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歸途-納席華-第三章-(6)

看見有人回去通報,席華不禁對自己的判斷感到後悔,他太早解除水牛身上的魔法了。

「別想要輕舉妄動,你們是不可能同齊殺死九個人的,乖乖的等咱法師回來解決你們吧!」

席華他們為了不讓戒護兵進一步起疑,所以一動也不動,假裝不知是怎麼回事般的。

這是場耐力的比賽,席華跟利南隨著時間過去,能量慢慢的累積,但是拖太久的話,麒麟法師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回來,她如果回來的話麻煩就大了。

於是,席華跟利南決定先發制人。於是駱沙利南突然暴起,對著戒護隊員們大喝一聲。戒護隊員一緊張,手上的箭矢紛紛射出,但是利南已經先一步操縱了附近的氣流,射出的箭矢全都射歪一邊,可惜導引的能量不足,不然就可以讓箭枝射回那些戒護兵身上。戒護隊隊長拔出腰際的長劍,接著戒護兵們都跟著拔劍揮砍過來。

(他們還真知道別讓法師集中精神耶!)

看見戒護隊的士兵們從四面八方一起攻過來,席華有點利己的埋怨著,不過這是任何軍隊都會訓練的基本戰術,抱怨也改變不了,好在他已經準備好下一道法術了。

心念一動,席華在戒護隊靠近囚車時施展了大範圍,但是很弱的傷害術,這是治療術的反向利用。雖然說戒護隊員們有下了防護術的盔甲,但仍然在受到法術攻擊時感到一陣疼痛,瞬間遲疑了一下。

這時利南立刻將原本綑綁他的繩索甩向戒護隊長,繩索隨著利南控制的氣流,很快的便在分心的戒護隊長脖子上繞了兩圈。隊長急得放下手中武器掙扎著,而利南跟席華便趁著隊長掙扎時將他拖向囚車,並且拿走了他腰間放著囚車鑰匙的袋子及軍靴上的一把匕首,接著將匕首架在戒護隊長的後心。這樣一來,所有的戒護隊員都不敢妄動了。

「你們不要命了是否?趕緊回報大人啊!趕快點!」戒護隊長朝著部署下了命令。



「如果讓他們回去就麻煩了。」

「別毀掉盔甲哪!」

「知道。」

利南將戒護隊長那件下有防護魔法的胸甲卸了下來,再將他推倒在地,接著拋出匕首。

「黑燕翔!」

匕首順著利南所製造的氣流通道,很快地往戒護隊員飛去。

「絕望之矛!」

席華很快的施展一道微弱但大範圍的恐懼術,這些戒護兵瞬間落入恐懼當中動彈不得。利南所操縱的匕首很快的切過了這些士兵的後腳跟肌腱。毫無反抗能力的戒護隊員們絕望的大叫,接著倒地不起,抓著雙腳哀嚎著。

席華跟利南很快的割破身上那些束的緊緊、泡過剌柯草根液的外袍,讓能量全神運轉週身,這麼一來,雖然說體內還有一些剌柯草根液的毒素,但先前頭暈目眩的狀況已經減緩不少了。

好不容易坐起身來的戒護隊長正想掙脫纏住他脖子的繩索,但只見已經打開囚車車門的席華將手放在他的後心。

「你還是別亂動比較好,咱的心情都不大好。」

從席華的指尖傳來陣陣的寒意,戒護隊長嚇的滿身大汗,乖乖的讓席華將他綑綁起來。
利南從戒護兵身上剝下盔甲給大夥穿,這樣一來就暫時安全了。

已經稍微恢復的庫妮與利南扶著札爾下囚車後,看著席華說道:「你們先逃走吧!那位法師應該很快就會趕回來了,我要跟我先生一起。」

「別說了,我們不會棄你們不顧的。」利南很乾脆的回答,還搓了搓鼻子,席華也跟著點頭回應。

放眼看看四周,只有看來有點悲慘的森林,在能量缺乏的空間中喘息著而已,就算是躲進森林裡也沒辦法躲太久的。席華有點沮喪,他的身體才剛恢復,根本無力為札爾進行完整的治療,何況經過剛才的折騰,札爾的情況變得很差。

