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給孩子的作文練習--擴寫與流水帳

小時候,國語測驗一定會考造句。當然,就算不考試,造句本身也有一定的教育功能,這我是不會否認的,只不過,造句這玩意要怎麼「批改給分」,我覺得是很值得討論的。

舉個例好了,如果出一題「今天……,希望……」,你會怎麼回答?

以我為例子好了,我小時候(其實現在也一樣)可能會這樣回答:「今天我很快樂,希望明天一樣快樂。」

你覺得這樣的句子可以得幾分?



在我眼中,這句子通順完整,表達了明確意思,也沒什麼會造成誤會的東西,更沒有寫什麼妨害社會善良風俗的內容,『根本沒什麼好嫌的』。換句話說,如果我的孩子這樣的句子,完全看不出來為何要被老師打錯,甚至扣個一分都不該。

老實說就他寫了「今天被打了,超幹的,希望我可以報仇。」我也會給滿分,因為就造句而言,根本沒有錯誤,當然,另外關心輔導一下是必要的(順便讚美他敢表達自己情緒),但就「造句」而言,我覺得他的確掌握到「今天……,希望……」這個格式。

只是不管是我小時候,還是現在的老師(比較我小時後跟我的孩子,現在似乎更嚴重),都會覺得這樣寫「太短」……你的題目只是「造句」,為何要寫短文?

「今天我跟同學吵了一架,希望我們明天可以和好,跟以往一樣玩在一起,畢竟友情是很珍貴的。」

像這樣的句子,會是現在老師要求的「造句」答案,但在我看來莫名其妙,因為「今天我跟同學吵架,希望明天可以和好。」這樣的答案,在我看來,分數跟上面的答案是一樣的,我甚至覺得,上面落落長的答案,只展現了答題者的「缺乏自信」。

我不否認第二個答案就「文學」來說太單薄,可是就「意思表示」而言,其實才是言簡意賅的內容,為何要落入「字堆疊多表示能力強」這種以量取勝的迷思當中呢?

當然囉!文字表達能力,也不是說短就是最好,重點不是長短,而是收放自如。當你要描述一棵樹,對象是3歲小孩,或對象是30歲大人,你的遣詞用字絕對會不同,而且,給大人看得字會多一點,因為資訊承載量不一樣。

所以關鍵應該是擴寫的能力。

從孩子出生,我一直有在睡前跟他們講故事的習慣。因為我這個人不喜歡唸現成的故事,所以總是即興編故事,這些年來講過幾百個故事了(我承認很多只是打混拖時間),但我發現孩子雖然聽很多故事,要他們自己編故事又是另一回事了。

所以我開始跟他們玩擴寫遊戲。就是由我起個頭,然後兄妹接力,每個人講得都要比前一個人講得更長,但原來用到的字句要保留。比方說:

「露露跑。」(露露是我家的貓)

「露露跑步。」

「露露跑步跌倒撞到頭,腫了一個包。

看見露露跑步跌倒撞到頭,腫了一個包。」

「我看見露露跑步跌倒撞到頭,腫了一個包。」

「我看見露露跑步跌倒撞到頭,腫了一個包子,頭昏腦脹的。」

「我看見露露跑步跌倒撞到頭,腫了一個包子,頭昏腦脹的。」

今天早上我們看見露露跑步跌倒撞到頭,腫了一個包子,頭昏腦脹的。」

「今天上早11點,我們看見露露跑步跌倒撞到頭,腫了一個包子,頭昏腦脹的。」

「今天早上11點,我們看見露露跑步跌倒撞到頭,腫了一個包子,頭昏腦脹的。」

「今天早上11點半,我們看見露露跑步跌倒撞到頭,腫了一個包子,頭昏腦脹的,好可憐。」

我們就這樣一直玩,玩到句子太多,實在很難記住才罷手,但孩子已經玩到超興奮的不想睡覺了……所以我們又玩了另一個題目,才要他們睡覺。

答題的順序是我先出題,然後換妹妹,再來是哥哥,然後在換我。可以看見增加字數最多的是哥哥,然後很快的他就發現字數太多只會讓後面越來越不容易記,所以也開始縮短字數……

