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關於住院的回憶

昨晚明澄住院了。

從小到大雖然生病過很多次,卻也從沒嚴重到要住院的程度。這次反倒非常出人意外的,原以為只是普通感冒發燒,而且還是不嚴重的那種(食量、活動力都很正常),一檢查卻是肺炎……

所以瞬間人仰馬翻,昨晚在醫院陪他,幾乎沒睡,快抓狂了。

但也讓我想起一些過去的事情。

我這輩子還沒因病住院過,對,要特別強調「因病」,因為我的確住院過,而且還一連住三天。

是這樣的,考上大學,在開學前,要到成功嶺報到。

說起來,這還是第一次離家,不過也不算什麼大問題,反正就大家都去的,雖說我對於國民黨政權一直很賭爛,對軍隊更沒什麼好感,但其實也沒想太多。

那知道變成我大學時期最麻煩的事情。

問題出在我的近視度數。

剛考上大一年,我的近視度數接近九百,而當年是九百不用當兵,所以我屬於邊緣型的,但總之不到九百就對了。

接著討厭的事情開始了,因為我需要複檢,「可能會被驗退」,所以沒有被剃頭……我可是高中畢業後就沒理過頭髮,想說到成功嶺在一次剃掉的耶!結果熱得要死,然後部隊洗澡間又超短,根本沒辦法好好洗頭……總之超不爽的。

就這樣折騰了十多天,終於到了複檢的日子,說起來,我也不過是檢查視力而已,照理來說一下子就好了,反正通過就去剃頭回部隊,沒過就回家。

結果我跟十多位因為不同理由來到醫務所的人 呆坐一早,沒人裡我們,只看見長官人人緊張西西進進出出,後來從耳語中聽出「有同梯的弟兄死亡」的消息。過沒幾分鐘,就有長官過來,一臉不爽的要我們全上車,統統去803報到。

這很靠北,我只是來複檢視力的,你要我去803幹麼?十多個人裡面還有單純要來拿香港腳藥膏的人,簡單說,我們全都活蹦亂跳的,根本沒事,卻被叫去803。

我們搭的是軍用巴士,然後還被下令「不准向外張望」……在那個年代,軍隊依然很黑暗(現在也很黑啦!但總是比以前好些)。總之我們除了耳語之外,沒有任何線索,然後被要求不能交談、不能看車外,一整個莫名其妙的來到803,而我們還沒吃午餐。

但我們知道「出事」的弟兄就在我們前方的救護車裡。

到了803,我們從急診室進入,一整個戒備森嚴,然後我唯一一次看見出事的弟兄,全身發紫躺在擔架上,被推走了。而依然沒人裡我們,我們被安置在「停車場」,是的,是封閉區域的停車場,裡面停的全是軍用車輛,簡單說就是被隔離,還有人監視,然後依然被禁止交談。

我們在又飢又渴又熱的狀況下,最後紛紛躲到軍卡下方睡覺,是的,在大太陽下被隔離在停車場,躲在軍卡下是很合裡的事情,直到傍晚,才有醫官過來,下令全體「住院」。

於是我們這些根本沒事的人,全體住院,而且全體吊點滴,人人一罐葡萄糖……好吧!至少病房有冷氣,而且終於有水喝了。

但還是餓肚子,直到很晚了,才真的有醫生來「問診」,一問當然三條線,整間病房根本沒人有需要住的理由,然後我們終於有機會開口陳述我們一直沒吃飯……嘖嘖,所以我們很晚才吃到便當,這是第一天。

到了第二天,總算正常一點,至少餐點有送來,而且同病房可以開始聊天了(但不准離開病房),也沒人監視,大家開始問護士姊姊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不過依然沒有任何答案,而我們也不被允許打電話(靠!在部隊裡至少每天都還能打電話回家,不打回家才會讓人起疑啊!)

第二天開始,大家因為無聊到極點,開始比賽「誰點滴用比較多罐」,所以都把點滴速度開到最大,直到大家一直跑廁所,覺得麻煩才停止。

第三天,終於又有醫生來看我們,不過他一看就知道非常不爽,大概被某人狠狠修理過,因為他一進病房,沒問我們什麼,只是很生氣得說了一句:「統統驗退。」

是的,就這樣,包含香港腳在內,我們十多個人被驗退了。

於是我們隔天再一次搭上軍用公車,這次可以東張西望了,我們也終於確定有人熱衰竭死亡,而隔天我就丟上火車,回家去了。

就這樣,我住院三天,吊好多罐點滴(當年都還是玻璃瓶,叮叮噹噹的),莫名其妙被驗退。

後來我才知道,住院這幾天,成功嶺一共死了三個人,難怪803如臨大敵。

因為第一年被驗退,但又沒被判免役,結果隔年又收到通知,暑假報銷。這次有被剃頭,因為算老鳥了,被班長派去指導如何折棉被。然後這一年的飲用水沒加鹽(以前都有加鹽巴,但很多人不喜歡喝,我到覺得不錯),而且會強迫喝水,要喝給長官看。

不過我這次雖然被剃頭,卻在三天後接到驗退通知……這次連複檢都沒有就直接被驗退,幹!我暑假沒安排行程,就為了成功嶺,然後你把我頭剃光,又要我驗退?

