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讀書心得:逃離敘利亞(Stolen: Escape from Syria)

逃離敘利亞
Stolen: Escape from Syria
作者:路薏絲•莫娜漢(Louise Monaghan)
出版社:凱特文化
出版日期:2013/10
閱讀版本:試閱本/pdf

異國婚姻,對台灣人而言並不陌生,畢竟台灣是個移民人數不少的海洋國家,加上長期以來的外來政權統治。基本上,台灣的異國,或者跨文化聯姻,是非常常見的婚姻類型。

也因此,問題很多。



但話又說回來,或許因為這種狀況對台灣人來說司空見慣,所以整體文化上,太過尖銳的文化衝突反而不容易看見。又或者說,特別容易受到社會壓抑。

異國婚姻,或者跨文化婚姻,其實涉及的都不會只有兩個人,就算兩個人婚後住在第三地,但實際上,婚姻不但是兩個人結合,實際上,就算你想盡辦法切割,實際上需要結合(或磨合)的,是兩個家庭、兩個社會、兩個國家、兩個文化。差距越遠,需要的磨合就越多,而這些絕不是一頭熱就能解決的。

或者說,是一頭熱之後,才開始頭大的。

本書就是這樣的一個故事,天主教的女性與一位穆斯林有了孩子,而且結婚。

是的,順序是這樣,先有孩子,然後天主教的教義認為應該結婚,哪知道穆斯林可以取好幾個。

然後天主教不允許離婚,穆斯林離婚規矩一堆,而且全都不利於女性。

在一頭熱的時期,宗教不重要,希望孩子自由發展。等冷靜下來你就知道,從小就浸潤到骨子裡的價值觀,你以為說丟掉就能丟掉。實際上,如果丟掉了,自己就不自己了。

於是社會價值整個起了衝突。當然,本書作者的價值觀跟我們比較接近,所以我們看起來當然也很憤慨,可是只要仔細想想,就不難理解書裡一些被認為是官僚作風的,其實是一種同時顧慮到不同價值的多元價值準則--我們很明顯可以看見官員心理想的跟實際能做的事情有段差距。

多元價值所需要的妥協,的確在極端情境理會變得相當困難。

其實類似的事情台灣自己就很多了,尤其當台灣的跨國婚姻常常涉及歧視(歧視他人或自我歧視,很多CCR其實是根基於種族歧視--歧視自己人,雖說不是每個都這樣,但土耳其男的說法就是一個證明)、人口販賣(雖然國內自己不認為,但聯合國的確把台灣仲介南亞與中國外配的行為是為準人口販賣在觀察,因為很多仲介商的行為的確非常接近人口販賣,比方說可試用、包退、保證處女之類物化人類的宣傳詞)。台灣有這樣大量的不正常跨國婚姻,只能說還好台灣生育率超低,所以像本書所發生的事情,比較不可能發生在台灣。

但不表示衝突不存在,實際上,外配業務在這幾年裡,在各級縣市政府裡都是極速膨脹的業務,因為問題真的很多,我以前也寫過不少文章關注,比方說明明整個東南亞都有端午節的習俗,但各社區半端午節活動,永遠都是教外配包台灣粽,就是不教台灣人包越南粽,甚至禁止外配教孩子說母語(或者說,禁止白人語言以外的語言,如果外配說英語,那甚至會反過來盡量說英語,反而禁說台語。)

只能說,台灣的問題不只是文化或價值差異,更大問題是根植在階級歧視上面的--歧視他人的同時又歧視自己。

這甚至比本身書的文化衝突還要嚴重。

只能說,台灣在儒教長期的奴化教育與長久以來的殖民政權宰制之下,真的奴性很重啊!

