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毛毛牙畫作018--主峰的召喚

主峰的召喚
作品名:主峰的召喚
尺寸:40F
使用媒材:油彩
完稿日期:062812




1998年10月,我第一次攀登玉山,老實說這也是我這輩子第一次登山,在這之前,我爬過最累的,也不過是天母的軍艦岩而已,是個菜鳥中的菜鳥,初哥中的初哥。

攻頂當日,整隊的人馬在飄著細雨的狀況下,摸黑離開排雲,邁向主峰。

雨下了一個晚上,地上濕得很,當年很外行不懂得要買登山外套的我,穿著我老爸的大棉袍,這可不是普通淒慘。為了在裡面多塞幾件衣服,所以穿我爸的衣服,然後因為全都是穿棉衣,所以吸水之後重量驚人,而且簡直毫無保暖效果可言。還好十月天氣不算太冷,不然我那種穿法分明是要自殺。

從完全的黑暗當中,我們上行好一大段路,直到空氣中開始出現顏色,而雨也停了。

只見雲霧茫茫。雖然尚未日出,但高空的雲層已經先受到日光洗禮,並將光芒散射下來,讓我們周遭一片蒼藍的灰白。

那是一種很有重量感的白色團塊,隨著強烈的山風由下往上襲來,然後撞擊到山壁或者登山客的時候,破碎開來。

明知只是雲霧,但看見那不斷湧上來的模樣,還是會讓人下意識的閃躲。

到了接近風口的路段,全身已經疲憊不堪,而抬頭往上,依然只見一片濃厚的白,主峰尚在不知的遠處。

突然一陣強風吹散雲層,雖然只是驚鴻一瞥,卻讓我看見黎明前的黑色主峰正在向我招手。

「來吧!到我這來。」彷彿母親的召喚般的,讓我雙腳再度湧上精力,那種渴望著受到母親稱許的情緒,瞬間掩蓋掉長途跋涉的疲勞。

比起踏在主峰上那不可一世的豪情,攻頂前這段頗有啟發性的瞬間,更是讓我回味不已啊!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小寶貝床邊故事集:小白兔的故事

有一隻愛散步的小白兔,在路上看見一棵紅蘿蔔。那是一棵好大的紅蘿蔔,大到小白兔拔不動。於是小白兔四處看看,想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

這時,他看見一隻毛毛蟲,於是跑去問毛毛蟲,可以不可以幫他拔紅蘿蔔。毛毛蟲很爽快的答應了,但是他們兩個不管多用力,都還是拔不動。

毛毛蟲說:「對不起,我力氣不夠,我去幫你找找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好了。」說完就離開,剩下小白兔一個人在那邊焦急。

肉粽節快樂

上帝的禮物,全家一起期待。

對於身心障礙「兒童」的想像

前一陣子因為太太接了一位居家患者要評估,我剛好有空就跟去,反正順便看一下,畢竟離開醫院十多年,還是會懷念當初每天跟孩子一起玩的日子啊!

因為是太太的案子,我基本上就是在旁邊滑手機啦!但不是沒在觀察,畢竟多年養成的職業習性總是全自動運作的,不管我在哪個職務都一樣,所以也看到不少問題,好歹我也是個職能治療師,看到的東西跟我太太這個物理治療師不會完全一樣,所以各專業互補會有更大效果。

於是在結束前,因為太太要我給意見,我一時手癢,還幫忙做了一個副木(他們家居然有這些材料),還好當年的功夫沒忘記,而且那種依狀況個別化設計副木本來就是我擅長的事情,所以還滿高興的,這一身功夫沒荒廢啊!

不專業者的防洪亂講

話說在前頭,我完全不是相關專業人員,也沒關注太多相關專業知識,以下只是胡亂猜想,對不對我不知道,要指教歡迎,反正如果你的指教太專業我也可能同樣看不懂就是了。

這次大雨,有些地方有淹水狀況,但老實說看過太多更嚴重的情形,其實這次狀況算還好而已。然後嘉義市雖然雨不算大,但瞬間降雨依然驚人,卻連積水都沒有,所以還被不少人稱讚,市府也趁機做了些宣傳,然後一如往常的被一些酸民酸。

這些就先不管,先討論一下防洪到底要怎麼做。

給想考高考的朋友一點建議

我不知道寫這個會不會太臭屁,因為最近市面上不少在告訴大家如何考公職的書,我稍微翻了一下,覺得不大滿意,所以……

先說一下我的狀況,我都三十幾了才想到要考公職,會去考也不是因為我有興趣,是我太太有興趣,而她說她一個人唸書會不專心,所以要我陪她,所以我陪她補習一年,結果我考上了……

在非本科系(我念的是職能治療,跑來考社會行政)的狀況下,只補幾個專業科目(我可是從嘉義跑去台南補習,不可能每科都補),而且老實說我根本只是想去陪考的狀況下,居然能考上,這表示我的準備方式應該有點道理吧?

因為看見有本書在廣告上說考高考比考台大醫科還難,讓我很不服氣,別說台大醫科,台大隨便一科都沒那樣好考上的好不好?(雖然我台大也真的是不知道怎麼考得就考上了……也許我真的考運比人家好吧!)

要考試,書當然要念,這部份我就不強調了,而且每個人適合的唸書方式不一樣,每個人擁有的唸書環境也不一樣,這部份實在很難給太過教條式的建議,只能給一點原則性的東西當作參考。

2017嘉一親子團年度交接典禮--從黑熊森林走出來

時序來到六月,又是親子團交接的日子,也代表著一個年度的結束,新年度即將開始。這也表示,我們加入荒野滿三年了,好快啊!一瞬間,參加了基訓、擔任基訓工作人員、擔任育成會導引員,黃山雀甚至當了團長,領了99團臂章。

孩子也都升了級,蟻的變蜂、蜂的變鹿,一路往上,然後現在黃山雀肚子裡還有個更小的。

這次交接儀典的總召是黃山雀,當然讓她緊張得要命,畢竟是每年最重要的兩大儀典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