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28日

公民上街,所為何事?

昨天一篇「1985搖頭」之後,發現很多台灣人對於公民運動有著非常大的誤會,實在需要多加澄清一番才行。

先說說好了,你為何要上街抗議(當然是抗議,如果你是上街玩的,那不叫公民運動)?



抗議,一定是因為對現狀有所不滿,比方說政府有哪裡做錯了(比方說外交龜縮),或者即將要做錯事(服貌),或者正事放著不幹(遠通罰款免繳),要不然就是與他國發生了什麼事情,然後政府處理得很爛(比方說中國禁止台灣的國際活動)。

這是重點,一定是政府有錯在先,也許是制度有缺失、也許是情勢變更、或者大多數情況是,純粹是因為政府官員做得太爛。

而且有問題還不想改正,甚至越做越爛,這個才是關鍵。

好,既然你上街了,當然希望的是政府會因此變好,要不然就是乾脆把它換掉,就這兩種期待而已,沒別的了。

請注意,不管是哪一種期待,「絕對必要」的條件,就是最終政治人物的介入。

請問,你上街要公道,那最後修法的是誰?公布法令的是誰?執行的是誰?

請問,你上街要改公投法、修改罷免規定、修該立委選制,最後是誰要修法?誰公布法令?誰執行?

還不是政黨,還不是政治人物。

所以一個公民活動說要排除政治人物,擺出一副討厭政治人物的樣子,裝成自己一點也不想碰政治,偏偏這個活動本質就是政治,而且最後唯一解決之道也是政治,那請問你上街為的是什麼?

先搞清楚,沒人會閒著沒事上街抗議,這是最大重點,你上街,自然是因為有人把政治搞爛了,所以公民「親自參政」,表達自己的不滿,而且「要求改善」。

所以,你當然有要罵的對象,絕不可能只有要改的制度,而你有要罵的對象,這些「參政公民」自然變成那個被罵政黨的「政敵」,那身為政敵,豈有不聯合起來對抗擁有執政優勢的執政黨的道理?

又或者說,就算你不想合作,人家也會自動把你畫成同一國的。

而且,就算你不想跟執政黨的政敵同一國,政敵們也會自動跑來跟你在一起,因為這樣看起來聲勢比較大。

換句話說,無聊的切割不但沒有效果,而且還是嚴重削減反對勢力而已。

另一個很大誤會就是,許多人覺得跟政黨在一起,你就「變成那個政黨的附庸」。這是非常可笑的想法,實際上,你可以做的事情很多,就是不要變人家附庸。

今天你辦了一個民氣強大的活動,辦這事情只做一半,才50分,根本不及格。要及格,還需要另一半,就是政黨支持。

聽好,不是你去變成人家政黨附庸,而是政黨來支持你。

當你把這個對抗執政黨的民氣拿起來晃,還怕沒有在野黨搶著要嗎?你大可同時對執政黨與在野黨做出要求。對執政黨,就是如果你不改我就換這個跟我同一國的上台。對在野黨,就是如果你不好好監督我就換別的在野黨。

是誰說公民運動要成為政黨附庸的?你們不要因為當年紅衫軍之亂是國民黨養的狗做出來的,就覺得所有公民運動都一樣,其實,當年紅衫軍之亂根本配不上是公民運動,只是政黨運作的民粹暴力團而已。

懂嗎?公民運動既然不喜歡政黨主導,沒問題,當然可以,甚至更好,但想要擁有主導權跟敵視政黨是完全的兩回事,而把你要抗議的對象跟你的可能盟友畫作等號一視同仁更是愚不可及。

請問你為何上街?不就是為了行使直接民權?在你上街的那一刻,你就是政治人物了,聽清楚,你是個直接進入政治圈裡的政治人物,跟我在網路上行使公民監督權力是一樣的。

想清楚你為何上街,希望達成何種目的,然後,想想你的手段應該是如何的吧!

當然,如果你上街只想表達不滿,不希望在野黨收割,打算讓執政者繼續蠻幹,那就繼續辦街頭散步活動好了。要知道,沒在野黨準備取代,執政者管你去死。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