那個一直只增加一個字的是我,我增加的是「我」、「們」、「半」,可以看見我增加的字不但最少 ,往往也會改變「故事方向」(現在式變過去式,單一敘事變多重敘事),但孩子增加的內容,通常只有「描述或形容詞」。

這很正常,對孩子來說,一開始的「露露跑」已經設定了一個故事,所以很難逃出這個情節。不過我只這樣引導一次,第二次他們立刻就學會這些訣竅了,而且直接應用。

後來我有算給孩子聽,才玩幾分鐘的遊戲,瞬間就膨脹到近百個字了,這還是大家對形容詞很收斂的情況,不然字數早爆炸了。

之所以陪孩子玩這個,是因為孩子們很討厭作文,或者聯絡簿上的日記,每每寫到好晚,只是為了這幾十或幾百個字。

陪孩子這樣一玩,他們突然發現,字數根本不是問題,老師要求作文兩百個字,日記五十個字,根本是「太簡單了」,明澄甚至說,這樣一不小心就會超過稿紙範圍。才知道啊!以前一張稿紙就哇哇叫,現在還會嫌稿紙太少?

當然,這是純就字數來講,畢竟功課有規定字數,所以你至少要把空格填滿才行。

但內容又是另一回事了。

這又扯到「流水帳」的問題,因為老師「禁止流水帳」,尤其妹妹有過給次被退重回寫得慘痛經驗,哭得超傷心的,直說不想去學校(花好幾個小時寫出來的文章被直接退稿……)。

不知為何,「流水帳」從小就被認為是很差勁的代名詞,從小一開始孩子就一直被灌輸「不可以寫流水帳」的觀念。

我要說,這是非常糟糕的觀念,糟糕透了。

別的不談,如果我要你回想你昨天一天的行程,你覺得用流水帳呈現比較好,還是蜻蜓點水跳來跳去比較好?

不管是溝通上時序的呈現,還是整理思緒時對於內容的掌握,流水帳都是首選方式 ,我完全看不出流水帳哪裡不好。

當然,你把作文變成行程表,這的確不大恰當,但說實在的,以小學生而言,光把行成表列出來就很了不起了,你還要他跳脫時間序列,甚至撇開因果關係,直接「講重點」。對不起,這一點很多大人也辦不到--因為你沒有先好好的練習寫流水帳。

先會擴寫,才有能力縮寫。其實縮寫才是比較困難的技巧,這不是抓重點而以,以文學來說,那是精髓的濃縮與彰顯,你以為很簡單嗎?

流水帳是練習抓重點的第一步--建立順序、先後。所以,小學生如果沒有先好好做這種「科學化、系統化的練習」,怎麼可能學好作文、學好表達、學好溝通。

甚至影響數學邏輯的學習。

可是老師很愛批評孩子們寫「流水帳」這一點……所以作文、造句一直是我在跟小孩老師溝通上的障礙點……

我從小就是那種造句拼命寫短的人,我覺得這是一種挑戰。然後我作文可以多跟老師要好幾張稿紙,看你要給我幾張都可以。

在我看來,造句的題目,有把意思表達就夠了。而作文當然不見得長就好,但小孩子有本事寫超長文章,也是一件很棒的事情。

不過老師對這一點都很不認同啊……

但我還是會這樣教小孩的。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勞資關係,以及各種關係

最近勞基法修法吵好大,我反而比較沒在部落格上寫文章。

一來大多數重點其實去年都已經講過,二來反對方的反對理由太可笑,讓我覺得在部落格上面寫沒太大意義。

關於責任制,只想告訴各位,別被騙了

責任制是台灣獨步全球的變態發明,基本上根本是胡說八道,早該廢掉,只是在媒體以訛傳訛之下,被搞到很像一回事,甚至被廣泛濫用。


從「惡劣勞工」來談談勞僱之間的權利義務

話說在前頭,處理勞資爭議案件,10件有9.5件是雇主違法,基本上絕對都是雇主有錯。

但並不表示勞工沒錯,這是兩回事。

小寶貝床邊故事集:小白兔的故事

有一隻愛散步的小白兔,在路上看見一棵紅蘿蔔。那是一棵好大的紅蘿蔔,大到小白兔拔不動。於是小白兔四處看看,想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

