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我對總統的想像

總統這個位置,光用想的就很恐怖,那根本是超人在做的事情,而且總統從來不是一個人的工作,而是全家人都會被算進去,做到死為止的工作……
明澄塗鴉
我們必須先認清一點,坐到總統這個職位,你就註定與「正常人」脫節了,你不這樣也不行,這個職位的工作內容與影響力,都讓總統絕對與正常人的生活無緣。

記得十多年前,前總統李登輝到家裡拜訪過,有客人來,當然要好好招待,所以我爸去跟家具行借了一組全新沙發(家具行立刻答應,而且立刻有人加碼先訂下來),而招待茶水……對不起,隨護已經準備好了,我媽準備的飲料不能喝……

要來前幾天,先遣人員就已經到附近裡裡外外全都看過,當天整個社區道路完全不准停車,連居民進出都被管制,總統在我家的時候,鄰居連買菜完都不能回家,先擋在外面再說……

當年李登輝在主流與非主流對抗中,維安層級比較高沒錯,但相信現在也沒差多少,何況以後蔡總統可能還要面對中國勢力的反撲,危險性不可同日而語,畢竟國民黨是搞恐怖行動、殺人放火起家的,要說國民黨選輸不會採取暴力方式製造動亂,我還寧願相信大白鯊是吃素的。

這樣能過「正常人」的日子?

我知道很多人對蔡英文的擔憂,都在於蔡英文過去的背景太過不平凡,與大多數台灣人的生活經驗差太遠。

但 其實這一點反而不是我擔心的,畢竟,以台灣文化的多元,你真的很難找到一個大範圍,所謂共通的生活經驗。如果這種擔心真的很關鍵,那是否意味著少數人的經 驗反倒成為原罪?難道原住民不能當總統,因為人少;農民之子不能當總統,因為人少;女人不能當總統,因為台灣男女比例嚴重失衡,男人比較多……

阿扁那種從佃農之子出身的經歷,其實也是少數經驗,馬英九更不用說,這種天龍階級全國有幾個?我相信這些經驗與他們當總統的表現雖不會全然無關,但並非關鍵。

我希望總統,第一,能有想像力。

我覺得,馬英九一切的無能與無恥,都是根源於他缺乏想像力。

因為他沒有能力去想像別人的感受、沒有能力去想像行為的後果、沒有能力去想像未來的願景、沒有能力去想像應付的責任……

所以他的政見沒有創造力、他的施政沒有永續性、他的言行沒有同理心、他的作為出於本能而沒有良心。

這遠比為惡還糟糕,就算是暴君,也常是為了貫徹某種自我意志、或者獲得某種利益,但缺乏想像力,就會出現一個「毫無惡意卻殘害天下蒼生」的阿斗來。以前我還覺得馬英九是個對台灣充滿惡意的人,但最近我發現情況更糟,他是個連自己哪你有問題都搞不清楚,毫無想像力的傢伙……

一個人能經歷的東西有限,越專精於某件事情的人,經驗會更加侷限。我們無法要求未來的總統擁有太多的人生經驗,但我們可以希望未來的總統有想像力,因為擁有想像力,你才可能有同理心、有創造力、有願景、能超越。

第二,是學習力。

倒不是說很會念書這種,能當總統的,這一點都不會太離譜,我在意的其實是另一種學習力--把想像變成現實的能力。

這意味著,你不但要能去想像別人的經驗,還要能夠把這些經驗整合成一個可理解的政策、可執行的階段、可採取的手段、可評估的成果。

所以你不能胡說八道,搞些633、消費券、ECFA、核電觀音座這種口號,實際上只是胡搞、草率、無法監督。

有學習力,不是只有整合人民期待而已,還要知道哪些地方自己能力不及,能夠找適當的人來協助,讓團隊來一起努力--但負責人就是要「完全」負責。

一 個人能學得東西有限,通才與專精更是兩個難以交集的面向,我們不可能要求未來的總統是那種面面具到的天才,但我們可以希望未來的總統懂得透過別人來完成目 標,這才是學習力--學對達成目標的能力,因為擁有學習力,你才可能產生執行力,並不斷修正錯誤,達到效能、效率兼顧的目標。

上述兩點,我發現,馬英九嚴重缺乏,而蔡英文有沒有足夠能力,我期待著。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小寶貝床邊故事集:小白兔的故事

有一隻愛散步的小白兔,在路上看見一棵紅蘿蔔。那是一棵好大的紅蘿蔔,大到小白兔拔不動。於是小白兔四處看看,想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

這時,他看見一隻毛毛蟲,於是跑去問毛毛蟲,可以不可以幫他拔紅蘿蔔。毛毛蟲很爽快的答應了,但是他們兩個不管多用力,都還是拔不動。

毛毛蟲說:「對不起,我力氣不夠,我去幫你找找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好了。」說完就離開,剩下小白兔一個人在那邊焦急。

肉粽節快樂

上帝的禮物,全家一起期待。

對於身心障礙「兒童」的想像

前一陣子因為太太接了一位居家患者要評估,我剛好有空就跟去,反正順便看一下,畢竟離開醫院十多年,還是會懷念當初每天跟孩子一起玩的日子啊!

