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抗爭的最主要手段,就是製造麻煩,懂嗎!

這幾天因為costco秒退林鳳營的活動,讓我們再一次見識到台灣人在反抗意識上面有多膚淺,奴性有多強大。
P1290429
以前我有三篇文張在討論這種價值觀,一是提醒當事人沒有逃避的資格,只有表態責任的中立論,二是關於抗爭活動中,有關旁觀者心態的「也是霸凌」,以及對於近年抗爭活動當事人,對於抗爭心態側寫的「你要遷就錯誤價值到何時?」。

這次的活動引起的討論,基本上這三篇就可以完整回答了,但我還是願意用比較新的例子再陳述一次。



退奶活動,不少人提出員工白忙論、酪農損失論、頂新沒差論、奧客論之類得來責難。

反駁的文章很多,我也不再贅述,我只想單純告訴大家,這些反駁,統稱奴才論,統統很丟人現眼。

今天要把矛頭對準頂新魏家三兄弟(如果你只對準頂新魏家,靠,照你們「不要害無辜員工」的可笑理論,也會牽連到很多無辜魏家人啊!),你要知道,真正能處理他們的,只有司法體系。

關於判決,這部份我也先不談,就算無罪推定好了,頂新魏佳三兄弟的案子也不是只有這件,早是黑心商人認證通過的了,人民動手制裁他們(因為體制內的司法,或者行政裁罰沒有功用)也只是剛好而已。

人民能幹麼?去攔車揍人?不行,這是以暴制暴,文明國家不鼓勵這種行為,而且你不能用邪惡來消除邪惡,既然我們認同使用暴力是不當作為,這種制裁就不是我們該採用的方式。

想來想去,能做的就是讓他「別再碰公司財團」,但要這樣做,一個方式是你有夠多股份,然後在董事會攆走他,光這一點又是大多數民眾無法採用的「合法方式」了,而老實說,台灣很多財團老闆,吃相也沒好看到哪去,根本也是列入必須幹掉觀察名單了,也沒辦法指望他們出來呼應人民訴求。

於是我們退而求其次,搞他公司,比方說拒買。

但頂新的東西很多不是民眾平常會大量接觸的,於是我們再找其他對象,最後找到味全,尤其是本身也有爭議的林鳳營。

一開始的抵制只是拒買,老實說,在「正常國家」,只要這樣做就夠了,去看看日本麥當勞的下場,這才叫有水準的國民,哪像台灣一堆看見特價就買單的奴才,甚至把當奴才當成一種自由在吹噓的--你當奴才,會害正常人也被宰制啊!這樣造成別人麻煩都不會不好意思啊?比方說689選出那個什麼東西。

於是有人想到costco。

結果這招有用了,這招起很大討論,本身就是一種宣傳,同時也揪出很多奴性思維堅強的人。

當你拿味全員工、賣場員工、酪農之類出來綁架議題,本身就是一種極大錯誤,就跟國民黨長期拿外省籍、軍公教、老兵等當盾牌一樣丟臉,因為味全員工該做的是一起轉頭譴責老闆該死,同時發動罷工才對。

這一點跟很多人嫌蔡英文領18%罵18%,一樣可笑,這些人居然還自以為有道理。

其實就只是奴才。

至於黑心廠商的老闆(及知情共犯)與員工,我想有些部份要區隔開來看。請注意,這個區分方式也適用於區分中國人與中國政權--你放心,我的價值觀絕對全宇宙通用。

味全基層員工,你要說他是共犯,我想不要急著下結論,不然就落入國民黨當初設計的族群挑撥策略一樣的陷阱了。

國民黨當初的族群策略就是透過綁架權體外省族群來製造族群衝突,於是「全體」外省人成為台灣人討厭的對象,但請問雷震跟高金素梅相比,誰算台灣人?

這時我們要把「無奈的」的「族群」(員工)因素排除,關注在「奴才」這件事情上面,這個標的你可以用來檢視軍公教、農漁會、國營企業之類各種團體,重點不該是職業、血統身份,而是「奴才與否」。

一個味全基層員工,你覺得他跟無良商品有多大牽連?難道他說換工作就換工作嗎?如果是適用勞退舊制,而且快退休的員工,你難道要他辭職明志才行嗎?

所以我不會去針對員工。

但你說抵制會傷害到他們?當然會啊!所以我才說我們的抵制要很清楚是針對高層,雖然傷害是全體都會承受,但至少我們開罵得部份不要搞錯對象。

同樣的,一堆人說罵中國政府不要罵中國人,去你媽的,對,我連你媽一起罵,我當然還是照罵,我自己當公務員還不是罵公務員,重點就我上面提的,「奴才」,是奴才的才會覺得自己被罵,因為「我罵得沒錯」,正常人自然知道要去反省自己所屬大群體有哪些問題,該罵的照罵。

至於在costco進行退貨,這完全沒問題,這不叫奧客作為,而是大張旗鼓的社會運動,除非你無法區分活動標的(如果發起人只是私下默默做,就沒意義了)。

再說一次,抗爭本來就是以「找別人麻煩為主要手段」,如果沒有製造任何麻煩,就是無效的鬧劇,所謂非暴力「抗爭」,重點在抗爭,非暴力只是一種手段,而這裡說得非暴力絕不是溫良恭簡讓,而是造成哪種麻煩。聚眾癱瘓交通是非暴力,丟汽油彈才是。

至於說不要扯到「不相干」的人,很抱歉,回去看我寫的中立論,全國人民都相干的議題,為何會有人自稱不相干?這涉及食安政策、經濟發展政策、司法體制與透明政府等議題,哪一個不是全國相干?

