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談談設定

等等,先澄清一下,雖然我也很喜歡分享寫小說時設定的問題,不過今天談的不是那種設定,雖然有些相關,但我談的是你這個人活著要幹嘛的問題。

你是否「相信」某些事情?這裡說的相信,不是說什麼科學實證,而是「不需要實證」的東西。



怎樣叫不需要實證?這要反過來說,你相不相信1+1等於2?對,這很基本,說不定還沒念幼稚園的小孩就知道了,不過念到國小,孩子絕對會學到1+1=田、王、由、身、甲之類有的沒的答案,倒不是說這些答案有錯,而是這種類似腦積急轉彎的東西,都在考驗我們的「設定」。

當剛去念小一的小孩一臉笑嘻嘻的從學校回來,然後開口問「一加一等於多少?」的時候,你就會知道,他在學校學到其他答案了,總之不是2。

你說這不是很常見的「謎語」,早有答案了?沒錯,但這依然是一種設定的改變,多少帶點創意,很有趣,但背後有更多東西。

因為這些東西會定義你這個人。

很多人說自己沒有宗教信仰,這很常見,但你是「沒有登記有案的宗教信仰」,還是「沒有任何想法」?這完全是回事。

你的設定,會決定你的價值觀。

對了,先強調一點,邏輯雖然是好東西,但如果沒先搞清楚設定,邏輯一點用也沒有。

比方說1+1=什麼東西,你要先知道設定。正因為我們知道設定,所以當小孩提起這個問題,我們會先描一眼,然後想說要不要裝作被騙,還是揭穿他。

什麼設定,就會在邏輯(全都正確)推演之後產生不同結果。

這時候邏輯只是單純工具,沒邏輯當然有點糟糕,但有邏輯也沒比較了不起,重要的是設定。

比方說相信泛靈的人就不會喜歡一神教的概念,但追求第一因的人就會對多神概念嗤之以鼻,認同輪迴的人對天堂地獄與不相信輪迴的人自然也會天差地遠。

至於什麼都不信的人即時也不是不信,而是只信自己,而所謂保持開放態度的人其實也不是開放,只是還在觀望。

這時候戰邏輯當然好玩極了,但意義不大,頂多證明你很會抓漏洞而已,卻沒澄清任何事實。

因為這都是設定,而且些設定全是「不可證明」的,真正理解科學的人就更不可能否認這些事情,只有「科學教」的信徒才會直接認定所有宗教的設定都不為真--雖說可能真的是不為真--但科學的目的不是去否認這些,而是想去找到底什麼才是真的,換句話說,科學只有在「追求這些設定」時才是真科學。

當然,你會發現科學教徒的本身也是相信某種設定--沒有神,然後這種相信自然會取得神的地位。

偏偏這些設定是不可證實的(當然你要去嘲笑古人的一些傳說不是不行,一千年後人家照樣會嘲笑你現在搞出來的傳說,但你的設定核心是什麼?),科學每個突破都只是讓問題往後延伸,但只能逼近,不可能觸及,這是徹底不同的東西概念。

不過宗教也不是我現在要談的東西,我說過那是各種邏輯。如果你認為那些傳統宗教沒邏輯,那誤會可大著,尤其那些有千百年神學辯證的古老宗教,真的找到熟悉的護教者只會把你電到哇哇叫。更別提現在你想得到的所有哲學體系初始都跟宗教密不可分,自以為脫離神明的哲學體系基本上也只是進入一種自己形成的宗教設定而已,只是崇拜對象可能是文字體系--常常就是崇拜自己的思想--我沒說這樣不好,只是提醒各位拜自己也是一種宗教。但既然是由設定加上邏輯組成的東西,只要否認那個設定,後面也不用談了。

例如性惡跟性善是兩種設定,都可以很邏輯的討論推演出各自對應的社會守則與道德規範,但那樣怎樣?

所以來談設定。

設定不需要為真或確認為真,對相信設定的人而言,設定本身就是真。像我寫小說時做的設定,自然會成為我寫作時的「依據」,我小說裡寫到「順」這種法術概念,那他就為真,不用去證實是否為真,反正設定就是這樣。所以不管我在現實生活裡是否真的相信「順」這個設定,反正在故事裡這個設定就是真的。

設定要被「相信為真」。

今天如果我設定完之後,小說寫一半出現施法耗費MP3點之類就很奇怪,因為那跟順的設定不一樣。如果我讓每位法師角色都說「路摸思」來點亮燈光,那也跟我「順」的設定衝突,如果有熟悉小說的人看到了,一定馬上覺得這個故事怎麼變質了。

