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讀書心得:迷霧之子二部曲:昇華之井(Mistborn: The Well of Ascension)

迷霧之子二部曲:昇華之井(Mistborn: The Well of Ascension
作者:布蘭登.山德森
原文作者:Brandon Sanderson
譯者:段宗忱
出版社:奇幻基地
出版日期:2010年04月09日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789866712999
裝訂:平裝
叢書系列:Best 嚴選
規格:平裝 / 760頁 / 14.8*21 cm / 普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出版地:台灣



有些人的作品,就是完美到讓你的視線完全無法離開。

打從知道這本書要出,很神奇的,突然我的試讀量爆減,手邊突然一本不剩,怎麼報名都要不到,剩下期限還沒到的,也被我一天一本迅速解決,完全把檔期空下來給這本「迷霧之子二部曲:昇華之井」。

本書是迷霧之子三部曲的第二部,我們已經受夠傳說中那種所謂第二部就寫不好的說法了,其實第二部寫比第一部還要好的已經滿地都是,不過第一部就是經典,第二部更是超級經典的,倒不是那樣多了,但這本書無疑就是。

打從初次接觸伊嵐翠,我對山德森的作品就滿了信心。這個年輕人是那種標準把奇幻當飯吃長大,血管裡流的是瑪那那種人,他所寫的奇幻故事,中規中矩,卻又能推陳出新,寫的如此輕鬆自在,輕易的就能同時符合入門者與老骨灰的期待,又能在文學性上面做出毫不妥協的優異表現。

說是天才可是一點也不為過。

故事從第一部,統御主被紋解決掉的一年後開始。跟歷史上所有的極權國家被推翻一樣,整片土地迅速陷入渾沌當中,到處軍閥割據,獨裁餘孽試圖奪權復辟、有理想的人面對著水準不足的人民以及失勢者的杯葛,顯得有志難伸,而且還缺錢……於是生活變得更加困難。

然後開始懷念獨裁底下的生活。

奴才當久了就會變這樣,台灣人這樣,書中的賤民--司卡依然。

所以當凱西爾的夥伴們面對著他們推翻的帝國,發現收拾殘局事情很大條的時候,門外想要收復自認為固有領土的傢伙領兵來犯啦!

而且一次來三組,讓你吃到飽。

當政治、軍事上得各種手段都用過,而且發現沒啥效果時候,就要出鬼牌了。

不是王牌,而是鬼牌,因為這種牌太恐怖,而且可能所有的玩家都有,形成一種恐怖平衡,要打破不是那樣容易下的抉擇。

迷霧之子,就是這種鬼牌。他們擁有超人的能力,一個人抵得上一隊人馬,更何況紋是那種一個人抵一隻軍隊的超強高手。

沒錯,第二部因為不須要花太多時間解釋鎔金術的設定,所以花了更多篇幅在讓鎔金術的各種可能性發揮出來—用戰鬥的方式。

這表示種種超乎想像的戰鬥方式,透過許多會讓電影製作人花大把鈔票的特殊效果呈現,讓你大呼過癮,爽歪歪又兼樂滋滋,眼睛不得離開文字,大腦則是全速運轉著在處理這些特效場景。

很少有事情可以跟這種樂趣比擬的。

而紋,這個史上最強迷霧之子也的確沒有讓我們失望。前一集頂多一個打幾個人,這一集一個人跟一整軍團、有幾個人高的怪物打,而且「幹掉數百隻」,最後甚至……

真的生眼睛沒看過這樣爽的,而且紋還是個瘦小的女孩子耶……簡直就是武鬥版的沙蘭德……

問題來了,像這樣強大的人,絕對會在突然出名的時候產生認同障礙,尤其她過去是個努力要變低調的盜賊,現在居然以救世主之徒的身份登場,而她愛上的人是個血統純正的大貴族……

這一點非常有趣,打從第一部開始,作者就讓我們對於那位被是為大獨裁者,但又同時是神明的統御主有種懷疑。

他過去是個凡人,為何會變成這樣?尤其是他的遺言,更是給人一堆問號。

作者非常奸詐的在第二部給我看見「世紀末救世主傳說」是怎樣的一場戲。沒錯,跟北斗神拳一樣,所謂的救世主傳說,是「製造出來」的自證式預言……

這是一種相當殘忍的攻擊模式,足以讓人失去一切希望,也讓當事人充滿罪惡感,要像風之谷的娜烏西卡一樣純潔卻又同時有足夠政治敏感度來面對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於是,謎團成為迷霧,迷霧被釋放到世間,有形的獨裁者原來是個救世主,而無形的惡魔透過英雄之手回到人世間……

簡直是亞爾斯蘭拔劍釋放蛇王的翻版。難道英雄就是要出生來收拾自己捅的簍子……

這一集,依照慣例,很多第一部的老朋友掛點了,克林沒死悟空就不會變超級賽亞人,而面對越來越強大的敵人,想來第三部會死更多人……

第二部裡,紋對自己身份認同最大的矛盾,就是認為自己配不上依藍德,而依藍德卻也有著同樣想法。現在他們兩個一樣了(自己看),所以第三部該不會是玉女素心劍雙劍合璧大反攻吧?

