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11日

倒數190,我當助選員的日子(11)

隨行夥伴:
因為我實在程度不夠、經驗不足,而且也的確人手太少,所以後來有陸陸續續增加行程組的人力。
P1240511



第一個當然是司機,不然我會被搞死,我怎麼可能要負責停車又要跑在候選人前面進場處理事情,尤其公開場合往往車位難求,大家都是司機留在車上待命的。

我又不是火影。

所以我終於可以不用一手開車一手寫筆記,這真的超恐怖。而且職業司機對嘉義市的大小道路都很熟悉,不像我整天在google還搞不清狀況。

然後有老資格的專人負責安排行程,還能協助提供人事資料,這讓我不用每天下班還要加班查資料,因為行程組的工時本來就是最長的,還要加班真會搞死人。就說認人這檔事老手來做最好,後來重要場合,也都乾脆由老手出面陪同,這才夠份量。

最後是多一位隨行秘書。

有鑑於常有人嫌涂醒哲旁邊都是老人(這還滿靠北的,說我長這個樣子是老人,你真要摸摸自己良心),所以很早就有人建議改找個年輕女性當隨行秘書,最好是美女。

這當然好,不然我真的太累了,每天超過15個小時的上班時間,實在是受不了。

於是後來真補了個年輕女性進來,但雖說年輕,但學經歷都比我好,已經有多年參與選戰經驗,是個老手,這比我好多了,然後還真的是個美女,老天保佑。

人多以後,工作......其實也沒輕鬆多少,因為接下來選戰越來越緊湊,雖說增加一個人,其實馬上就增加1.5人份的工作進來,不過至少有比較長時間相處的夥伴,好歹可以聊天,或一起被罵。之前就我跟涂醒哲兩個人整天在外面跑,不得不說一點都不好玩啊!

不過後來行程組人越來越多,增加前置人員,再多一位隨行秘書(後來我調內勤,負責排行程,不再出去跑),還有掃街之類會跟一大票志工、宣傳車等等,那狀況又不大一樣了,但一開始,在外面就我們三個人陪市長,也比較有夥伴感覺。

也是我們三個,陪候選人經歷最難過的事情。

這次競選期間,涂醒哲的母親過世。當時我們正在菜市場拜票,初期的拜票還滿寒酸的,就我們三個人陪候選人,一個拿麥克風,兩個幫忙發文宣品。

然後候選人接到電話,說他母親出了狀況,送到醫院去了。

於是我們一行人在菜市場裡狂奔,手上拿著看板,揹著文宣品,就一直衝,然後驅車前往醫院。

涂醒哲本身是醫師,所以大致狀況他很快就掌握,他也知道很不妙。

涂媽媽是多年帕金森氏症患者,而我真的很佩服涂醒哲,因為他媽媽的狀況算照顧得非常好的,我自己是專業人員,還不至於判斷不出來,那需要非常用心照顧才能辦得到。

畢竟是進行性疾病,可以拖時間,但也只是拖時間,而該來的總會來。

在急診室,我跟另一位祕書待在外頭,心情其實糟到不行,畢竟前一天我們兩個才因為被候選人唸(唸很多),她還在跟我討論不幹了的事情,結果今天就出這種狀況。

選舉壓力本來就很大,如果還要擔心家人狀況,那真的是難以想像的壓力,我光孩子發燒就能擔心老半天了,何況是重症。

辦公室也一團亂,因為要臨時取消很多行程,還有新聞訊息要處裡,而我們兩個只能聯絡辦公室處理事情,交代完之後坐著發呆。

只能等。

當然,涂醒哲除了是市長候選人,還是前衛生署長,是所有醫療人員的大家長,所以一進醫院,醫療人員全都很緊張,院方公關也馬上趕來,同時還要注意記者接到訊息跑過來時要如何應對,大家忙成一團。

不過我們兩個就只能坐在那邊,完全不能做任何事情。

後來我去櫃檯拿本聖經來翻,現在還放在我辦公桌上。

過一陣子,候選人走出病房,沒交代什麼,反而先跟我們兩個,為了他常罵我們說對不起。

這讓我們很慚愧啊!

只能說,有些情緒,只有共同經歷過的夥伴知道。當然,目標還是勝選,只是跟候選人家庭有太多往來,很難沒有其他私人情緒。

兩天以後,涂媽媽過世,我們也開始很不一樣的競選體驗--候選人沒有出面的選戰。

--------------------------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