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拆吧!中正廟

中正廟(所謂中正紀念堂)要不要拆,最近又被吵了起來,一時間各種說法都出來了,國民黨支持者不用說,當然是反對拆除的,但就算討厭國民黨的,甚至自稱深綠台獨的,也有人說不要拆。

說不要拆的,如果理由是蔣介石很偉大之類的,那就不用再談了,你們去德國喊聲希特勒萬歲看看,然後我們再來談談你們的腦袋需要哪些治療。
 
至於「自稱」深綠還說要保留的就好玩了,呵呵,我沒興趣跟你搶什麼深綠地位,因為我是「正確」,至於你是什顏色我管你去死。

姑且不論建築物,我們先談談「中正紀念堂」的名稱與功能好了。有些人提起德國保留納粹集中營來當例子,我們就來比較一下好了。

納粹集中營曾經是用來屠殺猶太人、吉普賽人、身心障礙者 、政敵的場所,大家都知道這鬼地方發生過很多「非常可惡」的事情。這地方的建築本身就帶有強烈傷害性,充滿鐵絲網、刑場、拷問室等不祥的印記,更別提墳塚。但他被保留了,「轉型」成為一個傷痕的紀念館,宛如一道傷疤存在社會當中,卻成為一種文明成長的印記,告訴我們人類愚行所能造成的傷痛。

中正廟呢?首先,它「太漂亮」,是的,雖然我賭爛國民黨,我也不會否認漂亮的建物就是漂亮,中正廟的確很壯觀,但也因此它「更」該被拆掉,因為它無法傳達台灣受到國民黨非法竊佔殖民統治的傷痛。相反地,綠島的監獄設施可以,那才是該保留的,讓人一看就知道國民黨有多可惡的建築文物。

再者,有人提到金字塔之類建物。這就有趣了,首先,金字塔「可能」是透過奴隸建造的沒錯,的確可能象徵神權時代的暴虐統治。但這一點目前可沒有定論,相當證據顯示金字塔也可能是雇工興建的,換句話說,我們無法確認他到底有哪種象徵意義(外星人建造?),換句話說,你拿中正廟跟金字塔相比,一整個就是腦x,因為你完全搞不清楚這兩個建物有多大的象徵意義差距。

更別提歷史的價值性了,金字塔是一個已經逝去的文明遺跡,一個考古的遺址,本身還有著相當的學術價值存在。相較之下,中正廟到底有啥歷史意義?它的地位遠不如漢本遺址 ,留下來有個屁用?

上面提到的,是中正廟「留」的必要性不存在,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談談中正廟「留」所造成的傷害。

有人說,拆中正廟,是意識形態、是撕裂族群。

我說,不拆中正廟,是意識形態、是撕裂族群。

完畢。

笨到會用種智障理由說要保留中正廟,請你回到最上頭,看需要哪種治療。

國民黨幾十年來在台灣幹的事情,就是洗腦、奴役、撕裂族群,那棟該死的中正廟,他的存在意義就是意識形態,就是撕裂族群。只要你想法跟國民黨一樣,你就被洗腦洗呆的奴才。『絕無例外』。

我們現在做的不過是要恢復正常而已。

中正廟,沒有留的必要性,而且留下來反而有害,因為它是一個威權崇拜的設施,而且它崇拜的對象還在台灣活的好好的。

對,這一點很重要,如果國民黨跟他的餘孽、支持者、奴才在台灣『死盡滅絕』,這時候中正廟才可能產生留下來的理由--一個滅絕文明的遺跡。

是的,只有在台灣沒人支持國民黨,國民黨跟他勾結的中國政權也已經徹底被消滅的時候,中正廟才可能有被留下來的理由--但依然不是個充分的理由,因為它還必須被徹底轉型,頂多留下建物空殼。

請問國民黨支持者死光了嗎?還沒不是嗎?

接下來是他該被「拆」的理由。

承上面,因為中正廟「留」是有害的,所以他該被拆掉,而且,拆本身還有著積極意義存在。

想想為何人家會保留集中營,但拆除獨裁者銅像?

