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歸途-納席華-第二章(3)



  六月,旭日之丘的六月是很美麗的。從村裡往採藥小徑看上去,大片草地上,開滿了各式各樣嬌豔迷人的花朵,讓整片山坡有著濃得讓人睜不開眼的視覺密度,而迷人的花香更是滿佈在整座小丘上,就算只是經過,也會覺得髮間網羅了許多的芬芳氣息。

  生命的活力在這個寧靜的鄉間表露無疑。

  席華從父親工作室的窗子往外面看,可以看見一群小孩在基地附近跑跳玩耍著,玩著當年席華跟鄰居夥伴玩過的遊戲。看見小孩子們天真的笑容,彷彿自己又回到了童年時代無憂無慮的生活。

  今年九月蓮華就要滿十二歲了,長得就像是母親的縮小版一般的,同樣有著一對來自外祖母,有如藍寶石般的眼睛,外表顯得相當的清秀迷人,而身高跟席華一般,身材比消瘦的席華要來的豐滿。看樣子這個倍受寵愛的妹妹很有可能會長的比他這個哥哥高的,不過席華對這一點到是一點也不在意。
##CONTINUE##
  「媽也長的比爸高啊!」席華這樣說著,不過天知道他能不能長的比卡爾高,席華比卡爾還要瘦,加上長的像媽媽,常常被誤認為是個女孩子。外地客人就常在不知情的情況下稱讚卡爾有好福氣,生了兩個美麗的『女兒』。

  感到萬般屈辱的席華要求家人把他頭髮減的短短的,然後躲在工作室裡不出來。



  席華打算利用他剛學會的金工技巧,在蓮華生日之前,為她製作一條黃金項鍊。不過,他還沒決定墜子的樣式,反正還有三個月嘛!現在,席華只是在工作室裡打造一個個小小的金環,打算做成鍊子。不過,在這種適合玩樂的季節裡,努力工作似乎有點對不起自己,席華自己其實也是有點心不在焉,握著小槌子的左手顯得有氣無力的。在連續三次打歪金環之後,他嘆了口氣,用小槌子輕輕敲了敲酸痛的肩膀,轉了轉脖子,然後放下手中的工具,側頭看了看爐子裡面,那些仍然盡職的燃燒著的火焰。

  露出讚賞的笑容,席華伸出左手來,在火焰面前晃一下,握起拳頭,說了一聲:

  「滅!」

  火焰就這麼熄滅了,席華感到很滿意,同時佩服父親連爐子這種東西都能附上魔法﹔當然,這也只有像納家這種有魔法天份的人才會用,母親札姆娜就不會了。

  席華隨口「滅、滅、滅滅滅滅滅!」的亂哼個調子,雖說是貴族之後,但席華只有在人群前面才會很正經,私底下是很隨便的。他伸了伸懶腰,打了個呵欠,決定到溪邊泡一泡腳消消暑,順便假寐一下。於是拿了把琴,往外面走去。

  納家是個很有錢的家族,加上母親札姆納的貴族身分,十五歲的席華並不需要像其他家庭的孩子一樣到果園或田裡幫忙,所以他有比較多的時間能夠學習各類的知識,像是跟著父親學習魔法技藝或跟著母親學習短劍的戰鬥技巧等等。雖然他在短劍的使用上也有著很強的天份,不過琴倒是一直彈的不大好就是了,跟他優美嘹喨的高音比起來,真的是差太多了。



  剛走到村外,席華遠遠的便看見有兩個人在叉路邊的大樟樹下。其中一位是個老人,席華認出他是位時常進出昭霞關的流動商人,看起來顯然不大舒服,有一位穿著藍色長袍的人在照顧著他。席華見狀立即趨前,希望能提供協助。

  「兩位旅行者,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

  席華態度恭敬的詢問,只見樹下的兩個人皆默不作聲,穿著藍色袍子的人將兜帽往後甩,露出來的是三十多歲年紀的黑髮男人臉孔。那人兩眼的單眼皮透露出他的西方血統,席華突然感到一股親切感,因為他的祖父就是單眼皮,而他身上也留著部分西方的血統。這個男人的額頭上還帶有一個金色的頭環,上面有著席華從小就被要求要記起來的圖案。

