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歸途-納席華-第一章(1)

第一章:風雨




  船劇烈的震動了一下,正安穩睡在床上的席華,還來不及做出反應便讓頭與床板做了次沉重的接觸。

  「是不是靠岸了?」席華邊用手搓揉著頭頂邊坐起來,從眼神看來顯然還沒有睡夠。

  「那麼快就到了嗎?還是我睡太久了?」

  「應該不是的,學長,似乎是撞上了水裡的東西。」對於接連拋出的三個問題,一位已經換好衣服的年輕人,只用一個答案就回答掉了。

  這位稱席華為學長年輕人看來約二十五、六歲,身高約一百七十多指,體格十分的勻稱,沒有過度操勞的勞動痕跡,但也不像閒適度日的鬆軟無力,顯然保養得宜。

  他的頭髮是深褐色的,看來經過一番梳理,還飄著淡淡的玉蘭花香﹔瞳孔顏色和髮色一般,眼神看起來相當銳利﹔薄薄的嘴唇上是高挺的鼻子,下巴還有一搓淡淡的鬍子,從這個人一絲不苟的樣子看來應該是故意留而不是因為沒有整理的關係。身上穿的,是長達腳踝的淡綠色外袍,從布料光華的色澤來看,應該是絲之大陸的特產 ──蠶絲織品。袍子袖口跟領子的地方還滾著約一個手掌寬的深綠色邊,使得整體上呈現一種穩重的感覺。涼鞋是皮製品,褐色的皮面上還打印上許多精緻的花草圖案,富豪象徵的金屬製扣子在鞋子側邊顯得相當的搶眼。墨綠色的腰帶上則是繫著一把套銀環的牛角柄匕首,就連刀鞘都是牛角鑲銀製成的。
##CONTINUE##
  他把衣服穿得整整齊其一絲不茍,就連袍子後的兜帽都收疊的規規矩矩的。

  從他全身上下整整齊齊的樣子看來顯然是出身家教很嚴的家庭,但是屬於年輕人的傲氣仍然從他身上毫不保留的表現出來,隱約透露出他的貴族氣質。不過從在這種大熱天,而且在潮濕的船上還穿著整齊的高級長袍來看,也許只是個單純愛現的傢伙也說不定。

  「學長,我上去看一下,該不會是觸礁吧?」

  席華眉頭皺了一下,對正打算要跑出船艙的年輕人搖了搖手指頭。

  「不是,應該是生物,我感覺到力量的波動,像是一種恐懼的情緒。」

  席華坐正之後接著說到:「利南呀!你是專攻自然魔法的耶!對這種變化應該要敏銳一點才行啊!」

  叫做利南的年輕人頓了一下,眼睛向四周圍飄呀飄的,似乎在注意一些事情。

  「是的,學長。」利南用右手食指搓了搓鼻子,表情跟著嚴肅起來。

  「我從一早開始就有一種奇怪的感覺,這一帶的能量流動相當異常……」

  利南搖了搖頭,露出擔心的樣子。

  「我有很不好的預感,非常不好。」說完,利南轉身。「我去看看。」關上門,跑出船艙去了。

  

  「是呀!很不好的感覺,很不好的。」看著跑出去的學弟,席華口中碎碎的念著下床來,接著又覺得自己這樣像個老頭子,便自我嫌惡的搖了搖頭。

  席華可以感覺到利南心中複雜的情緒,他自己的心情也平靜不下來。自從在曼敦聽到戰爭的消息之後,兩個人的心情就一直懸在那邊,利南更是在緊張中帶有興奮。

  利南全名叫駱沙利南,是駱沙公國的二王子,而駱沙公國擁有的是是莫那七大公國中最強的軍事力量,這場戰爭正是駱沙家族展現實力的機會。

  發生戰爭的西方邊境正好是駱沙公國的範圍,利南身為駱沙大公的次子,當然有義務回去協助戰事。利南對自己家族麾下的強大軍隊是深信不疑的,但戰爭畢竟是會造成損傷,自己認識的人難保不會在戰場上陣亡,這可不是什麼可以輕鬆面對的事情。

  想到這一點,兩個人便迫不及待的在曼敦上了一艘貨船南行,想要快點回到家鄉。

  席華的故鄉旭日之丘是屬於莫那公國七個聯合公國最中東邊的博馬公國,除非整個公國一直輸下去,不然家鄉大概不會有太大問題,但是一想到戰爭所帶來的死亡與痛苦,加上外公的將軍身分、母親跟舅舅們也都還有軍銜,也許家族裡有人被徵召上戰場……

  席華不喜歡這種事情,他實在很想回家與家人相聚在一起,畢竟已經有十多年沒有回家了,但是只要想到當年發生的慘劇,席華心中對回家一事便有著許多矛盾。

  (我是在害怕回家嗎?)

