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人類種族的創世神話(3)

七、賽揚大陸南端傳說

  賽揚大陸南端一帶的文明是從曼敦一帶開始傳來的,與其他地區不同的是,曼敦的文明在創世神話上有著相當多樣性的變化,實際上要找出哪一種說法較為古老是相當困難的,這也表現出曼敦人對於不同文化的接受程度遠較其他民族為高。

  在曼敦的傳說之中,在最初,世界是由天空之神西巴與海洋之神曼娜敦所構成,是一片無盡的天與無底的海。

  西巴隻身住在天上閃耀著有如一百道閃電在發光的潔白宮殿裡,祂因為感到孤獨,於是呼喊著夥伴,光之神隨著祂所呼出的氣息而產生,西巴感到興奮異常,於是將一切與光之神分享,同為天空之王。

  曼娜敦孤獨的住在海底幽暗的像是在母親胎中潮濕的黑暗城堡裡,祂因為渴望伴侶而流下淚來,於是滴落的淚珠成了暗之神,曼娜敦對暗之神的出現感到欣慰,因此把所有的一切都給予暗之神,分享海底王座。

  但光之神與暗之神並不滿足,祂們對於身邊太過相似的伴侶感到厭煩,因此離開居所,尋找伴侶,最後,在大海與天空交接的地方,兩位神明見面了。

  互為表裡的兩位大神興奮不已,光之神創造了陸地讓兩人能在此相聚,暗之神則將陸地拿來創作,讓在天上的光之神欣賞。
##CONTINUE##
  浪漫的曼敦民族於是撰寫了人類史上第一首情歌,部分內容如下:
曼娜敦敘事詩

「我的日月我的星,
若我仰望天際,卻尋不著你,
叫我往何處去?叫我往何處去?

我的天地我的心,
當我鳥瞰世界,但找不到你,
要我回那裡去?要我回那裡去?」

  但這首敘事詩最後以悲劇收場﹔西巴不久之後發現了光之神另有伴侶,於是偷偷的跟下凡來。當祂看見暗之神時,祂瘋狂的愛上了暗之神,於是趁光之神不注意時強暴了暗之神。暗之神被侵犯之後羞愧的躲在海洋深處痛哭不已,曼娜敦發現暗之神被侵犯的事實之後,決定要幫暗之神復仇,於是化身成暗之神的模樣來到陸地上。光之神看見暗之神在等祂,便下凡來。曼娜敦看見光之神,也愛上了祂,但是為暗之神復仇的心與忌妒的情感同時侵蝕曼娜敦,於是曼娜敦勾引光之神,與光之神結合,並在高潮的同時將光之神的心臟挖出來,並將祂拖到海底下去。

  光之神死前向西巴呼喊著,西巴聽見心愛的孩子臨死前的喊叫,急忙的下凡來到陸地上,但卻見不到光之神,只見到滿地的血跡,於是他了解到發生了什麼事情。西巴相當的憤怒,招來的雷光與暴風,衝進海洋深處要與曼娜敦決一死戰。

  曼娜敦帶著光之神的屍體來到暗之神面前,並把光之神的心臟拿到暗之神的面前,告誡暗之神必須永遠流在祂身邊,暗之神看見光之神的慘狀之後,哭喊著:

  「我的愛,我的愛,我們形體註定拆散,但是靈魂永遠同在!」

  說罷衝向光之神的屍體,將祂抱起來,然後暗之神將自己的心臟挖出來,並將祂捏碎。

  強烈的爆炸撼動整個世界,光與暗兩位神明的軀體四散於世界各處,成了世間所有生命的源頭。

  看見所愛的暗之神慘死,曼娜敦拾起掉落地上的光之神心臟,氣急敗壞的轉身要找罪魁禍首西巴算帳,這時西巴正與暗之神的手下波濤及闇流打的昏天暗地的,曼娜敦算準時機,將所有的詛咒下在光之神的心臟上,然後向西巴投擲而去。