  「力之使者!」席華發出驚嘆聲,他雖然見過幾位法師,但布蘇帕提爾出身的力之使者還是第一次見到。

  對方看著席華,微微的笑著,突然,他似乎察覺到什麼事情……

  「哦!你能感覺到能量流,小朋友。」法師感覺到席華所釋放的力場,於是對席華說到:「睜大眼睛看吧!」

  說完法師將手放在老人的額頭上,喃喃的唸著:「平靜調和之聖力,讓疲倦的身軀得到滋潤吧!」說著說著,一道淡淡的光線從法師的手傳向年邁的商人,老商人的身體發出了隱隱約約的光芒,持續了約五秒鐘。敏感的席華能夠感覺到能量陣陣波動向外擴散,就像是微風吹在池塘表面一樣的,那是一種很舒服的感覺。

  (如果能夠飛起來的話,大概就是這種感覺吧!)

  接著,席華看見老人原本痛苦的表情漸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滿足的表情,就像是睡飽醒過來的樣子。

  「哇!你把他救活了。」被稱做小朋友雖然讓席華不大爽快,但法師施法的過程讓他看得兩眼發直,這個人簡直是神。

  「他只是被熱壞了,沒那麼嚴重,休息一下就好了。」法師笑著說。

  「真的是太謝謝你了,真不知要如何感謝你。」老人不停的道謝著,原來他跟商隊脫隊了,才會一個人趕路,他也未免太信任這附近的治安了,還真是感謝獨角獸啊!

  說著說著,老商人從籃子裡拿出一匹博馬產的高級布料要送給法師,法師笑著拒絕了,並要老人別走太快,別為了趕路卻先把自己累壞了。

  老人又道謝了好一會而才離去,法師則是不停的提醒他要小心,也許先到村裡酒館休息一下,至少喝杯酒提神提神。

  在一旁發呆的席華不斷回想剛才法師施法的模樣,這真的是帥呆了。對能量流動很敏感的席華在經過剛才的體驗之後,心裡感動的不得了,席華幾乎能感覺到老人的心跳隨著能量增加而漸漸恢復力道的那種感覺,一種獲得重生的感覺。

  「你是修行的法師嗎?對吧!今天晚上住我家好不好,多住幾天,多住幾天,我爸會很高興的,你要住多久都可以喔!我們家有很多房間的,你要跟我睡同一間也可以喔!」興奮過頭的席華拉著法師的手,幾乎是什麼都可以給似的胡亂承諾著,法師有點困擾的看著席華一下,然後才起身。

  「反正也沒什麼目的地,先在這看看也好,搞不好能拜見獨角獸呢!」

  「耶!」席華高興的手舞足蹈的。

  「我應該先拜訪你父親吧!」

  「沒問題,我帶你去,你會喜歡我爸的店的。」

  「我的名字是錯如,姓錯名如,藍袍醫者,如你所見的,我來自布蘇帕提爾法師學院,是一位修行中的法師。」

  聽見錯如的自我介紹,席華突然發覺自己的失禮,如果被媽媽知道了可不得了。

  「對不起,失禮了,我姓納,叫做納席華,是旭日之丘村裡納氏魔法藝品工坊的老闆納卡爾的兒子。」席華雙腳併攏向錯如行禮,很有禮貌的自我介紹著。

  「原來是納師傅的兒子,」錯如露出笑容:「我很高興有機會能見見你父親,他可算是名人喔!」

  聽見正牌法師稱讚自己父親,席華高興的臉都紅了起來,臉上帶著強忍住傻笑的表情,盡可能在不失禮數的情況下,帶錯如到父親店裡去。一路上他都沒發現自己越走越快,幾乎要跳起來了。