「回答我,這裡是什麼地方?」現在也顧不了什麼風度了,席華蹲下來問戒護隊長,還亮出他左手的食指在戒護隊長前面威脅。

「你應該知道對法師隱瞞是沒有意義的,趕快告訴我。」

戒護隊長看見席華微微發亮的手指頭,想起他所聽過的種種與法術拷問有關的慘狀,嚇的暈過去了。

「真是個沒用的傢伙。」利南很不滿的罵著:「找其他人好了。」

「等一下……」

說話的是臉色蒼白的札爾,雙眼還有著微微的血絲。

「咱不能就這樣拖累你們……」

札爾猶豫了一下,露出悲傷的表情。

「俺會自己想辦法的,你們先走吧!」

「不行,你開什麼玩笑,我知道你在想什麼,我不准你用這種方法。」

庫妮突然驚恐的拉著札爾的手,看的席華跟利南一頭霧水。

「俺不能拖累大家,這是唯一的辦法,你明知道的,你明知道的……」

聽見札爾說的話,庫妮悲傷的低下頭來,接著就哭出來了。

「等一下發生的事情也許會讓你們感到噁心,但俺不想因為俺個人害了大家。」

「你有什麼辦法嗎?」

札爾伸手指向那些戒護兵。

「俺要他們身上的能量。」

「但是他們沒辦法進行同步……啊!」利南突然嚇一跳,隨即伸手在胸口畫個圓。

「白法術?」席華用銳利的眼神瞪視著札爾,但隨即露出憐憫的表情。

「沒錯,就是你們說的白法術。」

席華想起當時在船上替札爾醫療時能量快速流失的情況,還有急忙拉開札爾的庫妮……
一時之間,他們也不知該作何反應。

庫妮紅著眼框,架著札爾走向其中一位戒護兵。札爾伸出右手放在那位戒護兵額頭,閉上眼睛,接著臉孔抽動了一下,斗大的汗珠從他額頭上留了下來,而他紅色的頭髮則像是燃燒一般的豎立起來。不一會兒,原本抓著腳大叫的戒護兵變安靜下來,而且漸漸地像是睡著了一般的,一動也不動,連腳上傷口的血也漸漸不再流了。大家看的目瞪口呆,接著戒護兵的身體開始變的泛白而缺乏血色,臉頰跟眼窩則凹陷下去。

只過一下子的時間,戒護兵就變成一具乾癟的屍體。

札爾站了起來,他已經不需要攙扶了,但是他的臉上有著一層黑暗的青色氣息,讓人看的渾身不自在。一旁其他的戒護兵嚇的大哭大叫的,毫無英勇軍人的形象。一陣充滿陰森感覺的能量波動衝向席華,利南也是滿臉不快。但札爾不為所動,繼續吸取生命能量的行為。過不久,一共有五位戒護兵生命被抽光死亡了。

