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歸途-納席華-第二章-(5)

就在席華父子倆人跑進廣場時,村裡另一位會用魔法的人──獵人靼克丹──也正跑過來。

「納師傅?」

「是我,阿丹,你也發現有問題了?」

「我家人出事了。」獵人剛毅的臉上充滿焦急。

「可惡!」卡爾突然想起靼克丹他太太剛生產完而已,兩個雙胞胎還很小,這種形況對她們的身體會有很大傷害的。

就在他們交談的同時,席華已經衝到白毛的房子前面,死命的用力敲著門。

「白毛伯!快起來!出事了!」

敲著敲著,屋裡都沒反應。

(還在睡嗎?)

突然,席華感到一陣能量波動從白毛伯的房內傳出來,卡爾跟克丹都感覺到了,於是都趨前一探究竟。

白毛伯杵著柺杖從房裡開門出來,看樣子剛被吵醒,臉上帶著恐懼的表情。

「瘟疫啊!恐怖的瘟疫,你們幾個趕快讓能量流通全身各處。」

大夥聽見白毛伯的說法,都立刻照著做,瞬間大家都覺得精神好了不少。

「這應該不是瘟疫,白毛伯,附近的能量稀薄的可怕。」卡爾對著白毛伯搖搖頭,接著說:「有人施法張開結界吧!是戰爭嗎?」

「不是的,這是瘟疫,兩年前布蘇帕提爾發生過一次同樣的情況。」

「是法師做的吧?」

「除非有一大群喪心病狂的法師存心害人,不然是不可能的,我們有獨角獸守護著呀!」白毛伯說完看了看聖宮台階前的獨角獸雕像,大家也都不約而同轉頭看著神聖獸的雕像,並在心裡祈求著,希望神聖的獨角獸能夠協助大家逃過這場恐怖的災難。

##CONTINUE##

兩 年前布蘇帕提爾的一區曾經發生過恐怖的能量災難,在一定範圍內的能量突然就憑空消失,許多人因為能量不足而身體虛弱,造成相當多的死傷。這種現象對法師而 言是相當不可思議的,因為能量是不會憑空消失的,一個地方的能量變少就表示能量轉到另一處去。但這次的事件中,能量一點也沒有流失,而是消失,這件事情至 今仍然是原因不明,最後是歸咎於不明瘟疫。這件事在法師界與醫界曾引起廣泛的討論,所以白毛伯曾經聽說過。事實上前一陣子白毛伯還曾和布蘇帕提爾來的錯如 討論過這件事情,也因此有一些了解。

「天一亮,陽光會帶來一些能量的,到時候體力較好的人應該就可以幫忙。」

席 華看了看東方的天空,陽光已經開始從山巔露出一點點光芒來,原本帶有墳場般不祥光澤的霧氣漸漸染上了一點陽光的色調,開始變成像是死人皮膚一樣的蠟黃色 澤。這種令人作嘔的聯想讓席華覺得有點想吐,但是白毛伯說的沒錯,一照到陽光,席華立刻感覺到能量的陣陣波動,原本能量相當稀少的空間開始補進一些能量, 雖然不到一般水準,但至少比剛才要好多了。

白毛伯要大家去叫醒村裡所有的人,要還能動的人協助把動不了的人集中到廣場來,讓所有的人曬到太陽,這樣會讓大家恢復一些體力。只要情況許可,立刻動身離開旭日之丘,到昭霞關避難,最後他還警告,不快一點的話會有很多人死亡的。

席華聽見立刻動身衝回家去,發現母親已經和蓮華、阿霞姨等人協助其他人到戶外去曬太陽,看樣子他們已經發現曬太陽會比較舒服了。

「媽!」席華看見母親沒事,放心的大叫。

「我沒有事,不用擔心,是阿公叫大家到戶外來的。」札姆娜雖然臉色蒼白,而且步伐不穩,氣喘不已,但似乎已經不礙事了,至少比旁邊一些得扶著東西才站的起來的人要好多了。

席華連忙將白毛伯的話轉述一遍之後,立刻轉頭往另一個方向跑去,準備將消息傳給其他人,但是卻被札姆娜叫了下來。

「席華,你還有體力,先到昭霞關去求救,不……不,不要騎馬,馬也不對勁,叫營區先把較壯的人調過來幫忙,傳訊息的事情交給蓮華就好了。」說完從懷裡掏出令牌來交給席華。

「快去,有些人情況很糟。」

蓮華看了席華一眼,立刻轉頭跑向鄰居家方向。席華則是衝回家裡,隨手拿了個水瓶放在布袋裡,然後背著袋子往廣場的方向跑去。

跑到廣場時,席華發現已經有數十個人在那裡了,大部分的人都是用毛毯包著躺在地上休息。席華很驚恐的發現有些人的臉孔已經被毛毯給蓋住了。

(死……死了嗎……

席華突然發覺自己想哭,心跳也隨之加速。

(大家都會死嗎?)

