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11年花東遊記Day1

簡單說,每年都樣回娘家,但今年年假短,所以殘殘給他請一個禮拜的假提早回去,順便玩一下每年都無緣停留的台東。

這次的假期其實計畫好一陣子了,但計畫歸計畫,之後幾乎完全沒有照著跑……一堆臨時起義的行程,實在是……

出發前最擔心的其實是身體狀況,這次真的很慘,一家四口全都中鏢,兩個小鬼更是已經吃一個月的藥了,眼看時間已近,還是一樣一堆痰……

所以我這次也沒啥心思準備,本來想買行車記錄器,後來也沒買,能混就盡量混,尤其休假前公文量爆多,那幾天沒日沒夜的趕公文,回家以後也沒心情準備了……

但還是要去,就多帶些衣服吧!這次出門,小朋友的衣服量相當驚人,這還是回花蓮老家可以洗衣服的狀況下估算的,如果完全沒辦法洗衣服,真不知要帶多少……

總之,1/23日,我們出發了。

因為寒流來,嘉義冷死人,身上包一堆出門,到了屏東全脫光,簡直要熱死。
P1150041
嘉義老是跟淡水在拼全國最冷,住嘉義會忘記南部太陽其實很暖活的啊!

因為並非過年假期,這次完全感受不到塞車問題,好爽,南迴也只用半小時解決,我曾塞過將近兩個小時啊!也因為早早出南迴,所以決定向右轉,往台灣南端繼續推進。

這 是沒走過得路段,裡面的部落非常冷清,看得出來嚴重缺乏資源,只有新的柏油路很刺眼的橫在部落中間……這就是已經吵很多年的台灣環島最後一段,還好路到一 半就沒了,其實再過去既然沒有人煙,又何必硬開路過去,台灣只剩這一小段海岸沒有公路破壞觀瞻,政客就非把他給毀了才甘心嗎?
P1150049
也因為渺無人煙,這裡超級安靜,超級感動,站在這裡的海邊,唯一聽見的聲音是浪濤聲,特別能感受到台灣的脈動啊!

接著繼續往台東衝,反正沒幾輛車,一路飆速,很爽啊!

依照慣例,我們在台灣牛休息,不過沒有用餐就是了,因為超貴,覺得CP值不符,何況在阿嘉吃關東煮的小七,我們有吃泡麵……又剛好是牛肉麵。

沒錯,就是很想吃牛肉麵,所以我們衝往知本有名的湘祺牛肉麵,卻很殘念已經賣完了……最後我們在台東市吃有名的老東台米台目以及隔壁同樣很有名的臭豆腐。

米台目很好吃,果然名虛傳,可惜柴魚的口感不佳,不然湯頭很棒,臭豆腐的話,泡菜不錯,豆腐本身比較不怎樣,嘉義我知道有兩家可以勝過他。
P1150059
附帶一題,我們目擊火警,而且就在我們眼前發生,只見三位青少年從一間廢棄小屋逃出來,然後小屋瞬間被大火吞沒,天知道是不他們進去抽煙搞得飛機,不過台東消防隊十分鐘左右就到現場了,速度很快,也一下就滅火了。
P1150053
辛苦了,打火兄弟。

看過火災之後,前往叔叔家,這次可要打擾人家兩晚啊!

叔叔家是做南亞塑膠的,家裡一堆水管,兩個小鬼看見一堆水管樂得跟什麼一樣,因為沒看過啊!

住叔叔家最大目的是要順便看看姑婆,這是我們家族目前最年長得長輩,看見姑婆身體還很硬朗,果然健康就是福氣。

晚上叔叔請我們去「鄉廚」吃飯,東西很好吃,但量滿嚇人的……老闆娘這樣很沒意思,沒幫客人估一下量,還一直說要點大分的才夠……生意不是這樣做的吧?

期待第二天的好天氣。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小寶貝床邊故事集:小白兔的故事

有一隻愛散步的小白兔,在路上看見一棵紅蘿蔔。那是一棵好大的紅蘿蔔,大到小白兔拔不動。於是小白兔四處看看,想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

這時,他看見一隻毛毛蟲,於是跑去問毛毛蟲,可以不可以幫他拔紅蘿蔔。毛毛蟲很爽快的答應了,但是他們兩個不管多用力,都還是拔不動。

毛毛蟲說:「對不起,我力氣不夠,我去幫你找找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好了。」說完就離開,剩下小白兔一個人在那邊焦急。

