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關於住院的回憶

昨晚明澄住院了。

從小到大雖然生病過很多次,卻也從沒嚴重到要住院的程度。這次反倒非常出人意外的,原以為只是普通感冒發燒,而且還是不嚴重的那種(食量、活動力都很正常),一檢查卻是肺炎……

所以瞬間人仰馬翻,昨晚在醫院陪他,幾乎沒睡,快抓狂了。

但也讓我想起一些過去的事情。

我這輩子還沒因病住院過,對,要特別強調「因病」,因為我的確住院過,而且還一連住三天。

是這樣的,考上大學,在開學前,要到成功嶺報到。

說起來,這還是第一次離家,不過也不算什麼大問題,反正就大家都去的,雖說我對於國民黨政權一直很賭爛,對軍隊更沒什麼好感,但其實也沒想太多。

那知道變成我大學時期最麻煩的事情。

問題出在我的近視度數。

剛考上大一年,我的近視度數接近九百,而當年是九百不用當兵,所以我屬於邊緣型的,但總之不到九百就對了。

接著討厭的事情開始了,因為我需要複檢,「可能會被驗退」,所以沒有被剃頭……我可是高中畢業後就沒理過頭髮,想說到成功嶺在一次剃掉的耶!結果熱得要死,然後部隊洗澡間又超短,根本沒辦法好好洗頭……總之超不爽的。

就這樣折騰了十多天,終於到了複檢的日子,說起來,我也不過是檢查視力而已,照理來說一下子就好了,反正通過就去剃頭回部隊,沒過就回家。

結果我跟十多位因為不同理由來到醫務所的人 呆坐一早,沒人裡我們,只看見長官人人緊張西西進進出出,後來從耳語中聽出「有同梯的弟兄死亡」的消息。過沒幾分鐘,就有長官過來,一臉不爽的要我們全上車,統統去803報到。

這很靠北,我只是來複檢視力的,你要我去803幹麼?十多個人裡面還有單純要來拿香港腳藥膏的人,簡單說,我們全都活蹦亂跳的,根本沒事,卻被叫去803。

我們搭的是軍用巴士,然後還被下令「不准向外張望」……在那個年代,軍隊依然很黑暗(現在也很黑啦!但總是比以前好些)。總之我們除了耳語之外,沒有任何線索,然後被要求不能交談、不能看車外,一整個莫名其妙的來到803,而我們還沒吃午餐。

但我們知道「出事」的弟兄就在我們前方的救護車裡。

到了803,我們從急診室進入,一整個戒備森嚴,然後我唯一一次看見出事的弟兄,全身發紫躺在擔架上,被推走了。而依然沒人裡我們,我們被安置在「停車場」,是的,是封閉區域的停車場,裡面停的全是軍用車輛,簡單說就是被隔離,還有人監視,然後依然被禁止交談。

我們在又飢又渴又熱的狀況下,最後紛紛躲到軍卡下方睡覺,是的,在大太陽下被隔離在停車場,躲在軍卡下是很合裡的事情,直到傍晚,才有醫官過來,下令全體「住院」。

於是我們這些根本沒事的人,全體住院,而且全體吊點滴,人人一罐葡萄糖……好吧!至少病房有冷氣,而且終於有水喝了。

但還是餓肚子,直到很晚了,才真的有醫生來「問診」,一問當然三條線,整間病房根本沒人有需要住的理由,然後我們終於有機會開口陳述我們一直沒吃飯……嘖嘖,所以我們很晚才吃到便當,這是第一天。

到了第二天,總算正常一點,至少餐點有送來,而且同病房可以開始聊天了(但不准離開病房),也沒人監視,大家開始問護士姊姊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不過依然沒有任何答案,而我們也不被允許打電話(靠!在部隊裡至少每天都還能打電話回家,不打回家才會讓人起疑啊!)

