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研經感想:我的靈語體驗(不只方言禱告,絕對不只)

先前我針對聖靈的恩惠靈語(方言)發過兩篇文章,也提過我自己有實際說靈語的體驗,在這邊我分享一下我自己的狀況給大家參考。

話說在前頭,宗教體驗絕對是「非常個人化」的,尤其像靈語這種「本來聖經裡就載明是比較個人性的」,所以我的體驗只能代表我自己(因為我太太也會靈語禱告,她的狀況就跟我不大一樣),但我相信可以釐清一些疑點,或者減少一些恐懼,也期待大家可以有機會「確認」到自己的屬靈恩賜。



因為研經過,所以我本來對方言禱告這件事情的態度一直是「我覺得還好」,也就是說,其實我並不特別期待我一定要會,畢竟聖靈的恩賜很多種,隨便那一種我覺得都更好,如果可以選,我要優先選其他項目。

是的,這個觀念其實是有點問題的,但有點歪打正著,首先,聖靈的恩賜是「全擺在那邊的」(我一直說那是更新檔,你要去下載更新),所以是「本來就已經給你」。第二,聖靈何時要用你、怎麼用你,其實你也不知道,所以你什麼時候要下載哪種套件,其實也不是你自己選的。

更別忘記還有背景執行這種,讓你無意間就下載完畢。

不過我以前並不是這樣想的,或者說,其實沒想太多,總之不會特別期待擁有說靈語的能力,看見人家說靈語,基本上也不予置評,一方面覺得能說靈語好像感覺不賴,但也同時覺得我才不要像那種癲癇發作的樣子。雖然聽過一些會靈語的朋友分享過經驗,當然,會提出來講一定是有正面感受,但我並不特別期待就是了。

一日,太太去參加一場特會,特會回來之後,她很興奮的告訴我她學會方言禱告了,而且那幾天她不斷發動,很多時候都會看到她一個人在那邊嘴巴一直念,但手上繼續做事情。

她說,那種感覺像是嘴巴有另一個人在控制,在幫你禱告,哪怕你正在做日常活動。

別人說說我聽聽,但太太說的我當然不能隨便對待,總之那種嘴巴好像有別人控制的體驗似乎很有趣……對,那時我只覺得有趣而已,似乎可以試試看,尤其控制者是上帝,根本沒什麼好拒絕的。

但嘴巴這樣講,其實也沒什麼行動,只是多了一個靈語存在的證據而已,之後有什麼特會我也照樣不去,畢竟,聖經裡記載著靈語其實不該這樣使用,更不是「跑去學就會」的(是的,我開始針對靈語做主題查經了,所以大概知道那是什麼屬性)。

直到被拉去參加TD營會,我「確認」了靈語。

關鍵字是「確認」。

是這樣的,身為精神醫學專業人員,自然對一些「暗示」尤其是「集體暗示」,或者「催眠」之類手法非常敏感,因為那是我們在病房裡會使用的治療手法,自然對於有人想拿這些手法用在我們身上非常敏感(但不見得討厭,因為有時候很好玩,像參加心理演劇就是很有趣的體驗),總之這種集體暗示如果要套用在宗教體驗上,有相似之處,也更需要釐清,免得產生誤會。

我那天開始「發動」是這樣的情況,主理請大家「熱切禱告」,而且是「大聲呼求」,求主賞賜方言。

對於並不特別期待的我而言,我的禱告其實也沒多熱切,但也的確有這種期待,覺得「如果主需要我,就用我吧!」,但旁邊的同工一直在我耳邊要我大聲一點,一直要我更大聲更大聲……啊我就沒想過要多大聲啊!

