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社會運動的延續問題

日前我寫了篇「抗爭的最主要手段,就是製造麻煩,懂嗎!」,基本上用來描述這次秒退林鳳營的活動是足夠的,但對整體滅頂,乃至於最終的食安政策,還有些必須補充的。
警戒中
再複習一次退奶活動的正當性來源,因為這也會涉及到最終食安政策的整頓問題。



首先,是食安政策先有問題,所以給了不肖廠商上下其手的空間(做了頂多觀感不好,卻有法律模糊空間可以擺弄),這是第一層問題,而要解決這個問題,一是行政部門良心發現,二是立法院良心監督,而這一點,顯然目前是絕對無法解決的,因為行政與立法部門全在黑心集團手中。

既然食安政策有問題,也有不肖廠商敢亂來,於是我們期待司法解決,但結果很顯然的,司法也是在黑心集團掌控中(那一大堆看起來很有法學邏輯的牽拖是沒意義的,錯誤也可以符合邏輯,但不因此就變成正確),於是行政立法司法三權全都讓人民失望了,既然政府無能,民眾能採取的路線就只有抗爭一途。

抗爭方式很多,「全都可以使用」,絕對沒有哪個比較高級這回事,會在手段上區分高級與否的,本身就是奴性作祟,民眾本來就有權對失去統治正當性的政府進行任何形式的抗爭,當然,你會影響到別人,這是抗爭者自己要衡量的東西,覺得不妥的人當然也可以有意見,但絕不是什麼高級不高級的問題,更不是什麼道德不道德的蠢命題,畢竟抗爭的基本展示方式就是找人家麻煩啊!都擺明是刻意找麻煩了,誰管你當不道德啊!何況到底是誰先沒道德的?社會契約不是單方面成立的啊!

當然,雖說「理論上」全都可以用,但實際上絕不是這樣一回事,多少有些界限存在的,所以我們有非暴力抗爭這樣的「流派」(不是什麼真理或規定,就只是一種流派),而這流派基本上也是大家比較能接受的。

但就算如此,同樣是非暴力抗爭,依然要在手段與目的上做出分眾。這次退奶不少社運人士跳出來反對,其時就是因為自己把抗爭的正當性給喬扁了。

沒錯,我們最終目的是食安政策,但我們也同時看到,我們必須一再退讓,退到只剩抗爭,甚至只能針對非頂新直接的味全去抗爭。這樣已經很窩囊了,然後還有一堆自命清高的傢伙出來扯後腿,有沒有這樣丟臉的事情?先去搞清楚問題發生的階層因素啊!你要跳到上位去沒問題,你去做啊!

這一點也是現在整個台灣社運最讓人感到可恥的地方,就是「限制自己只能做一件事情」。

我完全看不出來我們政策與抗爭兩方面同時進行有何不可?

今天退奶是「熱心民眾的個別正義行為」,這完全沒問題,而且值得嘉許與推廣,任何有意見的人我都會洗他臉。

但如果只停留在「熱心民眾的個別正義行為」是絕對不夠的,因為抗爭的表面訴求是針對味全或頂新,但其時更重要的是針對政治人物或政黨,前一種是要他悔改,不就去死,後一種則是推代表、督代表,還有幹掉爛代表(老是有人只要求督代表,你不先推代表,跟人家督什麼啊?)。

所以前兩週的遊行真的很愚蠢,居然禁止政治人物到場。一個禁止政治人物到場的抗爭活動,可是個不折不扣的垃圾奴才活動,毫無價值,甚至有害。

「熱心民眾的個別正義行為」的道德正當性在於他是基層民眾的反抗意識,民眾只要做到這種程度就算達到基本要求了,但也只是基本,因為進入政治場域,還需要組織運作。最近很多人拿波士頓倒茶來相比退奶,這是沒問題的,可是人家倒茶之後還有後續,因為有組織接手後續政治議題的發酵,而台灣卻沒組織能接手,甚至被一堆奴才民眾給阻撓勒!

當然,因為明年就要選舉,加上立法院本身已經擺爛七十年,也沒多大可期待性,所以,哪些立委候選人可能其帶來接手後續立法監督工作,哪位總統候選人可能有心把關食安問題,是我們要去衡量的。

請注意我說「可能」,這一點很重要,我們推代表,同時也要督代表,不合格的代表,還要進行砍代表的行動。至於有另一些天兵把「可能」應要求成「可以」,然後強求人家表態……

這就是我上面提的,「熱心民眾的個別正義行為」不完全能變成「組織行為」,今天退奶由個別民眾號召,民眾自發響應是沒問題的,由團體或政黨發起反而不適當。相反地,個別民眾沒辦法構成遊行抗爭或者政策遊說的組織,這部份需要有人接手。

所以當你批評政黨沒聲援退奶,這跟批評退奶的人為何不去針對食安議題進行政策遊說一樣白痴。首先,這是可以同時進行的事情,其次,這是任務分工的問題。

現在問題就在這裡,秒退活動還在進行中,可後續政治發酵沒人接手,讓「熱心民眾的個別正義行為」變得異常辛苦,因為還有一堆奴才在打壓,我已前也提過,這只會造成抗爭升級,因為奴才的存在本身就提供抗爭升級的道德正當理由。如果你真的期待社會安定,那你該做的是出來聲援退奶的民眾,並且呼籲政治人物接手後續事宜,同時間對不盡責的政治人物開罵。