這甚至還是社會教育,檢驗奴性的機會。

再說一次,抗爭的目的就是要把「自認為不相干的人打醒」,不然關場工人幹麼去臥軌?

在面對國家議題的抗爭中自稱不相干,本身就是奴才的自證式言論啊!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小寶貝床邊故事集:小白兔的故事

有一隻愛散步的小白兔,在路上看見一棵紅蘿蔔。那是一棵好大的紅蘿蔔,大到小白兔拔不動。於是小白兔四處看看,想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

這時,他看見一隻毛毛蟲,於是跑去問毛毛蟲,可以不可以幫他拔紅蘿蔔。毛毛蟲很爽快的答應了,但是他們兩個不管多用力,都還是拔不動。

毛毛蟲說:「對不起,我力氣不夠,我去幫你找找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好了。」說完就離開,剩下小白兔一個人在那邊焦急。

肉粽節快樂

上帝的禮物,全家一起期待。

對於身心障礙「兒童」的想像

前一陣子因為太太接了一位居家患者要評估,我剛好有空就跟去,反正順便看一下,畢竟離開醫院十多年,還是會懷念當初每天跟孩子一起玩的日子啊!

因為是太太的案子,我基本上就是在旁邊滑手機啦!但不是沒在觀察,畢竟多年養成的職業習性總是全自動運作的,不管我在哪個職務都一樣,所以也看到不少問題,好歹我也是個職能治療師,看到的東西跟我太太這個物理治療師不會完全一樣,所以各專業互補會有更大效果。

於是在結束前,因為太太要我給意見,我一時手癢,還幫忙做了一個副木(他們家居然有這些材料),還好當年的功夫沒忘記,而且那種依狀況個別化設計副木本來就是我擅長的事情,所以還滿高興的,這一身功夫沒荒廢啊!

給想考高考的朋友一點建議

我不知道寫這個會不會太臭屁,因為最近市面上不少在告訴大家如何考公職的書,我稍微翻了一下,覺得不大滿意,所以……

先說一下我的狀況,我都三十幾了才想到要考公職,會去考也不是因為我有興趣,是我太太有興趣,而她說她一個人唸書會不專心,所以要我陪她,所以我陪她補習一年,結果我考上了……

在非本科系(我念的是職能治療,跑來考社會行政)的狀況下,只補幾個專業科目(我可是從嘉義跑去台南補習,不可能每科都補),而且老實說我根本只是想去陪考的狀況下,居然能考上,這表示我的準備方式應該有點道理吧?

因為看見有本書在廣告上說考高考比考台大醫科還難,讓我很不服氣,別說台大醫科,台大隨便一科都沒那樣好考上的好不好?(雖然我台大也真的是不知道怎麼考得就考上了……也許我真的考運比人家好吧!)

要考試,書當然要念,這部份我就不強調了,而且每個人適合的唸書方式不一樣,每個人擁有的唸書環境也不一樣,這部份實在很難給太過教條式的建議,只能給一點原則性的東西當作參考。

不專業者的防洪亂講

話說在前頭,我完全不是相關專業人員,也沒關注太多相關專業知識,以下只是胡亂猜想,對不對我不知道,要指教歡迎,反正如果你的指教太專業我也可能同樣看不懂就是了。

這次大雨,有些地方有淹水狀況,但老實說看過太多更嚴重的情形,其實這次狀況算還好而已。然後嘉義市雖然雨不算大,但瞬間降雨依然驚人,卻連積水都沒有,所以還被不少人稱讚,市府也趁機做了些宣傳,然後一如往常的被一些酸民酸。

這些就先不管,先討論一下防洪到底要怎麼做。

2017嘉一親子團年度交接典禮--從黑熊森林走出來

時序來到六月,又是親子團交接的日子,也代表著一個年度的結束,新年度即將開始。這也表示,我們加入荒野滿三年了,好快啊!一瞬間,參加了基訓、擔任基訓工作人員、擔任育成會導引員,黃山雀甚至當了團長,領了99團臂章。

孩子也都升了級,蟻的變蜂、蜂的變鹿,一路往上,然後現在黃山雀肚子裡還有個更小的。

這次交接儀典的總召是黃山雀,當然讓她緊張得要命,畢竟是每年最重要的兩大儀典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