這時我周圍的人其實都已經開始使用方言禱告了,那種聲音其實有點恐怖,各種大吼大叫的。

平常我應該會笑出來吧!不過這次我沒有,反倒開始期待。

於是我的禱告變了,變成「主啊!我想說方言,求主讓我說方言。」

然後我開始顫抖,人也變得「稍微」激動起來。其實我的理智依然告訴我,要警醒,我要見證奇蹟的那一刻,就像我們盯著魔術師變魔術一樣,我可不想錯過任何風吹草動。

就這樣禱告幾分鐘,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反正我發現我「心裡繼續原來的禱告,但嘴巴講卻是其他東西,我不知道是什麼的東西。」

那種感覺很有趣,跟我太太說的一樣,像是嘴巴被別人控制,自己講自己的。

但這時我也驚覺到,「這不是第一次」。

來,解釋一下,這時的狀態很有意思,我的嘴巴開始說靈語,同時內心有另一個念頭,但並不干擾我自己的思緒,換句話說,我可以進行我自己的思考,正如經上所言:
15這怎麼辦呢?我要用靈禱告,也要用理智禱告;我要用靈歌唱,也要用理智歌唱。
~哥林多前書14:15~
這是一種雙重的狀態,而這種事對我來說並非第一次,我以前在創作的時候就發生過,不管是寫文章還是畫圖,我都碰過類似情況,而且正好都是創作出最佳作品的時候。

以前只覺得那單純是靈感來了……對,真的是靈感,聖靈充滿,這種靈感可不是普通靈感啊!哈利路亞。

不過過去發生這種現象的時候,我只以為是我在創作時嘴巴無意識碎碎念而已……也的確是無意識,因為根本不是我控制的。

所以我才說那是「確認」。

因此當我周圍一堆人在講發言的同時痛哭流涕的時候,我居然開始笑……對,很多人因為聖靈充滿而哭得悉哩嘩啦的,但我可是充滿喜樂,雖然我沒有很大聲禱告(對,就算是方言禱告,我的聲音還是很小聲,其實那天已經是最大聲的了,我在家靈語發動時很多時候是無聲的,只是嘴一直動而已。),但我一直很開心,我知道上帝一直跟我在一起,打從我「受洗之前」就一直跟我在一起。

甚至更早之前就有這類異相,只是我自己沒注意到而已,聖靈的恩賜是一直都在的。

但不只是確認,因為我在使用靈語禱告時,還出現其他狀態,就是我的手開始揮動,像在指揮樂隊一樣的,但只有左手,揮好一陣子以後,右手也開始加入,只是動作比較小。

後來當周圍逐漸安靜下來,顯示方言禱告要結束了,但我「停不下來」,是的,我反而覺得大家為何可以說停就停,我雖然有注意到大家都停了,也覺得我是不是該停了,但就是停不下來啊!

另一件事情就是,雖然我只用人家1/3的音量在禱告(有些人根本是大吼了),但我感到全身虛脫,滿身大汗,好累好累。

真的,好像操場跑好幾圈一樣,只是這種虛脫是全身性的,不是只有某個部位。

從這次以後,我大致上可以在「想用靈語禱告時」在短時間內進入靈語狀態,而進入靈語禱告狀態幾分鐘以後,手也會開始抖動,就像米勒上尉那樣的抖法XD,只要發動了,就不容易停下來,真的,很多時候嘴巴停了(常常也沒停完全,講話還會結巴一陣子),手還繼續抖(而且都是左手),可以持續十多分鐘以上。

而且一樣會虛脫。

我太太就不會這樣,她可以收發自如,但我可以選擇開始,很難自己結束。

一開始我就提到,每個人狀態不大一樣對吧!但也因此,這種太過個人的體驗,擺在大堂禮拜真的非常不適合,甚至只會讓人感到困擾。

其實在同一場活動裡,就有夥伴跟我表示「他覺得很恐怖」,當然,這也表示「他不會」,然後為了讓自己不要「看起來很奇怪」,於是他「模仿出怪聲」。

這樣一來,既不屬靈,而且浪費時間,更糟的是,讓人對聖靈的恩賜有了不舒服的體驗,只是在那種集體場合裡面逼人家做個假掰人而已,那麼靈恩派教會的聚會裡面到底有多少真實性?雖然不願意這樣想,卻也變成一種統計學上必然會有的事情啊!