  西巴被光之神的心臟擊中,祂自己的心臟被打飛出去,成了月亮(註十二),受了重創的西巴神於是回到天界修養,從此大神每半天便必須休息,而有了晝夜之分。

  其實曼敦人的傳說版本相當分歧,但大體上是女性形象的曼娜敦在這場神明的衝突中獲得勝利,這也和曼敦人海洋文化興盛有著很大的相關。不過,從鍺陶文明結束到曼敦文化出現也不過短短的六百年左右,傳說的內容居然可以有如此大的轉變,這也是許多學者認為應該有另一支主文明存在的原因,但是這一點目前並沒有任何證據。
  • 註十二:曼敦人視月亮為不祥徵兆的起因便在於此,而西巴對世間的詛咒則成了女性每月必經的過程--月經。

八、絲之大陸北方傳說

  垣諾絲人古時候稱做愛翁人,是鍺陶人遷徙的最後一個分支。這支民族依現有考古證據來判斷是比較接近於圖薩人而不是曼敦人,不少學者認為垣諾絲人是在賽楊大陸南部平原生活的圖薩人,因為受到曼敦人壓迫而從藍天角渡海來到絲之大陸的。

  目前支持垣諾絲人來源的說法並不是存在於他們的神話傳說之中,而是由於生活方式與技術--鐵器的製作。垣諾絲人的鐵器製作方式與圖薩人如出一轍,但是在宗教信仰上面卻有著極大的不同,一般認為是萊茵諾斯荒原上的艱苦生活所造成的。

  垣諾絲人在古代被稱為「達南達帕里馬」,有「喝血的怪物」的意思,這對這個詞的原意是個很大的誤解,之所以會造成這種印象有可能是因為垣諾絲人有著活人獻祭風俗的緣故。由於莽原環境的因素,垣諾絲人的宗教風俗充滿了血腥的內容,但基本上並非好戰的國家,在垣諾絲人長期艱苦的歷史當中,其實受到來自南方國家的侵略的時候反而比較多,這是由於這塊土地產鐵的緣故。

  在愛翁人的傳說中,世間肇始之渾沌本身便是爭戰的代名詞,在渾沌時期(稱做嘎呵曼,意思是「無限制的暴力」),出現了兩位最為強大的存在,當祂們的意識完全形成之後,便自稱為光之神與暗之神,在祂們的聯盟之下,渾沌戰爭被終止,許多不願臣服的存在被驅逐到空無外側的異界去,而剩下的則成為大神屬下。

  在一片爭戰後灼熱之中,光之神將渾沌的殘渣匯集成為一片大地,稱做「帕塔戈」,意思是「後來的」。

  而暗之神便將祂們無形體的屬下一一賦予容貌,成為神聖獸。

  但寬廣的大地沒有對象可以管,於是暗之神以卑賤的沙塵,加上祂的鮮血來塑型,於是人類出現,而光之神也將鮮血抹在人類上,於是人類活了過來。

  兩位大神感到有趣,於是創造了許多的人,「達南達帕里馬」,也就是「神聖之血的創造物」,第一批的人類於是誕生。

  但就算是偉大如光之神與暗之神,祂們的鮮血也不是沒有限制的,於是祂們停止造人,改用唾液,於是出現了各式低等的野獸,牠們將臣服於人,大神命令人類代管野獸,但要將牠們視為親屬,不可恣意殘殺(註十三)。

  多年以後,人類與動物的數量,在這塊嚴酷之地有了不少的損耗,兩位大神辛苦的不斷再創造,但仍比不上損耗的速度,於是大神決議,要把自己一部份的創造能力賜給這些可憐的創造物,於是萬物分為兩性,男女終於出現。(註十四)

  大神在一系列的創造之後心力交瘁,於是退居太虛,而失去統治者的凡間於是災禍連連,殘存的人類為了喚回大神,於是以奉獻鮮血的方式,祈求神明回歸,因此愛翁人有了活人獻祭的習俗。

  從這裡我們可以看出來,愛翁人所謂活人獻祭的習俗應該是只將神明所賜的鮮血歸還的意思,與後世傳說的「取靈力」有很大的不同,也因為這樣,愛翁人的野蠻人印象後世漸漸改觀,而他們的生存哲學也在近代被人重新檢討與接受了。
  • 註十三:這項由神親自下令的動物保護令原文發音叫『烙』,後來成為律法的意思,這個名詞在近年成為熱門字眼,紀元915,高豹動物保護組織「星球之愛」所發起的「禁食手足」運動,也就是禁食肉類的素食主義運動便是以愛翁人光之神與暗之神為圖騰象徵,這項活動在多項生物的DNA檢定結果出爐之後變的相當受歡迎。
  • 註十四:在愛翁人說法裡,人並不是與神明的長相相同的,因為神明是不限形體的,在愛翁藝術裡,兩位大神也只以顏色或一組符號來代替,並沒有特定的相貌。