  席華帶著錯如進到父親店裡時,卡爾正在為了一尊飛馬的塑像與客人爭論著。

  「我要的是讓他在一年後,能在我女兒生日那一天發出光來呀!」

  「能量沒辦法保存那麼久啦!」

  「但我女兒生日還有十一個月呀!」

  「那你只好再來一趟了。」

  「開什麼玩笑,我家到這要走多久你知道嗎?」

  「不然你可以就近找法師充能嘛!你不是住駱沙附近嗎?駱沙城裡有間『禿頭熊』你知道吧!那裡的法師能幫你充能的。」

  「開什麼玩笑,找力之使者充能要花多少錢你知道嗎?」

  「那你就再跑一趟嘛!不是我不想賺錢,但我施的法不能持續那麼久啦!」

  就在他們你一言我一句的來來去去時,席華乾咳了一下,爭論中的兩人停了下來,看向席華,接著在注意到錯如的頭環時都呆了一下。席華對這一點居然感到有點得意,好像他自己就是那位力之使者一樣的。

  這時,錯如開口了:「納師傅,敝姓錯,叫錯如,是布蘇帕提爾的修行法師。」

  卡爾跟另一位先生看見法師,都急急忙忙的自我介紹著,剛才的爭執好像不存在一樣,居然還互相恭維起對方來了。法師的確是很受人尊敬的,席華很崇拜地看著錯如。

  「爸,這位法師很厲害喔!他剛剛在路上救了一個人耶!」席華看著父親,高興的說著:「我請他留下來住幾天,可以嗎?」

  卡爾看著席華,露出微微的笑容。

  「錯如使者,歡迎歡迎,我們家人很高興的邀請您到寒舍坐坐,您會發現住我們家是一件很舒服的事情。」

  「謝謝納師傅,我很高興能到全國聞名的魔法工藝家族參觀參觀。」

  這話明顯是恭維,納家的名聲範圍大致上只在邊境跟法師之間而已,不過卡爾還是聽的很高興。

  「你兒子的能力也很強哪!」

  「喔!你發現了,他是不錯啦!但還得訓練。」提到他的寶貝兒子,卡爾永遠是充滿喜悅的。

  「納師傅工作忙嗎?希望我能幫一些忙。」

  「哪裡哪裡,沒什麼問題啦!不敢麻煩使者。」兩人一口同聲的回答。

  對於那位駱沙商人來說,如果讓力之使者施法是比較好沒錯,但實在太貴了。而對卡爾來說,眼前這位藍袍法師顯然是位醫者,並非專攻器物魔法的褐袍法師。

  想跟物體同步是非常困難的,納家是因為有異常的天份才能辦得到。全公國的褐袍附魔師才三五個,一般法師懂得附魔之術的不到四分之一。他可不希望令作客的法師出糗。

  「我知道你們在擔心什麼,放心吧!我的部分不收錢,而且雖然我是藍袍,但你們剛才提到的禿頭熊,也就是褐袍的附魔師賈達謐正是我的指導者,我也會一點附魔之術的。」錯如看向納卡爾說:「是他介紹我來這的。」

  「喔!」卡爾一副原來如此的表情,賈達謐是卡爾參加法師學院考試時的審核法師之一。因為附魔能力是很少有的一種技巧,所以卡爾雖然落選,賈附魔師還是留了卡爾近一個月,跟他討論附魔技巧。畢竟與物體同步的方式每個人都不大一樣,附魔師常會透過大量實驗來了解物質的組成,但像納家這種只靠遺傳就懂得附魔技巧的人是很罕見的。

  「賈大師還好吧!我很感謝他的指導。」

  「他好的很,而且變得更胖,頭髮已經禿的差不多了。」

  從這裡不難了解那個禿頭熊的店名是怎麼一回事。

  「雖然我技巧不熟,但能量強度要持續一年是沒問題的,不過得要麻煩納師傅師下封印咒文。」

  「沒問題,這位先生,你女兒叫什麼名字?」

  那名駱沙商人聽見力之使者願意免費幫忙,簡直樂歪了,立刻回答到:「她叫培琳娜露蒂。」

  「那解咒就用『培琳娜露蒂生日快樂』這句話可以嗎?」

  「好的,就這樣。」

  「那我們開始吧!」

  錯如手握著飛馬雕像。這是青銅鑄造的,算是很常見的材質,而且座檯上有著一顆透明水晶,會比較方便施法。因為錯如能力較強,要由錯如配合卡爾,卡爾也知道這一點,因此先放出陣陣能量波動。