  搖了搖頭,席華隨手把放在床邊的藍色外褂拉過來。

  雖然被利南稱為學長,已經二十九歲席華,年紀看起來反而比二十七歲的利南要小。不但個子比較瘦小,還有那遺傳自美人母親的娃娃臉,加上跟父親一模一樣,有著西方血統的筆直烏黑頭髮以及修長的秀氣手指……

  這一切都讓年輕時的席華困擾不已,在法師學院唸書時,有一段時間他還乾脆理成光頭,以免老是被誤認為是個女人。

  就算是現在,經過多年在外修練的生活,席華的體格已經壯了些,被誤認成女人的這種事也已經有許久未曾發生過,但席華還是留著相當短的頭髮,好避免麻煩。

  跟利南的袍子相同質料的藍色短褂被隨便的套在身上,領子還歪了一邊,席華聳聳肩把它稍微擠回去。因為怕熱,席華的外衣是裁成七分袖的樣式,露出他白皙的手臂,下襬只到臀下,而且沒有附兜帽,看來根本就只是一般有錢人家的外套,而不像常見的的法師長袍。外衣下是一件麻質的白色衣服跟長褲,床邊則擺著一雙皮製的涼鞋。

  在穿鞋時,一條金色的項鍊從席華脖子上垂下來,上面的墜子是一朵金色的蓮花。

  席華將項鍊拿起來看了一會兒,隨即塞回領子裡,接著從床下拿起一把以藍色水晶墊劍的短劍,扣在他黑色的皮帶上,然後把象徵布蘇帕提爾出身的法師標記,力之使者的金色頭環套在頭上,一邊舉起手來伸著懶腰,一邊用腳推門走出船艙。



  時間是莫那公國曆三百五十年夏季,地點是黑海海域,一艘三十加爾長的船在黎明的曙光中順著季節風向東南航行。這是一艘很典型的曼敦綠色商船,有著相較於其他地區船隻而言,造型比較寬大而扁平的船身。

  船首是一尊手持海螺吹號模樣的曼娜敦女神像。不像其他地方的船隻將船首女神放在船首之下,曼敦的船首女神是高高聳立在船首上方的。雖然這樣在船帆的安排上會造成困擾,但通常謹守實用主義的曼敦商人卻異常固執的這樣安排神像的位置。船首兩旁用曼敦文及公國文漆上了「微風」的金色字樣,還彩繪了代表風神的達南達帕里馬象形文字。

  船上有著兩張繪有曼敦海洋商會黃金鸚鵡螺圖形的綠色方形大帆,再加上一張較小型的前帆,曼敦的海洋旗則在主桅上迎風飄揚著。

  整體而言並不是很優雅的造型,但寬廣的船身能增加不少的載貨量,在平靜的海上航行的話還不會太不舒服,不過速度一快可就癲跛的很了。

  跟船名相反,微風號的帆正被強烈的海風吹漲的鼓鼓的,原本該是長方形的帆就像發酵過度的饅頭一樣變的看不出原形,繫住帆的繩子因而緊繃的像要斷了一般的發出尖哨聲。

  其實船上的人心情也大多是繃的緊緊的。

  緊張的理由是為了同一個原因──戰爭。

  其實戰爭的謠言多年來一直不曾斷過。

  自從公國西方的國家經過連續幾年的爭戰,被一位被自稱西方之子的法師所統一起來之後,大家對這個國家的戒心就越來越深,原因無它,這個叫做坤麟的帝國是個完全封閉的國家。不單是邊境有著大量駐軍守衛著,這位皇帝還不知是從哪個地方找來為數不少的法師,在各個重要的關卡佈下大量防禦用的魔法陣,完全的斷絕與其他國家的交流,就連法師學院的法師們也不能探知消息。大家直覺的感到其中一定有不友善的陰謀存在,但面對這種顯然不友善的國家卻也不願意做太多的試探,以免多起爭端。

  不過事情也未免發生得太快了,才統一西方一年多,坤麟帝國居然就敢向強大的鄰國莫那公國宣戰,讓莫那公國相當的措手不及。

  因此,不少在外地的公國人在得知故鄉有難之後,便急急忙忙的趕回家去。

  而席華,正因為相同的理由乘坐在這艘船上。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小寶貝床邊故事集:小白兔的故事

有一隻愛散步的小白兔,在路上看見一棵紅蘿蔔。那是一棵好大的紅蘿蔔,大到小白兔拔不動。於是小白兔四處看看,想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

這時,他看見一隻毛毛蟲,於是跑去問毛毛蟲,可以不可以幫他拔紅蘿蔔。毛毛蟲很爽快的答應了,但是他們兩個不管多用力,都還是拔不動。

毛毛蟲說:「對不起,我力氣不夠,我去幫你找找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好了。」說完就離開,剩下小白兔一個人在那邊焦急。

我當職能治療師的日子

偶而就是會想起一些以前的事情,到不是說有什麼情緒上的起伏或生命的感慨,只是單純的、隨機的,就像生命的籤桶偶而掉出一支職能治療的籤來,上面只寫個『中』,不吉不凶的,但卻讓我想起許多事情來。