第二天開始,大家因為無聊到極點,開始比賽「誰點滴用比較多罐」,所以都把點滴速度開到最大,直到大家一直跑廁所,覺得麻煩才停止。

第三天,終於又有醫生來看我們,不過他一看就知道非常不爽,大概被某人狠狠修理過,因為他一進病房,沒問我們什麼,只是很生氣得說了一句:「統統驗退。」

是的,就這樣,包含香港腳在內,我們十多個人被驗退了。

於是我們隔天再一次搭上軍用公車,這次可以東張西望了,我們也終於確定有人熱衰竭死亡,而隔天我就丟上火車,回家去了。

就這樣,我住院三天,吊好多罐點滴(當年都還是玻璃瓶,叮叮噹噹的),莫名其妙被驗退。

後來我才知道,住院這幾天,成功嶺一共死了三個人,難怪803如臨大敵。

因為第一年被驗退,但又沒被判免役,結果隔年又收到通知,暑假報銷。這次有被剃頭,因為算老鳥了,被班長派去指導如何折棉被。然後這一年的飲用水沒加鹽(以前都有加鹽巴,但很多人不喜歡喝,我到覺得不錯),而且會強迫喝水,要喝給長官看。

不過我這次雖然被剃頭,卻在三天後接到驗退通知……這次連複檢都沒有就直接被驗退,幹!我暑假沒安排行程,就為了成功嶺,然後你把我頭剃光,又要我驗退?

於是第三年,我又接到通知,這下我超級不爽了,所以在報到體檢的時候,直接告訴醫官,我每年都被驗退,根本是在找我麻煩,你就直接批驗退就好了,於是這次我只住一晚,沒被剃頭。

第四年,總算沒接到通知,不然我要開始實習了,哪有辦法去成功嶺浪費時間。

不過畢業前,發現全班要當兵的同學,統統都考上預官,而我沒去過成功嶺,不能考預官,只能當大頭兵,然後現在免役的度數是1000,而我的近視是1100。

但還是接到兵單,根本是在耍我,於是我沒找工作,乖乖去當兵,被剃頭。因為整營只有我一個念台大,還是醫學院的,所以衛生士官的考試,跟本我是穩上的,然後因為個子全連最矮,被叫去打飯班,所以吃比人家好。又被叫去參加作文比賽、演講比賽、海報比賽,反正我根本沒在當兵,人家在操練得時候我跟我弟(我們兩個一起入伍)都在中山廳吹冷氣畫海報,喝長官請的飲料,就這樣過了半個多月。

有天晚上,大家在跳傘兵操的時候,我被連長叫去旁邊,班長們也都在,全都在恭喜我,然後我被告知,我被驗退了……

於是我回去告訴我弟這件事情(讓他超不爽,我居然丟下他),隔天就回家去了。

我拿到的東西叫「退伍令」,不是免役,而是退伍,雖說連成功嶺加起來,我當兵經歷只有一個多月……

為了這種無聊的理由住院,真的很無奈啊!但也可以看出黨國軍隊就是這付德性的,真的只能搖頭啊!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為何會換人立刻崩潰

最多人貼高雄與台中在市長換人之後市容歸組歹了了的景況,充分證明亂投一時爽,全市火葬場的真理。

但也有很多人質疑,在大多數市府公務員都是同一批人的狀況下,加上經費都是去年就編列完畢,怎麼可能瞬間就整個走鐘?

實際上,就是會這樣,請聽我娓娓道來。

先說預算,沒錯,其實下年度的預算,在前一年的年中之前就都會提出來,下半年就會通過,年底都在進行發包作業,準備開始執行了。但選舉年不是,選舉年通常都一樣會先編出預算書沒錯,但議會通常會等到新任議員就職才開始審預算,如果市長是同一個人或同黨,大概不會有太大改變,但也要看議會生態有沒有變化。至於首長換人的話,大概就會全部重來了。這表示11月底選完到12月就職之間,市府公務員會找新任縣市長或者內定新任局處首長溝通,把預算編好,市長就職立刻簽出預算案,然後議會開始審查,拼年底審完……對,只有幾天時間。