九、其他創世神話與結語

  以人類世界來說,以上的幾則神話傳說是最為早期的版本,之後,有許多的新興宗教出現,也都有自己不同的解釋,例如聖翼教(又稱鷹犬教)的渾沌九尊、極地民族的無之律創世歌、對數學演進有很大影響的歸原教派……等等,有些跟原始的鍺陶傳說有沾點邊,有些就扯不上關係了,有興趣的人可以參考市面上許多的神話故事集或專門研究報告來參考,在此不再贅述。

  神話是文明物種心靈成長的軌跡,但這種軌跡通常是隱藏在相當不明與晦澀的隱喻當中,加上許多資料的散失或遭竄改,或者在長期的謠傳中變質,許多的說法在歷史的巨流當中有了或多或少的變化,並造成後人的一些誤解。

  所幸近代在許多歷史還原的技術上有了長足的發展,能量工學在魔法技藝上的研究讓近代文明生物對於自身歷史有更好的研究工具,魔法的再興盛也讓大家對於過去曾經致力於守護文明的各族法師們產生更大的敬意。畢竟法術隨著世代演變而進步,在科技與魔法結合下現代文明生物更是達到古代文明生物所完全不能想像的繁榮境界,但法術的根源卻一直無法被了解,在這種興趣之下,許多學術機構紛紛投入古法術研究,其中,創世神話成了人類操弄能量根源的最佳指標。

  這項研究以法圖漫長的文明史來說,只進行了一小段的時間,我們還有許多必須去釐清的觀念及等待發現的蛛絲馬跡,希望在我們這一代的努力之下,我們能對各文明操作能量的起點有所了解,並藉此感恩祖先的努力與付出。

  最後,要特別向中央魔法工學院的史學小組致謝,若不是他們熱心提供資料,這份文獻的進行將相當的緩慢﹔也感謝我的好友,笑容迷人的高豹,卡蘭姆大學的亞山教授協助筆者施展回溯術,否則許多文件的解讀將耗費更多時間。

-----------------------------------

唬爛結束,現在讓我重寫內容應該會插很多,因為我在完成這篇之後又研究了不少關於宗教演進的文獻,發現我寫的東西似乎不是很「初民」,不過就將就這樣吧!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小寶貝床邊故事集:小白兔的故事

有一隻愛散步的小白兔,在路上看見一棵紅蘿蔔。那是一棵好大的紅蘿蔔,大到小白兔拔不動。於是小白兔四處看看,想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

這時,他看見一隻毛毛蟲,於是跑去問毛毛蟲,可以不可以幫他拔紅蘿蔔。毛毛蟲很爽快的答應了,但是他們兩個不管多用力,都還是拔不動。

毛毛蟲說:「對不起,我力氣不夠,我去幫你找找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好了。」說完就離開,剩下小白兔一個人在那邊焦急。

正名制憲獨立建國

因為賴清德院長在立法院一席話,國內政壇再度引起不小漣漪,畢竟這是你想掩蓋也掩蓋不了的高層公開宣言,中國跟統派媒體這下不能裝傻淡化,只能抓狂反擊了。

但其實不滿的人不只統派,畢竟統派會不爽是一定的,既然要說出來,擺明就是故意要上他們不爽,如果能氣死那就更好了。

可是,獨派也有很多人不爽,這部份就比較有趣了,原因也不難理解,因為朱立倫立刻用「類似」的句子公開宣言,何況馬英九當年也說過「類似」的句子。

問題在於,統獨是兩個互斥的價值觀,沒有中間可言(所以如果有哪個人說他在這個議題上面是中立的,你可以直接認證他是個奴才廢物,百分之百不會錯),為何從兩個陣營的指標性人物可以同時說出來?

