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再來討論靈語(方言)禱告這件事情

上週我們全家參加了全人更新營,營會當中也有關於方言(靈語)禱告的課程,因為這次牧師的講解比較詳細,所以有些東西可以跟大家分享。


聖經裡提到靈語的章節其實很多,各式各樣的,而且新舊約都有,不過最主要針對靈語討論的,當然就是哥林多前書12-14章,基本上不管是支持還是反對,都會提到這三章的內容。

我還是再強調一次,靈語這件事情真的必須小心,因為「邪靈」一樣可以造成靈語,而上帝本身甚至也會用靈語來「處罰」,所以如果你以為靈語絕對都是好的,那你就危險了。

對了,我會說靈語,我也贊成大家可以追求靈語恩賜,但我決不會把他當成非要不可,或者有了就比較了不起的恩賜,絕不是這樣,絕對不是,也絕對不該是。

到目前為止我參加過兩個有特別針對靈語開課的營會,兩次課程裡面,牧師講的「內涵」差異就不小了(雖然引用的聖經都一樣是和合本),更別提我查過很多其他補充資料,不管是書籍還是網路資訊,當然更重要我自己受到的感動,總之還是跟大家分享一下,也釐清一些觀念。

對了,以前我寫過研經感想:關於靈恩--聖靈的恩賜研經感想:關於靈語(方言)以及研經感想:我的靈語體驗(不只方言禱告,絕對不只)三篇,所以以下若有重複的,例如經節引用,就會省略,麻煩大家自己參照了。

面對靈語必須警醒,但無須害怕,也不用強求

靈語在舊約裡面,基本上都是上帝做了某件事情產生的,最早出現在民數記,而且不是好事,反倒是要讓人出醜,不過從文章內容來看,可以發現一定是更早就有了,因為有寫到「像先知一樣喊叫」的描述,顯然以前大家就見過有先知這樣了,但既然是先知的作為,就不會是不好的(或至少不會被認定為不好)。

之後的描述更多樣了,像掃羅就講過靈語,而且紀錄了好幾次,曾經是聖神充滿的大說靈語(成為受膏的證據),也曾經胡言亂語甚至赤身露體被取笑(這段很有趣,因為上帝讓很多人分批說方言,有的正面的,但也有屬於處罰的),更別提「上帝差遣邪靈騷擾」(看到沒有,邪靈只是上帝的屬下)。

五旬節當然是靈語的高潮,不過同樣在使徒行傳,第16章就有人是受邪靈控制發預言講靈語的。

有一天,我們到那禱告的地方去,一個女奴迎著我們走來。這個女奴有邪靈附身,能夠占卜將來的事,因此替她主人賺了好多錢。

請注意,雖說是邪靈附身,這女人真的能說出將來的事情,不是亂講的……

所以如果對靈語沒有謹慎對待,這對聖靈的恩賜可是一種侮辱。

也因此聖經裡不斷提醒,聖靈的恩賜有很多種,其中靈語只是最不重要的一種 ,雖然也是「表面上」最容易取得的恩賜,但聖靈的恩賜並不是某種科技樹要一個一個點上去,絕對不是,全都是可以單獨取得的。

其實兩次營會讓我感到最難過得一點在於謊言的存在。不是說講員說謊,而是一個團體造成的壓力,讓兩次營會都有人選擇「假裝自己會」(因為事後都有當事人私下親口承認這件事情)。

我不怪他們,真的,雖然的確很多人在這類活動中領受靈語的恩賜,但這類活動很明顯也會讓人跌倒,非常明顯,而這部份是需要去處裡的。不是說這類營會就不該辦,只是因為這樣跌倒的人,可能永遠不會再參加任何這類活動,甚至離開教會。

其實,目前有兩派在拉扯,一派全面否認靈語,認為福音時代,這些聖靈的恩賜會以比較隱晦的方式出現(像醫治的恩賜就被很多現代基督徒認為被轉往「祝福醫療人員」上面,甚至直接認為「現代醫療進步不需要了」),另一派則是高舉靈語,彷彿因為他們會靈語才有資格稱作屬靈,變得高人一等。

哥林多前書提到聖靈的恩賜有很多種,其中大多有可以看見的明確力量,例如治療(很即時)、說預言(可驗證),也有可以另外解釋的恩賜(如講道的恩賜,但成功神學的崩壞讓我們看到很多使用個人魅力騙財騙色的牧者,團體動力學的研究更是改變很多活動方式,恩賜中技術性的部份被科學解析,成為可直接習得的了)。