再加上種種怪物的面目開始一一揭露,鎔金術與藏金術的秘密也漸漸浮出,第三部絕對精彩可期。第三部書名永世英雄,永世英雄到底那一點永世,又怎樣才叫英雄……

天啊!我都快有毒癮戒斷症狀了,哪個人快把第三部先給我啊!

還沒看快去看,本書跟磚頭一樣厚,是本不論質或量都屬於超一流的作品,絕對讓你樂翻天,不看會萬般後悔的好書喔!

-----------------------------
看完之後,就入手兩本試讀了,果然是有天意的,哈哈哈哈哈哈。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我們可以怎麼做:面對威權

作家自殺的案件,因為黨國勢力的介入,反而越滾越大。當然,這也是因為有「其他案件」可以吵,不然就原始起點而言,老實說可以吵的東西不多,是可以討論的東西很多,這完全是兩回事。

先說清楚,關於性侵害案件這種類型,可以先參考「性侵案件受害者的保護處遇--一些比較沒人提到的部份」這篇文章,總之,對於這類案件,大肆且憤怒的討論跟伸張正義一點關係也沒有,而是不折不扣的在製造傷害,拜託鄉民不要傻傻的幹這種蠢事,我沒說不可以討論,只是請你換個方式討論。

小寶貝床邊故事集:小白兔的故事

有一隻愛散步的小白兔,在路上看見一棵紅蘿蔔。那是一棵好大的紅蘿蔔,大到小白兔拔不動。於是小白兔四處看看,想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

這時,他看見一隻毛毛蟲,於是跑去問毛毛蟲,可以不可以幫他拔紅蘿蔔。毛毛蟲很爽快的答應了,但是他們兩個不管多用力,都還是拔不動。

毛毛蟲說:「對不起,我力氣不夠,我去幫你找找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好了。」說完就離開,剩下小白兔一個人在那邊焦急。

台灣需要一堆捷運嗎?

最近因為小英總統宣佈要增加四個捷運系統,引發正反意見的大亂鬥,這時候當然會想來插一腳,發表一點意見。

先不要管捷運,我們先討論一下「大眾運輸工具」。

(先說清楚,本文裡的捷運,不單只地鐵或高架軌道系統,而是泛指所有固定路線大眾運輸工具,所以捷運、通勤電車、BRT、公車、輕軌都算在內。)

十年的羈絆:嘉一親子團十週年慶與雲一親子團五週年慶

4月23日的團集會,很難得的,是跟雲一團合辦。


話說當年只有嘉一團的年代,也就是十年前,當年幾位發起的前輩,很有趣的大多是雲林人,簡單說,雲林發起,但當時荒野保護協會只有嘉義有分會,於是變成成立在嘉義,直到雲林分會成立,才另外籌組雲一團。

從谷阿莫看藝文評論

話說在前頭,古阿莫的作品我一部也沒看過,一來除非給我很好的理由,不然我不會去看中國人(舔中當然也算中國人,而且是更糟的那種)做的短片,二來因為他在網路上名聲一直不好,給他負評的人相對上是我比較信得過得人,所以我也懶得花時間去看他的影片了。

(對,他給人家電影負評讓人家不想看電影,但別人給他的負評對我而言也有同樣影響)

不過還是可以談就對了,但不是法律層面的東西,這個讓專業人士去處裡,我想討論的是關於藝文評論這件事情。

性侵案件受害者的保護處遇--一些比較沒人提到的部份

詳細處預細節,有很多學者專家提出,我就不班門弄斧了,但有些東西,卻是很少被提及的,我就在這邊稍微提一下。

最近(這幾年)有不少讓人搖頭的性侵、性騷擾之類案件,不管是殘忍的手法還是莫名其妙的判決,再再引發社會熱烈討論,偏偏很多討論的焦點都很讓人搖頭。

恐龍法官的部份佔先不談,因為台灣法官能力不佳與法官有權依法自為裁量是兩回事,台灣人常在後者上面打轉,根本就是搞錯對象。

加害人的處置又是另一個問題,同樣失焦,一邊說性侵犯要死刑,一邊說要化學去勢、公佈姓名之類的,你到底要槍斃、處罰還是保護犯人阿?而且還把性侵與廢死連在一起,說這些人腦殘還真是不冤枉耶!

這些鬧笑話的傢伙就先掠過不談,專心討論性侵受害者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