少數還有能力活動的人在廣場的周圍燃起了大量的柴火,雖然燒得很旺,但卻沒什麼熱度,不過有總比沒有好。席華視線搜尋著父親的身影,其實也不會很難找,在這種時候還能毫無困難的走動的只有像他們一樣懂魔法的人了。他快步走向父親,向他報告家人的狀況與母親交付的任務。

聽到席華所說的話,卡爾眉頭皺了起來。

「如果昭霞關那邊知道這是瘟疫的話,可能反而會封鎖道路,不讓我們過去的。」

「媽有給我這個。」席華掏出札姆娜交給他的令牌來,那是札姆庫倫將軍的黃銅令牌,可以讓札姆娜有調動部分部隊的權利。原來札姆娜也有預料到昭霞關方面對瘟疫可能的做法,所以並不是去求援兵,而是直接要席華去調兵來支援。

「只要找最壯的人來就好了。」白毛伯從旁邊走了過來,他聽見了席華跟卡爾的對話。

「要 他們在村子外圍等,我們會把人運出去,我不知道影響的範圍有多大,但這瘟疫如果跟上次那件一樣的話,是不會傳到外面去的,只要不要在瘟疫影響的範圍裡就好 了。」說著比了比廣場旁邊,有些人正在試著拉牛車過來。因為能量缺乏的關係,動物們也都變得虛弱無力,不聽使喚,根本無法拉車,只好改用人力。

「上一次的瘟疫只持續一天一夜,如果這次跟上一次一樣的話,明天大家就可以回來了。」

「只怕有人撐不了那麼久,有些孩子跟老人情況已經變很危險了,我們得快一些,席華,到那裡不用多說,直接把人叫出來就是了。」

「好的!」

說完席華立刻轉頭順著東方道路往昭霞關的方向跑去。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小寶貝床邊故事集:小白兔的故事

有一隻愛散步的小白兔,在路上看見一棵紅蘿蔔。那是一棵好大的紅蘿蔔,大到小白兔拔不動。於是小白兔四處看看,想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

這時,他看見一隻毛毛蟲,於是跑去問毛毛蟲,可以不可以幫他拔紅蘿蔔。毛毛蟲很爽快的答應了,但是他們兩個不管多用力,都還是拔不動。

毛毛蟲說:「對不起,我力氣不夠,我去幫你找找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好了。」說完就離開,剩下小白兔一個人在那邊焦急。

關於勞資之間的權力不對等

有關老闆跟勞工間的權力不對等,最近有太多人提出,但也有太多不健康的想法在裡面,實在應該好好解釋一下。

首先,老闆擁有事業單位,請注意,他是擁有者,所以關於事業單位本體各項事務,他擁有絕對的決定權(先不管何不合法),這一點是不可否認的。

來聊聊團體組織吧!

從體育協會,到這幾天開始有人在談組工會的事情,剛好我全都管過,所以來聊一下吧!

話說在前頭,因為社會團體法即將通過(已經二讀),所以以後成立社會會比現在簡單很多,但不管簡不簡單,反正成立以後才是挑戰的開始,雖說法令規定有修改,但人民團體本身的性質是不會變的,所以我會先撇開法令規定不談,直接談組織本身。

勞資關係,以及各種關係

最近勞基法修法吵好大,我反而比較沒在部落格上寫文章。

一來大多數重點其實去年都已經講過,二來反對方的反對理由太可笑,讓我覺得在部落格上面寫沒太大意義。

加班的問題--加班的發動權、拒絕權與加班上限

關於加班,這問題還滿多的,幾乎可以說是我們臨床問題裡數量最大的(表面上最多的問題是工資,但實際上工資有問題幾乎也等於加班費有問題,只是勞工不見得會提出來),而且他也是狀況最多的問題之一,不是可以三言兩語用對錯直接切割的,因為例外狀況太多,幾乎都要個案看待,很不好應對的。

當然,法令雖然有些彈性,卻也不能讓你隨意解釋,至於因此讓一些人「感覺受傷」,那真的是很無奈。

以下把加班可能出現的狀況跟大家分享一下(還不到分析,分析讓科班的人去處理,我只是半路出家的勞政人員)。

觀影心得:你的名字(君の名は。-your name.-)

你的名字(君の名は。-your name.-)
原作:新海誠
導演:新海誠
編劇:新海誠
人物設定:田中將賀
音樂:RADWIMPS
動畫製作:CoMix Wave Films
影片長度:107分鐘