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鐵票悲歌

很多人說到國民黨鐵票,總是一肚子火,也難怪,笨到會盲目挺藍的,絕對稱不上什麼好東西。

不過我身邊就有兩種類型的鐵票部隊,鐵桿深藍一支,但生活卻非常悲慘,仔細深究的話,其實他們的悲慘跟他們成為鐵票有很大的相關性,但某方面來說卻也是很不得已的。



一類是我的鄰居,老農夫婦,沒念過書,勤儉到不行,標準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數十年不便,以前他們還不算太老的時候,晚上還要忙著整理農作物--在路燈下,因為捨不得開家裡電燈,現在年紀非常大了,沒本事這樣操勞,所以晚上直接睡覺去了。

簡單說,他們家只有老三台電視可以看,當然也看不懂報紙,孩子都出門在外,常回來的是個當警察的(當然也很藍),整天在田裡,所能獲得的資訊在我看來少到跟沒有差不多,偏偏接收到的資訊是國民黨製造過的那些東西,也就是來自老三台以及農會的東西。

民視?他們「根本不敢看」,沒錯,他們的用詞是「不敢」,簡單說,被管怕了,印象最深的,就是2000年阿扁當選,他們第一句話是「台灣人跟人家做什麼總統」,你沒看錯,就是這句「台灣人跟人家做什麼總統」。

說這話的時候還咬牙切齒,你會以為他是蔣介石老鄉,但像他們這種人,愛國同心會之類黑道團體才不削讓他們加入勒!他們可是台吧子啊!

這種人鄉下地方很多,國民黨老愛說農業縣市挺綠,是這樣沒錯,那是因為國民黨暴政下受害最深的是農民,但我也要說,那些最挺藍的人,也常是這些農民,因為像我們家鄰居這種老農,在鄉下地方數量可不少,而且極難溝通,因為他們覺得像我這種人,「台灣人跟人家念什麼書」。

這種人不會像邱毅之類的整天鬼吼亂叫(國民黨婦女會多的是這種貨色,你去菜市場或理髮店裡都看得到),他們很安靜,很認份,因為國民黨的階級教育就是這樣操弄族群的。

「台灣人跟人家做什麼總統」

另外一種人則剛好是相反狀況,卻同樣悲慘。

我太太在榮民醫院上班,常要去榮民之家幫忙復健工作,成天見到的就是這些因病失能,卻又沒家人撫養的老兵。

你也許覺得這些人很爽,反正有18%,還被供養的好好的,三餐不用擔心。

但仔細想想,這些人年輕的時候被國民黨強徵從軍,被迫在戰場上殺人放火,或者跟著國民黨賊軍到處姦淫擄掠,這種成長環境,怎樣都稱不上良好。

然後因為國民黨的貪汙腐敗,民心盡失之後,被迫離鄉到台灣來,卻又因為文化水平跟台灣人差太遠,在國民黨眷村隔離政策之下過著有如在時空膠囊中的日子。

我說時空膠囊可一點都不為過,他們的腦子完全被凍結在國共內戰時期,畢竟早期眷村環境在國民黨政戰系統整天洗腦之下,早變成台灣最像北韓的地方了。

於是在國民黨政策之下,這些人不能結婚,等可以結婚,年紀大了,也沒什麼錢(國民黨高級外省人才能有錢,低級外省人可是什麼都沒有),所以能娶的對象,也常是社經地位極低的人(尤其是身心障礙女子,這有相關統計可以佐證),結果就是註定的晚景淒涼。

老了,病了,然後住進榮民之家,面臨一個「很難死」的困境,唯一安慰是相同境遇的人一堆,加上唯一只看中天(我太太試過把電視轉去三立,才剛轉就立刻被罵得要死,還罵好幾天),這種統派垃圾媒體除了仇台舔中以外,簡直一無是處。而榮民之家管理階層也只會讓國民黨政戰系統或國民黨政客進去作秀,比方說選舉期間讓國民黨候選人進去公然拉票、送加菜金,這可是違法行為。

所以這些人只有兩種功能,一是當投票部隊,在投票當天會有專屬交通車接送投票,反正他們的證件由院方統一管理,附帶一提,五都選舉的當天,很多眷村也有特別辦理的台北一日遊,你覺得這天去台北幹嘛?