這本書,千萬不要忘記你我生活的這個國家,他的問題可是一點也沒有比較小喔!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小寶貝床邊故事集:小白兔的故事

有一隻愛散步的小白兔,在路上看見一棵紅蘿蔔。那是一棵好大的紅蘿蔔,大到小白兔拔不動。於是小白兔四處看看,想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

這時,他看見一隻毛毛蟲,於是跑去問毛毛蟲,可以不可以幫他拔紅蘿蔔。毛毛蟲很爽快的答應了,但是他們兩個不管多用力,都還是拔不動。

毛毛蟲說:「對不起,我力氣不夠,我去幫你找找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好了。」說完就離開,剩下小白兔一個人在那邊焦急。

勞資關係,以及各種關係

最近勞基法修法吵好大,我反而比較沒在部落格上寫文章。

一來大多數重點其實去年都已經講過,二來反對方的反對理由太可笑,讓我覺得在部落格上面寫沒太大意義。

談談台灣獨立

前言: 說來有趣,身為獨派,竟然沒針對這一點好好寫篇文章,我想最近關於喜樂島的主張以及「挺柯文哲的獨派」這種東西是否存在,是個不錯的切入點,就來談談什麼叫台灣獨立。

因為台灣獨立的想法對我而言是很接近核心的價值選擇,認真要說會落落長,我想有另外兩篇文章可以作為延伸,一是「中立論」,另一篇是「談談設定」,因為接下來要說的是我的設定,而我不會強求別人的設定要跟我一樣,因為本質上人跟人絕對不可能一樣,頂多是類似而已,而且針對不同事情每個人可能都有不同設定,而各種設定構成一個人的價值觀與其行動取捨(想法與行為不必然相同)。

給想考高考的朋友一點建議

我不知道寫這個會不會太臭屁,因為最近市面上不少在告訴大家如何考公職的書,我稍微翻了一下,覺得不大滿意,所以……

先說一下我的狀況,我都三十幾了才想到要考公職,會去考也不是因為我有興趣,是我太太有興趣,而她說她一個人唸書會不專心,所以要我陪她,所以我陪她補習一年,結果我考上了……

在非本科系(我念的是職能治療,跑來考社會行政)的狀況下,只補幾個專業科目(我可是從嘉義跑去台南補習,不可能每科都補),而且老實說我根本只是想去陪考的狀況下,居然能考上,這表示我的準備方式應該有點道理吧?

因為看見有本書在廣告上說考高考比考台大醫科還難,讓我很不服氣,別說台大醫科,台大隨便一科都沒那樣好考上的好不好?(雖然我台大也真的是不知道怎麼考得就考上了……也許我真的考運比人家好吧!)

要考試,書當然要念,這部份我就不強調了,而且每個人適合的唸書方式不一樣,每個人擁有的唸書環境也不一樣,這部份實在很難給太過教條式的建議,只能給一點原則性的東西當作參考。

讀書心得:回憶中的瑪妮 When Marnie Was There

回憶中的瑪妮
When Marnie Was There
作者: 瓊.G.羅賓森
原文作者: Joan G. Robinson
譯者: 王欣欣
出版社:台灣東販
出版日期:2014/10/28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789863315490
規格:平裝 / 256頁 / 14.7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出版地:台灣

公會與強迫入會

很多職業團體,例如自由 職業團體(醫師、律師等等)、工商職業團體(電腦商業同業公會、紙製品商業同業公會這類),都有成立 公會組織。不過,說句老實話,在我所知道的範圍裡,有相當一大部分的會員是不甘不願加入公會的。

公會不同於一般人民團體,而有著強迫入會的性質,簡單說,你沒有入會,你就不准從事這樣工作……大家有沒想過為何法令會做出這種限制?有沒有因為限制人民自由而違憲?還 有,這樣做對社會、對專業發展、對從業人員有什麼好處嗎?

我自己是自由職業團體主管單位,所以稍微提一下這幾年碰到的狀況,順便討論一下上面的問題。

很多人會跟我們抱怨「加入公會做什麼?」,其實加入不是真正問題,真正問題應該是這樣的--會費那麼貴,又沒什麼福 利,我加入要做什麼?
關鍵在這裡:
1.會費那麼貴
2.沒福利不過,因為「沒入公會就不能執業」,簡單說就是強迫入會,所以大多數人都乖乖入會、乖乖繳錢。

這產生以下問題:
1.沒入會不能工作,所以大家都會入會。
2.入會了,只好乖乖每年繳錢,但心裡很不爽。
3.有些人因為 不爽,所以乾脆不繳錢,然後就面臨公會的處罰--這問題大著。
如果是工商職業團體的話還更嚴重,很多人是跟本不想入會,店還是照開,但不入會的話「會被政府處以罰鍰」,這部份因為不是我熟悉的業務,我先不談了。

總之,入會的話大家沒多大意見,問題出在「我為何要一直繳錢?」原因在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