這時,他看見一隻毛毛蟲,於是跑去問毛毛蟲,可以不可以幫他拔紅蘿蔔。毛毛蟲很爽快的答應了,但是他們兩個不管多用力,都還是拔不動。

毛毛蟲說:「對不起,我力氣不夠,我去幫你找找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好了。」說完就離開,剩下小白兔一個人在那邊焦急。

讀書心得:一級玩家 Ready Player One

一級玩家
Ready Player One
作者: 恩斯特‧克萊恩
原文作者: Ernest Cline
譯者: 郭寶蓮
出版社:麥田
出版日期:2016/11/03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789863443919
叢書系列:hit暢小說
規格:平裝 / 448頁 / 25k正 / 14.8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出版地:台灣

我當職能治療師的日子

偶而就是會想起一些以前的事情,到不是說有什麼情緒上的起伏或生命的感慨,只是單純的、隨機的,就像生命的籤桶偶而掉出一支職能治療的籤來,上面只寫個『中』,不吉不凶的,但卻讓我想起許多事情來。


  因為有個自閉症的弟弟,我很早就接觸到了職能治療,這在十幾年前可還是個罕見的職業,就算是現在也沒多少人聽過。

  但我接觸到了,而且也有好感。

  那是個學生只知道猛唸書的時代,天知道什麼志願不志願的,志願是由分數決定而不是意願決定的年代。還好,我的成績多少還能讓我有些選擇的餘裕,我能自由的選我想唸的學校與科系,而我依著興趣,把職能治療填進志願卡裡(但也不是第一個)。

  命運之輪編織因緣,我進到職能治療學系,一個堪稱我這輩子最佳選擇之一的決定。
##CONTINUE##

  學生時代就不多提了,反正這篇的標題是我當治療師的日子,要懷念學生時代以後有機會再談。總之,我有幸在畢業以後在職能治療的三大領域──精神疾病職能治療、生理疾病職能治療與兒童疾病職能治療──通通都待過,所以對整個職業精神有很深的感觸。


  一個助人的專業若只有單純的熱誠或善心是絕對不夠的,專業才是最大重點,尤其在這個越來越疏離的社會裡。

  剛畢業的菜鳥,雖然有滿腔抱負,但很容易在碰上臨床千變萬化的突發狀況時被K.O.出局。我第一份工作是在精神科,當時是去當職代的(有人請產假),是個短期工作,這沒關係,重點在於,該院只有一位OT啊!換句話說我是去代那個only one的位置的。

  想來我還真是憨膽,反正就接了下來(所謂重賞之下必有勇夫,薪水不錯啦),想不到這此的工作經驗卻給了我不少的自信。反正就是熬過來了啦!而且也因此知道一件事情──只要下決心去作,不管成功與否,學到東西的都是我。

  可惜沒能在這裡工作久些,我又換了個環境﹔這次是到復健科,同時接觸成人與兒童患者,然後漸漸變成專職從事兒童職能治療,而且又當了主管及臨床指導老師。


  在三大領域全打滾過之後,我開始懷疑前學到的東西,那是一種來自於臨床經驗的自信,一種從按表操課到自我思索其他路徑的過程。於是我開始歸納各種相關理論學說,尋找不同理論的矛盾與協調,然後發展屬於我自己的職能治療哲學(只是種哲學,臨床還是以實証過的理論為主)。

  因為有帶實習生,所以這種理性的衝擊更加的強烈,畢竟我要教學生的話,我自己總要能有一套邏輯完整的論述才行,而教科書裡的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