  席華感到一陣熟悉的波動,這是他從小就習慣的能量,接著又出現一道不同的能量,跟他剛才在村外感覺到的一樣,一陣相當強的波動。兩道能量一干涉在一起,立刻引起不小的能量擾動,席華感到幾乎要站不住了,但是這股擾動很快的就減弱到同調,雖然感覺得到是不同的來源,但是能量擾動的情況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和諧的感覺。

  「原來可以同步到那麼完美呀!」席華不禁讚美著,畢竟他以前體驗過最美好的是自己跟蓮華的同步,但那一切都太熟悉了,熟悉到他根本不覺得有什麼特別的。

  錯如跟卡爾則是有點驚訝的看著席華,接著都笑而不語。

  「可以了,錯使者。」

  當卡爾說可以時,錯如口中喃喃的低聲念著,手掌也微微的發出光來,席華可以明顯的看見光往飛馬雕像集中。漸漸的整座雕像變成一座發著白光的發光體,再過了約一分鐘後,錯如才鬆開手。

  「封印!」

  卡爾立刻接手,將手按在雕像上。

  「培琳娜露蒂生日快樂!」卡爾唸到。

  接著雕像瞬間恢復原狀,看起來就像沒發生過任何事一般。

  「好了,你女兒生日那一天,只要把手放在水晶上說那句話就可以了,在這之前千萬別亂碰哪!」

  駱沙來的商人臉上很明顯的掛著「這樣就可以了嗎?」的表情,可是人家都說好了,雖然覺得看的不夠過癮,也不便再多問了。不過魔法物品那種貴死人的價錢只要透過那麼容易的手續就能製作出來嗎?為他施法的可是布蘇帕提爾的正牌法師耶!

  雖然充滿了疑問,駱沙來的商人在付了施法的錢之後,還是迅速的離開了。



  「你兒子真的很了不起耶!」錯如看著席華,露出相當欣賞的表情。卡爾也是一附相當滿意的樣子,牙齒都笑到露出來了。

  「你知道你剛剛做了什麼事嗎?」卡爾看席華還不大了解的樣子,於是問他:「你剛剛有什麼感覺呢?」

  「我覺得很舒服。」席華很乾脆的回答著:「但是我沒有做什麼事情啊!」

  錯如看席華還不是很了解,於是告訴他:「你剛才有發出自己的波動,而且有跟我們同步喔!真是了不起。」

  「真是太了不起了!」錯如一再的讚到,這位少年還真是了不起,他從沒見過也從沒聽過這種事情。

  如果只是單純的去感受波動,兩股同調的波動會顯得和諧,並不會衝突,而且會有一種舒服的感覺。席華在體會到父親與錯如的能量時,不只是被動的感受,還釋放出自己的能量,並與大人的兩股能量同步,引起調和的共鳴。雖然他自己沒注意到,但兩位大人都能很明顯的感受到這股力量,而且對於席華能快速的與周圍的能量同步感到不可思議。一般的法師學徒也常要訓練多年之後才有這種同步能力,而要如此快速的同步可能還要再多練習個幾年才能辦到,席華才十五歲而已耶!

  但是席華對這一切還不是很明白,畢竟他是在無意識的狀況下釋放能量的,不過他還是很高興受到讚賞,尤其是連正牌的力之使者都稱讚他,這可是可以讓他炫耀很久的事情啊!



  錯如見到能力如此之強的少年,決定要好好的訓練他,補足席華在其他方面的不足,也就是法師學院考試最重要的一個項目──意志能量的控制。



  依布蘇帕提爾法師學院在莫那公國曆三三四年所公佈的法術相關資料,能量分成三類:一類是自然能量,包括了光能、熱能、電能、動能、生體能量、寂靜能量六項。另一類稱做心靈能量:包括了意志、情緒、記憶三種。最後一種稱為終極能量,就是時間能量。其中時間能量是無法加以控制的能量,而自然能量與心靈能量是法師法師施法時所運用的能量類型。

  在法師所能操縱的能量當中,最重要的一項是心靈能量,因為能量的運作會依照『順』的規則來進行,而所謂的『順』就是指能量的流動方式。一般對能量敏感的人或生物,可以察覺週遭或體內『順』的變化,但是對於『順』並沒有任何干涉的能力。若要去干涉能量的流動,讓能量違反自然運作,便需要強大的心靈能量,尤其是意志能量。

