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關於點名這件事

不知道為什麼,總之,上台致詞似乎就是要點名。
Warthog
從小到大,反正只要看見有人上台致詞,就會看見致詞者那邊一一點名。第一個講話的這樣做,還沒什麼感覺,但一連幾個都這樣做,感覺就很北七。



學生時代雖然也有機會上台,但基本上就是報告,大概就「老師、各位同學」點名完畢,沒什麼困難,而也大概就是基本禮貌的範圍。

是的,「點名」被視為一種禮貌性行為,問題在於,「合宜」的範圍在哪裡,他們中國有句話說「禮多人不怪」,這話徹底是錯誤的,是儒教的奴化思想,禮多就是北七,而且是徹底的虛偽,充分展現他們中國文化裡不健康的部份,台灣人實在沒必要去學這種髒東西。

當治療師那段時間,常有機會到處演講授課,基本上向主辦單位致意是要的,對聽眾致意更是理所當然,但也因此有更多機會聽別人致詞。後來當公務員,這種機會更多,尤其當社團主管機關,致詞話都說到爛了,聽更是聽到耳朵長繭,真的有些心得要來分享一下。

是這樣的,昨天剛好去參加一個活動,聽見某人致詞,這是我第一次聽他致詞,然後我跟我太太兩個人只覺得他如果不多練習一下,最好不要出來講話。

問題有兩個層面,首先他的致詞搞很糟糕,但這不完全是致詞者的錯,所以就算了,但前面的點名過程可真是爛死了。

TED為何受歡迎?很簡單,因為人的注意力有限,而TED讓我們知道怎樣的演講叫做好的,但政府公務員跟政治人物的演講,則往往剛好是反例,而且是最爛的那種。

好演講的「第一印象」,就是「不要點名」,點名立刻讓演講變得很北七,偏偏政治人物對這一點樂此不疲。當然,這一點跟我前天提到的「大頭症」有極大關聯,因為有些人真的會因為沒被點到名就惱羞成怒,若站在防小人的立場,點名倒也是被迫而言的不樂之舉。

之前當公務員的經驗,因為常需要上台致詞,一開始也都邊看邊學,第一個學得當然就是點名,畢竟這就是致詞的起點。於是開會總要準備紙筆,在司儀點名的時候(司儀總會第一個點名,報告出席貴賓,這一點很重要),就拼命抄下頭銜與人名,或至少把姓抄下來,不然只頭銜就好--又來了,人只剩頭銜,徹底非人化,從這裡開始就很北七了。

然後是主席致詞,再點一次名,很好,可以再複習一次。

接著往往就是我了,因為我是代表主管機關,所以致詞順序排在主席後面。這壓力還不小,如果人很多的話,短時間內哪背得起來(在我都不認識的狀況下),所以免不了要看小抄。

這一點就很糟糕,點名又看小抄,不如不要點,因為這不是禮貌,只是單純把司儀講的話重複一遍,這就是純粹的浪費「每一個人的」時間,超蠢的。

我很清楚台下聽眾的眼光會是怎樣的,所以漸漸的我就不再看小抄,而是乾脆不去背頭銜了,因為這種行為本身就很北七。當然,後來我認識的人越來越多,不用背也認得出來,但到這個階段,我基本上不大點名,只有必要的對象,比方說主席、民代、長官(不過如果有其他長官,就不會是我致詞,否則我就是長官),這些我會致意一下。

注意,我最討厭在點名這件事情上面浪費時間,打從我年輕時當聽眾開始,我就很賭爛講者花一堆時間點名,我來這邊不是聽你講這些「廢話」的。所以我的點名絕對只快速帶過去,因為我真正致意的對象,是台下聽眾,我只有向聽眾致意時才真的是在致意,而不是點名。

當然,如果你只是想把話講給你點名的幾個人聽,那當我沒說話,但請記住其他人對你會有怎樣的壞印象。

總之,司儀都很辛苦賣力的在開幕的當時就把所有來賓介紹完了,目的就是為了讓後面的講者別再北七北七的重複點名,你還跟人家點名個大頭啊!何況還拿著小抄念,不是看著人,然後因為光線不足,或者字跡潦草,還唸得零零落落,這哪叫禮貌?根本是失禮到極點。

何必發神經點名?像這種場合,只要像司儀、主席或地方首長之類致意就好,如果有民代,因為這種人心靈特別脆弱,就點一下,然後開始講正題,這不是很好。

如果有那種很會記人的人,你喜歡點名,也點得很好,對不起,我一樣覺得這很北七,因為不管怎樣,你都是讓底下聽眾聽了長達兩分鐘的廢話。我必須說,這輩子聽過得演講,能讓我有超過五分鐘注意力的非常稀少,而前兩分鐘的點名則幾乎是確保這場演講我完全不會注意聽的關鍵因素。

