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27日

從小地方期待新政府的勞工政策

這篇是520之前放在基進側翼電子報上的文章,雖說新政府上台之後的確開始很多改革動作,勞政部份也開始規劃單周兩天假(這不快改我們很麻煩)等友善勞動環境的政策,不過對於把年初拿掉的七天國定假日擺回去,我覺得這反而是個錯誤的政策……其實真正問題,一直出在拿不到加班費上面,不管你法令怎麼改,只要老闆依然故我,同樣沒轍……

真的,我覺得關鍵在於確保勞工可以拿到加班費,以及確保勞工擁有拒絕加班的權利,還有剷除那個根本是騙人的責任制--同時要能避免被秋後算帳。

希望新政府好好思考這個問題。
-------------------------------------------------------------------

台灣勞工權益抬頭了嗎?身為第一線勞政人員的親身觀察,我只能說,是有一點抬頭,只是頭轉錯邊了。

新政府即將上台,雖說蔡英文針對勞工權益有不少明確的政策想要實施,內容好壞就先不提,更別說51的勞團抗議簡直是勞工奴性大展現,一整個丟人現眼的完全被資方影舞者操縱,其實我覺得還有更加根本的問題要先面對。

法律落實的問題。

今天我完全不談勞政改善方針、勞動法規細部問題檢討之類的東西,而是更根源的東西。

這個根源有兩個方面,一是台灣人對於法規到底有怎樣的理解與想像,而是台灣各級政府對於勞工政策到底抱持著怎樣的觀點。

老實說,這兩點如果你不先去面對,然後讓他健全化,其實再好的政策都會崩潰。

我就談談關於勞工國定假日的問題好了,這一點非常有趣,今年因為採用單周工時40小時,然後原本19天國定價日少了7天,變成跟公務員同步(然後還多一天勞動節)。

或者說,這叫全國同步,其實這是好事,因為這樣才開始逐步落實國民一體的公平狀況。不過因為帳面上少了七天,於是勞團出來抗議,認為少掉7天假應該要補回來。

我覺得這是非常可笑而且根本只是來亂的愚蠢抗議,當大家拼命要讓國民取得一個人人平等的機會的同時,這些背景讓人懷疑的勞團反而扮演起國民黨幾十年來的一貫角色--負責撕裂人民的角色,然後完全忽略真正的問題關鍵。

真正問題在於,台灣有多少勞工,在2016年1月1日以前,有機會放那個一年19天的國定假日?

別的不談,我太太就沒有,而且說真的,我在去年擔任勞政業務之前,也從沒注意過原來勞工有19天國定假日。換句話說,舊法過去這麼多年來,到底有多少勞工真的享受過他應有的法定假期?這些「所謂勞團」到底關心過沒有?如果資方去不守法「你們都沒意見」,那麼就算新政府多給你放30天假好了,又有多少資方會遵守?

換句話說,這些勞團裡的「天龍勞工」根本沒有掌握真證該位勞工爭取的是什麼。我當然認同勞工應該要主動出來爭取更多的權益,畢竟台灣勞動權真的是爛透了。不過你在爭取更多權益之前,要不要先檢視一下,現行已經夠爛的勞工權益,又有多少資方真的合法照辦了?

比方說加班費,勞工真的領得到嗎?加班時數有真的依法計算嗎?勞工有充分權力拒絕加班嗎?

比方說特別休假,勞工真的有放假嗎?老闆有依法計算天數嗎?休假會不會受到老闆刁難?

又比方說line,老闆可以下班之還一直下指示嗎?這要不要算加班費?

上班打卡制,下班責任制又是什麼東西?

就我在第一線的瞭解,上面四點全都沒有違法狀況的公司,在台灣恐怕還過不了半數。

我無意全部譴責資方,畢竟台灣法律常識教育根本是0,反而還教了一堆階級奴化的儒教邪說,所以勞資權利不對等的狀況當然會變得相當嚴重。然後現在我們只是訴求「依法行政」,草莓老闆就全都受不了了,這麼沒競爭力怎麼可以,連一點苦都吃不了,將來哪能有什麼出息啊?

問題不只如此,公部門本身對於勞動權益的想像也同樣貧乏,這一點不只過去絲毫不知人間疾苦的公務員如此,其實政府首長本身也是問題重重,畢竟他們全都是有錢有權的階級(不妨去查查目前台灣政府首長有幾個沒有國際四大社團的會員資格的),對於勞動權益,別說爭取,不要打壓就很偷笑了。

我們要求的,也不過是「依法行政」而已。

比方說,有縣市首長直說,希望屬下勞政單位「執法不要太嚴」,要「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然會「影響投資意願」,要「讓老闆好經營」……

同樣的話題,在全國勞政會議當中也是各縣市政府常見的論述,當好不容易建立單周40小時的工時上限,各縣市政府想的不是如何要求資方落實保障勞工權益,而是希望能授權縣市政府開後門……到底是勞工局還是資方局啊?

所謂好投資環境,絕不該是透過剝削勞工來換取,但現在卻是政府帶頭「掩護資方違法」,台灣勞動權怎麼會提昇?我倒是完全沒看見勞團在這部份有什麼著墨勒!

以前我都會注意各勞團的訴求主張,現在則是反過來嗤之以鼻了,我真的很想知道這些勞團大頭的背景是什麼啊?你們脫離勞工「階級」已經太久了是吧?

最近轉型正義沸沸洋洋,其實,整個勞工政策也需要好好得來給他轉型正義一下,因為整組壞光光了啊!

當然,台灣勞政法令本身也有一些不合裡的地方,甚至會造成執行衝突,這一點也同樣讓我們很頭大,比方說行政部門貧乏的約束力、毫無職業別彈性的設計,以及簡直是零的勞工協商權利。是的,我們看見政府有想要往好的方向修法,但修法是一回事,問題出在執行,尤其當政府首長帶頭要求勞政同仁對資方放水,其實這就是在侵害勞工權義,但所有的人對於這一點居然無動於衷,甚至連勞工自己也在替美化數字的愚蠢政策說話,這樣的台灣勞動市場,怎麼可能健全呢?

就先請政府落實依法行政給我們看看吧!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