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14日

倒數190,我當助選員的日子(14)

其他夥伴:
競選夥伴不是只有總部的人員,還有其他議員、里長候選人,或者立委的工作人員。
517



因為涂醒哲本身不是現任公職人員,在地方比較沒人脈,所以我們不是母雞帶小雞,而是小雞拱母雞,因為,跟其他人的合作非常重要,而跟其他團隊的工作人員往來也就很密切了。

其他團隊因為老闆都是現職公職,所以工作人員也大多是老鳥,這跟我們總部裡一堆菜鳥的情況很不一樣,所以也很值得學習。

選舉真的有太多東西要學,就算我覺得是陋習的東西,其實也有滿大學問,我覺得如果有人對這個感興趣的話,光把這些為了討好選民而開發出來的「小動作」來做分析,就可以變好幾篇論文了,看你是要從風俗研究、文化研究、次文化、媒體效應、團體動力、個人心理、廣告行銷去切入都可以,有好幾個系所可以合作研究啊!

但很有意思的是,議員的團隊似乎年紀都比較大,立委的團隊年紀明顯比較小,我是不清楚其他地方是怎樣啦!只是嘉義市這一點還滿有趣的,我還不大能理解這是怎麼一回事,或者因為嘉義市的立委目前只是第一屆,而上次是跟著蔡英文選總統時期的青年軍一起留下來的,那這些年輕人還有很長一堆時間可以歷練,也許過幾年就換他們出來選了也說不定。

里長的團隊就幾乎都是家人,畢竟經費差很多就是了。

當然,每個都很黑就是了,跑選舉的結果就是這樣。

說起來還滿慘的,有位助理選舉正忙的時候結婚,我問他何時度蜜月,他也只能苦笑,還真是辛苦了。

其實這也是個大問題,普遍這些助理都是單身,像我這樣有家庭的反而是少數,這不大好吧......

志工又是另一種狀況,大多是年紀不小的熱心支持者,常跑來總部幫忙。志工做的事情五花八門,從比較忙的帶掃街(負責規劃路線與帶路)、陪掃街(純助陣)、發傳單,甚至不是陪掃街,而是自己就是一個小組,主動出擊。或者在總部幫忙摺傳單、打包文宣品;也有幫忙招呼客人、協助維持清潔的人(雖說也有雇用清潔人員)。還有泡茶組的,整天就只是在那邊泡茶,雖然沒幹啥事情,但主要是讓總部看起來很熱鬧。

不管是否積極幫忙,總之志工承擔了絕大多數雜務,也許不覺得是了不起的事情,但卻不能沒人去做,不然總部根本沒辦法運作。

當然,志工人數很難固定,畢竟很多人是有家庭有工作的,所以還需要工讀生。工讀生做的事情基本上類似於志工,只是更具任務導向。而且工讀生大多是年輕人,所以很多比較操的都落在他們身上。當然,願意跑政治場子的工讀生,往往有個本來就挺綠的家庭,所以理念大多相近,但不同於志工通常就是住嘉義,工讀生有些是外地來嘉義念書的,或者是數家回家幫忙,開學又要去外地的。所以結束的時候,會特別捨不得這些夥伴們,好在這些人也大多會用網路,要繼續鬼扯閒聊不會沒機會就是了。

當然,還有些夥伴接觸機會比較少,比方說中央黨部的工作夥伴,為了聯繫主席行程,常通電話,或者互相寄文件給對方,雖然談的都是公事,但大人物間面的時候,我們偶而在場外聊幾句,不外是各地選情,然後幾乎都會說忙死了。

就會有種大家都在同一條船的感覺。

其實,媒體記者因為太常見面,漸漸也成了有相同體驗的夥伴關係。

------------------------------------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