「俺知道你們會看不起俺,但現在時間緊迫,咱先逃走要緊。」

席華看著札爾肚皮上的一條長長的疤痕。

傷口已經完全癒合了。

一陣噁心的感覺湧上了心頭,但現在有更緊急的事情要做。

「沒錯,我們先逃再說……」

「學長!我們真要跟……跟……他一起走嗎?」

聽見利南充滿反感的話語,庫妮露出相當哀傷的表情,席華不禁想起母親札姆娜,於是斥責駱沙利南:「你在說什麼,你記不記得你剛剛說的話,我們可沒時間內鬨哪!」

利南想起剛剛才說絕不丟下安諾芬夫婦不管的,突然臉上一陣紅。

「西邊有煙,不管是人家還是軍隊,也許能弄一點吃的。」

「也許有很多敵人……」

「先補充能量要緊。」席華可是快餓死了。

席華接著回頭看這些戒護兵。

「而且,我們不能讓敵人知道我們有人會白法術……」

這些知情的戒護兵必須滅口。

「學長!」利南的口氣明顯的變得不友善。

「這樣子做太不名譽了,他們無力反抗啊!」

「我並沒有打算殺人,放心好了。」

席華走向那些生命能量被吸光的屍首,喃喃的念著咒語。一下子,這些屍體便燃起熊熊的大火。接著席華走向剩下那些還活著,但已經嚇的臉色發青的士兵旁邊。

「好吧!先告訴我這裡是哪裡?最近的城鎮在哪?還有那個麒麟法師是什麼人?」

「這……這裡是前散拉國……噁!」這傢伙居然嚇到吐出來,利南很不屑的皺了一下鼻子。

「阮要先去以前散拉的首府大安,離這裡還要有半天路程……求求你們別殺我……」

「麒麟法師大人是皇上直接指派的法師,阮也不知道伊的名字……伊……伊真厲害的……阮都很驚伊……別跟伊講是我講的……我求你……」

「你們到底在搞什麼鬼,這附近的怪現象是你們搞的嗎?」

「我不知道……不要,我真的不知道……」

看見席華把手放在他額頭上,這位小兵嚇的半死,嚎啕大哭起來。

「我不是這裡的人,嗚嗚……是皇上要阮來這裡的,說要起偉大的塔,其他的我真是不知……」

「塔?」

席華從他所散發出的恐懼能量得知他並沒有說謊,這位小兵看來什麼重要的事情都不知道。

「好,我再問一個問題,你們是哪裡來的?」

「……東河……阮是東河人……」

「那是什麼地方?」

「明河東岸……坤麟帝國……」

「總之就是從西邊來的對吧!」

「……是……是的……求求你……不要……不要」

可憐的小兵一邊回答,但眼睛一直離不開札爾身上。

「很可怕對吧!忘掉吧!忘掉了比較好。」

於是席華動手消除了他們的記憶。

「我們快逃吧!燒屍體的煙會引來更多人的。」


所謂的白法術是指一種相當惡劣而被排斥的法術。一般而言,藍袍醫者在進行醫療時需要利用的能量必須是經過同步的能量,所以就算有位超強的法師硬跟旁人同步,來從周圍的人身上吸取能量,其實能吸的也很有限。因為能量被吸取超過某個限度,生物的意志能量便會開始抗拒,進而切斷同步。但是白魔術是一種不須經過同步便能吸取能量,進而致人於死地的恐怖法術,或者該說是一種詛咒,因為白法術不是學習得來的,而是天生的。也因此白法術的術者在覺醒時通常就會被殺掉,這一點不管在何國家都是相同的,因為術者使用法術之後會漸行狂暴化,最後成為傳說中的「死獸」或「白獸」,是一種恐怖的吸靈怪。

當然,因為白法術的術者被趕盡殺絕,所以是否真有死獸這種魔物也成為一個法術界的傳說,而無人知曉了。


看著坐在對面的札爾,看著他已經恢復鎮定的樣子,席華不禁覺得三天前看見的恐怖景象是否是真實的,而在船上那位開朗的有點過頭的好好先生又是誰。自從三天前從囚車脫離之後,利南就不斷的想要跟安諾芬夫婦分開行動,他並不想殺了札爾,但他也不想跟「怪物」行動。若不是席華堅持要一起行動,利南早就甩開安諾芬夫婦倆了。

最痛苦的便是庫妮了,他一方面要忍受利南的刻薄言語,一方面要安撫札爾的情緒。的確,跟三天前的札爾相比,現在的他情緒穩定多了,希望札爾的心理狀況能一直保持穩定,這樣應該會比較好吧!席華這樣的猜想著。