於是第三年,我又接到通知,這下我超級不爽了,所以在報到體檢的時候,直接告訴醫官,我每年都被驗退,根本是在找我麻煩,你就直接批驗退就好了,於是這次我只住一晚,沒被剃頭。

第四年,總算沒接到通知,不然我要開始實習了,哪有辦法去成功嶺浪費時間。

不過畢業前,發現全班要當兵的同學,統統都考上預官,而我沒去過成功嶺,不能考預官,只能當大頭兵,然後現在免役的度數是1000,而我的近視是1100。

但還是接到兵單,根本是在耍我,於是我沒找工作,乖乖去當兵,被剃頭。因為整營只有我一個念台大,還是醫學院的,所以衛生士官的考試,跟本我是穩上的,然後因為個子全連最矮,被叫去打飯班,所以吃比人家好。又被叫去參加作文比賽、演講比賽、海報比賽,反正我根本沒在當兵,人家在操練得時候我跟我弟(我們兩個一起入伍)都在中山廳吹冷氣畫海報,喝長官請的飲料,就這樣過了半個多月。

有天晚上,大家在跳傘兵操的時候,我被連長叫去旁邊,班長們也都在,全都在恭喜我,然後我被告知,我被驗退了……

於是我回去告訴我弟這件事情(讓他超不爽,我居然丟下他),隔天就回家去了。

我拿到的東西叫「退伍令」,不是免役,而是退伍,雖說連成功嶺加起來,我當兵經歷只有一個多月……

為了這種無聊的理由住院,真的很無奈啊!但也可以看出黨國軍隊就是這付德性的,真的只能搖頭啊!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小寶貝床邊故事集:小白兔的故事

有一隻愛散步的小白兔,在路上看見一棵紅蘿蔔。那是一棵好大的紅蘿蔔,大到小白兔拔不動。於是小白兔四處看看,想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

這時,他看見一隻毛毛蟲,於是跑去問毛毛蟲,可以不可以幫他拔紅蘿蔔。毛毛蟲很爽快的答應了,但是他們兩個不管多用力,都還是拔不動。

毛毛蟲說:「對不起,我力氣不夠,我去幫你找找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好了。」說完就離開,剩下小白兔一個人在那邊焦急。

肉粽節快樂

上帝的禮物,全家一起期待。

對於身心障礙「兒童」的想像

前一陣子因為太太接了一位居家患者要評估,我剛好有空就跟去,反正順便看一下,畢竟離開醫院十多年,還是會懷念當初每天跟孩子一起玩的日子啊!

因為是太太的案子,我基本上就是在旁邊滑手機啦!但不是沒在觀察,畢竟多年養成的職業習性總是全自動運作的,不管我在哪個職務都一樣,所以也看到不少問題,好歹我也是個職能治療師,看到的東西跟我太太這個物理治療師不會完全一樣,所以各專業互補會有更大效果。

於是在結束前,因為太太要我給意見,我一時手癢,還幫忙做了一個副木(他們家居然有這些材料),還好當年的功夫沒忘記,而且那種依狀況個別化設計副木本來就是我擅長的事情,所以還滿高興的,這一身功夫沒荒廢啊!

給想考高考的朋友一點建議

我不知道寫這個會不會太臭屁,因為最近市面上不少在告訴大家如何考公職的書,我稍微翻了一下,覺得不大滿意,所以……

先說一下我的狀況,我都三十幾了才想到要考公職,會去考也不是因為我有興趣,是我太太有興趣,而她說她一個人唸書會不專心,所以要我陪她,所以我陪她補習一年,結果我考上了……

在非本科系(我念的是職能治療,跑來考社會行政)的狀況下,只補幾個專業科目(我可是從嘉義跑去台南補習,不可能每科都補),而且老實說我根本只是想去陪考的狀況下,居然能考上,這表示我的準備方式應該有點道理吧?

因為看見有本書在廣告上說考高考比考台大醫科還難,讓我很不服氣,別說台大醫科,台大隨便一科都沒那樣好考上的好不好?(雖然我台大也真的是不知道怎麼考得就考上了……也許我真的考運比人家好吧!)

要考試,書當然要念,這部份我就不強調了,而且每個人適合的唸書方式不一樣,每個人擁有的唸書環境也不一樣,這部份實在很難給太過教條式的建議,只能給一點原則性的東西當作參考。

不專業者的防洪亂講

話說在前頭,我完全不是相關專業人員,也沒關注太多相關專業知識,以下只是胡亂猜想,對不對我不知道,要指教歡迎,反正如果你的指教太專業我也可能同樣看不懂就是了。

這次大雨,有些地方有淹水狀況,但老實說看過太多更嚴重的情形,其實這次狀況算還好而已。然後嘉義市雖然雨不算大,但瞬間降雨依然驚人,卻連積水都沒有,所以還被不少人稱讚,市府也趁機做了些宣傳,然後一如往常的被一些酸民酸。

這些就先不管,先討論一下防洪到底要怎麼做。

2017嘉一親子團年度交接典禮--從黑熊森林走出來

時序來到六月,又是親子團交接的日子,也代表著一個年度的結束,新年度即將開始。這也表示,我們加入荒野滿三年了,好快啊!一瞬間,參加了基訓、擔任基訓工作人員、擔任育成會導引員,黃山雀甚至當了團長,領了99團臂章。

孩子也都升了級,蟻的變蜂、蜂的變鹿,一路往上,然後現在黃山雀肚子裡還有個更小的。

這次交接儀典的總召是黃山雀,當然讓她緊張得要命,畢竟是每年最重要的兩大儀典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