然後你看看高雄跟台中到現在局處首長都還缺人,所以除了例行性預算跟中央政府計畫補助預算,以及延續性計畫經費以外,大概很多都只是先隨便編一下……

不過,清水溝、割草這類例行性經費應該都還是有編才是,畢竟這也不是什麼能A大錢的項目,而且非常貼近生活,很難不被注意到,通常不大會去砍他。

那為何還是出問題?而且是馬上出問題。

問題出在跨年。政府標案除了大型工程可能一次好幾年,但不管怎樣經費都是照年度編列與撥付,至於像公園清潔、花木修剪維護、水溝清掃、下水道清淤、運河清淤、行道樹修剪、空地割草等等有的沒的,這種都是「一年一約」,換句話說,通常年底就要發包了。

問題來了,選舉年,經費可能要隔年才會確定,確定了才能招標,招標公告依法有一定公告期,公告完才會開標,還要確定決標沒問題才能簽約發包,可能一個月就過去了。

當然,如果覺得沒問題,必要時可能會「流程先跑」,反正就先標了,經費等下來再給錢,如果互相信任,這樣流程先跑市容就能獲得維持,沒有中斷問題。

畢竟雜草這種東西一個禮拜不管就亂七八糟了,公園水池之類更是人工環境,沒有持續維持根本不可能乾淨,魚馬上會翻肚。

何況還有愛河這種超麻煩的東西,要知道,它不是「自然」變漂亮的,是花大錢去維護的,別以為你只是不亂丟垃圾愛河就變漂亮,差得遠,那是上游(含水溝「上游」)努力清潔才能有的成果。

但國民黨值得信任嗎?哈。

要先區分清楚,縣市政府裡面的公務員,責任是「負責進行發包作業」,然後「稽核廠商執行成效」,他們本…

小寶貝床邊故事集:小白兔的故事

有一隻愛散步的小白兔,在路上看見一棵紅蘿蔔。那是一棵好大的紅蘿蔔,大到小白兔拔不動。於是小白兔四處看看,想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

這時,他看見一隻毛毛蟲,於是跑去問毛毛蟲,可以不可以幫他拔紅蘿蔔。毛毛蟲很爽快的答應了,但是他們兩個不管多用力,都還是拔不動。

毛毛蟲說:「對不起,我力氣不夠,我去幫你找找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好了。」說完就離開,剩下小白兔一個人在那邊焦急。

我當職能治療師的日子

偶而就是會想起一些以前的事情,到不是說有什麼情緒上的起伏或生命的感慨,只是單純的、隨機的,就像生命的籤桶偶而掉出一支職能治療的籤來,上面只寫個『中』,不吉不凶的,但卻讓我想起許多事情來。


  因為有個自閉症的弟弟,我很早就接觸到了職能治療,這在十幾年前可還是個罕見的職業,就算是現在也沒多少人聽過。

  但我接觸到了,而且也有好感。

  那是個學生只知道猛唸書的時代,天知道什麼志願不志願的,志願是由分數決定而不是意願決定的年代。還好,我的成績多少還能讓我有些選擇的餘裕,我能自由的選我想唸的學校與科系,而我依著興趣,把職能治療填進志願卡裡(但也不是第一個)。

  命運之輪編織因緣,我進到職能治療學系,一個堪稱我這輩子最佳選擇之一的決定。
##CONTINUE##

  學生時代就不多提了,反正這篇的標題是我當治療師的日子,要懷念學生時代以後有機會再談。總之,我有幸在畢業以後在職能治療的三大領域──精神疾病職能治療、生理疾病職能治療與兒童疾病職能治療──通通都待過,所以對整個職業精神有很深的感觸。


  一個助人的專業若只有單純的熱誠或善心是絕對不夠的,專業才是最大重點,尤其在這個越來越疏離的社會裡。

  剛畢業的菜鳥,雖然有滿腔抱負,但很容易在碰上臨床千變萬化的突發狀況時被K.O.出局。我第一份工作是在精神科,當時是去當職代的(有人請產假),是個短期工作,這沒關係,重點在於,該院只有一位OT啊!換句話說我是去代那個only one的位置的。