也因為這樣,聖靈的恩賜逐漸被淡化,很多人覺得靈恩不再,直到有人想到要推廣靈語,說方言。

是的,靈恩派其實歷史不過一百多年,說他是對輕忽聖神的一種反省也好,只是他選了一個不大妙的標的--專注在靈語上面。

靈語有個麻煩的地方,一來邪靈也可以引發靈語,二來假裝也可以辦到,然後完全無法驗證,是非常個人的體驗(雖然也可能是共同體驗,至少我跟我太太就有這樣的經驗),所以他也的確受到多質疑,畢竟台灣人很清楚有種狀態叫做「起乩」,而這玩意十之八九是不大妙的東西引起的(之所以沒說全部,是因為我相信上帝的普世啟示,何況上帝透過異教徒來啟示聖經裡也有記載過)。

別忘記,其實世界上大多數宗教都有類似說方言,或者起乩之類的通靈現象,你要說這證明的確有靈界也可以,但也因此絕對要更加小心。

說起來現在有些基督徒對待靈語禱告的態度甚至比小學生玩碟仙還隨便,你是在跟我開完笑嗎?

所以,如果我們不先面對這些限制與危險,你就很難說服人家可以心平氣和的接受,因為上帝也要我們警醒,而且聖經也寫得很清楚,上帝會依據需要讓每個人有不同的恩賜,換句話說不會靈語絕對不是什麼問題,更不因此代表他信心不夠、不夠虔誠、不夠敞開甚至受邪靈騷擾,絕不是這樣,如果你這樣講,反倒是魔鬼在掌權。

我參加的第一場營會就是因為過度強調這種讓我反感,雖然我也在那邊確認我的確有領受靈語(不是學會,因為我更早以前就會了,只是我自己不知道)。這種「敵視」或者「輕視」不會靈語的人,造成的社會壓力就會讓人家乾脆假裝學會了,因為的確很容易假裝。

但這種謊言一旦進入,那麼整個營會裡面到底有多少人是真的在講靈語就變成一個很有意思的問題了,但造成這種謊言環境的,其實是團體的「壓力」(你甚至可以說是暴力)。至於要說那是說謊的人自己的問題,我反倒要說,是因為你們的心態本身就大有問題,你們害人跌倒還不知道自己錯了嗎?到底誰有問題?是已經領受恩賜卻拿來壓迫人的,還是渴慕恩賜卻被人絆倒的?

相反的,這次的講者對於方言禱告的態度健康許多(這是我跟我太太共通結論),所以可以看見有人可以直接承認自己到最後還是不會(但依然有人假裝自己會)。

坦承自己不會是很重要的,因為那並不會怎樣,你不需要感到介意。

對恩賜帶著渴慕,但上帝自有安排,而你更該渴慕上好的恩賜

要建立一個正確的心態:「你可以渴慕恩賜,但不該強求恩賜」,而不會並不代表上帝不愛祢或者你不愛上帝,單純只是因為「上帝認為」你不需要罷了,更何況聖經裡也強調很多次,我們該追求「更好的恩賜」,也就是「愛」,是的,只要有上帝的心,其他恩賜根本是多餘的,全都沒有也無妨,因為你已經有上好的福份了,而你有最好的可以給別人,不是金,不是銀,當然也不是人家聽不懂的方言。

可以看見,聖靈的恩賜,只有靈語這件事情是對個人有益,卻對眾人沒什麼好處的(雖然也可以有,但至少現代很少見,因為缺少了關鍵的靈語翻譯者),其他恩賜都是用來幫助他人的,而這當然是更好的,因為做在最微小身上的,就是做在上帝身上,若說會講靈語就自覺聖神充滿,這其實沒什麼意義。

啟示錄有提到信徒不該不冷不熱,而是應該火熱,是的,你該火熱,你該熱愛上帝(我都不知道我一天要跟上帝說我愛你說幾次了),但這種熱愛是平靜的,而非瘋狂的,誰說靜默禱告就不敬虔?誰說大吼大叫才算屬靈(大學時我們會這樣取笑某些教派),渴慕恩賜不該是命令上帝給你恩賜,如果因為你不介意上帝是否讓你會說靈語,因此就要被譴責不夠迫切渴望,我只能說他們在上帝面前潛越了,我們只是把主權交給上帝而已。

就算是雅歌裡的激情,對外表現上依然有分寸,因為對外的任何表現都無法完全展現我對上帝的熱情。是的,我可以在靈語當中這樣呈現,但相反的,那是我跟上帝的關係,我一點都沒興趣表現給別人看見,因為這部份是獨占性很強的,雅歌甚至已死亡的強烈來比擬。

我怎麼能做出像法利賽在人在會堂大剌剌刻意要給人家看的行為呢?

當然,聖經裡因為有提到「聖靈的洗」,而且很多段落都把受聖靈的洗之後就說出方言來,當成一個記號,因此強調會說方言才算有受聖靈的洗……

我只能說,這只是「一種」情況,絕不是全部的情況,不然保羅不用強調聖靈的恩賜有那麼多種,也沒人「全部都有」(雖然他希望大家都會--這也代表很顯然有人不會),要知道,保羅寫信給哥林多教會的原因,正在於他們沉迷於說方言這件事情讓他很擔心--正如靈恩派教會,因為沒有愛,會那些又有何用?

