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要求媒體自律,不如直接法律

日前兩位台灣女留學生再日本被殺害的新聞,吵得沸沸揚揚的,其中,就屬兇嫌家人被媒體騷擾的最為嚴重,引起許多反彈,尤其是吳念真導演在臉書上的留言,讓許多人「再度」發現媒體報導方式「很有問題」。

我們先看看吳念真導演的一段話
犯罪的是一個已經三十歲的大人,不是他的父親。
面對一個剛失去兒子的父親,一個哭泣著的父親,你們不能什麼都不要問嗎?
求求你們,明天如果因為工作需要,能不能只拍他的背影?
他知道的可能比你們還少,但他想瞭解的卻比你們多太多。
至於他的痛,年輕的你們....可能一點都不懂。

大家都說台灣媒體嗜血,又說這是觀眾愛看。

台灣媒體嗜血沒錯,但我身為觀眾,可從沒愛看過,而且網路上許多留下這種句子的人,難道你就不是觀眾?



每次發生這類事情,就開始要求媒體自律,然後又用觀眾愛看當理由,最後不了了之,哪天麥克風塞到你嘴裡了,有用嗎?

應該要求對於新聞自由做出一定限制,因為自由不能以侵犯他人為自由。

要求媒體自律不可能,應該直接以法律訂定,不管是罪行法定主義、隱私權保障,都應該擴及媒體報導。

尤其不該殃及無辜親友。

台灣在某些海軍正義的民粹愛好者煽動之下,常搞這種飛機,老是把親友一併拉進來搞私刑,更有甚者,連人權團體也一併納入私刑範圍,好個絕對熱血的正義,廉價到極點。

其實就這一點,不光是媒體,其實連網路上搞人肉搜索的傢伙,也應該納入法律管制,不然有這種正義感過剩的傢伙,整天用復仇、討公道來合理化自己殺人、公然侮辱、誅連九族的行為,還仗著自己有一群同樣熱血的幫派份子撐腰,可以為所欲為,無視人權、法律的存在。

罪惡之所以叫罪惡,正因為不論你有哪種理由,你都不該做,如果可以有例外,那麼權力的扭曲會讓這種例外成為絕對的罪惡,這一點不管你是總統還是什麼網路上的大神都一樣。

有這種正義魔人,哪天納粹在台灣重新出現,一點也不奇怪。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小寶貝床邊故事集:小白兔的故事

有一隻愛散步的小白兔,在路上看見一棵紅蘿蔔。那是一棵好大的紅蘿蔔,大到小白兔拔不動。於是小白兔四處看看,想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

這時,他看見一隻毛毛蟲,於是跑去問毛毛蟲,可以不可以幫他拔紅蘿蔔。毛毛蟲很爽快的答應了,但是他們兩個不管多用力,都還是拔不動。

毛毛蟲說:「對不起,我力氣不夠,我去幫你找找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好了。」說完就離開,剩下小白兔一個人在那邊焦急。

關於勞資之間的權力不對等

有關老闆跟勞工間的權力不對等,最近有太多人提出,但也有太多不健康的想法在裡面,實在應該好好解釋一下。

首先,老闆擁有事業單位,請注意,他是擁有者,所以關於事業單位本體各項事務,他擁有絕對的決定權(先不管何不合法),這一點是不可否認的。

來聊聊團體組織吧!

從體育協會,到這幾天開始有人在談組工會的事情,剛好我全都管過,所以來聊一下吧!

話說在前頭,因為社會團體法即將通過(已經二讀),所以以後成立社會會比現在簡單很多,但不管簡不簡單,反正成立以後才是挑戰的開始,雖說法令規定有修改,但人民團體本身的性質是不會變的,所以我會先撇開法令規定不談,直接談組織本身。

勞資關係,以及各種關係

最近勞基法修法吵好大,我反而比較沒在部落格上寫文章。

一來大多數重點其實去年都已經講過,二來反對方的反對理由太可笑,讓我覺得在部落格上面寫沒太大意義。

加班的問題--加班的發動權、拒絕權與加班上限

關於加班,這問題還滿多的,幾乎可以說是我們臨床問題裡數量最大的(表面上最多的問題是工資,但實際上工資有問題幾乎也等於加班費有問題,只是勞工不見得會提出來),而且他也是狀況最多的問題之一,不是可以三言兩語用對錯直接切割的,因為例外狀況太多,幾乎都要個案看待,很不好應對的。

當然,法令雖然有些彈性,卻也不能讓你隨意解釋,至於因此讓一些人「感覺受傷」,那真的是很無奈。

以下把加班可能出現的狀況跟大家分享一下(還不到分析,分析讓科班的人去處理,我只是半路出家的勞政人員)。

觀影心得:你的名字(君の名は。-your name.-)

你的名字(君の名は。-your name.-)
原作:新海誠
導演:新海誠
編劇:新海誠
人物設定:田中將賀
音樂:RADWIMPS
動畫製作:CoMix Wave Films
影片長度:107分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