  因為有個自閉症的弟弟,我很早就接觸到了職能治療,這在十幾年前可還是個罕見的職業,就算是現在也沒多少人聽過。

  但我接觸到了,而且也有好感。

  那是個學生只知道猛唸書的時代,天知道什麼志願不志願的,志願是由分數決定而不是意願決定的年代。還好,我的成績多少還能讓我有些選擇的餘裕,我能自由的選我想唸的學校與科系,而我依著興趣,把職能治療填進志願卡裡(但也不是第一個)。

  命運之輪編織因緣,我進到職能治療學系,一個堪稱我這輩子最佳選擇之一的決定。
##CONTINUE##

  學生時代就不多提了,反正這篇的標題是我當治療師的日子,要懷念學生時代以後有機會再談。總之,我有幸在畢業以後在職能治療的三大領域──精神疾病職能治療、生理疾病職能治療與兒童疾病職能治療──通通都待過,所以對整個職業精神有很深的感觸。


  一個助人的專業若只有單純的熱誠或善心是絕對不夠的,專業才是最大重點,尤其在這個越來越疏離的社會裡。

  剛畢業的菜鳥,雖然有滿腔抱負,但很容易在碰上臨床千變萬化的突發狀況時被K.O.出局。我第一份工作是在精神科,當時是去當職代的(有人請產假),是個短期工作,這沒關係,重點在於,該院只有一位OT啊!換句話說我是去代那個only one的位置的。

  想來我還真是憨膽,反正就接了下來(所謂重賞之下必有勇夫,薪水不錯啦),想不到這此的工作經驗卻給了我不少的自信。反正就是熬過來了啦!而且也因此知道一件事情──只要下決心去作,不管成功與否,學到東西的都是我。

  可惜沒能在這裡工作久些,我又換了個環境﹔這次是到復健科,同時接觸成人與兒童患者,然後漸漸變成專職從事兒童職能治療,而且又當了主管及臨床指導老師。


  在三大領域全打滾過之後,我開始懷疑前學到的東西,那是一種來自於臨床經驗的自信,一種從按表操課到自我思索其他路徑的過程。於是我開始歸納各種相關理論學說,尋找不同理論的矛盾與協調,然後發展屬於我自己的職能治療哲學(只是種哲學,臨床還是以實証過的理論為主)。

  因為有帶實習生,所以這種理性的衝擊更加的強烈,畢竟我要教學生的話,我自己總要能有一套邏輯完整的論述才行,而教科書裡的論…

給想考高考的朋友一點建議

我不知道寫這個會不會太臭屁,因為最近市面上不少在告訴大家如何考公職的書,我稍微翻了一下,覺得不大滿意,所以……

先說一下我的狀況,我都三十幾了才想到要考公職,會去考也不是因為我有興趣,是我太太有興趣,而她說她一個人唸書會不專心,所以要我陪她,所以我陪她補習一年,結果我考上了……

在非本科系(我念的是職能治療,跑來考社會行政)的狀況下,只補幾個專業科目(我可是從嘉義跑去台南補習,不可能每科都補),而且老實說我根本只是想去陪考的狀況下,居然能考上,這表示我的準備方式應該有點道理吧?

因為看見有本書在廣告上說考高考比考台大醫科還難,讓我很不服氣,別說台大醫科,台大隨便一科都沒那樣好考上的好不好?(雖然我台大也真的是不知道怎麼考得就考上了……也許我真的考運比人家好吧!)

要考試,書當然要念,這部份我就不強調了,而且每個人適合的唸書方式不一樣,每個人擁有的唸書環境也不一樣,這部份實在很難給太過教條式的建議,只能給一點原則性的東西當作參考。

不算開箱:readmoo的mooink--終於有台灣自產的電子書閱讀器了

readmoo這個電子書平台其實問世好一陣子了,我也在他們開站沒多久就加入會員,為了領取一堆免費電子書……

也因為可以匯入anobii的圖書資料的關係,因為anobii真的越來越慢,用起來不大舒服,虧我已經登錄兩千多本書,還有幾百篇書評,所以整個轉過來,但也只是轉過來,然後擺著根本沒用……

讀書心得:手斧男孩Hatchet

手斧男孩Hatchet
作者:蓋瑞.伯森
原文作者:Gary Paulsen
譯者:蔡美玲、達娃
出版社:野人
出版日期:2012年05月23日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789865947125
裝訂:平裝
叢書系列:故事盒子
規格:平裝 / 192頁 / 15*19.5cm / 普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出版地:台灣

有關閱讀

我是個超級書蟲,這一點大概沒人有意見,書蟲,而且是超級的。

但是啊!雖然家裡堆了數千本書,而且有相當一部分有寫讀書心得(至少最近11年左右,開始寫部落格的年代起進的書一大半有寫心得),但很殘念的是,我的孩子並沒有那樣喜歡看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