再看看上面第一個理由吧!銅像、紀念碑、廟宇,這些都是用來崇拜的,當你崇拜的是像蔣介石這種邪惡的垃圾(如果你不認為,再說一次,去找醫生吧!),那當然該被拆掉。中正廟只是個大一點的銅像,只是有加蓋而已,依然該被拆掉。

這種「拆」,代表著轉型正義的實施、代表著文明教育的負責、代表著傷痛歷史的撫慰、代表著威權獨裁的失敗、代表著洗腦扭曲的矯正、代表民主人權的勝利。

「拆」,代表著「正確」。

要知道,中正廟是目前國內最大型的獨裁威權崇拜裝置,一個讓奴才們高潮的邪惡自慰棒,當然是第一優先要拆掉的,而且要把他的拆除變成一個大型的行動藝術、一個新時代開啟的紀錄片、一場殖民政權的喪禮。

尤其,中正廟『說不定』是中據時期,國民黨留下來『唯一』不敢偷工減料的工程,這更有徹底毀滅的價值,因為這代表著民主意識對國民黨殖民政權價值觀的徹底踐踏與驅逐。

當然,拆中正廟只是個開始,其實全國所有的中正路、中正公園之類鬼東西,以其象徵黨國殖民義是的各種地名、街道名、建物名,也全都該正名,任何表示反對的,覺得是浪費錢的,只不過是以實際聲明表達自己身為奴才的立場而已,除了丟臉,還是丟臉。

在你們對自己得愚蠢沒有任何羞愧感覺的情況下,轉型正義只有更加倍張揚的去執行而已,因為你們需要被當人看,被好好教育。

至於有人開始提鄭成功跟吳鳳,我先說吳鳳好了,其實嘉義還有吳鳳路、吳鳳幼稚園、吳鳳技術學院,甚至吳鳳公園、吳鳳廟。這些,當然應該統統徹底剷除或更名,因為這是個謊言。

不過,還有個吳鳳墓,他的後人也都還在,這是人家私人產業,就不管了,我也沒興趣去干擾,畢竟說起來,他們也是被利用的受害者。我不會因為吳鳳是個神話,就反過來把吳鳳妖魔化,我們要求的不過是正常化而已。

鄭成功就不一樣了,他可是個兇殘大暴君(如果你不知道這件事,請搜尋大肚王國),所以,他的銅像的確該徹底剷除。

但他還有座廟,就比較有趣了。

就我上面提的,他代表的是一個已經滅亡的年代,所以我不會想拆他的廟,但也必須加以轉型,至少,不該有官方的祭祀活動,而是把延平郡王祠(這可是國家一級古蹟,中正廟算哪根蔥)轉型成東寧王國文物館(不是什麼明鄭,不要胡說八道,他是獨立於清國之外的國家,統治大概1/3的台灣,還不夠格代表全台灣)之類的東西才對。

這才是面對這些建物時該有的觀點與態度,至於總統府(前總督府)也有人說「如果要拆中正廟,也要拆總督府」。

先不管年代歷史(總督府當然比較有資格當古蹟),總統府的建物承載了多少意義?這要先檢視。

的確,他是蔣介石發出大量死刑文件的地方,是蔣經國恐怖統治的根據地(附帶一題,覺得十大建設好棒棒好偉大的傢伙,你一樣可以去找醫生或是找村里長領表),也是皇民化政策的出發點,更是馬英九賣台集團的巢穴。

但他不只這樣而已,第一個民選總統李登輝也在這邊辦公(雖說他也不怎樣),然阿扁也在這裡開始矯正台灣教育、留下重大建設(而且省很多錢),接下來蔡英文也將進駐。

所以這個地方的符號意義跟中正廟是徹底不同的,總統府反而代表了台灣人不管怎樣都依然存在的韌性。然後一說要拆中正廟,你就說總統府也要拆?你要不要舉個比較像樣的例子,比方說慈湖,喔!慈湖我也贊成要拆掉喔!屍體請家屬領回。

中正廟,就是拆掉,最好用很誇張的方式拆除,比方說邊拆邊舉辦禁歌演唱會,拆除機具全貼上二二八與白色恐怖受難者的姓名標籤、開放部份建物讓民眾參與拆除之類的,當然,縮時攝影全球放送是一定要的。