二是當健保提款機,醫療人員一到,整疊卡拿起來刷,刷到飽為止,反正這些人保費是納稅人出的,醫療費用則讓榮民醫院衣食無虞,行政人員還有紅利可以領。

這兩種鐵票,反而是最無法撼動的藍營鐵票,他們也稱不上什麼深藍淺藍,他們是被國民黨數十年惡質族群政策綁架的可憐人,因為當我們否定國民黨的時候,國民黨會把它轉嫁成我們否定了他們的一生,因為他們的一生只剩虛幻的國民黨榮光,他們也真的沒有力氣去重建「未來願景」。

有空,注意一下這些國民黨精心設計之下的社會底層鐵票部隊,他們享有的心靈空間恐怕還不如遊民,卻是國民黨最忠心的鐵票部隊,你甚至不用跟他們買票,因為「台灣人跟人家做什麼總統」。

附帶一提,宋楚瑜參選帶來有趣的現象,因為就算是這些鐵票部隊,也不見得只是單純效忠國民黨,畢竟國民黨是人治獨裁政黨,人比黨大,宋馬兩人,他們可有在比較著,也因此出現一些紛爭,如果他們因此能學會稍微用一下大腦,也不啻為好事一件啦!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小寶貝床邊故事集:小白兔的故事

有一隻愛散步的小白兔,在路上看見一棵紅蘿蔔。那是一棵好大的紅蘿蔔,大到小白兔拔不動。於是小白兔四處看看,想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

這時,他看見一隻毛毛蟲,於是跑去問毛毛蟲,可以不可以幫他拔紅蘿蔔。毛毛蟲很爽快的答應了,但是他們兩個不管多用力,都還是拔不動。

毛毛蟲說:「對不起,我力氣不夠,我去幫你找找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好了。」說完就離開,剩下小白兔一個人在那邊焦急。

肉粽節快樂

上帝的禮物,全家一起期待。

對於身心障礙「兒童」的想像

前一陣子因為太太接了一位居家患者要評估,我剛好有空就跟去,反正順便看一下,畢竟離開醫院十多年,還是會懷念當初每天跟孩子一起玩的日子啊!

因為是太太的案子,我基本上就是在旁邊滑手機啦!但不是沒在觀察,畢竟多年養成的職業習性總是全自動運作的,不管我在哪個職務都一樣,所以也看到不少問題,好歹我也是個職能治療師,看到的東西跟我太太這個物理治療師不會完全一樣,所以各專業互補會有更大效果。

於是在結束前,因為太太要我給意見,我一時手癢,還幫忙做了一個副木(他們家居然有這些材料),還好當年的功夫沒忘記,而且那種依狀況個別化設計副木本來就是我擅長的事情,所以還滿高興的,這一身功夫沒荒廢啊!

不專業者的防洪亂講

話說在前頭,我完全不是相關專業人員,也沒關注太多相關專業知識,以下只是胡亂猜想,對不對我不知道,要指教歡迎,反正如果你的指教太專業我也可能同樣看不懂就是了。

這次大雨,有些地方有淹水狀況,但老實說看過太多更嚴重的情形,其實這次狀況算還好而已。然後嘉義市雖然雨不算大,但瞬間降雨依然驚人,卻連積水都沒有,所以還被不少人稱讚,市府也趁機做了些宣傳,然後一如往常的被一些酸民酸。

這些就先不管,先討論一下防洪到底要怎麼做。

給想考高考的朋友一點建議

我不知道寫這個會不會太臭屁,因為最近市面上不少在告訴大家如何考公職的書,我稍微翻了一下,覺得不大滿意,所以……

先說一下我的狀況,我都三十幾了才想到要考公職,會去考也不是因為我有興趣,是我太太有興趣,而她說她一個人唸書會不專心,所以要我陪她,所以我陪她補習一年,結果我考上了……

在非本科系(我念的是職能治療,跑來考社會行政)的狀況下,只補幾個專業科目(我可是從嘉義跑去台南補習,不可能每科都補),而且老實說我根本只是想去陪考的狀況下,居然能考上,這表示我的準備方式應該有點道理吧?

因為看見有本書在廣告上說考高考比考台大醫科還難,讓我很不服氣,別說台大醫科,台大隨便一科都沒那樣好考上的好不好?(雖然我台大也真的是不知道怎麼考得就考上了……也許我真的考運比人家好吧!)

要考試,書當然要念,這部份我就不強調了,而且每個人適合的唸書方式不一樣,每個人擁有的唸書環境也不一樣,這部份實在很難給太過教條式的建議,只能給一點原則性的東西當作參考。

2017嘉一親子團年度交接典禮--從黑熊森林走出來

時序來到六月,又是親子團交接的日子,也代表著一個年度的結束,新年度即將開始。這也表示,我們加入荒野滿三年了,好快啊!一瞬間,參加了基訓、擔任基訓工作人員、擔任育成會導引員,黃山雀甚至當了團長,領了99團臂章。

孩子也都升了級,蟻的變蜂、蜂的變鹿,一路往上,然後現在黃山雀肚子裡還有個更小的。

這次交接儀典的總召是黃山雀,當然讓她緊張得要命,畢竟是每年最重要的兩大儀典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