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鼓勵生育?對不起,生育從來不是用鼓勵的

台灣生育率超低不是新聞,政府每每想出一些天兵策略,一看就知道是消化預算用的,我不相信那些主事者不了解他們提出來的東西有多可笑,他們只是不願意認真處裡真正問題。

當然,我承認真要處裡,不是開玩笑的,被殺頭都有可能,簡單說,如果民眾沒有把生育率當成國安問題嚴肅看待,對於胡亂政策明確反對,同時在好政策上給予『強烈』支持,恐怕沒有人改認真去開刀,因為反動力量將會非常強大。



不敢生,核心理由只有一個,就是生存壓力太大,簡單說,連自己都養不活,甚至普遍還要養老人(不管是俸養自己長輩,還是被18%吸血,幹那些18%還要養孩子繳房貸,有夠不要臉),哪有餘力生小孩。

說到生存壓力,種類就不少了,但最核心的還是錢,倒不是錢賺多賺少這種數字問題,而是能拿去生養小孩的金額,不然你賺再多,只要挪不出錢來養小孩,當然沒人敢生小孩。

第一個就是居住問題,簡單說,台灣這種「顯然不正常」的房價,先來個腰斬--之前聽過中央的簡報,台灣合理房價要該調到目前1/3左右才行,不過各地區有差異,這是平均數字,顯然他們也很清楚這個問題--總之先腰斬一下好了,別的不提,大多數就業者個薪水就會突然夠你生活使用。

要知道,十多年前在同樣講座裡聽到的簡報,當年一個人要能夠「好好活著」(意味著維持一定程度生活水準,同時有足夠金錢進行休閒娛樂,此外還有能力進行一定程度的存款,或者貸款)。大概要36K左右,請注意,這是一個人,如果是雙薪家庭,不是壓力變小喔!考量到國家永續,必須有人生小孩,這時家庭收入不是兩倍72K,而是超過80K。這個數字看起來很大嗎?錯,這是「維持基本生活水平」的數字,比這個低不是活不下去,而是顯然會影響生活品質,尤其對小孩的成長受教權力最受影響。

(附帶一題,國家人口要永續,每對夫婦至少要生2.2個小孩,同性婚姻不列入統計--反正現在還沒有,上面的數字不是養一個小孩,而是養2.2個小孩的金額)

簡單說,比這個數字低,你的孩子從起跑點就吃大虧了。

如何解決呢?我上面說過,這不是你賺多少錢的問題,而是你讓人民剩多少錢可以花的問題。上面的數字,是指「有買房子」的狀態,如果你不需要買房子,或者房價腰斬,請注意,上面的數字立刻可以下降為25K跟55K,當然,這是十多年前的數字,現在絕對不只,但請注意,十多年前建議的「基本工資」,其實早就超過32K了,可見先行法規與應有規定落差有多大。

不過這個落差並非直接提高工資就能解決,因為會造成通膨,結果還是一樣,重點還是在於,「剩下」多少錢可以拿來生養小孩,這不是「節儉」可以處裡的(因為會直接影響生活品質,同時減少國家經濟活動),所以重點在於砍掉沒意義或不公義的花費--簡單說就是房價。

所以,就看政府敢不敢而已,我同意房價不可以硬砍,因為相關從業人員數量很大,國家很難承受這種腥風血雨,至於大老闆早就多角化投資,根本沒差,甚至因為多方壓寶可以再賺一筆都有,但總之要把打房當成一個持續執行的政策,民眾才可能看得見未來的希望。

別忘記,養小孩跟繳房貸一樣是長期抗戰,養一個小孩抵一棟房子不是新聞,實際上就是如此。

當然,還有各種民生物資價格可以介入,不過都沒有房價那樣關鍵就是了。

第二個生存壓力,是教育。我說的不是考試制度而已(雖說這的確是個非常具有華儒奴特色的垃圾制度,而且獲得大半家長及老師的喜愛……當真死好),而是教育環境本身就很惡劣,比方說變相能力分班(假音樂班)、特權班(我就不信家長會長跟議員、醫師的孩子老是剛好會同一班)、教育資源分配嚴重不均(別說硬體,看老師會想請調去那)……各種鳥事要多少有多少,簡單說,孩子還沒就學,家庭經濟跟城鄉差距就已經給很多人不公待遇了,這些與孩子本身資質無關的因素,是政府必須排除的東西,這才叫公平,換句話說,消去一切特權,尤其是家庭經濟帶來的優勢,不但不該給予特別優待,還要刻意打壓才對。

比方說,徹底禁止補習班,根本就該把學科的補習班通通關閉,通通在學校上課就好,相反的,功課跟不上的,政府該提供免費補教教學,又或者尋找其他適性發展(成績不好又怎樣?),不然,生養小孩的壓力會有多大?有小孩的都很清楚。

要知道,這部份的公平正義,也會同步降低上面提到的可支配所得數字,簡單說,就是降低生存壓力。

但這當然不簡單,受科舉文化影響,會鑽漏洞的往往不是老師,而是家長帶頭,當真不斷上演日本知名傳統劇--夕鶴。

因為這個華儒奴社會就是他馬的垃圾變態,整個毀掉也沒什麼可惜的。

要知道,房價腰斬,人家就敢生第一個,但如果到了上學(幼兒園)的時候,就知道麻煩了,所以如果你希望國家永續,每對夫婦平均生2.2個,教育資源公平化就是關鍵,到這個階段,人才家敢生第二個。

其他一點小恩小惠的鼓勵措施,幹你瀆職喔!