  想來我還真是憨膽,反正就接了下來(所謂重賞之下必有勇夫,薪水不錯啦),想不到這此的工作經驗卻給了我不少的自信。反正就是熬過來了啦!而且也因此知道一件事情──只要下決心去作,不管成功與否,學到東西的都是我。

  可惜沒能在這裡工作久些,我又換了個環境﹔這次是到復健科,同時接觸成人與兒童患者,然後漸漸變成專職從事兒童職能治療,而且又當了主管及臨床指導老師。


  在三大領域全打滾過之後,我開始懷疑前學到的東西,那是一種來自於臨床經驗的自信,一種從按表操課到自我思索其他路徑的過程。於是我開始歸納各種相關理論學說,尋找不同理論的矛盾與協調,然後發展屬於我自己的職能治療哲學(只是種哲學,臨床還是以實証過的理論為主)。

  因為有帶實習生,所以這種理性的衝擊更加的強烈,畢竟我要教學生的話,我自己總要能有一套邏輯完整的論述才行,而教科書裡的論…

罷工快結束了,下次請注意

罷工應該快落幕了,說一下總結好了。

公會與強迫入會

很多職業團體,例如自由 職業團體(醫師、律師等等)、工商職業團體(電腦商業同業公會、紙製品商業同業公會這類),都有成立 公會組織。不過,說句老實話,在我所知道的範圍裡,有相當一大部分的會員是不甘不願加入公會的。

公會不同於一般人民團體,而有著強迫入會的性質,簡單說,你沒有入會,你就不准從事這樣工作……大家有沒想過為何法令會做出這種限制?有沒有因為限制人民自由而違憲?還 有,這樣做對社會、對專業發展、對從業人員有什麼好處嗎?

我自己是自由職業團體主管單位,所以稍微提一下這幾年碰到的狀況,順便討論一下上面的問題。

很多人會跟我們抱怨「加入公會做什麼?」,其實加入不是真正問題,真正問題應該是這樣的--會費那麼貴,又沒什麼福 利,我加入要做什麼?
關鍵在這裡:
1.會費那麼貴
2.沒福利不過,因為「沒入公會就不能執業」,簡單說就是強迫入會,所以大多數人都乖乖入會、乖乖繳錢。

這產生以下問題:
1.沒入會不能工作,所以大家都會入會。
2.入會了,只好乖乖每年繳錢,但心裡很不爽。
3.有些人因為 不爽,所以乾脆不繳錢,然後就面臨公會的處罰--這問題大著。
如果是工商職業團體的話還更嚴重,很多人是跟本不想入會,店還是照開,但不入會的話「會被政府處以罰鍰」,這部份因為不是我熟悉的業務,我先不談了。

總之,入會的話大家沒多大意見,問題出在「我為何要一直繳錢?」原因在上面。

給想考高考的朋友一點建議

我不知道寫這個會不會太臭屁,因為最近市面上不少在告訴大家如何考公職的書,我稍微翻了一下,覺得不大滿意,所以……

先說一下我的狀況,我都三十幾了才想到要考公職,會去考也不是因為我有興趣,是我太太有興趣,而她說她一個人唸書會不專心,所以要我陪她,所以我陪她補習一年,結果我考上了……

在非本科系(我念的是職能治療,跑來考社會行政)的狀況下,只補幾個專業科目(我可是從嘉義跑去台南補習,不可能每科都補),而且老實說我根本只是想去陪考的狀況下,居然能考上,這表示我的準備方式應該有點道理吧?

因為看見有本書在廣告上說考高考比考台大醫科還難,讓我很不服氣,別說台大醫科,台大隨便一科都沒那樣好考上的好不好?(雖然我台大也真的是不知道怎麼考得就考上了……也許我真的考運比人家好吧!)

要考試,書當然要念,這部份我就不強調了,而且每個人適合的唸書方式不一樣,每個人擁有的唸書環境也不一樣,這部份實在很難給太過教條式的建議,只能給一點原則性的東西當作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