給想考高考的朋友一點建議

我不知道寫這個會不會太臭屁,因為最近市面上不少在告訴大家如何考公職的書,我稍微翻了一下,覺得不大滿意,所以……

先說一下我的狀況,我都三十幾了才想到要考公職,會去考也不是因為我有興趣,是我太太有興趣,而她說她一個人唸書會不專心,所以要我陪她,所以我陪她補習一年,結果我考上了……

在非本科系(我念的是職能治療,跑來考社會行政)的狀況下,只補幾個專業科目(我可是從嘉義跑去台南補習,不可能每科都補),而且老實說我根本只是想去陪考的狀況下,居然能考上,這表示我的準備方式應該有點道理吧?

因為看見有本書在廣告上說考高考比考台大醫科還難,讓我很不服氣,別說台大醫科,台大隨便一科都沒那樣好考上的好不好?(雖然我台大也真的是不知道怎麼考得就考上了……也許我真的考運比人家好吧!)

要考試,書當然要念,這部份我就不強調了,而且每個人適合的唸書方式不一樣,每個人擁有的唸書環境也不一樣,這部份實在很難給太過教條式的建議,只能給一點原則性的東西當作參考。

我當職能治療師的日子

偶而就是會想起一些以前的事情,到不是說有什麼情緒上的起伏或生命的感慨,只是單純的、隨機的,就像生命的籤桶偶而掉出一支職能治療的籤來,上面只寫個『中』,不吉不凶的,但卻讓我想起許多事情來。


  因為有個自閉症的弟弟,我很早就接觸到了職能治療,這在十幾年前可還是個罕見的職業,就算是現在也沒多少人聽過。

  但我接觸到了,而且也有好感。

  那是個學生只知道猛唸書的時代,天知道什麼志願不志願的,志願是由分數決定而不是意願決定的年代。還好,我的成績多少還能讓我有些選擇的餘裕,我能自由的選我想唸的學校與科系,而我依著興趣,把職能治療填進志願卡裡(但也不是第一個)。

  命運之輪編織因緣,我進到職能治療學系,一個堪稱我這輩子最佳選擇之一的決定。
##CONTINUE##

  學生時代就不多提了,反正這篇的標題是我當治療師的日子,要懷念學生時代以後有機會再談。總之,我有幸在畢業以後在職能治療的三大領域──精神疾病職能治療、生理疾病職能治療與兒童疾病職能治療──通通都待過,所以對整個職業精神有很深的感觸。


  一個助人的專業若只有單純的熱誠或善心是絕對不夠的,專業才是最大重點,尤其在這個越來越疏離的社會裡。

  剛畢業的菜鳥,雖然有滿腔抱負,但很容易在碰上臨床千變萬化的突發狀況時被K.O.出局。我第一份工作是在精神科,當時是去當職代的(有人請產假),是個短期工作,這沒關係,重點在於,該院只有一位OT啊!換句話說我是去代那個only one的位置的。

  想來我還真是憨膽,反正就接了下來(所謂重賞之下必有勇夫,薪水不錯啦),想不到這此的工作經驗卻給了我不少的自信。反正就是熬過來了啦!而且也因此知道一件事情──只要下決心去作,不管成功與否,學到東西的都是我。

  可惜沒能在這裡工作久些,我又換了個環境﹔這次是到復健科,同時接觸成人與兒童患者,然後漸漸變成專職從事兒童職能治療,而且又當了主管及臨床指導老師。


  在三大領域全打滾過之後,我開始懷疑前學到的東西,那是一種來自於臨床經驗的自信,一種從按表操課到自我思索其他路徑的過程。於是我開始歸納各種相關理論學說,尋找不同理論的矛盾與協調,然後發展屬於我自己的職能治療哲學(只是種哲學,臨床還是以實証過的理論為主)。

  因為有帶實習生,所以這種理性的衝擊更加的強烈,畢竟我要教學生的話,我自己總要能有一套邏輯完整的論述才行,而教科書裡的論…

讀書心得:是誰帶走她? Only Ever You

是誰帶走她?
Only Ever You
作者: 蕾貝卡‧德雷克
譯者: 劉泗翰
出版社:皇冠
出版日期:2017/10/02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789573333364
叢書系列:CHOICE系列
規格:平裝 / 400頁 / 25k正 / 14.8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出版地:台灣
閱讀版本:試閱本

讀書心得:被埋葬的記憶 The Buried Giant

被埋葬的記憶
The Buried Giant
作者:石黑一雄 Kazuo Ishiguro
譯者:楊惠君
出版社:商周
出版日期:2015年8月
ISBN:9789862728567
閱讀版本:試閱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