想到這一點,席華不禁感到困擾,傳說中的白法術者都是在幼年期就出現這種傾向,而有這種傾向的話,人們是不可能讓他活下來的……

「札爾。」席華坐直之後緩緩的問到。

「你是什麼時候知道自己會白法術的?」

札爾原本已經放輕鬆的臉孔露出極為痛苦的表情,變化之大讓席華也吃了一驚,庫妮則難過的別過頭去。

「俺不是天生的術者……」

札爾的聲音像是被風吹乾的沼澤一樣的難以親近。

「幾年以前,俺去山裡面打獵……」

庫妮握著札爾的手,握的緊緊的。

「依照族裡習俗,想要結婚的男人必須將自己工作中的光榮獻給未婚妻才行……」札爾看著庫妮:「俺是個獵人,所以俺想要將山裡的鹿王抓來獻給庫妮……」

這是很常見的,公國有些地區也有類似習俗,席華點頭表示了解。

「那頭鹿王相當厲害,不少獵人都被他給殺了,但是俺最後還是想了辦法跟牠耗了一個禮拜。直到最後,好不容易砍了牠一邊的大角下來,但俺也被牠踢成重傷,躺在地上動彈不得……」

想起不堪的往事,札爾的情緒不大穩定,怪異的波動散發出來。席華跟利南都各自戒備,但在庫妮安撫下,札爾的波動漸漸安靜下來。

「本來俺應該是死定了,但是村裡的一個……一個夥伴找到了我,然後……然後……就……」

札爾激動的哭了出來,全身抖個不停,庫妮則強忍著傷心,不斷的安慰著札爾,要他靜下來,免得情緒失控。

札爾靜一陣子之後,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後來俺遇上了一位法師,他本來想殺了俺的,但是在知道俺的情況之後,他要俺到青嵐谷來找他,只要俺能撐下來,他就幫俺想辦法解這個詛咒。」

聽到這一點,席華感到奇怪,從沒過白魔法是可以用解咒的方式處裡的,西方的法師是這樣厲害的嗎?

「所以咱離開家鄉當傭兵,一邊旅行,好不容易來到這裡,沒想到……」

說著說著庫妮把頭低下去啜泣著,札爾則溫柔的撫摸庫妮的背,安慰著她。

「那你一開始就不應該當傭兵的啊!」利南的口氣充滿責備之意,雖然席華用眼睛暗示他別再說了,但利南還是繼續:「戰場上多的是生命可以吸收對吧!嘴裡說不想做這種事情,其實很想對吧!」

「利南!」席華怒暍,札爾則是頭埋到兩膝之間抬不起來,看見札爾自責的模樣,庫妮有點怨恨的瞪視著利南。

「你覺得你可以撐多久?」席華嚴厲的看著札爾,不過札爾並沒有抬起頭來,被利南說痛處讓他感到相當羞愧。席華也聽說過白魔法這玩意會上癮,等到失控時一切都完了。

「俺也不知道,好不容易探聽到青嵐谷是位在夏夫國,但沒想到夏夫國已經亡國了……」

席華看著札爾一會,再看看庫妮。

「我相信你,札爾,我也願意幫你,不過……」席華走向前去,一手搭在札爾肩上,札爾抬起頭來看著席華,他已經知道接下來席華要說什麼了。

「……假如你攻擊無辜的人,或真的變成了死獸……」

席華深深的吸一口氣,他沒想過自己會說這種話。

「我會親手結束你的痛苦。」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小寶貝床邊故事集:小白兔的故事

有一隻愛散步的小白兔,在路上看見一棵紅蘿蔔。那是一棵好大的紅蘿蔔,大到小白兔拔不動。於是小白兔四處看看,想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

這時,他看見一隻毛毛蟲,於是跑去問毛毛蟲,可以不可以幫他拔紅蘿蔔。毛毛蟲很爽快的答應了,但是他們兩個不管多用力,都還是拔不動。

毛毛蟲說:「對不起,我力氣不夠,我去幫你找找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好了。」說完就離開,剩下小白兔一個人在那邊焦急。