附帶一題,主理強調那種大家一起禱告的狀況下,聖靈與大家同在,所以不可能有邪靈,所以發動靈語的每個人都是聖靈在作工。

我同意這說法,不過主理認為同志族群是被邪靈附身,但我在靈語禱告的同時,就是一直求上帝協助扭轉這些恐同的基督徒。是的,當我意識到我開始講靈語,就立刻針對性別平權與台灣獨立以及幹掉國民黨獻上禱告,因為那是個統派恐同教會人數較多的聚會(這是個跨宗派的聚會,但參加者以靈恩派為主),在我眼裡他們全是異端,當然要趁這種機會為他們的悔改獻上禱告……所以我是邪靈附身囉?但你們不是說這種場合不會有邪靈?所以我是聖靈充滿,那到底要怎樣?

再說一次,那是個人體驗,是我跟上帝的親密關係,搞成集體暗示才反倒是不好的。
7為了使大家都得到好處,聖靈在我們每一個人身上所彰顯的也各不相同。
8聖靈把智慧的信息賜給一個人,同一位聖靈把知識的信息賜給另一個人。
9同一位聖靈把信心賜給一個人,把治病的能力賜給另一個人。
10聖靈賜給這個人行神蹟的能力,給那個人傳講上帝信息的恩賜,給某人有辨別諸靈的能力,給另一個人有講靈語的能力,又給另一個人有解釋靈語的能力。
11可是,這一切都是從同一位、惟一的聖靈來的;他按照自己的旨意,把不同的恩賜給每一個人。
~林前12:7-11~
誰說一定要會講靈語的?像我,就算沒有「確認」,其實聖靈一樣有作工在我身上,只是我自己沒意會到而已,而上帝在何時要賜下何種恩賜,是你管得著的嗎?

何況,讓你下載新套件,無非是要讓你升級去打更強的怪……所以你也不要高興太早,下一關就擺在你面前,皮最好繃緊一點。

所以我本來很少發這類神學文章的,現在開始不斷的寫,根本停不下來,因為我知道上帝呼召我做文字事工與藝術事工,所以當我用靈語禱告時,手都會跟著動,因為要打字跟畫圖。

但就算沒有「確認」,其實我也一直有在做,只是沒那樣迫切而已。

我最愛舉的例子,就是耶穌受釘當天,在他旁邊的罪犯。

他可是耶穌親口答應要帶進天堂,而且「當天」就跟他一起上去的。

但他是罪犯。

他沒有受洗、不會講方言,搞到自己要被釘,大概也稱不上好人(十字架是用來對付最兇惡的罪犯的手法,是羅馬帝國最頂級刑罰,羅馬公民還禁止使用的,主要對象是叛亂犯或連續殺人犯那種),但人家因為相信,所以就獲救。

就這樣單純而已,但這種單純才是最困難的(很多人宣稱他可以一輩子幹壞事,只要最後悔改就好了……最好你知道你的最後是什麼時候,而且那時你還有那個精神分心去悔改),但也因此要搞清楚,用會不會方言來審查是否屬靈、是否是基督徒,其實都是很可笑的態度,甚至可以說很可惡了,因為那些全都只是外掛,不是主程式。

何況,那個「三個僕人的比喻」明明白白告訴我們,聖靈的恩賜不是讓你拿來誇耀的,而是用來要求的,看你到底用這恩賜做了多少上帝的事工。

所以聖靈才會一直催逼我要留下這些文字,我已經連續好幾天一直寫這些文章了,根本停不下來。

因此,在這邊我也想告訴沒有體會過靈語(或者其實有,但你不知道,跟以前的我一樣)的朋友,不會靈語一點都不是問題,那完完全全不是重點,會靈語或許可以讓你「手動更新」(那有點像下載壓縮封包,但我們根本搞不清楚那些更新檔是什麼東西,因為沒人聽得懂,所以更不需要大聲嚷嚷,大家都是晚上要睡覺了才讓電腦更新的對吧!如果打電動打一半辦跳出來說要強制更新,看你會不會摔鍵盤),但其實我們也知道,只要你信,就像隨時開著無限網路一樣,其實是可以自動更新的。

至於有些人,獲得更有意思的恩賜,是「駭客工具組」,於是可以翻譯靈語,這可是很罕見的屬靈恩賜,還更棒勒!

