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社會運動的延續問題

日前我寫了篇「抗爭的最主要手段,就是製造麻煩,懂嗎!」,基本上用來描述這次秒退林鳳營的活動是足夠的,但對整體滅頂,乃至於最終的食安政策,還有些必須補充的。
警戒中
再複習一次退奶活動的正當性來源,因為這也會涉及到最終食安政策的整頓問題。



首先,是食安政策先有問題,所以給了不肖廠商上下其手的空間(做了頂多觀感不好,卻有法律模糊空間可以擺弄),這是第一層問題,而要解決這個問題,一是行政部門良心發現,二是立法院良心監督,而這一點,顯然目前是絕對無法解決的,因為行政與立法部門全在黑心集團手中。

既然食安政策有問題,也有不肖廠商敢亂來,於是我們期待司法解決,但結果很顯然的,司法也是在黑心集團掌控中(那一大堆看起來很有法學邏輯的牽拖是沒意義的,錯誤也可以符合邏輯,但不因此就變成正確),於是行政立法司法三權全都讓人民失望了,既然政府無能,民眾能採取的路線就只有抗爭一途。

抗爭方式很多,「全都可以使用」,絕對沒有哪個比較高級這回事,會在手段上區分高級與否的,本身就是奴性作祟,民眾本來就有權對失去統治正當性的政府進行任何形式的抗爭,當然,你會影響到別人,這是抗爭者自己要衡量的東西,覺得不妥的人當然也可以有意見,但絕不是什麼高級不高級的問題,更不是什麼道德不道德的蠢命題,畢竟抗爭的基本展示方式就是找人家麻煩啊!都擺明是刻意找麻煩了,誰管你當不道德啊!何況到底是誰先沒道德的?社會契約不是單方面成立的啊!

當然,雖說「理論上」全都可以用,但實際上絕不是這樣一回事,多少有些界限存在的,所以我們有非暴力抗爭這樣的「流派」(不是什麼真理或規定,就只是一種流派),而這流派基本上也是大家比較能接受的。

但就算如此,同樣是非暴力抗爭,依然要在手段與目的上做出分眾。這次退奶不少社運人士跳出來反對,其時就是因為自己把抗爭的正當性給喬扁了。

沒錯,我們最終目的是食安政策,但我們也同時看到,我們必須一再退讓,退到只剩抗爭,甚至只能針對非頂新直接的味全去抗爭。這樣已經很窩囊了,然後還有一堆自命清高的傢伙出來扯後腿,有沒有這樣丟臉的事情?先去搞清楚問題發生的階層因素啊!你要跳到上位去沒問題,你去做啊!

這一點也是現在整個台灣社運最讓人感到可恥的地方,就是「限制自己只能做一件事情」。

我完全看不出來我們政策與抗爭兩方面同時進行有何不可?

今天退奶是「熱心民眾的個別正義行為」,這完全沒問題,而且值得嘉許與推廣,任何有意見的人我都會洗他臉。

但如果只停留在「熱心民眾的個別正義行為」是絕對不夠的,因為抗爭的表面訴求是針對味全或頂新,但其時更重要的是針對政治人物或政黨,前一種是要他悔改,不就去死,後一種則是推代表、督代表,還有幹掉爛代表(老是有人只要求督代表,你不先推代表,跟人家督什麼啊?)。

所以前兩週的遊行真的很愚蠢,居然禁止政治人物到場。一個禁止政治人物到場的抗爭活動,可是個不折不扣的垃圾奴才活動,毫無價值,甚至有害。

「熱心民眾的個別正義行為」的道德正當性在於他是基層民眾的反抗意識,民眾只要做到這種程度就算達到基本要求了,但也只是基本,因為進入政治場域,還需要組織運作。最近很多人拿波士頓倒茶來相比退奶,這是沒問題的,可是人家倒茶之後還有後續,因為有組織接手後續政治議題的發酵,而台灣卻沒組織能接手,甚至被一堆奴才民眾給阻撓勒!

