紙,居然是去擦地上的血跡,而且還手伸遠遠的擦。

不管你教出來的小朋友英語能力有多好,這間教室我永遠不會再靠近了。

昨晚很巧,我跟太太一起吃晚餐,居然碰到上述患者的家人,剛從醫院離開也來用餐,所以又討論了好一陣子。大家很感慨,現在醫療品質變差,問題並不是技術或科技的問題(這兩樣台灣都算得上是前段班),而是心態問題,而心態問題其實是源自於勞動條件、司法環境、健保給付等制度,再看看那位美語教室的主任,腦子裡居然只關心我這位「也許會讓你賺錢的客人」,難道說,孩子的「錢已經讓你賺了」,所以在你眼中就沒價值了?

好奇怪耶!你們這些傢伙。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小寶貝床邊故事集:小白兔的故事

有一隻愛散步的小白兔,在路上看見一棵紅蘿蔔。那是一棵好大的紅蘿蔔,大到小白兔拔不動。於是小白兔四處看看,想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

這時,他看見一隻毛毛蟲,於是跑去問毛毛蟲,可以不可以幫他拔紅蘿蔔。毛毛蟲很爽快的答應了,但是他們兩個不管多用力,都還是拔不動。

毛毛蟲說:「對不起,我力氣不夠,我去幫你找找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好了。」說完就離開,剩下小白兔一個人在那邊焦急。

肉粽節快樂

上帝的禮物,全家一起期待。

對於身心障礙「兒童」的想像

前一陣子因為太太接了一位居家患者要評估,我剛好有空就跟去,反正順便看一下,畢竟離開醫院十多年,還是會懷念當初每天跟孩子一起玩的日子啊!

因為是太太的案子,我基本上就是在旁邊滑手機啦!但不是沒在觀察,畢竟多年養成的職業習性總是全自動運作的,不管我在哪個職務都一樣,所以也看到不少問題,好歹我也是個職能治療師,看到的東西跟我太太這個物理治療師不會完全一樣,所以各專業互補會有更大效果。

於是在結束前,因為太太要我給意見,我一時手癢,還幫忙做了一個副木(他們家居然有這些材料),還好當年的功夫沒忘記,而且那種依狀況個別化設計副木本來就是我擅長的事情,所以還滿高興的,這一身功夫沒荒廢啊!

公會與強迫入會

很多職業團體,例如自由 職業團體(醫師、律師等等)、工商職業團體(電腦商業同業公會、紙製品商業同業公會這類),都有成立 公會組織。不過,說句老實話,在我所知道的範圍裡,有相當一大部分的會員是不甘不願加入公會的。

公會不同於一般人民團體,而有著強迫入會的性質,簡單說,你沒有入會,你就不准從事這樣工作……大家有沒想過為何法令會做出這種限制?有沒有因為限制人民自由而違憲?還 有,這樣做對社會、對專業發展、對從業人員有什麼好處嗎?

我自己是自由職業團體主管單位,所以稍微提一下這幾年碰到的狀況,順便討論一下上面的問題。

很多人會跟我們抱怨「加入公會做什麼?」,其實加入不是真正問題,真正問題應該是這樣的--會費那麼貴,又沒什麼福 利,我加入要做什麼?
關鍵在這裡:
1.會費那麼貴
2.沒福利不過,因為「沒入公會就不能執業」,簡單說就是強迫入會,所以大多數人都乖乖入會、乖乖繳錢。

這產生以下問題:
1.沒入會不能工作,所以大家都會入會。
2.入會了,只好乖乖每年繳錢,但心裡很不爽。
3.有些人因為 不爽,所以乾脆不繳錢,然後就面臨公會的處罰--這問題大著。
如果是工商職業團體的話還更嚴重,很多人是跟本不想入會,店還是照開,但不入會的話「會被政府處以罰鍰」,這部份因為不是我熟悉的業務,我先不談了。

總之,入會的話大家沒多大意見,問題出在「我為何要一直繳錢?」原因在上面。

給想考高考的朋友一點建議

我不知道寫這個會不會太臭屁,因為最近市面上不少在告訴大家如何考公職的書,我稍微翻了一下,覺得不大滿意,所以……

先說一下我的狀況,我都三十幾了才想到要考公職,會去考也不是因為我有興趣,是我太太有興趣,而她說她一個人唸書會不專心,所以要我陪她,所以我陪她補習一年,結果我考上了……

在非本科系(我念的是職能治療,跑來考社會行政)的狀況下,只補幾個專業科目(我可是從嘉義跑去台南補習,不可能每科都補),而且老實說我根本只是想去陪考的狀況下,居然能考上,這表示我的準備方式應該有點道理吧?

因為看見有本書在廣告上說考高考比考台大醫科還難,讓我很不服氣,別說台大醫科,台大隨便一科都沒那樣好考上的好不好?(雖然我台大也真的是不知道怎麼考得就考上了……也許我真的考運比人家好吧!)

要考試,書當然要念,這部份我就不強調了,而且每個人適合的唸書方式不一樣,每個人擁有的唸書環境也不一樣,這部份實在很難給太過教條式的建議,只能給一點原則性的東西當作參考。

不專業者的防洪亂講

話說在前頭,我完全不是相關專業人員,也沒關注太多相關專業知識,以下只是胡亂猜想,對不對我不知道,要指教歡迎,反正如果你的指教太專業我也可能同樣看不懂就是了。

這次大雨,有些地方有淹水狀況,但老實說看過太多更嚴重的情形,其實這次狀況算還好而已。然後嘉義市雖然雨不算大,但瞬間降雨依然驚人,卻連積水都沒有,所以還被不少人稱讚,市府也趁機做了些宣傳,然後一如往常的被一些酸民酸。

這些就先不管,先討論一下防洪到底要怎麼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