有些更強的套件,例如說:

預言--拿預言來找鑽石實在很低級,最好上帝的恩賜是這樣用的,你那根本是鬼搞的把戲。至於投票給國民黨台灣會很慘,這種預言我也會說,連這個都看不出來,甚至幫韓國瑜禱告……會這樣做的基督徒就少跟我鬼叫什麼聖靈的恩賜了,你們需要的是腦部獲得醫治。

醫治--聖經裡講到醫治,幾乎指的都是絕症或不可逆的殘疾,不是什麼牙痛這種,誰知道你牙痛好了是因為神蹟還是因為終於搞到牙神經壞死不會痛了,很多時候,聖靈的工就是施展在獲得恩賜,於是在專業上精進的醫療人員身上,你該感謝上帝,當然也該感謝這些上帝差派來的天使。

或者更進一步,就是講道的恩賜,可以入手不是更好?

至於重大更新,搞到要重開機那種,只要去翻耕心週刊就知道,那是很多人的生命見證,但很多時候我們會寧願自己不要碰到對吧!

而最強套件--「愛」,難道不是我們大家早就領受的,你不先把這個套件好好發揮,就在想要其他的喔?

那你可不可以先不要歧視同志?

更多時候,其實大家領受的恩賜都是「剛好你需要的」,不多不少,甚至讓你無感,但一切都有上帝的旨意。

你可以求上帝賜下聖靈,讓聖靈陪你作工,但你把自己擺上祭壇了嗎?這可是很難達成的啊!光這一點就值得我們禱告祈求了。不是選你要什麼,而是讓我們有足夠的信心獻上自己。

阿們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小寶貝床邊故事集:小白兔的故事

有一隻愛散步的小白兔,在路上看見一棵紅蘿蔔。那是一棵好大的紅蘿蔔,大到小白兔拔不動。於是小白兔四處看看,想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

這時,他看見一隻毛毛蟲,於是跑去問毛毛蟲,可以不可以幫他拔紅蘿蔔。毛毛蟲很爽快的答應了,但是他們兩個不管多用力,都還是拔不動。

毛毛蟲說:「對不起,我力氣不夠,我去幫你找找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好了。」說完就離開,剩下小白兔一個人在那邊焦急。

我當職能治療師的日子

偶而就是會想起一些以前的事情,到不是說有什麼情緒上的起伏或生命的感慨,只是單純的、隨機的,就像生命的籤桶偶而掉出一支職能治療的籤來,上面只寫個『中』,不吉不凶的,但卻讓我想起許多事情來。


  因為有個自閉症的弟弟,我很早就接觸到了職能治療,這在十幾年前可還是個罕見的職業,就算是現在也沒多少人聽過。

  但我接觸到了,而且也有好感。

  那是個學生只知道猛唸書的時代,天知道什麼志願不志願的,志願是由分數決定而不是意願決定的年代。還好,我的成績多少還能讓我有些選擇的餘裕,我能自由的選我想唸的學校與科系,而我依著興趣,把職能治療填進志願卡裡(但也不是第一個)。

  命運之輪編織因緣,我進到職能治療學系,一個堪稱我這輩子最佳選擇之一的決定。
##CONTINUE##

  學生時代就不多提了,反正這篇的標題是我當治療師的日子,要懷念學生時代以後有機會再談。總之,我有幸在畢業以後在職能治療的三大領域──精神疾病職能治療、生理疾病職能治療與兒童疾病職能治療──通通都待過,所以對整個職業精神有很深的感觸。


  一個助人的專業若只有單純的熱誠或善心是絕對不夠的,專業才是最大重點,尤其在這個越來越疏離的社會裡。

  剛畢業的菜鳥,雖然有滿腔抱負,但很容易在碰上臨床千變萬化的突發狀況時被K.O.出局。我第一份工作是在精神科,當時是去當職代的(有人請產假),是個短期工作,這沒關係,重點在於,該院只有一位OT啊!換句話說我是去代那個only one的位置的。

