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讀書心得:刺蝟的優雅(L'Elegance du Hérisson)


刺蝟的優雅(L'Elegance du Hérisson)
作者:妙莉葉‧芭貝里(Muriel Barbery)
譯者:陳春琴
出版社:商周出版
ISBN:9789866662690
出版日:2008.05.29
語言:繁體中文
叢書系列:獨.小說
規格:平裝 / 368頁 / 15*21cm / 普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閱讀版本:試閱本/膠裝/普級/繁體中文
出版國:台灣

我去年看過最美的書是頭朝下,今年的話,如果沒意外可能就是這本刺蝟的優雅。

本書有兩個主線,發生在同一棟公寓裡。

這不是像台灣那種鳥籠公寓,而是富豪宅邸,那種一戶四百坪的超級住宅。

主角是兩個極端,一位即將邁入老年的中年門房(寡婦)、一位生在富豪之家又打算自殺的小女孩。

兩人階級、年齡、背景都不一樣,唯一相同的是性別、聰慧的心靈、對日本文化的喜愛(雖然方向不同),還有對於社會的防衛心。

「防衛心」是本書重點,這是刺蝟的外表,一種用來武裝,避免與旁人接觸的外衣,目的是為了保護稚嫩的內在。

這種近乎潔癖的保護措施,在疏離的現代世界裡越來越常見。在以死亡、生命為主題的小說裡面,幾乎都有這種玻璃心的存在,別的不說,巴黎野玫瑰就是這樣一朵。這類小說常常都是以毀滅性的結局來控訴社會,以藉此獲得年輕人的認同(或者說發洩),但老實說到了我這種年紀,就會知道就算天塌下來還是可活下去,稚子之心只要保養得當,無須尖刺也能與社會共存。

這本小說之所以能呈現正面價值,關鍵就在於兩個主角的設計,因為有位主角--門房荷妮年紀很大了。所謂薑是老的辣,這樣一隻老刺蝟,早學會收放自如的防禦手段,而不須像少女芭洛瑪一樣,像是穿著深邃林裡的防禦外套,一緊張就鼓脹起來。

當芭洛瑪開始以荷妮為師(或說列入觀察對象),學習開始了。她漸漸瞭解柔軟的內心,如果不與他人觸碰,那份柔軟便沒有了意義,因為柔軟的感覺是透過接觸才能體會的。

至於兩個人為何會碰頭?這就需要一位介質,一個外來者的干涉。本書裡的介質是位日本富豪,一位同時擁有「東方神秘」與「資產階級身份」的「鰥夫」。

小津先生是標準「看什麼像什麼」的產物。在兩位主角(有著聰慧心靈,但也容易受傷)眼中他是那樣平易近人,但在其他人眼中(只看見$$)他只是顆耀眼的寶石,耀眼到目盲的地步。這樣的一位老先生,他同時注意到公寓裡的兩位「好人」,還很積極的扮演起溝通橋樑來了。

還真是貴人。

之後的發展實在不該在講下去,總覺得有點褻瀆,因為我的文筆實在是差作者太遠了,多說無益啊!

反正我已經下訂作者另一本書了(是elish超強力推薦書),這位作者應該可以列入每出必買的名單了。

對了,書裡出現許多日本漫畫,尤其是谷口治郎的,他的漫畫很棒喔!順便推薦。還有棋靈王啦!

順便埋怨一下,為甚麼法國人那樣優雅?不管是頭朝下、殺手之淚還是這本刺蝟的優雅,能讓我覺得這書美到精妙的都是法國人寫的,唯一不是法國人的卡爾維諾(宇宙連環圖)也長住過法國……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我們可以怎麼做:面對威權

作家自殺的案件,因為黨國勢力的介入,反而越滾越大。當然,這也是因為有「其他案件」可以吵,不然就原始起點而言,老實說可以吵的東西不多,是可以討論的東西很多,這完全是兩回事。

先說清楚,關於性侵害案件這種類型,可以先參考「性侵案件受害者的保護處遇--一些比較沒人提到的部份」這篇文章,總之,對於這類案件,大肆且憤怒的討論跟伸張正義一點關係也沒有,而是不折不扣的在製造傷害,拜託鄉民不要傻傻的幹這種蠢事,我沒說不可以討論,只是請你換個方式討論。

小寶貝床邊故事集:小白兔的故事

有一隻愛散步的小白兔,在路上看見一棵紅蘿蔔。那是一棵好大的紅蘿蔔,大到小白兔拔不動。於是小白兔四處看看,想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

這時,他看見一隻毛毛蟲,於是跑去問毛毛蟲,可以不可以幫他拔紅蘿蔔。毛毛蟲很爽快的答應了,但是他們兩個不管多用力,都還是拔不動。

毛毛蟲說:「對不起,我力氣不夠,我去幫你找找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好了。」說完就離開,剩下小白兔一個人在那邊焦急。

台灣需要一堆捷運嗎?

最近因為小英總統宣佈要增加四個捷運系統,引發正反意見的大亂鬥,這時候當然會想來插一腳,發表一點意見。

先不要管捷運,我們先討論一下「大眾運輸工具」。

(先說清楚,本文裡的捷運,不單只地鐵或高架軌道系統,而是泛指所有固定路線大眾運輸工具,所以捷運、通勤電車、BRT、公車、輕軌都算在內。)

十年的羈絆:嘉一親子團十週年慶與雲一親子團五週年慶

4月23日的團集會,很難得的,是跟雲一團合辦。


話說當年只有嘉一團的年代,也就是十年前,當年幾位發起的前輩,很有趣的大多是雲林人,簡單說,雲林發起,但當時荒野保護協會只有嘉義有分會,於是變成成立在嘉義,直到雲林分會成立,才另外籌組雲一團。

從谷阿莫看藝文評論

話說在前頭,古阿莫的作品我一部也沒看過,一來除非給我很好的理由,不然我不會去看中國人(舔中當然也算中國人,而且是更糟的那種)做的短片,二來因為他在網路上名聲一直不好,給他負評的人相對上是我比較信得過得人,所以我也懶得花時間去看他的影片了。

(對,他給人家電影負評讓人家不想看電影,但別人給他的負評對我而言也有同樣影響)

不過還是可以談就對了,但不是法律層面的東西,這個讓專業人士去處裡,我想討論的是關於藝文評論這件事情。

性侵案件受害者的保護處遇--一些比較沒人提到的部份

詳細處預細節,有很多學者專家提出,我就不班門弄斧了,但有些東西,卻是很少被提及的,我就在這邊稍微提一下。

最近(這幾年)有不少讓人搖頭的性侵、性騷擾之類案件,不管是殘忍的手法還是莫名其妙的判決,再再引發社會熱烈討論,偏偏很多討論的焦點都很讓人搖頭。

恐龍法官的部份佔先不談,因為台灣法官能力不佳與法官有權依法自為裁量是兩回事,台灣人常在後者上面打轉,根本就是搞錯對象。

加害人的處置又是另一個問題,同樣失焦,一邊說性侵犯要死刑,一邊說要化學去勢、公佈姓名之類的,你到底要槍斃、處罰還是保護犯人阿?而且還把性侵與廢死連在一起,說這些人腦殘還真是不冤枉耶!

這些鬧笑話的傢伙就先掠過不談,專心討論性侵受害者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