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抗爭的最主要手段,就是製造麻煩,懂嗎!

這幾天因為costco秒退林鳳營的活動,讓我們再一次見識到台灣人在反抗意識上面有多膚淺,奴性有多強大。
P1290429
以前我有三篇文張在討論這種價值觀,一是提醒當事人沒有逃避的資格,只有表態責任的中立論,二是關於抗爭活動中,有關旁觀者心態的「也是霸凌」,以及對於近年抗爭活動當事人,對於抗爭心態側寫的「你要遷就錯誤價值到何時?」。

這次的活動引起的討論,基本上這三篇就可以完整回答了,但我還是願意用比較新的例子再陳述一次。



退奶活動,不少人提出員工白忙論、酪農損失論、頂新沒差論、奧客論之類得來責難。

反駁的文章很多,我也不再贅述,我只想單純告訴大家,這些反駁,統稱奴才論,統統很丟人現眼。

今天要把矛頭對準頂新魏家三兄弟(如果你只對準頂新魏家,靠,照你們「不要害無辜員工」的可笑理論,也會牽連到很多無辜魏家人啊!),你要知道,真正能處理他們的,只有司法體系。

關於判決,這部份我也先不談,就算無罪推定好了,頂新魏佳三兄弟的案子也不是只有這件,早是黑心商人認證通過的了,人民動手制裁他們(因為體制內的司法,或者行政裁罰沒有功用)也只是剛好而已。

人民能幹麼?去攔車揍人?不行,這是以暴制暴,文明國家不鼓勵這種行為,而且你不能用邪惡來消除邪惡,既然我們認同使用暴力是不當作為,這種制裁就不是我們該採用的方式。

想來想去,能做的就是讓他「別再碰公司財團」,但要這樣做,一個方式是你有夠多股份,然後在董事會攆走他,光這一點又是大多數民眾無法採用的「合法方式」了,而老實說,台灣很多財團老闆,吃相也沒好看到哪去,根本也是列入必須幹掉觀察名單了,也沒辦法指望他們出來呼應人民訴求。

於是我們退而求其次,搞他公司,比方說拒買。

但頂新的東西很多不是民眾平常會大量接觸的,於是我們再找其他對象,最後找到味全,尤其是本身也有爭議的林鳳營。

一開始的抵制只是拒買,老實說,在「正常國家」,只要這樣做就夠了,去看看日本麥當勞的下場,這才叫有水準的國民,哪像台灣一堆看見特價就買單的奴才,甚至把當奴才當成一種自由在吹噓的--你當奴才,會害正常人也被宰制啊!這樣造成別人麻煩都不會不好意思啊?比方說689選出那個什麼東西。

於是有人想到costco。

結果這招有用了,這招起很大討論,本身就是一種宣傳,同時也揪出很多奴性思維堅強的人。

當你拿味全員工、賣場員工、酪農之類出來綁架議題,本身就是一種極大錯誤,就跟國民黨長期拿外省籍、軍公教、老兵等當盾牌一樣丟臉,因為味全員工該做的是一起轉頭譴責老闆該死,同時發動罷工才對。

這一點跟很多人嫌蔡英文領18%罵18%,一樣可笑,這些人居然還自以為有道理。

其實就只是奴才。

至於黑心廠商的老闆(及知情共犯)與員工,我想有些部份要區隔開來看。請注意,這個區分方式也適用於區分中國人與中國政權--你放心,我的價值觀絕對全宇宙通用。

味全基層員工,你要說他是共犯,我想不要急著下結論,不然就落入國民黨當初設計的族群挑撥策略一樣的陷阱了。

國民黨當初的族群策略就是透過綁架權體外省族群來製造族群衝突,於是「全體」外省人成為台灣人討厭的對象,但請問雷震跟高金素梅相比,誰算台灣人?

這時我們要把「無奈的」的「族群」(員工)因素排除,關注在「奴才」這件事情上面,這個標的你可以用來檢視軍公教、農漁會、國營企業之類各種團體,重點不該是職業、血統身份,而是「奴才與否」。

一個味全基層員工,你覺得他跟無良商品有多大牽連?難道他說換工作就換工作嗎?如果是適用勞退舊制,而且快退休的員工,你難道要他辭職明志才行嗎?

