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16日

看看社區團體的外配服務內容

其實我的觀察很片面,不過看久了總有點想法就是了,所以多少可以提一點。
戲水
是這樣的,最近因為外配數量大幅成長,連帶產生很多新的社會問題,於是政府針對外籍配偶,有很多新的措施出來,其中一項就是讓人民團體申辦外配服務。這邊提的是純人民團體申辦的服務,不是政府的直接外配服務,這一點要先分清楚喔!

讓人民團體提案,目的就是希望由社區做起,讓基層提出自己需求,來服務外配,而比較會提出這類服務計畫的,就是一些婦女團體、教會團體或者社區發展協會這種,計畫內容的話,以外籍配偶生活適應輔導為主。

我想談得,就是那個「輔導」的內容。

外配來台灣,文化衝擊是一定的,所以適當地輔導協助很必要,但這些年下來,我看見的輔導,都是「輔導外配變台灣人」這個方向,這種說法還算好聽的,其實就是強迫外配配合台灣。

我常說文化是動態進化的東西,換句話說,那種「固守傳統文化」本身就是一種非常愚蠢的思想,在我看來只是一種愚昧的驕傲與懶惰。

比 方說端午節要到了,不少社區提出的外配慶端午方案,計劃書裡都說「協助外配瞭解台灣文化,促進族群融合」……當然,我知道這實際上是個吃吃喝喝的計畫,骨 子裡是村里長用來聯絡居民感情用的,如果申請經費的對象換一下,變成關懷老人、關心弱勢兒童之類的,計畫書幾乎不需改變,也就是沒多大實際「福利服務」的 內含。這就算了,但如果你仔細想一想,外配最大族群,是南洋國家還有中國配偶,這幾個國家也都有過端午的習俗耶!但為何我千篇一律只看見「協助外配瞭解台 灣文化」這個,為何沒有「協助台灣人瞭解外國文化」這個目的?當然,我見過幾個有把這層目標放進去的活動報導,但比例上相當低啊!

我問過幾個社區,問他們粽子包什麼,簡單說,都是包台灣粽,問題是,他們說得台灣綜幾乎都是南北粽--漢人粽,那原住民的呢?越南的、印尼的呢?中國也有各種不同粽子耶!為何外配要學台灣的,台灣就不想去學學看外國的嗎?何況這些南北漢人粽,也都是外來種耶!

簡單說,這些社區的外配服務,有著主體客體明確劃分,這其中甚至有著階級優越的觀點,偏偏這類型的活動佔多數阿!要說這些活動服務外配多少,還真是懷疑,促進融合的話……看不出來啦!

不過也不是每個計畫都是這種吃喝玩樂的,像協助外配考機車駕照班,這種就很實用,畢竟像嘉義這種地方沒機車等於哪都不能去,不管是買菜、接送小孩、帶公婆去看醫生這類非常常見的外配日常生活內容,全都會出問題。過有些地方公部門會辦這個就是了,不見得要由團體申請。

另一種類型的服務是間接的,也就是服務外配子女,尤其是課業輔導,這可以有效降低外配壓力,同時增加外配喘息空間,這也是不少團體會辦理的服務項目。

但同樣的問題又來了,這些外配子女的輔導內容,永遠都不會出現「母語」或「母親故鄉」的相關內容。

以 前國民黨不准台灣人說母語,但我現在也同樣看見很多台灣人不准子孫說母語--母親的語言,而且這不是個案,而是非常普遍的狀況。換句話說,純然是外配擔方 向要適應台灣,台灣配偶及其家庭卻一點也沒想過要融合外配的文化--如果外配是白人則例外,甚至相反,我就現過那種在家只准說英語的家庭。

也難怪為被視為種族歧視最嚴重國家之一,歧視南洋或非裔之類皮膚比台灣人黑的(含台灣原住民),然後又歧視自己(崇拜白人),國外報導台灣對外國人很友善,你應該去問問印度人在台灣感覺怎樣。

但這一切都沒出現在一般社區團體申請的服務方案裡面,不但沒想過要改善這種狀況,甚至從方案計畫裡看出來就是有這種思維啊!

雖然政府部門以及一些委託專業團隊的計畫裡面,有注意到這類問題,也有一些改善的「方針」提出來,但在地方上,你去看看社區方案的執行是怎樣的。

這是個很大的斷層,政府一些專業團隊的「教育課程」,通常都是承辦公務員或者專業團隊「圈內」人在上課,但這些人很少是直接社區服務方案的設計者,更不會是執行者,而且對於社區提出的方案也幾乎沒什麼干涉的餘地。

以 我為例子,我根本不是婦女福利承辦人,所以我沒機會接觸這類課程,我的理解來自於平常的閱讀及網路討論,而我對於社區送上來的計畫,對於內容並沒什麼干涉 餘地,而我舉辦的相關研習也不可能是這類內容(與我的業務職掌無關),最多是在與社團幹部聊天時多少提一點……成效真的很有限。

但相反地,整個社會氣氛就是這樣,加上計畫書東抄西抄,送件之後還有民代施壓一定要通過,只要能申請經費辦活動吃吃喝喝就好……加上內政部有在評鑑,我們對這類活動,雖然有意見,卻也還是要鼓勵辦理,因為你要他們辦理那種知性教育課程,最後成效不彰的話,倒楣的是我……

政府很多計畫,政府直接執行,被說與民眾脫節,但交由民眾執行,根本與施政目標脫節……

如何能有個一貫的理想,還真要費心想想。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