我也不反對保留「部份遺址」當作『暴政必亡紀念碑』。

國民黨如果不甘願,你可以辦作文比賽。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小寶貝床邊故事集:小白兔的故事

有一隻愛散步的小白兔,在路上看見一棵紅蘿蔔。那是一棵好大的紅蘿蔔,大到小白兔拔不動。於是小白兔四處看看,想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

這時,他看見一隻毛毛蟲,於是跑去問毛毛蟲,可以不可以幫他拔紅蘿蔔。毛毛蟲很爽快的答應了,但是他們兩個不管多用力,都還是拔不動。

毛毛蟲說:「對不起,我力氣不夠,我去幫你找找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好了。」說完就離開,剩下小白兔一個人在那邊焦急。

肉粽節快樂

上帝的禮物,全家一起期待。

對於身心障礙「兒童」的想像

前一陣子因為太太接了一位居家患者要評估,我剛好有空就跟去,反正順便看一下,畢竟離開醫院十多年,還是會懷念當初每天跟孩子一起玩的日子啊!

因為是太太的案子,我基本上就是在旁邊滑手機啦!但不是沒在觀察,畢竟多年養成的職業習性總是全自動運作的,不管我在哪個職務都一樣,所以也看到不少問題,好歹我也是個職能治療師,看到的東西跟我太太這個物理治療師不會完全一樣,所以各專業互補會有更大效果。

於是在結束前,因為太太要我給意見,我一時手癢,還幫忙做了一個副木(他們家居然有這些材料),還好當年的功夫沒忘記,而且那種依狀況個別化設計副木本來就是我擅長的事情,所以還滿高興的,這一身功夫沒荒廢啊!

不專業者的防洪亂講

話說在前頭,我完全不是相關專業人員,也沒關注太多相關專業知識,以下只是胡亂猜想,對不對我不知道,要指教歡迎,反正如果你的指教太專業我也可能同樣看不懂就是了。

這次大雨,有些地方有淹水狀況,但老實說看過太多更嚴重的情形,其實這次狀況算還好而已。然後嘉義市雖然雨不算大,但瞬間降雨依然驚人,卻連積水都沒有,所以還被不少人稱讚,市府也趁機做了些宣傳,然後一如往常的被一些酸民酸。

這些就先不管,先討論一下防洪到底要怎麼做。

給想考高考的朋友一點建議

我不知道寫這個會不會太臭屁,因為最近市面上不少在告訴大家如何考公職的書,我稍微翻了一下,覺得不大滿意,所以……

先說一下我的狀況,我都三十幾了才想到要考公職,會去考也不是因為我有興趣,是我太太有興趣,而她說她一個人唸書會不專心,所以要我陪她,所以我陪她補習一年,結果我考上了……

在非本科系(我念的是職能治療,跑來考社會行政)的狀況下,只補幾個專業科目(我可是從嘉義跑去台南補習,不可能每科都補),而且老實說我根本只是想去陪考的狀況下,居然能考上,這表示我的準備方式應該有點道理吧?

因為看見有本書在廣告上說考高考比考台大醫科還難,讓我很不服氣,別說台大醫科,台大隨便一科都沒那樣好考上的好不好?(雖然我台大也真的是不知道怎麼考得就考上了……也許我真的考運比人家好吧!)

要考試,書當然要念,這部份我就不強調了,而且每個人適合的唸書方式不一樣,每個人擁有的唸書環境也不一樣,這部份實在很難給太過教條式的建議,只能給一點原則性的東西當作參考。

2017嘉一親子團年度交接典禮--從黑熊森林走出來

時序來到六月,又是親子團交接的日子,也代表著一個年度的結束,新年度即將開始。這也表示,我們加入荒野滿三年了,好快啊!一瞬間,參加了基訓、擔任基訓工作人員、擔任育成會導引員,黃山雀甚至當了團長,領了99團臂章。

孩子也都升了級,蟻的變蜂、蜂的變鹿,一路往上,然後現在黃山雀肚子裡還有個更小的。

這次交接儀典的總召是黃山雀,當然讓她緊張得要命,畢竟是每年最重要的兩大儀典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