當然,不同教會有不同的問題要面對,長老教會過去一百五十多年跟台灣民間宗教奮戰,對於像降乩這種事情會特別警醒是很自然的,但警覺過頭讓聖靈的恩賜不再被提及(但並沒有消失,教會一直承認這些事情持續存在),因此讓信徒失去接觸的機會,這的確很可惜,也因此這幾年很多教會開始試圖接觸這些信息(結果就是要找其他教派來上課,因為本宗很多大老依然非常反對,而這種交流是好事),雖然教會也一有些內部衝突,不過我依然覺得這是好事,因為再也沒有比衝突更能促成真正和諧的了(像為了合群假裝會講靈語,這才是不好的事情)。

撇開已經會靈語的我跟我太太,兩個孩子的反應也很有趣,兩個都不會說,但哥哥的確表示他「感到激動」,妹妹到是直接了當的說她不喜歡那樣子……

無妨,真的,我一點都不急,恩賜雖然可以渴慕(像直接動手偷醫治恩惠的婦人),但要給你什麼、什麼時候給都是上帝的權柄。

當你可以要更好的,何必拘泥於最不重要的?甚至把它當成唯一記號?你在拜偶像嗎?耶穌要門徒去讓萬民奉父子聖神的名行洗禮,有跟你說要針對聖神再獨立開來另外洗一次嗎?有嗎?聖靈的洗跟洗禮的洗是同一個意思嗎?都沒想過愛人的心才是最美好的恩賜,也是最直接的恩賜,這個才是每個人都有的,甚至你出生就有,還沒受洗,上帝就已經賞賜了,懂嗎?

當然,有興趣的人我還是會推薦找機會去參加這類活動看看,不過可以先探聽一下,因為有些營會比較誇張,像醫治特會之類的,可能還會有人一直吐之類有的沒的,很在意的話就找Peace一點的去參加。

對了,不是說那種很激動的就比較屬靈,要知道,我喜歡的是泰澤靈修那種,對我而言這才叫屬靈,那種用流行歌做的敬拜讚美既沒有什麼優美的和聲(這代表沒有適合不同人的音高,讓人難以投入),也沒什麼讓人「晝夜思想」上帝話語的空間,更別提吵死人了……

此外,聖經明明白白寫著靈語禱告了不起三五個人就好,在會堂裡面其實不建議(除非有人有翻譯靈語的恩賜--這比較罕見,保羅也推薦大家追求這個更好),所以這類營會、特會是特別安排的,目的是讓你看看能不能取得這種恩賜,所以會用巨大的聲量、激動的音樂來進行,但搖滾音樂會也是同樣進行方式……實際上我在家自己靈語(方言)禱告都是很安靜,在靜默的情況下進行的,連保羅自己都是這樣禱告的,但他也說他用靈語用的比別人多。

是的,所保羅也是喜歡「私底下」靈語禱告的人,因為用靈語禱告的確有些好處。

靈語有好處,但不表示沒其他方式可以取得同樣好處

聖經其實也寫了不少說靈語帶來的好處,例如更加體會到與上帝同在--這是少數比較明確能帶給個人確據的徵象,雖說很個人化,卻有助於深化信仰,但不是每個人都需要這種「多馬的證據」。而透過靈語代求,你可能不知不覺中進行了更多更全面的禱告--雖然你自己不知道,或者以後才會知道。

至於很多人會提到的其他好處,我必須說,用理智禱告(悟性禱告)一樣能達成,真的,因為就算是用靈語禱告,如果沒有讓你領悟,終究對你是沒用。雖然有些屬靈的征戰,用靈語禱告後的確能感到平安,哪怕你其實也搞不清楚狀況,但我必須強調,悟性禱告一樣能獲得平安,因為就算是悟性禱告,聖靈一樣在做工,或者你的意思是聖靈會受限於人類的悟性?你現在是在跟我說上帝的能力有限嗎?你是說今天有人文學造詣比較高所以他可以用悟性講比較多,其他人沒辦法講太多,所以用靈語取代嗎?你又知道靈語在講什麼了?