  所謂的法術,便是施法者以自己的意志(或激烈的情緒,也就是非意志的掌握之下的心靈活動)來改變『順』的方向或速度,強一點還能改變能量的型式,像是把光能變成醫療用的生體能量之類的。

  由於施法必須透過很強的精神集中及一連串繁複的心靈活動,所以為了方便,法師們會利用較為容易記憶的方式來簡化一連串的的步驟,例如使用咒文或是手勢之類,將整套施法過程束縛在一個儀式裡面,這樣下次要施法會較為容易。也因為個人對『順』的感觸不同,所以大部分的法師所用的咒文都不一樣。許多法師甚至只用手勢施法,反正自己方便記就好了,而有些超強的法師根本不用咒文或是手勢之類的輔助,單單在心裡想一下就能施法,當然,這要心裡沒有雜念才辦得到。

  而卡爾最大的問題便是在於意志能量的掌握較差,所以他只能運用很有限的小規模能量,也因此被法師學院的審核給刷下來。不過跟非生物同步是很難得的才能,所以納家靠魔法藝品製作倒也能過著相當優渥的生活。

  席華跟蓮華在錯如的指導之下進步相當快,尤其是席華,而蓮華在這方面就顯得較像卡爾,對於心靈能量的掌控較差了些。不過蓮華也不在意,只要能跟哥哥還有父親同步,能幫上忙就可以了。



  到了八月,席華在錯如指導之下學會了許多法師必備的一些相關知識與技巧,照這種情況看來,席華再練習個一兩年就可以參加法師學院的考試了。

  錯如離開以前,還幫了席華一個大忙。

  席華終於決定要送蓮華的生日禮物型式了,就是一條蓮花項鍊。蓮華的名字就是從蓮花來的,但是事實上納家沒有一個人知道蓮花長什麼樣子,只知道是西方一種很美麗的花朵。西方國家出身的錯如正好知道蓮花長什模樣子,還畫了張詳細的彩圖給席華看。席華看見蓮花美麗的模樣非常的喜愛,立刻決定送蓮華蓮花造型的項鍊墜子,並且很快的就把蓮花墜子給打造出來了,現在只要等蓮華生日那一天,將項鍊交給她就好了。

  這次的作品,席華感到相當的滿意,今年蓮華生日,正逢外公要到邊境視察,所以外公外婆都要來參加蓮華的生日宴會,席華有自信這次的作品可以得到大家肯定的。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小寶貝床邊故事集:小白兔的故事

有一隻愛散步的小白兔,在路上看見一棵紅蘿蔔。那是一棵好大的紅蘿蔔,大到小白兔拔不動。於是小白兔四處看看,想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

這時,他看見一隻毛毛蟲,於是跑去問毛毛蟲,可以不可以幫他拔紅蘿蔔。毛毛蟲很爽快的答應了,但是他們兩個不管多用力,都還是拔不動。

毛毛蟲說:「對不起,我力氣不夠,我去幫你找找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好了。」說完就離開,剩下小白兔一個人在那邊焦急。

我當職能治療師的日子

偶而就是會想起一些以前的事情,到不是說有什麼情緒上的起伏或生命的感慨,只是單純的、隨機的,就像生命的籤桶偶而掉出一支職能治療的籤來,上面只寫個『中』,不吉不凶的,但卻讓我想起許多事情來。


  因為有個自閉症的弟弟,我很早就接觸到了職能治療,這在十幾年前可還是個罕見的職業,就算是現在也沒多少人聽過。

  但我接觸到了,而且也有好感。

  那是個學生只知道猛唸書的時代,天知道什麼志願不志願的,志願是由分數決定而不是意願決定的年代。還好,我的成績多少還能讓我有些選擇的餘裕,我能自由的選我想唸的學校與科系,而我依著興趣,把職能治療填進志願卡裡(但也不是第一個)。