還有,記得要譴責奴才,這些奴才本身才是台灣最大禍源,比國民黨還要可惡。國民黨好歹還有自私自利這樣的價值信念,奴才不過是個渣而已。

希臘古諺有云:「若不能流芳百世,也要遺臭萬年」,當然我絕不鼓勵作壞事,但是渾渾噩噩當奴才本身就是極大的罪惡,不知道有多少人有這點覺悟。

同場加映:
運動的議題整合「教育」刻不容緩
公民上街,所為何事?
1985搖頭……
1985 NEXT
無涉政治的公民運動?這什麼鬼?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小寶貝床邊故事集:小白兔的故事

有一隻愛散步的小白兔,在路上看見一棵紅蘿蔔。那是一棵好大的紅蘿蔔,大到小白兔拔不動。於是小白兔四處看看,想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

這時,他看見一隻毛毛蟲,於是跑去問毛毛蟲,可以不可以幫他拔紅蘿蔔。毛毛蟲很爽快的答應了,但是他們兩個不管多用力,都還是拔不動。

毛毛蟲說:「對不起,我力氣不夠,我去幫你找找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好了。」說完就離開,剩下小白兔一個人在那邊焦急。

肉粽節快樂

上帝的禮物,全家一起期待。

對於身心障礙「兒童」的想像

前一陣子因為太太接了一位居家患者要評估,我剛好有空就跟去,反正順便看一下,畢竟離開醫院十多年,還是會懷念當初每天跟孩子一起玩的日子啊!

因為是太太的案子,我基本上就是在旁邊滑手機啦!但不是沒在觀察,畢竟多年養成的職業習性總是全自動運作的,不管我在哪個職務都一樣,所以也看到不少問題,好歹我也是個職能治療師,看到的東西跟我太太這個物理治療師不會完全一樣,所以各專業互補會有更大效果。

於是在結束前,因為太太要我給意見,我一時手癢,還幫忙做了一個副木(他們家居然有這些材料),還好當年的功夫沒忘記,而且那種依狀況個別化設計副木本來就是我擅長的事情,所以還滿高興的,這一身功夫沒荒廢啊!

公會與強迫入會

很多職業團體,例如自由 職業團體(醫師、律師等等)、工商職業團體(電腦商業同業公會、紙製品商業同業公會這類),都有成立 公會組織。不過,說句老實話,在我所知道的範圍裡,有相當一大部分的會員是不甘不願加入公會的。

公會不同於一般人民團體,而有著強迫入會的性質,簡單說,你沒有入會,你就不准從事這樣工作……大家有沒想過為何法令會做出這種限制?有沒有因為限制人民自由而違憲?還 有,這樣做對社會、對專業發展、對從業人員有什麼好處嗎?

我自己是自由職業團體主管單位,所以稍微提一下這幾年碰到的狀況,順便討論一下上面的問題。

很多人會跟我們抱怨「加入公會做什麼?」,其實加入不是真正問題,真正問題應該是這樣的--會費那麼貴,又沒什麼福 利,我加入要做什麼?
關鍵在這裡:
1.會費那麼貴
2.沒福利不過,因為「沒入公會就不能執業」,簡單說就是強迫入會,所以大多數人都乖乖入會、乖乖繳錢。

這產生以下問題:
1.沒入會不能工作,所以大家都會入會。
2.入會了,只好乖乖每年繳錢,但心裡很不爽。
3.有些人因為 不爽,所以乾脆不繳錢,然後就面臨公會的處罰--這問題大著。
如果是工商職業團體的話還更嚴重,很多人是跟本不想入會,店還是照開,但不入會的話「會被政府處以罰鍰」,這部份因為不是我熟悉的業務,我先不談了。

總之,入會的話大家沒多大意見,問題出在「我為何要一直繳錢?」原因在上面。

不專業者的防洪亂講

話說在前頭,我完全不是相關專業人員,也沒關注太多相關專業知識,以下只是胡亂猜想,對不對我不知道,要指教歡迎,反正如果你的指教太專業我也可能同樣看不懂就是了。

這次大雨,有些地方有淹水狀況,但老實說看過太多更嚴重的情形,其實這次狀況算還好而已。然後嘉義市雖然雨不算大,但瞬間降雨依然驚人,卻連積水都沒有,所以還被不少人稱讚,市府也趁機做了些宣傳,然後一如往常的被一些酸民酸。

這些就先不管,先討論一下防洪到底要怎麼做。

給想考高考的朋友一點建議

我不知道寫這個會不會太臭屁,因為最近市面上不少在告訴大家如何考公職的書,我稍微翻了一下,覺得不大滿意,所以……

先說一下我的狀況,我都三十幾了才想到要考公職,會去考也不是因為我有興趣,是我太太有興趣,而她說她一個人唸書會不專心,所以要我陪她,所以我陪她補習一年,結果我考上了……

在非本科系(我念的是職能治療,跑來考社會行政)的狀況下,只補幾個專業科目(我可是從嘉義跑去台南補習,不可能每科都補),而且老實說我根本只是想去陪考的狀況下,居然能考上,這表示我的準備方式應該有點道理吧?

因為看見有本書在廣告上說考高考比考台大醫科還難,讓我很不服氣,別說台大醫科,台大隨便一科都沒那樣好考上的好不好?(雖然我台大也真的是不知道怎麼考得就考上了……也許我真的考運比人家好吧!)

要考試,書當然要念,這部份我就不強調了,而且每個人適合的唸書方式不一樣,每個人擁有的唸書環境也不一樣,這部份實在很難給太過教條式的建議,只能給一點原則性的東西當作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