因此很多人寫靈語禱告一大堆好處,但我認為真正屬於靈語禱告的好處,是我上面提到的兩點,因為那是上帝親自作工的部份,是你管不著的部份,有點像區塊鍊的雲端運算模式,如果你不做,上帝會讓別人做。其他所謂好處,是你不管用哪種方式禱告都能獲得的,而且悟性禱告更能協助你做見證,造就更多人,實際上我們看過很見證,都是禱告中上帝告訴某人「什麼」,因此讓他獲得釋放、醫治、救贖……等等,那是很明確可以讓你理解、化做語言傳遞出去的東西,可以拯救你,同時造就他人,但靈語禱告的好處,你只能見證說「之後我就獲得平安」,全劇終。

保羅提到他用靈禱告,也用悟性禱告,所以很多人以為兩種會交替使用。

我反對這一點,其實我一直是「同時使用」(我相信保羅也是),誰說我悟性禱告的時候靈沒有動作,然後因此說用理智來禱告對靈魂沒有幫助?又是誰說我用靈語禱告的時候理智是停頓的?我太太就說靈語禱告是兩倍禱告,因為理智也同時在祈求。對我而言只要是禱告就是同時進行的,不管我嘴說的是我的話語還是靈的話語。

至於不會說靈語的人,難道他的禱告就沒有聖靈的運行?才不是這樣,多得是有人在禱告中得到應許的,而且顯然用悟性禱告,同時在悟性得到領受,這就是聖靈運作的證明,既然我們能用悟性默禱,當然也能用靈語默禱,因為我自己就會(而且全都這樣做),所以就算他沒能用靈語開口,那也沒什麼,因為聖靈早與他同在了。

這也是為何我一直強調不要去在意靈語的表徵,而是實質,因為我很早就在不知不覺之中學會靈語,只是我自己根本不知道,是去上課才理解原來是這麼一回事。

我在創作的時候,本來就會自然習慣要禱告,也很此很早就有這種喜悅的體會,也早就有那種「不知所云」的感動,因為是畫筆在畫,嘴巴只是在「胡言亂語」,但我的理智依然在斟酌顏色、構圖、線條,為的是把這份感動呈現出來。

就算現在我在寫小說、甚至在打這些研經感想的文章也一樣,差別只在於現在我知道我在幹麻,以前只是放任我嘴巴一直念,沒有想太多而已。

這些事情甚至發生在我受洗之前,早就有了。

但靈語禱告的確會因為越常用就越常自行發動,是的,其實我比較常碰到的是自己發動的狀態,畢竟當我靜下心來禱告,大多是因為我有什麼事情想要告訴上帝--這當然是我自己有話要講,至於說靈語撒但聽不懂或者可以直通上帝……聖經裡完全沒說撒但聽不懂,別忘記約伯記裡撒但還跟上帝聊天,他絕對比你還懂靈語。然後上帝就在我裡面,我就在上帝裡面,不管我要說什麼,甚至只要動個念頭,就能跟上帝溝通,不用特別用靈語,謝謝。

我如果用靈語禱告,那是因為上帝要我這樣,所以我才會說我的狀況常是自己發動,雖然我也可以在禱告中不斷尋求,然後才發動。

所以我上面提到說靈語的好處是增加自己的信心(靈語禱告時可以很明確感受到自己不孤單,有強大的力量包圍著你,但其實我無法確實表達種感覺,因為很個人化),而且可以代求些自己不知道的事情,至於其他的好處,絕非靈語獨占。至於有人會把所有聖靈的工都解釋成靈語,這更是誤會,因為聖靈「自己會」用你「說不出口」的嘆息來禱告,不需要你多嘴懂不懂?

靈語的樣貌

網路上可以看到很多人對方言禱告的厭惡,甚至直指是邪靈的聚會,說真的我一點都不否認這種情緒,因為的確很多聚會讓我皺眉頭,畢竟很多恐同團體都這樣(靈恩派本來就恐同大本營),很難不讓我認定有鬼,因為沒有愛。

但其實也不用太敏感,只是我自己也覺得很有趣就是了,靈語(方言)顧名思義,是一種語言,只是你聽不懂,而且大概也很難用AI輔助解析,因為「每個人講的都不一樣」,雖說有些共通類似的內容(多聽幾次就會發現,當然,我說過有人是模仿假裝),但這無妨,畢竟是靈語。

不過有些真的很激動,絕對可以讓你側目(有次我用靈語幫我太太做趕鬼禱告時,說出來的靈語的確是口氣嚴厲那種,然後她失眠就解決了,感謝上帝),但平常我自己的靈語禱告都很小聲,比較有趣的是「很慢」,不是那不斷答答重複的聲音,真的像在講話,只是真的很慢,不過我禱告一向都很慢,我會等聖神引導我講下一句,除非是大眾場合,那我會先「擬稿」,然後順順的講出來,不然大家一定會覺得這傢伙怎麼停下來。

我如果帶著耳機的話,人家大概會以為我在跟外國人通電話吧!只是不知道是哪國,而且偶而還會抖一抖,發出一些顫音。(我太太也提過我講的靈語聽起來很像真實存在的語言,因為不會一直重複,比較像在念詩歌。)