同樣的,讀小說的人如果硬要說我書裡的法師為何不用抄寫法術捲軸就能施法,那也是很莫名其妙的事情,因為那是D&D的設定,不是我的。

所以設定很重要。

然後,你活在這個世界上所認同的設定是什麼?那就是你的價值觀。

那會成為你分辨對錯的依據,雖然每個人有差別,但如果你的對錯分辨方式有改變,人家會注意到。

馬上會注意到,因為這表示你可能更改你認同的設定,又或者,你認同的設定打從一開始就是另一種。

例如318之後很多人號稱覺醒--號稱。話說在前頭,覺醒表示「以前沒醒」,這也代表醒前後你認識世界時用的「設定」是不一樣的。

例如「318時驚覺國民黨的腐敗」……要注意,這代表你以前「不知道國民黨腐敗」,也代表「你以前根本相信國民黨那套」,尤其「教育」。

像我這種從小看黨外雜誌,一輩子賭爛國民黨的,根本沒有什麼「覺醒」的過程,我腦子裡的設定一直很清楚--雖說隨著年紀增加經驗與知識也增加,設定有更多擴充,總之我不會「笨到去向類似價值觀靠攏」。

聽好,是「類似」,畢竟人類有多樣性,每個人的試定都不可能一樣,但人類最重要的就是「區別」,區別、區變、分別是人類智慧基礎展現,因為這是我們認識宇宙的方式,有能力分得越細,越能搞清楚自己的設定,越不會在價值選擇上面出錯。

有能力分辨的人才有能力整合。

這才叫系統,這才有邏輯。

所以當有人一邊說基本工資調薪太少,又一邊說調薪被通膨吃掉,那你到底想要怎樣?這就是同時用兩種設定時會產生的錯誤邏輯,雖然兩種設定都有道理,但政府的政策想的還有其他問題,因為基本工資與通膨會連動,而改善勞工境遇除了基本工資以外,其他的才是關鍵,比方說很多人腦袋轉不過來的勞資協商,偏偏這才是最重要的一點。

不過腦中基本設定如果是「依賴」的,當然對於需要自己負責這件事情充滿怨言。沒錯,凡是賴給別人也可以很有邏輯,認為政府就是要照顧你。

因為這個社會虧欠你,至於是否真的虧欠不重要,反正這是一種設定,實際上社會學理也的確有這樣的理論,差別在於你拿這個設定來幹嘛而已。

很邏輯,只是很北七。

是的,我認為很比七,是因為你的設定讓我覺得很可笑。到頭來,我們發現這些人根本沒有覺醒,他們腦子裡的試定一直都是依賴型的,所謂覺醒只是因為發現原本依賴崇拜的對象很糟糕,所以「醒過來」,但一找到新的依賴對象馬上又睡著了。

根本沒醒。而我覺得這種人很可笑是因為我有我自己的設定,而既然是我自己的設定,我當然覺得比較高級,這不叫傲慢,只是正常,一個否定自己設定的人是不存在的,因為其實是有其他設定讓你選擇這種「看起來像雙重標準」的態度,實際上可能根本沒變,只是你的想法是由你人格裡面最強勢的價值觀決定的(行為不一定),這一點騙不了人。

拿這一點來審視新覺殭就會很好玩,比方說認為兩岸一家親沒問題這種,尤其當你自稱獨派的時候。

他們「原本以為」的設定一直產生衝突,比方說「自稱獨派」,他很「似乎自以為喜歡」這個設定,甚至想要佔據這個設定,卻又被迫面對自己喜歡的偶像(內心真實設定的投射)做一堆明顯違背獨派價值觀的言行。

其實這也不是什麼衝突,到頭來,原來這些人喜歡的根本不是獨派的想法,他們要的只是光環而已,而這才是他們的設定,他們喜歡依賴、吸附。

所以才會一直強調民調高、贏定了、人多就是道理,但這一些在我這個從戒嚴時期、黨外走過來的看來,智障到無底深淵去了,何時我們會因為民調高、贏定了、人多就是道理然後才來鼓吹自己的價值理想?

到頭來,跟我上面提到的一樣,這些人的人格就是「依賴」,這是他們的基礎設定,他們認為這是他們的生存之道,所以反正誰現在看起來強勢,就貼上去,當年馬英九就這樣勝選,當然蔡英文也是吸引到這些人得票才贏--沒錯,這些人也是一票,這就是民主社會的設定。

所以我說這是華儒奴可是一點都沒說錯。

這些人「從來都不是獨派」,雖說我們曾經希望他們真的覺醒,很可惜只是新覺殭。

獨派怎麼可能選擇依賴,這跟你的核心價值觀就整個衝突了,不然四年前我們為何要一直警告不要柯文哲在一起,因為他的腦子裡很明顯有著華儒奴設定,一點也不值得信任啊!