當然,因為明年就要選舉,加上立法院本身已經擺爛七十年,也沒多大可期待性,所以,哪些立委候選人可能其帶來接手後續立法監督工作,哪位總統候選人可能有心把關食安問題,是我們要去衡量的。

請注意我說「可能」,這一點很重要,我們推代表,同時也要督代表,不合格的代表,還要進行砍代表的行動。至於有另一些天兵把「可能」應要求成「可以」,然後強求人家表態……

這就是我上面提的,「熱心民眾的個別正義行為」不完全能變成「組織行為」,今天退奶由個別民眾號召,民眾自發響應是沒問題的,由團體或政黨發起反而不適當。相反地,個別民眾沒辦法構成遊行抗爭或者政策遊說的組織,這部份需要有人接手。

所以當你批評政黨沒聲援退奶,這跟批評退奶的人為何不去針對食安議題進行政策遊說一樣白痴。首先,這是可以同時進行的事情,其次,這是任務分工的問題。

現在問題就在這裡,秒退活動還在進行中,可後續政治發酵沒人接手,讓「熱心民眾的個別正義行為」變得異常辛苦,因為還有一堆奴才在打壓,我已前也提過,這只會造成抗爭升級,因為奴才的存在本身就提供抗爭升級的道德正當理由。如果你真的期待社會安定,那你該做的是出來聲援退奶的民眾,並且呼籲政治人物接手後續事宜,同時間對不盡責的政治人物開罵。

還有,記得要譴責奴才,這些奴才本身才是台灣最大禍源,比國民黨還要可惡。國民黨好歹還有自私自利這樣的價值信念,奴才不過是個渣而已。

希臘古諺有云:「若不能流芳百世,也要遺臭萬年」,當然我絕不鼓勵作壞事,但是渾渾噩噩當奴才本身就是極大的罪惡,不知道有多少人有這點覺悟。

同場加映:
運動的議題整合「教育」刻不容緩
公民上街,所為何事?
1985搖頭……
1985 NEXT
無涉政治的公民運動?這什麼鬼?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小寶貝床邊故事集:小白兔的故事

有一隻愛散步的小白兔,在路上看見一棵紅蘿蔔。那是一棵好大的紅蘿蔔,大到小白兔拔不動。於是小白兔四處看看,想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

這時,他看見一隻毛毛蟲,於是跑去問毛毛蟲,可以不可以幫他拔紅蘿蔔。毛毛蟲很爽快的答應了,但是他們兩個不管多用力,都還是拔不動。

毛毛蟲說:「對不起,我力氣不夠,我去幫你找找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好了。」說完就離開,剩下小白兔一個人在那邊焦急。

勞資關係,以及各種關係

最近勞基法修法吵好大,我反而比較沒在部落格上寫文章。

一來大多數重點其實去年都已經講過,二來反對方的反對理由太可笑,讓我覺得在部落格上面寫沒太大意義。

談談設定

等等,先澄清一下,雖然我也很喜歡分享寫小說時設定的問題,不過今天談的不是那種設定,雖然有些相關,但我談的是你這個人活著要幹嘛的問題。

你是否「相信」某些事情?這裡說的相信,不是說什麼科學實證,而是「不需要實證」的東西。

讀書心得:真確:扭轉十大直覺偏誤,發現事情比你想的美好 FACTFULNESS:Ten Reasons We’re Wrong About the World--and Why Things Are Better Than You Think

真確:扭轉十大直覺偏誤,發現事情比你想的美好
FACTFULNESS:Ten Reasons We’re Wrong About the World--and Why Things Are Better Than You Think
作者: 漢斯.羅斯林, 奧拉.羅斯林, 安娜.羅朗德
原文作者: Hans Rosling, Ola Rosling, Anna Rosling Rönnlund
譯者: 林力敏
出版社:先覺
出版日期:2018/07/01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789861343242
叢書系列:人文思潮
規格:google電子書
出版地:台灣

給想考高考的朋友一點建議

我不知道寫這個會不會太臭屁,因為最近市面上不少在告訴大家如何考公職的書,我稍微翻了一下,覺得不大滿意,所以……

先說一下我的狀況,我都三十幾了才想到要考公職,會去考也不是因為我有興趣,是我太太有興趣,而她說她一個人唸書會不專心,所以要我陪她,所以我陪她補習一年,結果我考上了……

在非本科系(我念的是職能治療,跑來考社會行政)的狀況下,只補幾個專業科目(我可是從嘉義跑去台南補習,不可能每科都補),而且老實說我根本只是想去陪考的狀況下,居然能考上,這表示我的準備方式應該有點道理吧?

因為看見有本書在廣告上說考高考比考台大醫科還難,讓我很不服氣,別說台大醫科,台大隨便一科都沒那樣好考上的好不好?(雖然我台大也真的是不知道怎麼考得就考上了……也許我真的考運比人家好吧!)

要考試,書當然要念,這部份我就不強調了,而且每個人適合的唸書方式不一樣,每個人擁有的唸書環境也不一樣,這部份實在很難給太過教條式的建議,只能給一點原則性的東西當作參考。

讀書心得:龍鱗焰火 The Fireman

龍鱗焰火 The Fireman
作者:喬.希爾 Joe Hill
出版社:奇幻基地
閱讀版本:試閱本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