附帶一題,看這個問題居然是找衛福部召集就覺得保證會變笑話,因為真正該反省的是經濟部、交通部和教育部,因為他們負責了房價、基礎建設與教育制度,他們才是問題所在。

衛福部反過來是要關注某些困頓家庭沒有節育一直生的問題,這才是衛福部要注意的麻煩。

要鼓勵生育,應該由國安會召集,直接手伸進去這幾個部會,好好修理才對。

啊幹我還沒講變態的勞動市場,不過如果房價腰斬,勞工也不用那樣對老闆唯唯諾諾的,直接開幹就對了,現行法規其實還堪用,就看你奴不奴而已。

話說回來,認真要作,大家先想想會得罪多少人,沒錯,基本上就是掌握絕大多數社會資源的既得利益者你會全部得罪,你願意當政府提出有效政策時給予支持,成為後盾嗎?又或者有既得利益者跳出來反對時,給予足夠痛苦的教訓嗎?

看看頂新,其實我沒那樣樂觀。

說穿了,根本問題,還是華儒奴。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我們可以怎麼做:面對威權

作家自殺的案件,因為黨國勢力的介入,反而越滾越大。當然,這也是因為有「其他案件」可以吵,不然就原始起點而言,老實說可以吵的東西不多,是可以討論的東西很多,這完全是兩回事。

先說清楚,關於性侵害案件這種類型,可以先參考「性侵案件受害者的保護處遇--一些比較沒人提到的部份」這篇文章,總之,對於這類案件,大肆且憤怒的討論跟伸張正義一點關係也沒有,而是不折不扣的在製造傷害,拜託鄉民不要傻傻的幹這種蠢事,我沒說不可以討論,只是請你換個方式討論。

小寶貝床邊故事集:小白兔的故事

有一隻愛散步的小白兔,在路上看見一棵紅蘿蔔。那是一棵好大的紅蘿蔔,大到小白兔拔不動。於是小白兔四處看看,想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

這時,他看見一隻毛毛蟲,於是跑去問毛毛蟲,可以不可以幫他拔紅蘿蔔。毛毛蟲很爽快的答應了,但是他們兩個不管多用力,都還是拔不動。

毛毛蟲說:「對不起,我力氣不夠,我去幫你找找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好了。」說完就離開,剩下小白兔一個人在那邊焦急。

台灣需要一堆捷運嗎?

最近因為小英總統宣佈要增加四個捷運系統,引發正反意見的大亂鬥,這時候當然會想來插一腳,發表一點意見。

先不要管捷運,我們先討論一下「大眾運輸工具」。

(先說清楚,本文裡的捷運,不單只地鐵或高架軌道系統,而是泛指所有固定路線大眾運輸工具,所以捷運、通勤電車、BRT、公車、輕軌都算在內。)

公會與強迫入會

很多職業團體,例如自由 職業團體(醫師、律師等等)、工商職業團體(電腦商業同業公會、紙製品商業同業公會這類),都有成立 公會組織。不過,說句老實話,在我所知道的範圍裡,有相當一大部分的會員是不甘不願加入公會的。

公會不同於一般人民團體,而有著強迫入會的性質,簡單說,你沒有入會,你就不准從事這樣工作……大家有沒想過為何法令會做出這種限制?有沒有因為限制人民自由而違憲?還 有,這樣做對社會、對專業發展、對從業人員有什麼好處嗎?

我自己是自由職業團體主管單位,所以稍微提一下這幾年碰到的狀況,順便討論一下上面的問題。

很多人會跟我們抱怨「加入公會做什麼?」,其實加入不是真正問題,真正問題應該是這樣的--會費那麼貴,又沒什麼福 利,我加入要做什麼?
關鍵在這裡:
1.會費那麼貴
2.沒福利不過,因為「沒入公會就不能執業」,簡單說就是強迫入會,所以大多數人都乖乖入會、乖乖繳錢。

這產生以下問題:
1.沒入會不能工作,所以大家都會入會。
2.入會了,只好乖乖每年繳錢,但心裡很不爽。
3.有些人因為 不爽,所以乾脆不繳錢,然後就面臨公會的處罰--這問題大著。
如果是工商職業團體的話還更嚴重,很多人是跟本不想入會,店還是照開,但不入會的話「會被政府處以罰鍰」,這部份因為不是我熟悉的業務,我先不談了。

總之,入會的話大家沒多大意見,問題出在「我為何要一直繳錢?」原因在上面。

性侵案件受害者的保護處遇--一些比較沒人提到的部份

詳細處預細節,有很多學者專家提出,我就不班門弄斧了,但有些東西,卻是很少被提及的,我就在這邊稍微提一下。

最近(這幾年)有不少讓人搖頭的性侵、性騷擾之類案件,不管是殘忍的手法還是莫名其妙的判決,再再引發社會熱烈討論,偏偏很多討論的焦點都很讓人搖頭。

恐龍法官的部份佔先不談,因為台灣法官能力不佳與法官有權依法自為裁量是兩回事,台灣人常在後者上面打轉,根本就是搞錯對象。

加害人的處置又是另一個問題,同樣失焦,一邊說性侵犯要死刑,一邊說要化學去勢、公佈姓名之類的,你到底要槍斃、處罰還是保護犯人阿?而且還把性侵與廢死連在一起,說這些人腦殘還真是不冤枉耶!

這些鬧笑話的傢伙就先掠過不談,專心討論性侵受害者的問題。

觀影心得:通靈少女 The Teenage Psychic

通靈少女
The Teenage Psychic
原作:《神算》
導演:陳和榆
主演:郭書瑤、蔡凡熙、陳慕義
製作國家/地區:台灣
語言:北京話、臺語
集數:6集
每集長度:約50分鐘
作曲:溫子捷、楊琬茜
片尾曲:木良真真《無題日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