所以我不會去針對員工。

但你說抵制會傷害到他們?當然會啊!所以我才說我們的抵制要很清楚是針對高層,雖然傷害是全體都會承受,但至少我們開罵得部份不要搞錯對象。

同樣的,一堆人說罵中國政府不要罵中國人,去你媽的,對,我連你媽一起罵,我當然還是照罵,我自己當公務員還不是罵公務員,重點就我上面提的,「奴才」,是奴才的才會覺得自己被罵,因為「我罵得沒錯」,正常人自然知道要去反省自己所屬大群體有哪些問題,該罵的照罵。

至於在costco進行退貨,這完全沒問題,這不叫奧客作為,而是大張旗鼓的社會運動,除非你無法區分活動標的(如果發起人只是私下默默做,就沒意義了)。

再說一次,抗爭本來就是以「找別人麻煩為主要手段」,如果沒有製造任何麻煩,就是無效的鬧劇,所謂非暴力「抗爭」,重點在抗爭,非暴力只是一種手段,而這裡說得非暴力絕不是溫良恭簡讓,而是造成哪種麻煩。聚眾癱瘓交通是非暴力,丟汽油彈才是。

至於說不要扯到「不相干」的人,很抱歉,回去看我寫的中立論,全國人民都相干的議題,為何會有人自稱不相干?這涉及食安政策、經濟發展政策、司法體制與透明政府等議題,哪一個不是全國相干?

這甚至還是社會教育,檢驗奴性的機會。

再說一次,抗爭的目的就是要把「自認為不相干的人打醒」,不然關場工人幹麼去臥軌?

在面對國家議題的抗爭中自稱不相干,本身就是奴才的自證式言論啊!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關於一例一休

吵了好一陣子,中央終於拍板定案了,所以就來談談一例一休這回事。

我們先分清楚什麼叫「例假」,什麼叫「休假」。

「例假」代表了「勞雇雙方約定好要休息的法定假日」,請注意兩個重點,他是法定假日,而且是勞資雙方議定的。

現行規定,七天內一定要有一天休息,做為例假。



通常,我們都會說是禮拜天,其實這是誤解,他可以是任何一天,總之就是週休一日,「嚴禁出勤」,這一天是完全不能侵犯的日子,雇主不能要求勞工這一天上班(命令?吃屎去吧!勞雇關係裡面,沒有命令這種東西,勞資對等,懂不懂?)。

在這邊說明一下什麼叫「七天內」,我們不管什麼星期一開始算的東西,而是「任何一天都可以起算」,換句話說,這句話最直觀的解釋就是,「法律嚴禁勞工連續上班七天,最多就是六天」 。

(所以有一點要注意,依現行法規,如果你是上一天八小時正常班的人,那你一個月會有8-10天的休假才對,有些公司會直接匡定每月休假天數,其實都是違法的,因為光例假就至少會有4-5天,只有月休四天絕對違法)

好啦!再來就是很多勞工誤會的部份,就是週休二日這件事情。

最常見得誤解,就是覺得公務員「法定週休二日」,為何勞工沒有。

其實都搞錯了,首先,今年1月1號就已經公佈,單週最高工時是40小時,這是天條,就算你是用兩週、八週變形工時,總之「平均」起來就是不能超過單周40小時,如果以一般最常見的每日工時8小時計算(這也是勞基法每日基礎工時的上限),一個禮拜上五天班就達標了,當然就是週休二日,至於第六天的出勤,必須給付加班費。

其實這就是一例一休,早就是這樣了,這次修法只是確定「休」這個名詞,而且增加休假日的定義,讓他加班費變更高。

簡單說,現在勞工本來就是週休二日了,「本來就是」,只是如果第六天要出勤,必須給加班費。

換句話說,真正問題根本不是兩例的問題,而是:
1.你他馬的不敢跟老闆要加班費,又不願去檢舉、申請調解,要怪誰啊?
2.你他馬的不敢拒絕加班,明明加班勞方有拒絕權的,你不敢爭取勞資協商權利,又不願去檢舉,怪誰啊?

說公務員一週兩例?對不起,公務員是「二休」,公務員沒有例假,搞清楚,公務員沒有加班限制、加班費也沒有加成,所以像週末辦活動,公務員都是乖乖出勤,加班費一比一。(還有天兵說公務員週末沒在工作的,到底跟社會隔離多久了,政府一大堆有的沒的活動都辦在週末或假日,尤其過年過節或天然災害期間,更是無限期加班。而且公務員也不…

自己不把手伸出來,沒人能拉你一把--台灣勞工的真實困境

最近勞基法修法議題吵得很熱,上一篇文章因為媒體轉載而瞬間破我文章瀏覽紀錄,但也凸顯很多人在這方面觀念的不足,不再寫一篇實在不行。

讀書心得:活著的理由 Reasons to Stay Alive

活著的理由
Reasons to Stay Alive
作者: 麥特.海格
原文作者:Matt Haig
譯者:洪瓊芬
出版社:天下雜誌
出版日期:2017/02/03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789863982005
叢書系列:心靈成長
規格:平裝 / 256頁 / 25k正 / 14.8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出版地:台灣
閱讀版本:試閱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