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場地、機會、收入

中午接孩子,剛好碰到架意識立委參選人李俊俋在分送紙風車劇團的傳單,因為週六晚上在嘉義有一場表演,兩個孩子已經期待好一陣子了,紙希望感冒快點好起來,因為上週本來要去看黃俊雄現場演出的史豔文,結果感冒……

中間李委員有跟我提到,他打算建議將舊市府(民生北路那個更舊的)整修作為藝文展演場所。

這一點我很贊成,畢竟那種舊大樓現在是用來當倉庫而已,對了,這是「更舊的」市府,不是這幾年讓前後任市長傷腦筋的那棟。

檢視較大的地圖

這棟大樓真的有點年紀了,所以旁邊的樹木都很茂盛,而大樓本身卻老舊不堪,不過要修也不是沒辦法就是了,總之這裡要當一個表演場地,基本上還不錯,一來這裡停車還算方便(走個幾分鐘距離內),二來雖然是市中心,但又不是精華鬧區,比較不會有鬧區公部門在夜間變成商業熄火點的窘境(這一點在嘉義市影響滿大的),而且如果增加一些夜間展演活動,搭配鄰近的夜市、百貨商圈,其實還滿有看頭的。

但這是硬體部分,而我比較有意見的,其實是其他東西。



我們想看藝文活動,或者說國家想要發展藝文活動,除了提供場地之外,還有更重要的,而且也是最現實的,就是藝術家也要生活。

這一點在我辭去公務員工作開始畫圖之後變得異常現實--我已經半年沒收入了。

我是因為有些準備才敢這樣胡來,但實際上從事藝文創作的人,還真是非常極端化,最簡單的對比,你直接看賴聲川和紙風車就好。

台灣文化政策有一個很嚴重走偏的地方,就是文創「產業」,我不是說文創產業不好,而是說文闖產業在文化發展裡其實扮演的是一個「政府相對之下比較不需要擔心」的區塊,因為都說是產業了,真正重要的是商業機制,換句話說,你要健全的是產業政策,但文創本身,卻剛好是最忌諱用產業模式來對待的。

既然叫產業,有幾個重點,首先是大眾品味,再來是實用性,因為這樣才能賺錢,偏偏文化創意需要的是更極端的小眾革命。

梵谷的文化創作很有創意,但在成為產業以前,他已經死了。

簡單說,文化創意「產業」本身對於培育真正能夠產生絕佳「創意」的工作者來說,不但沒幫助,甚至是一道枷鎖,因為藝術家的創作,往往是從沒意義的東西開始的,但產業導向卻從頭阻斷這個可能性。

所以,除了提供場地,政府更迫切的,反而應該是機會,我說的不單是展出機會,因為現在展覽已經簡單道誰都可以去申請。

我說的機會是「創作轉變為收入」的機會。

因為這是最現實的問題,只要你沒收入,立刻就要開始打工,或者乾脆轉行,然後我們失去一個創作者。

我上面提過,文創「產業」的話,其實只要你的東西有「賣點」,自然有廠商會找上門,政府只有多些曝光管道給這些人,自然有機會媒合,若再加上一些創產補助,甚至對本國創作多採取一些保護措施(如協助申請國專利、協助跨國法律服務),其實就很多了。

但純粹的文化創作呢?我們這幾年有很多在國外拿設計大獎的文創工作者或廠商,或者氣球創作、魔術表演者,請注意,這些作品是屬於可以輕易商品化,或者複製以及教學的創作,所以他可以成為一個「產業」,也就是你創作完了,接下來就是複製、生產、販售,甚至教學(這也可以賺錢)。

那新的音樂觀念呢?新的繪畫思想呢?新的文學風格呢?

沒有,因為,在國內有本事作這種事情的人,只有兩種,一是已經非常成功的老鳥,二是不怕死的菜鳥,但前一種通常會拼命複製舊有的成功,後一種則通常在挫折中覺悟離去。

結果就是我國面臨嚴重的文化人才缺乏,非常嚴重,我說的不是藝術教育或者學院訓練的師資,也不是商業工作室的經營團隊,而是純藝術創作者。

這幾個月關注了不少繪畫拍賣會,這個現象還滿明顯的,一些名畫家都有明顯的「個人風格」,簡單說,他們開始複製舊有成功經驗,除了少數幾位,大多數給我的感覺就是「十年前的圖跟現在一樣都沒變」,是的,他們已經轉變為「產業」,而不是「創作」了。

簡單說,一年戰爭的鋼彈是創意,鋼彈W是產業。

產業很賺錢當然是好事,但從這幾年舊作重拍的電影一籮筐,就知道創作已經出現嚴重瓶頸,只好投身產業……

我想新政府上台之後,在這部份還得多用心,不然以台灣海洋文化納百川的特性,只有產業的文化政策,會很快把自身文化消耗殆盡的。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小寶貝床邊故事集:小白兔的故事