另外,有不少人在用靈語禱告的時候,會伴隨肢體動作,例如全身發抖,我倒是只限於左手,會一直抖,如果看過搶救雷恩大兵的話,米勒上尉的神經症狀就跟我的很像。當然這讓我在畫圖或打字的時候有些困擾(我是左撇子),而我太太並有這種顫抖的狀況。至於倒地痛哭、嘔吐、大叫……我遇過有人用力下跪,聲響之大讓我在靈語禱告當中也在擔心他的膝蓋會受傷--對,我嘴巴繼續靈語禱告,但心智卻能去關注周圍環境……總之有各種現象。

大多數人都能收放自如,一說要開始靈語禱告就開始,一說要停就停,不過這我沒辦法,我得先進入情況(先依靠理智禱告),然後從嘴巴開始,接著手開始,結束的話也無法突然中斷,尤其是手,往往禱告結束幾十分鐘手還在抖,顯然我的靈還沒結束禱告。

以我的狀況,靈語禱告是把控制權交給上帝,所以何時開始跟何時結束,其實我沒太多控制能力,還好我只有左手會抖,所以可以用右手壓著……能收發自如還真讓人羨慕。

現在我常常隨時隨地進入靈語禱告的狀態,但這或許是因為我本來就操練自己要時時禱告,而在我需要專心(比方說開車)的時候,靈語就自動接手。

當然,開車的時候我會希望手不要抖就是了,如果手有開始要抖的徵象,我會先停止禱告,不然太危險了。

何況,靈語也可以用來默禱,真的,別以為腦袋裡面只能有悟性禱告,絕不是這樣,如果理智的禱告都能超出肉體限制,你跟我說靈語禱告會受到肉體侷限,只能用嘴?那手抖的又是怎麼回事?只是這樣的靈語禱告又更加無法被外人看見,但既然靈語禱告造就的是自己,又何必非得讓別人看見不可?實際上否認靈語的教派也該反省一下,難道你的禱告裡面沒有任何上帝的同在?沒有聖靈的引導?如果你的禱告蒙應允有能力,難道不是聖靈的作工?你為何否認靈語的存在?一個造就眾人的禱告,除了你的理智,難道沒有聖靈在背後協助?而認為說靈語才聖靈充滿的教派,請問你否認耶穌隨時陪在你身邊嗎?你憑什麼認為別人用理智禱告的時候,聖靈沒有在裡面運行呢?人家在癌症病房用上帝的話語讓患者獲得平安的時候難道沒有聖靈的充滿?同一個時間你躺在地上抖而已耶?對啦!你說隨便一個受訓過的輔導員,就算是異教徒也能讓患者獲得安寧,但那難道不也同樣是上帝的恩惠,而同一個時間你倒在地上抖而已耶!或者說當你帶領這些患者祈禱的時候,聖靈就沒有與你同在?那你禱告要幹麻?做做樣子嗎?或者你打算在他們面前倒在地上抖,好追求更強的力量?

總之,靈語有不同的形象,而請記住,靈語既然是人不能理解,所以掌權的是上帝,祂要你說就說,祂不讓你說就不能說,會不會說方言跟你是否跟上帝親近、是否能得救根本沒什麼關係,別忘記掃羅受到上帝遺棄之後,說方言根本是懲罰。

你可以這樣做

總結一下,靈語(方言)是一種聖靈的恩賜,只是其中一種,你可以渴慕,但不用羨慕,會了很好,但不會也沒不好。但既然是聖靈的恩賜,當然值得你渴慕獲得,但也必須謹慎對待,因為他也同時可能是邪靈的偽裝,只是你不用恐懼害怕,也不用以偏概全,你只要靜下心來,讓上帝帶領。

現在有不少這類營會、特會會註明他們會使用靈語禱告,甚至會協助你取得這項能力,只不過這些活動採用的方式大多是比較激動的方式,如果你可以接受,可以帶著渴慕的心去參加,只是不見得就能因此領受這個能力,倒也不用太在意,就當作是去看看其他人怎麼做的,而你其實也可以在家自己翻閱聖經,尋求上帝指示,像我就是自己自然而然會的,我自己甚至不知道,因為那時我根本還沒受洗。只是依然要警醒,畢竟自己靈修如果進入說靈語的狀態,多少會擔心是否是入魔,所以如果要自己進行,也許可以隨時檢視自己狀態,因為聖靈帶來的是平安與喜悅,不會讓你事後懊惱或憤怒(我要強調「事後」,因為禱告中你可能認罪痛哭,或者對邪惡感到憤怒,而邪靈也能讓你在當下獲得扭曲的喜悅),又或者找對這方面有些理解的親友陪伴,才能讓你安心的進行。

如果有人覺得會說靈語才是得救的標記、才是與聖靈同在,你該知道這是走法利賽人逼迫人的路線,他們意圖用人造的律法(以為會說方言才是基督徒)來使人犯罪,以為擁有聖靈恩賜中最小的一塊就高人一等。