我當職能治療師的日子

偶而就是會想起一些以前的事情,到不是說有什麼情緒上的起伏或生命的感慨,只是單純的、隨機的,就像生命的籤桶偶而掉出一支職能治療的籤來,上面只寫個『中』,不吉不凶的,但卻讓我想起許多事情來。


  因為有個自閉症的弟弟,我很早就接觸到了職能治療,這在十幾年前可還是個罕見的職業,就算是現在也沒多少人聽過。

  但我接觸到了,而且也有好感。

  那是個學生只知道猛唸書的時代,天知道什麼志願不志願的,志願是由分數決定而不是意願決定的年代。還好,我的成績多少還能讓我有些選擇的餘裕,我能自由的選我想唸的學校與科系,而我依著興趣,把職能治療填進志願卡裡(但也不是第一個)。

  命運之輪編織因緣,我進到職能治療學系,一個堪稱我這輩子最佳選擇之一的決定。
##CONTINUE##

  學生時代就不多提了,反正這篇的標題是我當治療師的日子,要懷念學生時代以後有機會再談。總之,我有幸在畢業以後在職能治療的三大領域──精神疾病職能治療、生理疾病職能治療與兒童疾病職能治療──通通都待過,所以對整個職業精神有很深的感觸。


  一個助人的專業若只有單純的熱誠或善心是絕對不夠的,專業才是最大重點,尤其在這個越來越疏離的社會裡。

  剛畢業的菜鳥,雖然有滿腔抱負,但很容易在碰上臨床千變萬化的突發狀況時被K.O.出局。我第一份工作是在精神科,當時是去當職代的(有人請產假),是個短期工作,這沒關係,重點在於,該院只有一位OT啊!換句話說我是去代那個only one的位置的。

  想來我還真是憨膽,反正就接了下來(所謂重賞之下必有勇夫,薪水不錯啦),想不到這此的工作經驗卻給了我不少的自信。反正就是熬過來了啦!而且也因此知道一件事情──只要下決心去作,不管成功與否,學到東西的都是我。

  可惜沒能在這裡工作久些,我又換了個環境﹔這次是到復健科,同時接觸成人與兒童患者,然後漸漸變成專職從事兒童職能治療,而且又當了主管及臨床指導老師。


  在三大領域全打滾過之後,我開始懷疑前學到的東西,那是一種來自於臨床經驗的自信,一種從按表操課到自我思索其他路徑的過程。於是我開始歸納各種相關理論學說,尋找不同理論的矛盾與協調,然後發展屬於我自己的職能治療哲學(只是種哲學,臨床還是以實証過的理論為主)。

  因為有帶實習生,所以這種理性的衝擊更加的強烈,畢竟我要教學生的話,我自己總要能有一套邏輯完整的論述才行,而教科書裡的論…

給想考高考的朋友一點建議

我不知道寫這個會不會太臭屁,因為最近市面上不少在告訴大家如何考公職的書,我稍微翻了一下,覺得不大滿意,所以……

先說一下我的狀況,我都三十幾了才想到要考公職,會去考也不是因為我有興趣,是我太太有興趣,而她說她一個人唸書會不專心,所以要我陪她,所以我陪她補習一年,結果我考上了……

在非本科系(我念的是職能治療,跑來考社會行政)的狀況下,只補幾個專業科目(我可是從嘉義跑去台南補習,不可能每科都補),而且老實說我根本只是想去陪考的狀況下,居然能考上,這表示我的準備方式應該有點道理吧?

因為看見有本書在廣告上說考高考比考台大醫科還難,讓我很不服氣,別說台大醫科,台大隨便一科都沒那樣好考上的好不好?(雖然我台大也真的是不知道怎麼考得就考上了……也許我真的考運比人家好吧!)