有一隻愛散步的小白兔,在路上看見一棵紅蘿蔔。那是一棵好大的紅蘿蔔,大到小白兔拔不動。於是小白兔四處看看,想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

這時,他看見一隻毛毛蟲,於是跑去問毛毛蟲,可以不可以幫他拔紅蘿蔔。毛毛蟲很爽快的答應了,但是他們兩個不管多用力,都還是拔不動。

毛毛蟲說:「對不起,我力氣不夠,我去幫你找找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好了。」說完就離開,剩下小白兔一個人在那邊焦急。

肉粽節快樂

上帝的禮物,全家一起期待。

對於身心障礙「兒童」的想像

前一陣子因為太太接了一位居家患者要評估,我剛好有空就跟去,反正順便看一下,畢竟離開醫院十多年,還是會懷念當初每天跟孩子一起玩的日子啊!

因為是太太的案子,我基本上就是在旁邊滑手機啦!但不是沒在觀察,畢竟多年養成的職業習性總是全自動運作的,不管我在哪個職務都一樣,所以也看到不少問題,好歹我也是個職能治療師,看到的東西跟我太太這個物理治療師不會完全一樣,所以各專業互補會有更大效果。

於是在結束前,因為太太要我給意見,我一時手癢,還幫忙做了一個副木(他們家居然有這些材料),還好當年的功夫沒忘記,而且那種依狀況個別化設計副木本來就是我擅長的事情,所以還滿高興的,這一身功夫沒荒廢啊!

公會與強迫入會

很多職業團體,例如自由 職業團體(醫師、律師等等)、工商職業團體(電腦商業同業公會、紙製品商業同業公會這類),都有成立 公會組織。不過,說句老實話,在我所知道的範圍裡,有相當一大部分的會員是不甘不願加入公會的。

公會不同於一般人民團體,而有著強迫入會的性質,簡單說,你沒有入會,你就不准從事這樣工作……大家有沒想過為何法令會做出這種限制?有沒有因為限制人民自由而違憲?還 有,這樣做對社會、對專業發展、對從業人員有什麼好處嗎?

我自己是自由職業團體主管單位,所以稍微提一下這幾年碰到的狀況,順便討論一下上面的問題。

很多人會跟我們抱怨「加入公會做什麼?」,其實加入不是真正問題,真正問題應該是這樣的--會費那麼貴,又沒什麼福 利,我加入要做什麼?
關鍵在這裡:
1.會費那麼貴
2.沒福利不過,因為「沒入公會就不能執業」,簡單說就是強迫入會,所以大多數人都乖乖入會、乖乖繳錢。

這產生以下問題:
1.沒入會不能工作,所以大家都會入會。
2.入會了,只好乖乖每年繳錢,但心裡很不爽。
3.有些人因為 不爽,所以乾脆不繳錢,然後就面臨公會的處罰--這問題大著。
如果是工商職業團體的話還更嚴重,很多人是跟本不想入會,店還是照開,但不入會的話「會被政府處以罰鍰」,這部份因為不是我熟悉的業務,我先不談了。

總之,入會的話大家沒多大意見,問題出在「我為何要一直繳錢?」原因在上面。

不專業者的防洪亂講

話說在前頭,我完全不是相關專業人員,也沒關注太多相關專業知識,以下只是胡亂猜想,對不對我不知道,要指教歡迎,反正如果你的指教太專業我也可能同樣看不懂就是了。

這次大雨,有些地方有淹水狀況,但老實說看過太多更嚴重的情形,其實這次狀況算還好而已。然後嘉義市雖然雨不算大,但瞬間降雨依然驚人,卻連積水都沒有,所以還被不少人稱讚,市府也趁機做了些宣傳,然後一如往常的被一些酸民酸。

這些就先不管,先討論一下防洪到底要怎麼做。

給想考高考的朋友一點建議

我不知道寫這個會不會太臭屁,因為最近市面上不少在告訴大家如何考公職的書,我稍微翻了一下,覺得不大滿意,所以……

先說一下我的狀況,我都三十幾了才想到要考公職,會去考也不是因為我有興趣,是我太太有興趣,而她說她一個人唸書會不專心,所以要我陪她,所以我陪她補習一年,結果我考上了……

在非本科系(我念的是職能治療,跑來考社會行政)的狀況下,只補幾個專業科目(我可是從嘉義跑去台南補習,不可能每科都補),而且老實說我根本只是想去陪考的狀況下,居然能考上,這表示我的準備方式應該有點道理吧?

因為看見有本書在廣告上說考高考比考台大醫科還難,讓我很不服氣,別說台大醫科,台大隨便一科都沒那樣好考上的好不好?(雖然我台大也真的是不知道怎麼考得就考上了……也許我真的考運比人家好吧!)

要考試,書當然要念,這部份我就不強調了,而且每個人適合的唸書方式不一樣,每個人擁有的唸書環境也不一樣,這部份實在很難給太過教條式的建議,只能給一點原則性的東西當作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