因為是太太的案子,我基本上就是在旁邊滑手機啦!但不是沒在觀察,畢竟多年養成的職業習性總是全自動運作的,不管我在哪個職務都一樣,所以也看到不少問題,好歹我也是個職能治療師,看到的東西跟我太太這個物理治療師不會完全一樣,所以各專業互補會有更大效果。

於是在結束前,因為太太要我給意見,我一時手癢,還幫忙做了一個副木(他們家居然有這些材料),還好當年的功夫沒忘記,而且那種依狀況個別化設計副木本來就是我擅長的事情,所以還滿高興的,這一身功夫沒荒廢啊!

公會與強迫入會

很多職業團體,例如自由 職業團體(醫師、律師等等)、工商職業團體(電腦商業同業公會、紙製品商業同業公會這類),都有成立 公會組織。不過,說句老實話,在我所知道的範圍裡,有相當一大部分的會員是不甘不願加入公會的。

公會不同於一般人民團體,而有著強迫入會的性質,簡單說,你沒有入會,你就不准從事這樣工作……大家有沒想過為何法令會做出這種限制?有沒有因為限制人民自由而違憲?還 有,這樣做對社會、對專業發展、對從業人員有什麼好處嗎?

我自己是自由職業團體主管單位,所以稍微提一下這幾年碰到的狀況,順便討論一下上面的問題。

很多人會跟我們抱怨「加入公會做什麼?」,其實加入不是真正問題,真正問題應該是這樣的--會費那麼貴,又沒什麼福 利,我加入要做什麼?
關鍵在這裡:
1.會費那麼貴
2.沒福利不過,因為「沒入公會就不能執業」,簡單說就是強迫入會,所以大多數人都乖乖入會、乖乖繳錢。

這產生以下問題:
1.沒入會不能工作,所以大家都會入會。
2.入會了,只好乖乖每年繳錢,但心裡很不爽。
3.有些人因為 不爽,所以乾脆不繳錢,然後就面臨公會的處罰--這問題大著。
如果是工商職業團體的話還更嚴重,很多人是跟本不想入會,店還是照開,但不入會的話「會被政府處以罰鍰」,這部份因為不是我熟悉的業務,我先不談了。

總之,入會的話大家沒多大意見,問題出在「我為何要一直繳錢?」原因在上面。

給想考高考的朋友一點建議

我不知道寫這個會不會太臭屁,因為最近市面上不少在告訴大家如何考公職的書,我稍微翻了一下,覺得不大滿意,所以……

先說一下我的狀況,我都三十幾了才想到要考公職,會去考也不是因為我有興趣,是我太太有興趣,而她說她一個人唸書會不專心,所以要我陪她,所以我陪她補習一年,結果我考上了……

在非本科系(我念的是職能治療,跑來考社會行政)的狀況下,只補幾個專業科目(我可是從嘉義跑去台南補習,不可能每科都補),而且老實說我根本只是想去陪考的狀況下,居然能考上,這表示我的準備方式應該有點道理吧?

因為看見有本書在廣告上說考高考比考台大醫科還難,讓我很不服氣,別說台大醫科,台大隨便一科都沒那樣好考上的好不好?(雖然我台大也真的是不知道怎麼考得就考上了……也許我真的考運比人家好吧!)

要考試,書當然要念,這部份我就不強調了,而且每個人適合的唸書方式不一樣,每個人擁有的唸書環境也不一樣,這部份實在很難給太過教條式的建議,只能給一點原則性的東西當作參考。

不專業者的防洪亂講

話說在前頭,我完全不是相關專業人員,也沒關注太多相關專業知識,以下只是胡亂猜想,對不對我不知道,要指教歡迎,反正如果你的指教太專業我也可能同樣看不懂就是了。

這次大雨,有些地方有淹水狀況,但老實說看過太多更嚴重的情形,其實這次狀況算還好而已。然後嘉義市雖然雨不算大,但瞬間降雨依然驚人,卻連積水都沒有,所以還被不少人稱讚,市府也趁機做了些宣傳,然後一如往常的被一些酸民酸。

這些就先不管,先討論一下防洪到底要怎麼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