如果有人說聖靈的時代已過去,這些恩惠已經不存在,你也該譴責他們污衊上帝,因為三位一體的上帝一直都在,而他們的恩賜如今只有更多,多更多(甚至比聖經記載還多,像講道的能力,如今可能呈現在雕刻、繪畫甚至拍Youtube上面)。

但我希望大家能用比較開放的心態面對靈語,不要變成恐懼,或者獵奇,甚至以為很了不起。不管是阻止還是強迫人家學靈語,其實都是缺乏愛的表現,而不管你有多少其他恩賜,沒有愛都沒用。

保羅說過,寧願大家講五句造就人的話,也好過講一萬句靈語。因為造就人的話,也會造就你自己的靈(誰說悟性禱告沒用?只要你的理智能造就人,威力甚至強過靈語耶!)。

但,你也可以講靈語,同時講造就人的話,這樣不是更好?畢竟恩賜不嫌多,保羅自己就常用靈語禱告。不過我要提醒,你會更多,十之八九代表上帝要你去做更困難的事,自己皮繃緊一點啊!

如果你是基督徒,真的建議大家可以帶著盼望去接觸看看,不管你最後對你接觸到的「那一種方式」(靈語有很多進行方式, 真的很多)滿不滿意、有沒有學到「開口說」,至少都不要去排斥,因為聖靈的恩賜都是好的,只是你會拿到什麼沒人知道。

就算沒辦法開口說靈語,也完全不表示你的祈禱不能讓聖靈帶領,實際上,不管是哪種禱告,你都該讓聖靈帶領。

何況重點是結果子,那些恩賜的目的是為了要結果子耶!只要能結出聖靈的果子,誰管他使用的是那一種恩賜阿!愛人的能力、講道的能力、造福社會的知識、醫治的能力、說預言的能力、翻譯靈語的能力、說靈語的能力,有這麼多種聖靈的恩賜,你覺得那一種最能造就他人、結出聖靈的果子?或者反過來說,那一種顯然效率沒那麼好?

會講靈語很好,對造就自己有幫助,那種平靜與喜悅真很棒,我會強烈推薦。不過也真的不用太糾結在這裡,這種苦腦是沒意義的,煩惱這些的時間你可以拿來做很多其他事情,因為聖靈早與你同在。只要誠心祈禱,你的禱告本來聖靈就在其中,何必強求開口出聲?又或者說,當你的靈為你做了美好但你聽不懂也不理解的禱告,但你嘴裡的悟性說出了不好的內容,這樣到底你獲得什麼造就?你得先好好追求自己悟性不要走錯路啊!

悟性禱告一樣能帶來平靜與喜悅,而且好的禱詞甚至能帶別人平靜與喜悅,因為你的禱告已經升級到了傳講上帝道理的階段,這種恩賜更強大更棒。

要知道我每天都會禱告上帝讓我能透過小說的撰寫傳遞上帝的信息,不管是悟性禱告還是方言禱告我都這樣求(雖說方言禱告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同樣內容,我只是這樣希望),一個只會在講台上用方言禱告的牧師對會眾是沒有幫助的。

最後的最後,重點是結果子,不是領受恩賜

因為自學說靈語多少有風險,但聖經也明白的說不該在教會聚會的時候這樣做,因此,一些特會、營會的確是求取靈語恩賜的較好方式。我只希望未來這類營會能有一個「在結束時讓人能自在的說出我還不會」的環境。不會不代表不敬虔,也不代表牧者「威力不足」,那是上帝的安排,人的心思該退後。

每次聽到有人必須假裝自己會,我都非常的難過,因為這真的不是他個人的問題,而是整個營會傳遞出來的氣氛已經變成一種壓迫,這是很糟糕的事情。

如果他離開以後反過來攻擊教會,那不就更不幸了。

這部份的神學建構,有心推動的牧者應該好好想想,我是說,至少這是我禱告後得到的結論,而我嘗試在這邊把這些結論記錄下來。

因為現在真有太多人以為會說靈語就叫聖靈充滿,甚至以為只有用靈語才能與上帝交通,這真的是非常非常大的錯誤,我不會否認說靈語是美好的一件事情,畢竟我自己就每天這樣在禱告,但上帝確實隨時與我同在,不管我用什麼方式禱告,甚至我並沒有在禱告。

一個只追求聖靈恩賜的基督教價值觀是很危險的,別忘記我也可以說我追求上帝的恩賜、追求耶穌的恩賜,這都一樣的,既然我住在主內、耶穌在我裡面,聖靈與我同在,而我既然領受了三位一體的洗禮,那麼領受聖靈並不代表「另一種堅信禮」(耶穌也沒說要針對聖靈再多洗一次,因為上帝已經讓聖神席捲全球,而且永遠存在了)。重點是結果子,不是領受恩惠,教會應該把重點擺在如何結出好果子,而且結實累累,不然領受那些恩惠要幹麻?用來炫耀自己聖靈充滿?要知道,聖靈的恩惠目的是要造就人,而為了福音事工的推動,有各種不同恩賜要「加添」給人,可是有一個最根本的恩賜,是你出生就有、與生俱來,打從一開始上帝就與你同在的,就是「愛」。

只要有仁愛,上帝就同在,誰說不會靈語就不能聖靈充滿?