再強調一次,點名這件事情,司儀已經幫所有的致詞者做完了,你的重複點名,是對司儀工作的侮辱,也是在浪費所有與會人員的時間,再也沒有比這種蠢事更糟糕的致詞起頭了。

大眾場合是個很好得測試區,昨天的場合就是殘酷的例子,因為台下很多小朋友,這一堆廢話,讓小朋友坐不住,連家長都很厭煩。因為是第一次聽這個人致詞,所以我花點時間聽致詞內容(還要一邊拉住一直抱怨的小孩),然後我跟我太太的結論是,這種致詞方式,每講一次,民調就會下滑一次……

附帶一題,因為我對於長時間點名這件事情非常瞧不起,所以,基本上政治人物的演講十之八九我是沒在聽的,因為他們是最愛點名的一群人……

複習一下:致詞或演講請不要點名,因為司儀介紹過貴賓,講者禮貌上只要需要致意的對象只有司儀、主席跟所有聽眾(甚至只有聽眾)。當然,如果你有私交、特別尊敬的對象要點名,這沒問題,但不要只是單純點名,而可以帶點聊天性質,爆點小卦,拉近距離,總之別讓聽眾感到無聊,這是重點,而且千萬不要花超過一分鐘時間,除非跟主講內容有關係。

我上面提過,為了防小人,你可以點些政治人物,這我可以體諒,但我會體諒不表示其他人會體諒,而且你還要祈禱不會漏點名,或者有某人剛好晚點進來沒被你看到,那你就倒楣了。

另外,請大家不要讓自己變成那種如果沒被點到名就覺得人格受損的虛弱傢伙,如果你這樣沒自信,還是回家吃自己比較安全,別出來混了。

我不會說我是很厲害的演講者,但我很清楚怎樣的演講者會讓我尊敬,而點名可是確保我懶得聽下去的第一印象--對了,大多數人(選民)都很厭惡點名這回事,請不要受少數大頭症患者影響,以為點名很重要,這些人需要的是就醫,把他們的話當真會讓你離世界越來越遠的。

話說昨天冒雨帶小朋友去參加表演的家長,那種不耐的表情,不知道長官有沒有看見,對了,要我的話,講超過兩分鐘我就開始不耐煩了,請記住,我只給你兩分鐘,如果一分鐘講完,我才會對你有好印象,又除非你致詞搞寫得非常好,好到讓我想聽的地步才行--我必須承認,這非常稀少。

然後你光看小抄點名就花超過兩分鐘是怎樣?我兒子可是還沒吃晚餐就早早去準備,直到表演完才能吃耶!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勞資關係,以及各種關係

最近勞基法修法吵好大,我反而比較沒在部落格上寫文章。

一來大多數重點其實去年都已經講過,二來反對方的反對理由太可笑,讓我覺得在部落格上面寫沒太大意義。

關於責任制,只想告訴各位,別被騙了

責任制是台灣獨步全球的變態發明,基本上根本是胡說八道,早該廢掉,只是在媒體以訛傳訛之下,被搞到很像一回事,甚至被廣泛濫用。


從「惡劣勞工」來談談勞僱之間的權利義務

話說在前頭,處理勞資爭議案件,10件有9.5件是雇主違法,基本上絕對都是雇主有錯。

但並不表示勞工沒錯,這是兩回事。

小寶貝床邊故事集:小白兔的故事

有一隻愛散步的小白兔,在路上看見一棵紅蘿蔔。那是一棵好大的紅蘿蔔,大到小白兔拔不動。於是小白兔四處看看,想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

這時,他看見一隻毛毛蟲,於是跑去問毛毛蟲,可以不可以幫他拔紅蘿蔔。毛毛蟲很爽快的答應了,但是他們兩個不管多用力,都還是拔不動。

毛毛蟲說:「對不起,我力氣不夠,我去幫你找找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好了。」說完就離開,剩下小白兔一個人在那邊焦急。

讀書心得:一級玩家 Ready Player One

一級玩家
Ready Player One
作者: 恩斯特‧克萊恩
原文作者: Ernest Cline
譯者: 郭寶蓮
出版社:麥田
出版日期:2016/11/03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789863443919
叢書系列:hit暢小說
規格:平裝 / 448頁 / 25k正 / 14.8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出版地:台灣

讀書心得:活著的理由 Reasons to Stay Alive

活著的理由
Reasons to Stay Alive
作者: 麥特.海格
原文作者:Matt Haig
譯者:洪瓊芬
出版社:天下雜誌
出版日期:2017/02/03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789863982005
叢書系列:心靈成長
規格:平裝 / 256頁 / 25k正 / 14.8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出版地:台灣
閱讀版本:試閱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