  命運之輪編織因緣,我進到職能治療學系,一個堪稱我這輩子最佳選擇之一的決定。
##CONTINUE##

  學生時代就不多提了,反正這篇的標題是我當治療師的日子,要懷念學生時代以後有機會再談。總之,我有幸在畢業以後在職能治療的三大領域──精神疾病職能治療、生理疾病職能治療與兒童疾病職能治療──通通都待過,所以對整個職業精神有很深的感觸。


  一個助人的專業若只有單純的熱誠或善心是絕對不夠的,專業才是最大重點,尤其在這個越來越疏離的社會裡。

  剛畢業的菜鳥,雖然有滿腔抱負,但很容易在碰上臨床千變萬化的突發狀況時被K.O.出局。我第一份工作是在精神科,當時是去當職代的(有人請產假),是個短期工作,這沒關係,重點在於,該院只有一位OT啊!換句話說我是去代那個only one的位置的。

  想來我還真是憨膽,反正就接了下來(所謂重賞之下必有勇夫,薪水不錯啦),想不到這此的工作經驗卻給了我不少的自信。反正就是熬過來了啦!而且也因此知道一件事情──只要下決心去作,不管成功與否,學到東西的都是我。

  可惜沒能在這裡工作久些,我又換了個環境﹔這次是到復健科,同時接觸成人與兒童患者,然後漸漸變成專職從事兒童職能治療,而且又當了主管及臨床指導老師。


  在三大領域全打滾過之後,我開始懷疑前學到的東西,那是一種來自於臨床經驗的自信,一種從按表操課到自我思索其他路徑的過程。於是我開始歸納各種相關理論學說,尋找不同理論的矛盾與協調,然後發展屬於我自己的職能治療哲學(只是種哲學,臨床還是以實証過的理論為主)。

  因為有帶實習生,所以這種理性的衝擊更加的強烈,畢竟我要教學生的話,我自己總要能有一套邏輯完整的論述才行,而教科書裡的論…

給想考高考的朋友一點建議

我不知道寫這個會不會太臭屁,因為最近市面上不少在告訴大家如何考公職的書,我稍微翻了一下,覺得不大滿意,所以……

先說一下我的狀況,我都三十幾了才想到要考公職,會去考也不是因為我有興趣,是我太太有興趣,而她說她一個人唸書會不專心,所以要我陪她,所以我陪她補習一年,結果我考上了……

在非本科系(我念的是職能治療,跑來考社會行政)的狀況下,只補幾個專業科目(我可是從嘉義跑去台南補習,不可能每科都補),而且老實說我根本只是想去陪考的狀況下,居然能考上,這表示我的準備方式應該有點道理吧?

因為看見有本書在廣告上說考高考比考台大醫科還難,讓我很不服氣,別說台大醫科,台大隨便一科都沒那樣好考上的好不好?(雖然我台大也真的是不知道怎麼考得就考上了……也許我真的考運比人家好吧!)

要考試,書當然要念,這部份我就不強調了,而且每個人適合的唸書方式不一樣,每個人擁有的唸書環境也不一樣,這部份實在很難給太過教條式的建議,只能給一點原則性的東西當作參考。

讀書心得:手斧男孩Hatchet

手斧男孩Hatchet
作者:蓋瑞.伯森
原文作者:Gary Paulsen
譯者:蔡美玲、達娃
出版社:野人
出版日期:2012年05月23日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789865947125
裝訂:平裝
叢書系列:故事盒子
規格:平裝 / 192頁 / 15*19.5cm / 普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出版地:台灣

不算開箱:readmoo的mooink--終於有台灣自產的電子書閱讀器了

readmoo這個電子書平台其實問世好一陣子了,我也在他們開站沒多久就加入會員,為了領取一堆免費電子書……

也因為可以匯入anobii的圖書資料的關係,因為anobii真的越來越慢,用起來不大舒服,虧我已經登錄兩千多本書,還有幾百篇書評,所以整個轉過來,但也只是轉過來,然後擺著根本沒用……

有關閱讀

我是個超級書蟲,這一點大概沒人有意見,書蟲,而且是超級的。

但是啊!雖然家裡堆了數千本書,而且有相當一部分有寫讀書心得(至少最近11年左右,開始寫部落格的年代起進的書一大半有寫心得),但很殘念的是,我的孩子並沒有那樣喜歡看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