要考試,書當然要念,這部份我就不強調了,而且每個人適合的唸書方式不一樣,每個人擁有的唸書環境也不一樣,這部份實在很難給太過教條式的建議,只能給一點原則性的東西當作參考。

不算開箱:readmoo的mooink--終於有台灣自產的電子書閱讀器了

readmoo這個電子書平台其實問世好一陣子了,我也在他們開站沒多久就加入會員,為了領取一堆免費電子書……

也因為可以匯入anobii的圖書資料的關係,因為anobii真的越來越慢,用起來不大舒服,虧我已經登錄兩千多本書,還有幾百篇書評,所以整個轉過來,但也只是轉過來,然後擺著根本沒用……

讀書心得:手斧男孩Hatchet

手斧男孩Hatchet
作者:蓋瑞.伯森
原文作者:Gary Paulsen
譯者:蔡美玲、達娃
出版社:野人
出版日期:2012年05月23日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789865947125
裝訂:平裝
叢書系列:故事盒子
規格:平裝 / 192頁 / 15*19.5cm / 普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出版地:台灣

再論投票方式與投票行為

前一篇提到記名與無記名的投票有何不同,現在我們來看看投票方式如何影響選舉。

我提到,投票在規則上,有單記法、連記法和限制連記法三種,這有何不同呢?這可是大大不同,尤其是有在關心公會、工會或者參加社團活動的人,這一點一定要記住啊!

通常社團(泛指所有團體)選舉,最常見的就是理、監事選舉了。通常這種選舉都是採用連記法,比方說要選九個理事,就讓每個人在名單上圈九個人(或以下)。通常這種作法也沒什麼爭議,因為「幾乎都是內定」,沒人有意見的話,我監選也不會去管這種東西。

問題來了,這其實是常見問題,就是派系問題如何處理?這一點我這幾年真是見多了,比方說演藝工會分南北兩派、醫事團體分兩大醫院派系、醫師分成醫院派與診所派、藥師分成開業派與受雇派之類的,反正有人就有黨派,就有鬥爭,沒有才真要擔心有人壟斷勒!

問題來了,連記法有一個大問題一定要注意,就是「整碗捧去」的問題。

拿本市兩大醫院派系來說好了,雖說是兩大,其實C醫院硬是比S醫院大上三分之一,這兩家醫院壟斷了本市七成以上醫療人員,怎麼選舉,都是他贏啊!
##CONTINUE##
比方說公會要選九位理事,而一個人九票,最高票的九人當選。結果呢?C醫院全體總動員投九位自己人,其他醫院的人怎麼拱都贏不了。

要合作?是有些小醫院可以合作沒錯,但如果你是小醫院的人,你要跟大醫院合作還是第二大醫院合作?想也知道,只要大醫院分配一個名額給小醫院,第二大醫院就死了。

問題來了,C醫院明明只佔本市四成醫療人員,卻可以壟斷所有公會幹部,這樣對嗎?就像這次立委選舉,怎麼看都不符合民意,你說這種立院有什麼代表性?要如何讓人尊重?(更不要提裡面有外國人了)

解套方式來了,叫做限制連記法。

什麼是限制連記法?這是連記法的變形,但他限制連記額度不得超過應選名額二分之一,比方說要選九個理事,那一個人只能選四票,不可以超過。

這樣一來好處就很明顯了,例如上述C醫院,如果用限制連記法,只能「保證」四個人當選,其他名額將由第二大醫院和其他小單位去分。

這就可以確保不會有人獨大。當然,如果他們配票得當,也許可以增加名額,但也必須釋放更多名額去跟人家合作,反正就是不容易壟斷。

向上述例子,如果用限制連記法,而沒有其他私底下政治運作的話,C醫院會有四個名額、S醫院三個,另外兩個由其他小醫院或個人取得,這樣一來比較符合原先的會員生態,而不是九個全被C醫院包了。

這種狀況可不是我亂想的,實際上嘉義市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