所以你以為像印魚一樣黏在柯身上贏了就可以很爽?之前很爽的人選了馬英九,結果禍國殃民啊!要知道,禍國殃民的不是馬英九,試選他出來的人啊!這種人那會在乎台灣前途,奴才只要有主人就好了,甚至害怕獨立自主勒!

不然你看看對於勞資協商這些人是哪種想法。

在超商買東西單純往來就算了,想交朋友,先檢視他腦子裡的設定,至於要委託賦予權利的政治人物,設定絕對是投票前第一個要徹底檢視的關卡。

如果你在設定檢驗之下過不了關還選擇投他……其實也不是不行,但可惜的,那是因為你的設定有問題,因為你「更在乎」其他東西,但決不是什麼真正高尚或良善的東西,才會讓你很羞恥的用其他設定來當擋箭牌。

例如強調自己中立、無黨無派、藍綠一樣爛、無色、白色、沉默的多數、第三勢力之類的。

那只是單純丟臉而已。

我永遠只站在正確這一方,至於我為何確認?廢話,因為這就是我的設定,而且我很清楚自己的設定,至於你如果自認為能否定我的觀點,不就是自認為比我對?所以你是否站在「你自以為」正確的那邊?既然如此就少在那邊假裝中立客觀,你跟我一樣覺得自己才是對的,只不過我很誠實,而你只是單純說謊成性而已。

自稱獨派的人要不要告訴我柯文哲到底那一點值得被視為獨派候選人?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小寶貝床邊故事集:小白兔的故事

有一隻愛散步的小白兔,在路上看見一棵紅蘿蔔。那是一棵好大的紅蘿蔔,大到小白兔拔不動。於是小白兔四處看看,想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

這時,他看見一隻毛毛蟲,於是跑去問毛毛蟲,可以不可以幫他拔紅蘿蔔。毛毛蟲很爽快的答應了,但是他們兩個不管多用力,都還是拔不動。

毛毛蟲說:「對不起,我力氣不夠,我去幫你找找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好了。」說完就離開,剩下小白兔一個人在那邊焦急。

勞資關係,以及各種關係

最近勞基法修法吵好大,我反而比較沒在部落格上寫文章。

一來大多數重點其實去年都已經講過,二來反對方的反對理由太可笑,讓我覺得在部落格上面寫沒太大意義。

讀書心得:真確:扭轉十大直覺偏誤,發現事情比你想的美好 FACTFULNESS:Ten Reasons We’re Wrong About the World--and Why Things Are Better Than You Think

真確:扭轉十大直覺偏誤,發現事情比你想的美好
FACTFULNESS:Ten Reasons We’re Wrong About the World--and Why Things Are Better Than You Think
作者: 漢斯.羅斯林, 奧拉.羅斯林, 安娜.羅朗德
原文作者: Hans Rosling, Ola Rosling, Anna Rosling Rönnlund
譯者: 林力敏
出版社:先覺
出版日期:2018/07/01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789861343242
叢書系列:人文思潮
規格:google電子書
出版地:台灣

給想考高考的朋友一點建議

我不知道寫這個會不會太臭屁,因為最近市面上不少在告訴大家如何考公職的書,我稍微翻了一下,覺得不大滿意,所以……

先說一下我的狀況,我都三十幾了才想到要考公職,會去考也不是因為我有興趣,是我太太有興趣,而她說她一個人唸書會不專心,所以要我陪她,所以我陪她補習一年,結果我考上了……

在非本科系(我念的是職能治療,跑來考社會行政)的狀況下,只補幾個專業科目(我可是從嘉義跑去台南補習,不可能每科都補),而且老實說我根本只是想去陪考的狀況下,居然能考上,這表示我的準備方式應該有點道理吧?

因為看見有本書在廣告上說考高考比考台大醫科還難,讓我很不服氣,別說台大醫科,台大隨便一科都沒那樣好考上的好不好?(雖然我台大也真的是不知道怎麼考得就考上了……也許我真的考運比人家好吧!)

要考試,書當然要念,這部份我就不強調了,而且每個人適合的唸書方式不一樣,每個人擁有的唸書環境也不一樣,這部份實在很難給太過教條式的建議,只能給一點原則性的東西當作參考。

讀書心得:龍鱗焰火 The Fireman

龍鱗焰火 The Fireman
作者:喬.希爾 Joe Hill
出版社:奇幻基地
閱讀版本:試閱本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