既然「愛」以外的聖靈恩賜都是為了福音事工而加添給人的(愛當然也是為了福音的緣故,但卻是每個人都有,無須加添,因為這是最根本而且重要的,與你是否是基督徒無關,而是上帝早把這個恩賜給人類了),那麼會說靈語的人,要如何透過靈語讓更多人認識上帝?這時候,請問悟性重不重要?在人家面前說些聽不懂的話,甚至倒下抽搐絕不是好方法,那只對個人有造就,所以的確也是好的,但真的有更多更重要的值得去追求。

不然你上網看看很多靈語見證的文章或影片,營會裡牧者更是會旁徵博引,哪個與悟性無關的?有哪個方言禱告教學的影片是真的倒下來給你看的?沒有,他們會講一堆道理,因為能理解的話語才能造就人,這才是最該追求的恩賜。

真的是這樣,不信你去禱告看看上帝怎麼跟你說的,而且是用你能理解的方式告訴你的,然後我們再來進一步談多一點。

我依然祝福大家學會說靈語,因為那真的是很美妙的體驗,教會不講靈語的相關資訊真的是個福音事工的損失(不過聖經也清楚的寫了在教會聚會裡不適合講靈語,只是直接講靈語跟教導靈語的資訊是兩回事,教會該對後者給予肯定),但聖神的奧秘不是只有靈語,這份奧秘很難理解,不表示你不該試著去理解,實際上,越深入去研究,你才能更加體會上帝奧秘的深度。

但也絕不是學會靈語以後,什麼都丟給靈語,然後接著一問三不知,你該追求福音的啟示,才能真正領受靈恩要你做的事情。

不是白白領受,是你要去做什麼。

別忘記上一個只講享受好處最後崩潰的,叫做成功神學(這也是靈恩派的),我們該專注在上帝交付的任務上面,而不是去計算他給了你幾種恩賜,好讓你覺得你受到上帝喜愛。

因為上帝不偏待人,換句話說,就算你集滿全套聖靈的恩賜,上帝對你的愛跟任何空無一物的罪人一樣多。

甚至給他們還會更多一點,因為他們更需要。

附帶一題,公認最棒的禱告,是耶穌教導的主禱文,不是方言禱告,不然耶穌會告訴大家只要用方言就好。

因為這是個有理智,也有上帝恩典的禱告。

保羅說要用理智禱告,也要用靈禱告,不是兩種分開,而是兩種同時,如果你開口,那就是靈魂體全都在禱告,不管你嘴巴說出來是靈的語言還是魂的語言。

阿們。

-----------------------------------

解釋一下,靈語的舊翻譯是「方言」,而原文其實是舌頭的意思,很多人以為這代表彈舌音,有些所謂靈語教學甚至會要你先自己彈舌頭練習……我非常反對這種觀點,超反對的,作為職能治療師,非常清楚這種無意識的反覆生理動作練習的確可能誘發持續性動作,你跟我說這叫靈語我才不信。

原文的意思其實就是「語言」(現代英文的tone同樣有舌頭、口音,甚至語言的意思),只不過在這邊的語言,的確帶有聖神引導的意思,所以翻譯做靈語的確是比較適合的,反倒翻譯成方言變成一種貶低與誤解。

另一個是「悟性」禱告,這也是舊翻譯,其實就是理智的意思,這樣翻譯比較容易理解,簡單說就是用你自己知道的內容去禱告,而在聖靈的引導中,你可以得到自己也能理解的回應。

反倒用靈語禱告,你會需要「悟性」,讓你「頓悟」,不然你根本不知道聖靈在告訴你什麼,你會什麼都不知道。

靈語VS方言

理智VS悟性

這是兩個舊翻譯本身傳遞不完整訊息的例子,或者說同樣詞彙在一百多年前與現代,有了不一樣的意含,所以翻譯的確是需要隨時代更新的。上面的文章我有點刻意的交替使用這些詞彙,希望大家理解兩者的差異,而各位也可以看到新的翻譯明顯比舊翻譯更符合原文內容,對大家更有幫助。

建議大家使用現代中文譯本或現代台文譯本,或者說,可以的話當然是讀原文最好……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我當職能治療師的日子