勞資關係,以及各種關係

最近勞基法修法吵好大,我反而比較沒在部落格上寫文章。

一來大多數重點其實去年都已經講過,二來反對方的反對理由太可笑,讓我覺得在部落格上面寫沒太大意義。

給想考高考的朋友一點建議

我不知道寫這個會不會太臭屁,因為最近市面上不少在告訴大家如何考公職的書,我稍微翻了一下,覺得不大滿意,所以……

先說一下我的狀況,我都三十幾了才想到要考公職,會去考也不是因為我有興趣,是我太太有興趣,而她說她一個人唸書會不專心,所以要我陪她,所以我陪她補習一年,結果我考上了……

在非本科系(我念的是職能治療,跑來考社會行政)的狀況下,只補幾個專業科目(我可是從嘉義跑去台南補習,不可能每科都補),而且老實說我根本只是想去陪考的狀況下,居然能考上,這表示我的準備方式應該有點道理吧?

因為看見有本書在廣告上說考高考比考台大醫科還難,讓我很不服氣,別說台大醫科,台大隨便一科都沒那樣好考上的好不好?(雖然我台大也真的是不知道怎麼考得就考上了……也許我真的考運比人家好吧!)

要考試,書當然要念,這部份我就不強調了,而且每個人適合的唸書方式不一樣,每個人擁有的唸書環境也不一樣,這部份實在很難給太過教條式的建議,只能給一點原則性的東西當作參考。

就來聊一下颱風

雖然嘉義沒風沒雨,老媽還是應景的弄了泡麵……話說小時候住台北,颱風來了很恐怖,那時候淡水河如果滿上來,沿岸都會很慘,而且常會停電,想囤積什麼,冰箱沒作用的時候其實很恐怖,然後只能點蠟燭,加上桶裝瓦斯,還有事先存在浴缸裡的水,結論就是泡麵了。

我當職能治療師的日子

偶而就是會想起一些以前的事情,到不是說有什麼情緒上的起伏或生命的感慨,只是單純的、隨機的,就像生命的籤桶偶而掉出一支職能治療的籤來,上面只寫個『中』,不吉不凶的,但卻讓我想起許多事情來。


  因為有個自閉症的弟弟,我很早就接觸到了職能治療,這在十幾年前可還是個罕見的職業,就算是現在也沒多少人聽過。

  但我接觸到了,而且也有好感。

  那是個學生只知道猛唸書的時代,天知道什麼志願不志願的,志願是由分數決定而不是意願決定的年代。還好,我的成績多少還能讓我有些選擇的餘裕,我能自由的選我想唸的學校與科系,而我依著興趣,把職能治療填進志願卡裡(但也不是第一個)。

  命運之輪編織因緣,我進到職能治療學系,一個堪稱我這輩子最佳選擇之一的決定。
##CONTINUE##

  學生時代就不多提了,反正這篇的標題是我當治療師的日子,要懷念學生時代以後有機會再談。總之,我有幸在畢業以後在職能治療的三大領域──精神疾病職能治療、生理疾病職能治療與兒童疾病職能治療──通通都待過,所以對整個職業精神有很深的感觸。


  一個助人的專業若只有單純的熱誠或善心是絕對不夠的,專業才是最大重點,尤其在這個越來越疏離的社會裡。

  剛畢業的菜鳥,雖然有滿腔抱負,但很容易在碰上臨床千變萬化的突發狀況時被K.O.出局。我第一份工作是在精神科,當時是去當職代的(有人請產假),是個短期工作,這沒關係,重點在於,該院只有一位OT啊!換句話說我是去代那個only one的位置的。

  想來我還真是憨膽,反正就接了下來(所謂重賞之下必有勇夫,薪水不錯啦),想不到這此的工作經驗卻給了我不少的自信。反正就是熬過來了啦!而且也因此知道一件事情──只要下決心去作,不管成功與否,學到東西的都是我。

  可惜沒能在這裡工作久些,我又換了個環境﹔這次是到復健科,同時接觸成人與兒童患者,然後漸漸變成專職從事兒童職能治療,而且又當了主管及臨床指導老師。


  在三大領域全打滾過之後,我開始懷疑前學到的東西,那是一種來自於臨床經驗的自信,一種從按表操課到自我思索其他路徑的過程。於是我開始歸納各種相關理論學說,尋找不同理論的矛盾與協調,然後發展屬於我自己的職能治療哲學(只是種哲學,臨床還是以實証過的理論為主)。

  因為有帶實習生,所以這種理性的衝擊更加的強烈,畢竟我要教學生的話,我自己總要能有一套邏輯完整的論述才行,而教科書裡的論…

好不好吃與老不老店

有喜歡的餐廳收起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