  想來我還真是憨膽,反正就接了下來(所謂重賞之下必有勇夫,薪水不錯啦),想不到這此的工作經驗卻給了我不少的自信。反正就是熬過來了啦!而且也因此知道一件事情──只要下決心去作,不管成功與否,學到東西的都是我。

  可惜沒能在這裡工作久些,我又換了個環境﹔這次是到復健科,同時接觸成人與兒童患者,然後漸漸變成專職從事兒童職能治療,而且又當了主管及臨床指導老師。


  在三大領域全打滾過之後,我開始懷疑前學到的東西,那是一種來自於臨床經驗的自信,一種從按表操課到自我思索其他路徑的過程。於是我開始歸納各種相關理論學說,尋找不同理論的矛盾與協調,然後發展屬於我自己的職能治療哲學(只是種哲學,臨床還是以實証過的理論為主)。

  因為有帶實習生,所以這種理性的衝擊更加的強烈,畢竟我要教學生的話,我自己總要能有一套邏輯完整的論述才行,而教科書裡的論…

為何會換人立刻崩潰

最多人貼高雄與台中在市長換人之後市容歸組歹了了的景況,充分證明亂投一時爽,全市火葬場的真理。

但也有很多人質疑,在大多數市府公務員都是同一批人的狀況下,加上經費都是去年就編列完畢,怎麼可能瞬間就整個走鐘?

實際上,就是會這樣,請聽我娓娓道來。

先說預算,沒錯,其實下年度的預算,在前一年的年中之前就都會提出來,下半年就會通過,年底都在進行發包作業,準備開始執行了。但選舉年不是,選舉年通常都一樣會先編出預算書沒錯,但議會通常會等到新任議員就職才開始審預算,如果市長是同一個人或同黨,大概不會有太大改變,但也要看議會生態有沒有變化。至於首長換人的話,大概就會全部重來了。這表示11月底選完到12月就職之間,市府公務員會找新任縣市長或者內定新任局處首長溝通,把預算編好,市長就職立刻簽出預算案,然後議會開始審查,拼年底審完……對,只有幾天時間。

然後你看看高雄跟台中到現在局處首長都還缺人,所以除了例行性預算跟中央政府計畫補助預算,以及延續性計畫經費以外,大概很多都只是先隨便編一下……

不過,清水溝、割草這類例行性經費應該都還是有編才是,畢竟這也不是什麼能A大錢的項目,而且非常貼近生活,很難不被注意到,通常不大會去砍他。

那為何還是出問題?而且是馬上出問題。

問題出在跨年。政府標案除了大型工程可能一次好幾年,但不管怎樣經費都是照年度編列與撥付,至於像公園清潔、花木修剪維護、水溝清掃、下水道清淤、運河清淤、行道樹修剪、空地割草等等有的沒的,這種都是「一年一約」,換句話說,通常年底就要發包了。

問題來了,選舉年,經費可能要隔年才會確定,確定了才能招標,招標公告依法有一定公告期,公告完才會開標,還要確定決標沒問題才能簽約發包,可能一個月就過去了。

當然,如果覺得沒問題,必要時可能會「流程先跑」,反正就先標了,經費等下來再給錢,如果互相信任,這樣流程先跑市容就能獲得維持,沒有中斷問題。

畢竟雜草這種東西一個禮拜不管就亂七八糟了,公園水池之類更是人工環境,沒有持續維持根本不可能乾淨,魚馬上會翻肚。

何況還有愛河這種超麻煩的東西,要知道,它不是「自然」變漂亮的,是花大錢去維護的,別以為你只是不亂丟垃圾愛河就變漂亮,差得遠,那是上游(含水溝「上游」)努力清潔才能有的成果。

但國民黨值得信任嗎?哈。

要先區分清楚,縣市政府裡面的公務員,責任是「負責進行發包作業」,然後「稽核廠商執行成效」,他們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