  偶而就是會想起一些以前的事情,到不是說有什麼情緒上的起伏或生命的感慨,只是單純的、隨機的,就像生命的籤桶偶而掉出一支職能治療的籤來,上面只寫個『中』,不吉不凶的,但卻讓我想起許多事情來。   因為有個自閉症的弟弟,我很早就接觸到了職能治療,這在十幾年前可還是個罕見的職業,就算是現在也沒多少人聽過。   但我接觸到了,而且也有好感。   那是個學生只知道猛唸書的時代,天知道什麼志願不志願的,志願是由分數決定而不是意願決定的年代。還好,我的成績多少還能讓我有些選擇的餘裕,我能自由的選我想唸的學校與科系,而我依著興趣,把職能治療填進志願卡裡(但也不是第一個)。   命運之輪編織因緣,我進到職能治療學系,一個堪稱我這輩子最佳選擇之一的決定。 ##CONTINUE##   學生時代就不多提了,反正這篇的標題是我當治療師的日子,要懷念學生時代以後有機會再談。總之,我有幸在畢業以後在職能治療的三大領域──精神疾病職能治療、生理疾病職能治療與兒童疾病職能治療──通通都待過,所以對整個職業精神有很深的感觸。   一個助人的專業若只有單純的熱誠或善心是絕對不夠的,專業才是最大重點,尤其在這個越來越疏離的社會裡。   剛畢業的菜鳥,雖然有滿腔抱負,但很容易在碰上臨床千變萬化的突發狀況時被K.O.出局。我第一份工作是在精神科,當時是去當職代的(有人請產假),是個短期工作,這沒關係,重點在於,該院只有一位OT啊!換句話說我是去代那個only one的位置的。   想來我還真是憨膽,反正就接了下來(所謂重賞之下必有勇夫,薪水不錯啦),想不到這此的工作經驗卻給了我不少的自信。反正就是熬過來了啦!而且也因此知道一件事情──只要下決心去作,不管成功與否,學到東西的都是我。   可惜沒能在這裡工作久些,我又換了個環境﹔這次是到復健科,同時接觸成人與兒童患者,然後漸漸變成專職從事兒童職能治療,而且又當了主管及臨床指導老師。   在三大領域全打滾過之後,我開始懷疑前學到的東西,那是一種來自於臨床經驗的自信,一種從按表操課到自我思索其他路徑的過程。於是我開始歸納各種相關理論學說,尋找不同理論的矛盾與協調,然後發展屬於我自己的職能治療哲學(只是種哲學,臨床還是以實証過的理論為主)。   因為有帶實習生,所以這種理性的衝擊更加的強烈,畢竟我要教學生的話,我

小寶貝床邊故事集:小白兔的故事

有一隻愛散步的小白兔,在路上看見一棵紅蘿蔔。那是一棵好大的紅蘿蔔,大到小白兔拔不動。於是小白兔四處看看,想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 這時,他看見一隻毛毛蟲,於是跑去問毛毛蟲,可以不可以幫他拔紅蘿蔔。毛毛蟲很爽快的答應了,但是他們兩個不管多用力,都還是拔不動。 毛毛蟲說:「對不起,我力氣不夠,我去幫你找找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好了。」說完就離開,剩下小白兔一個人在那邊焦急。

公會與強迫入會

很多職業團體,例如自由 職業團體(醫師、律師等等)、工商職業團體(電腦商業同業公會、紙製品商業同業公會這類),都有成 立 公會組織。不過,說句老實話,在我所知道的範圍裡,有相當一大部分的會員是 不甘不願 加入公會的。 公會不同於一般人民團體,而有著強迫入會的性質,簡單說,你沒有入會,你就不准從事這樣工作 …… 大家有沒想過為何法令會做出這種限制?有沒有因為限制人民自 由而違憲?還 有,這樣做對社會、對專業發展、對從業人員有什麼好處嗎? 我自己是自由職業團體主管單位,所以稍微提一下這幾年碰到的狀況,順便討論一下上面的問題。 很多人會跟我們抱怨「加入公會做什麼?」,其實加入不是真正問題,真正問題應該是這樣的 -- 會費那麼貴,又沒什麼福 利,我加入要做什麼? 關鍵在這裡: 1. 會費那麼貴 2. 沒福利 不過,因為「沒入公會就不能執業」,簡單說就是強迫入會,所以大多數人都乖乖入會、乖乖繳錢。 這產生以下問題: 1.沒入會不能工作,所以大家都會入會。 2.入會了,只好乖乖每年繳錢,但心裡很不爽。 3.有些人因為 不爽,所以乾脆不繳錢,然後就面臨公會的處罰--這問題大著。 如果是工商職業團體的話還更嚴重,很多人是跟本不想入會,店還是照開,但不入會的話「會被政府處以罰鍰」,這部份因為不是我熟悉的業務,我先不談了。 總之,入會的話大家沒多大意見,問題出在「 我為何要一直繳錢? 」原因在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